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家公司倒闭了 第25章 安东尼_福乐宝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8日

难得休息的周日。

不用去健身,不用去上课,不用去上班。

可以睡懒觉的程星,仍然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准点醒来。

本来无所事事打算去帮爸妈卖煎饼果子的程星,接到了姑姥姥的呼叫。

“瞧我这记性,昨天忘记跟你说了,今天我要去国风茶话会,你陪我一起去。”

“国风茶话会?”程星知道国风,但不知道国风茶话会要做什么。

“跟我来,我们先去楼上挑衣服。”

姑姥姥的试衣间里。

整排的汉服旗袍,每一套都包在防尘罩里,整整齐齐挂在衣柜里。

姑姥姥指挥程星:“把左边数第三套拿过来,还有右边数第八套。”

姑姥姥为自己选了素色上下两件的套装,为程星选的是一身素白底衬水墨山水图的裙装。

两人换身衣服后,姑姥姥打量着程星:“我有段时间也发福,这一身就是那时候买的,你穿着正好,你最近好像瘦了?”

程星笑起来有点甜:“我这个月瘦了八斤。”

姑姥姥点头:“嗯,不错,减到一百一十斤以下身材就完美了。”

国风茶话会由民间国风爱好者组织,在国风网站上发布相关消息。姑姥姥是国风爱好者,经常参加这种聚会。

这次国风茶话会在魔都郊外的双湖公园举行。

双湖公园,开放式公共公园。分东西两湖,一条宽阔的柳荫廊道横亘在两湖中间。

湖畔杨柳依依,路上行人如织。

湖边的柳树下,散落着几个茶水摊,几人跪坐在茶台周围,一边品茶一边小声的交谈。

最靠近河边的那颗大树下,有人在弹古琴,无线扩音器把古琴的乐声放大,掩盖了路边行人的交谈声。

有人在草地上翩翩起舞。

程星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好奇地四处张望。

姑姥姥指了一个茶台,程星挽着她的手臂,两人在茶台周围散放的蒲团上跪坐下来。

茶台的主人添了两杯茶。

程星端了一杯给姑姥姥,一杯给自己。

茶台主人正在介绍她使用的茶叶。

“安化黑茶,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维生素,矿物质,蛋白质,氨基酸等。不爱吃水果和蔬菜的人,可以多饮用黑茶,维持体内矿物质和维生素的平衡。黑茶还有助消化解油腻,降脂减肥,抗氧化,抗癌,降血压,降血糖,利尿解毒等等功能。非常适合中老年人,肥胖类人群饮用...”

程星凑到姑姥姥耳边,极小的声音说:“好像黑茶很适合我们,要不要买点?”

姑姥姥拍了拍程星的手:“家里有,比她这里用的品质还要好,回头你拿一些上班喝。”

程星连忙摆手:“不用,我们公司茶水间好像也有黑茶,以后我不喝咖啡,改喝黑茶。”

姑姥姥点头:“喝茶比喝咖啡好。走,我们去下一台。”

程星挽着姑姥姥换到旁边的茶台。

这个茶台的主人是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他跟姑姥姥认识,两人打了招呼。

中年男子亲手把新添的茶放到姑姥姥面前:“好久没见您出来了?”

“前段时间脚扭了,这几天才好就憋不住了,”姑姥姥品了品茶,“十年的熟茶普洱?”

中年男子竖起大拇指:“还是您老厉害,这是我爸珍藏的普洱熟茶,十年份的,是我偷偷拿出来的。”

“还行,”姑姥姥放下茶杯,优雅地擦了擦嘴,“不过,下次你应该偷普洱生茶出来,十年份的普洱生茶那味道才是真的好,熟茶放十年味道变化并不大。”

“行,听您的,下次我偷生茶。”

程星在旁边乖乖听着,觉得姑姥姥和中年男子此刻变成了古人,有种古装电视剧的感觉。

一阵清风拂过,程星撩开吹乱的发丝。她最近工作太忙,都没时间去理发店,这段时间头发长到肩下了。

是去理发店修一下,还是干脆让它长长?

