cv大佬的作精小可爱 第35章 再遇夏梦_沐沐啊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8日

在别人家里就不用吃自家饭花自家钱了,何乐而不为?

深知这点的阮梦梦从躺在沙发里的姿势换成了坐直,她啃完了手中的西瓜,慢吞吞的道,“还能怎么样了?就那样呗。”

“就那样是哪样啊?囡囡你就告诉老爹吧!”听到女儿愿意谈论这个话题,阮老爹紧张的连连追问。

父亲焦急的模样看得阮梦梦心中一乐,她故意装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害羞回道:“我跟他,挺好的,你打电话让我回来的时候,他还跟我说,让我早点回家。”

这个回答可谓是非常让阮老爹满意了,他这个年纪的人也没什么大目标了,唯一让他还在坚持放不下的,就是女儿的终身大事。

他就囡囡这一个女儿,将来所有的家业自然是由她来继承,囡囡不是从商的料,以后还得靠她丈夫来帮忙。

顾向寒那小子是个一顶一的商人,有他帮着囡囡是好事,但如果顾向寒对自己女儿没有付出真心……

他这个当爹的如何放心把女儿交给顾向寒?

现在听到女儿说两人感情很好,他也就放心了,不过来日方长,日久才见人心,对于顾向寒,还得多多考验啊。

打定主意之后,阮老爹摆摆手,竟然要将阮梦梦赶出阮家,“既然这样那老爹也就放心了,囡囡你快点回顾向寒那边去吧,不是说他让你早点回家?”

“什么?老爹你认真的?现在可是晚上了啊!”

阮老爹的话惊的阮梦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她指着窗外黑糊糊的天色,不敢相信自家老爹要赶自己走。

“当然是认真的,外边灯火通明的晚上又怎么了,再说了顾向寒住的地方离我们家那么近,你步行十几分钟二十分钟就到了的事儿,全当散步就行了。”阮老爹一脸认真,铁了心的要赶她走。

阮梦梦无奈,又拿了块西瓜,嘟嘟囔囔地整理好身上在沙发里弄皱的衣服,不情愿地走出了家门。

她家住在A市的别墅区,周围的邻居大多都是有钱人家,所以当她在自家门外不远处的地方看到夏梦的时候她是有些惊讶的。

夏梦不是说自家家境普通吗?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阮梦梦百思不得其解,但碰到熟人了招呼总是要打的,她啃完了出门前带出来的西瓜扔掉瓜皮朝着夏梦走了过去。

“夏梦,好巧啊,你在散步吗?”阮梦梦想了一圈也找不到除了饭后锻炼这个理由,能让夏梦出现在这里的其他原因。

夏梦听后却是微微摇头,“不是的,我是在等你。”

“等我?”阮梦梦还真没想到,夏梦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要等自己。

“是的,我在这里等了大半个小时了,终于等到你了。”

长久等待消磨着夏梦的耐心,若不是她有事求阮梦梦,她才不会大热天的在外面站这么久。

虽然现在是晚上,但夏天的夜晚同样燥热难忍,夏梦的后背早就被汗水打湿了,为了自己的计划,她忍!

她的话一出口阮梦梦就从中捕捉到了一丝埋怨的意味,什么叫等了大半个小时,又不是她要她等的。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等我,对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是阮梦梦邀请夏梦来到了一处树下长椅前坐了下来,对于夏梦的到来有些好奇。

夏梦挨着她坐下来后,对她柔柔一笑,“我是来恭喜你的,听说你以前三名的身份进去了,决赛,恭喜你梦梦!”

“这没什么啊。”阮梦梦无法理解,为了一句恭喜有必要跑这么远等这么久吗?

不过既然夏梦提到了比赛的事,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她提起了夏梦在比赛上遭遇的意外,“梦梦,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好多了吗?”

她不提还好,一提夏梦整个人都变得垂头丧气起来,“好多了,只可惜我没能进入决赛,如果不是因为突发意外,我一定能进入决赛的。”

“别灰心,决赛前不是还有一轮复活赛吗?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复活赛中胜出,进入决赛。到时候可要手下留情吖!”阮梦梦见不得朋友伤心的表情,急忙安慰着她。

夏梦听后脸上的伤心似乎消散不少,但挂在她嘴边的笑容,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勉强,“谢谢你梦梦,希望我能够在复活赛中胜出吧,虽然我觉得希望不是很大。”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在阮梦梦看来人应该是充满自信的,不管多高的山,心怀自信总能翻过,夏梦却会说自己觉得希望不是很大。

她无法认同夏梦的自怨自艾。

“我是业余选手,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培训,想要在复活赛中胜出几乎不可能。”

其实,夏梦在一点一点引诱着阮梦梦掉进自己的陷阱里,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经过了多次推敲,可以说她是故意让阮梦梦这么问的。

果不其然,阮梦梦正按照她的设想,走进了她的陷阱中。

“不会的,你只要在赛前多加练习一定没问题的。”

瞧,猎物上钩了。

心中暗喜的夏梦面上摆出了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无力地摇着头,“练习也没办法,我不行的,除非……”

“除非什么?”阮梦梦接嘴问道。

“初非……”夏梦看了她一眼,目光深沉,“初非,你让顾向寒教一教我。”

“哈?”阮梦梦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夏梦在说什么?

以为她没有听清楚,夏梦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我,我说……可不可以让你男朋友,顾向寒单独来辅导我一下?他好像对配音很有了解,我记得上次在他家里看到了很多有关配音的书……”

声音越说越小的夏梦故作为难地看了阮梦梦一眼,用着压低了却保证阮梦梦依旧能够听清楚的嗓音继续道:“所以我就想,有他辅导我应该能进步很大,也就顺利胜出复活赛了。”

阮梦梦没有想到夏梦能够如此的厚颜无耻,她怎么好意思把这种话说出口?让别人的男朋友辅导她?还是单独的?

她的话再度刷新了阮梦梦对她的认识,当然,阮梦梦绝不可能答应她的要求,她又不是白痴。

“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