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忽然拐我去结婚 第二十七章 钻牛角尖_唐咩咩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8日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林苒根本没看来电人,直接就按了接听:“喂。”

手机对面很静,林苒在内心里倒数着,决定数到三十不管对面是天皇老子,她都要挂了电话给自己一个清净。

在她数到二十八的时候,一把流水击石样的磁性声音传了过来:“你在忙什么?”

是莫执。

对于从小不缺关爱的姑娘来说,这样的话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问候,因为她们心里踏实,有着从爱里生长而出的安全感,知道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一句关心。但是林苒却不是,她从小就被生活逼的独立,自然而然地长出了一身尖刺,有些话会狠狠地踩进她的雷区,就比如说你最近在干什么、你做这些有什么用、我觉得你这么做沒道理或者是你应该怎样怎样。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听到这句话,林苒忽然就放松了下来,第一次确切地感觉到这句话里的关心,从心底而来的疲惫水浪一样的漫了上来。

我在忙什么呢?

她在内心问自己。

从那天晚上的家宴,不,从她发现乔安安和秦瀚海交往的线索开始,好像所有的事都变成了一团乱麻,缠在一起,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牵扯到了很多人,很多的关系。

所以她像往常一样,选择把所有事情都埋在心里,怕一开口就暴露了现在这个让自己痛恨的、理不清头绪的软弱状态。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林苒没有发觉电话那头的男人罕见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不知多久,她才轻声说:“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事。”

莫执能听出来女孩子声音里带着阴郁,对于林苒来说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从十岁往后,差不多一只手就能数的清。

一直站在人家店门口也不是个事,林苒把另外一只手差在了兜里,举着电话慢慢地顺着街道走。

毕竟是寒冬腊月,带着彻骨寒意的风还是肆无忌惮的刮。可是那些风全部被建筑挡住了,吹不太过來,只有风灌进窄道的声音,车声、人声都听得见,但是又都那么远。 

走着走着,林苒忽然觉得很没意思,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站住了脚,木木地道:“二叔,你说我这么做算不算让我爸的愿望落空了啊?”

父亲出事的时候她还没有记事,但是在十二岁生日的时候,爷爷曾亲自把她父亲在她出生时写的信交给了她。

信的最后写着,希望我的女儿能一生都平安喜乐,做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

可是她这样步步为营的算计着,哪里能算得上温柔善良呢?

莫执也是知道这事的,他放下手里的文件,柔声道:“你觉得你做的是错的?”

“那倒没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况且这些年我给过她们无数次机会了。”林苒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试图扯出一个和往常一样平和的笑容来,“只不过我就是觉得……我好像要变成我自己讨厌的那种人了。”

林苒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这种七情六欲不上脸的“佛系”性子的。

小时候的她虽然在长辈面前乖巧懂事,但是出去玩的时候却和个假小子一样,况且小孩子,碰到什么事一点就着,所以莫执才从认识她开始就喜欢逗她玩。

但是在乔安安学会在父母面前装乖卖巧,暗地里却因为嫉妒她才是乔家大小姐动不动就是绊子之后,她迅速磕磕碰碰地学会了隐藏情绪,更学会了去应对人心。

为了避免麻烦,或者说是懒得处理麻烦,不重要的东西她不争不抢,真的有人触碰到底线时,才会动手,一剑致命,再也不给对方翻身的余地。

“觉得自己变得圆滑了、会算计了,不像原来那样真性情了?”莫执戏谑道,“或者说,变得越来越像我这种讨厌的大人了?”

林苒哑了半刻:“这倒还真没有,我对天敌的优点也是会发自真心的敬佩的。”

有一说一,莫执成年后就在商场打滚,在这样的修罗道上单打独斗,不磨练出老谋深算的性子和令人畏惧的手腕的话,早就被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给生啃了。

“二叔你是要在商场上混,没办法的嘛。”林苒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迷茫的时候脱口而出了什么,只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儿,“但是我有必要这样吗,为什么非得藏着掖着,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林苒,人都是要长大的。”男人温柔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她的耳边,厚重的像是那天她披在身上的羊毛大衣,“小时候人都是懵懂无知,大了之后逐渐明白事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林苒不自在的动了动:“我也不是说要像小时候那样啦……”

“不是说你算计了人就违背了你父亲对你的期盼。”莫执的声音逐渐严肃了起来,“我知道,你父亲的遗愿是希望你做一个正直磊落的人。但所谓的正直磊落,也不是让你半点心机都没有,而是胸怀坦荡,不走邪道去害人。”

傍晚的阳光正好打在她身上,林苒就抬头去看,夕阳那么好,那么柔软,似乎能让人的心也跟着静了下來。

又或许,是因为莫执的话,心才静了下来。

“你记住我的话,林苒。”

她听到对面有人敲门的声音,但莫执的声音却还是不急不缓,妥帖的响在她耳边:“人都是要到社会里去磨炼的,不管你的外表变得多圆滑世故,但只要你的心不变,你就是始终还是你自己。”

挂上了电话,莫执的唇角仍旧残留着温柔的余味,让进来汇报工作进度的助理甚至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确认是不是在做梦。

“这份企划书今天晚上就做出来,明天早上去和对方谈判。”正走神的时候,助理听到了自家老板淡漠的声音,“然后去安排下午的车回苏城。”

助理一愣,连忙翻开日程本确认行程:“可是二爷,这未免太赶了,而且就算明天早上谈判,能不能得出结果也是两说啊……”

莫执却并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我们的诚意已经摆在台面上了,对方不清楚的话,也不用继续谈下去。今晚加班的人你去通知人事,都安排一周的带薪休假和三倍加班工资。”

话说到这个地步,又给出这么丰厚的补偿,没有人不会像打鸡血一样的去做完企划书,况且这么多年下来,执行莫执的决策已经成为了公司上下人的习惯,毕竟经验证明,不听二爷的话迟早是要是大亏的。

看着助理关门离开,莫执的眼底重新漫上了只有对待林苒时才出现过的温柔。

他的小姑娘真的是慢慢长大了,正逐渐变成独立坚韧的大人。

不过……她刚刚怎么称呼他来着?

莫执挑了挑眉,唇边勾起了一丝林苒看见就会警钟大作准备逃跑的笑容。

正在挑蛋糕的林苒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自言自语道:“谁这么想我啊?”

不过最近把她挂在心上和嘴边来回来去念叨的人不少,林苒揉了揉鼻子,根本没当一回事。

跟莫执聊过之后,她心思被理顺了不少,实际上道理不是不懂,但是总有那么几个时候人会陷在自己的思维怪圈里,回避着答案,又固执的想要找一个答案。

通常我们会把这种情况叫做“钻牛角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