程星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不远处的道路上多了一道风景。

双湖公园隔壁正巧就是魔都马术俱乐部。

今天马术俱乐部有比赛。

赛后,俱乐部有例行的巡街活动,也就是骑师们可以骑马在周围的街道绕场一圈。

这一片区域是市民活动点,禁止任何车辆通行,特例允许可以骑马上街,但不能跑马。

付乐乐今天参赛获得了第三名,心情非常好,也参加了赛后的巡街。

他今天穿着白衬衣,黑色骑马装,带着黑色的礼帽,手中拿着马鞭,坐在马背上身姿挺拔,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的英俊潇洒。

付乐乐太开心了,就连乔安娜骑马来到他身边都没在意。

不知道乔安娜从哪里弄到的马匹,也参加了骑马巡街的活动。

那天乔安娜问付乐乐要比赛请柬,付乐乐没有给她,后来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了请柬。

比赛前,付乐乐一直在选手休息室,不知道乔安娜也来了。事实上,付乐乐直到现在才看到乔安娜。

程星跪坐在柳树下的蒲团上,望着远处那两个骑马的身影。

那两个高大的身影,好像骑马并肩而行,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

程星感觉到有点失落,还有点自卑。

她收了收脚,因为她的脚上穿着一双平底球鞋,与身上的飘逸茶服不相配。

程星个头比姑姥姥略高,没有合适的鞋子配这身衣服,勉强找出来一双旧的平底球鞋凑合。

灰姑娘能嫁给王子,因为她本来就是贵族,城堡是她的,财产是她的。

如果灰姑娘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平民,那么根本就不会有魔法降临到她身上。

人鱼公主抛弃了大海,她变成了真正的普通人,所以王子不娶她,王子终究还是要娶公主的。

程星吐了口气,摇了摇头,暗暗责备自己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晚上,程星坐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日记。

从中学开始,程星就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后来各种忙碌,就没时间天天写日记了。不过偶尔有时间了,她还会把日记翻出来写一写。

她还是习惯用纸质的笔记本写日记,而不是流行的网络个人主页。

程星不喜欢把个人的隐私亮给别人看,更不喜欢任人评论。

……

又是一周新开始。

例行董事会议结束。

程星整理好文件,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一出门就看到不远处付乐乐和付安东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这位程星不认识的人,名叫安东尼,是付氏海外市场拓展部主管。

安东尼的家族同样是付氏的股东,他的父亲是董事会成员之一。

据说,在付氏草创时期,安董事是前任总裁付军的左右手。在付军总裁卸任之前,曾有传言说安董事是下一任的总裁。

也就是说,付乐乐截胡了安董事的总裁职位。

付氏兄弟也是跟安东尼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关系并不好。

在付乐乐的记忆里,安东尼经常抢他的棒棒糖,似乎那些棒棒糖都是乔安娜给他的。

小时候付乐乐还不太理解安东尼为什么总是跟他作对,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是明白了。

付乐乐撇了撇嘴,不知道安东尼这个讨厌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东尼,你不是在海外吗,偷着跑回来不会耽误工作?”

安东尼也是看付乐乐不顺眼,直接回怼:“Joy,你还是那么令人讨厌,公司规定海外主管每隔半年必须回国向董事会述职,你已经是付氏的总裁了,却连公司的章程都不清楚吗?”

付乐乐歪头:“这个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你已经做到主管的位置了。”

安东尼吸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要生气:“听说前几日你去饕餮盛宴了,但是在里面得罪了智慧创投的王敬安?”

付乐乐眯眼:“王敬安?那是谁,我不认识。”

付安东伸头过来,提醒付乐乐:“就是我们遇到的那个长得丑嘴巴也很臭的家伙。”

付乐乐做出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他,安东尼,你跟那种人是朋友?那种有口臭的人,我建议你还是少接触比较好,免得也被传染了口臭。”

安东尼哼了一声:“你们付氏兄弟真是一唱一和,你们是永远长不大吗?知不知道你们的言语和行为伤害了王敬安,王敬安是智慧创投董事长的公子,得罪他会影响我们公司在海外的融资,就算这样你们也觉得无所谓吗?”

付乐乐不知道公司海外融资的事情,回头看向付安东,而付安东也是一头雾水。

他们可以侮辱安东尼本人,但不能拿付氏的利益开玩笑。这是底线之一。

程星一直在后面听着,朝前走了一步,靠近付乐乐小声说道:“海外融资计划已经被否决了,在您父亲卸任前三个月的董事会议上否决的。”

付乐乐看向付安东。

付安东回忆中:“好像是有那么一件事,我那时候出差了,没有参与那次的会议。”

付乐乐一脸不善地看向安东尼:“你的海外融资计划已经被否决了,你拿一件不存在的事情威胁我们?”

安东尼一脸无所谓地挑了下眉,眼睛却看向程星:“这位比你们聪明的小姐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