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捉妖小农民 第六百七十三章 想不到啊_爱草的老牛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8日

“如何不能?”

沈念声音淡然无比,脸色不变,自其体外,霸王魂陡然挺身而起,它凌空抓摄,一柄煞气涌动的大戟沉浮,爆发出极境的力量。

轰隆隆!

大戟横空,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接横扫而出,那无尽的剑光,连同上苍之眼,蹦射而出的毁灭神光,在大戟横扫之下,都被震慑得后退数丈之远。

随后,霸王魂再度出手,双手握着大戟,轰隆之间,爆发出极境战力。

嘭嘭嘭!

巨响轰隆响动。

戟影遮蔽长空,在这群少年还有天风王的眼中,长空,就如同被无尽的戟影遮蔽,而后,那浩然气乃至上苍之眼蹦射的毁灭神光,竟然都在沉沦,破灭。

大戟之威,好似可以开天辟地。

神光破灭了,浩然气都散去了,此地爆发出通天的大响,灵气暴躁不堪,混乱无比。

良久之后,他们方才恢复原状,在天心宛内,沈念双手后负,淡然的看着长空中的三人。

霸王魂不知何时,已经收摄不见,竹林簌簌,微风吹拂,发出阵阵轻响,显得悦耳无比。

“承让了。”

沈念轻声说道。

长空中,三位强者对视一眼,尽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惧之色。

“你…”

天风王指着沈念,正想要开口说话,却被念家主陡然一拉,后者微微摇头,他当即反应过来。

三人在长空中对视,灵识不断的沟通。

终于,半晌之后,他们方才轻舒口气。

“我等甘拜下风,沈兄实力的确极为高绝,我等的孽子能够在沈兄手下修行,也算是一种造化,若是孽子不听话,还请沈兄不用念在我等面子行事。”

“我相信,他们在沈兄这里修行,定然能够有所成就。”

念家主温声说道。

他望向沈念,微微躬身抱拳。

显然沈念的实力,已经使得他们折服,甚至已经承认他,觉得沈念的确有资格成为自己儿子的老师。

沈念闻言,并不多说,轻缓点头,面色如旧,并没有太大的变动。

而此时,在天心宛数里之外,一处古老的练武场上,两道身影遥遥注视此地,他们尽皆面露怪异之色。

“看来院长的选择的确是对的。”

“能够震慑这群孩子的,必然不能是神都之人,而且实力,起码也要能够使得那三尊强者信服,这般看来,的确只有沈兄能够胜任了。”

顾副院长与鬼月两人低声嘀咕着,目光透过数里,观看此地的景象。

沈念的表现,使得他们都感到咋舌。

的确太过惊艳了些。

“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修行的,若不是院长的命令,我都想找他切磋切磋了!”

顾副院长眼中闪烁战意,轻声嘀咕道。

在其身旁,鬼月眸光微动,忽而想到什么,低声说道:“我记得院长临走之前,似乎还有过交代?”

听到鬼月的话,顾副院长脸色微变。

“城西尚且年幼,当真能够随行前往‘葬’地?”

他的脸色有些难堪。

鬼月轻拍后者肩膀,安慰道:“我知道你心疼孙女,但是院长向来算无遗漏,这或许是唯一能够救她的方法了吧!紫金寒水潭…唯有葬内才会拥有,而你我这等境界,即便想要步入葬地,也会被规则所限,根本无法进入…”

副院长闻言,面色微缓,轻叹一声。

……

天心宛内。

天风王三人与沈念交谈,终于,片刻之后,他们同样点头,不再多说。

“沈兄既然如此犬子便交由你了!”

三人同时抱拳说道。

随后他们扭头,望向自家的孩子,轻声叮嘱,“你们三个,在都天学院之中,记得要听沈老师的话!”

他们面露严肃之色,显得极为威严,使得三个少年齐齐打了个寒颤,连忙点头答应。

而在心中,他们同样腹诽不已。

自己敢不听话么?

因为公然逃课,便被陆辰这妖孽用铁链绑着回来了。而且这个老师简直就是个变态,就算是名动神都的自家老爹,都无法在他手上占得丝毫的便宜,甚至联手都打不过人家。

这样大强者的话,给他们胆子,也不敢不听话呀。

“好,沈兄,我等还有要事,便告辞了!”

三人点头对着沈念歉意说道,而后化作三道遁光,径直远去,这三人,来得匆忙,气势磅礴,离开之时同样苍茫,但是气势却衰减了不少。

他们也想不到,沈念如此年轻,竟然会拥有这般恐怖的战力。

即便念家主和天心宗主联手,都无法抗衡。

先前他们催动自身的绝技,上苍之眼的毁灭神光,连同浩然剑技齐齐攻伐,但是根本无用。

霸王魂太过霸道了。

无双大戟展动,煞气遮天,直接将它们击散开来,甚至不知晓它如何做到,在他们反应过来之时,浩然气崩溃散去,上苍之眼蹦射而出的毁灭神光,同样泯灭开来。

此人的实力,恐怕已经能够与寻常初入神通境界的强者媲美了!

这就是天风王三人对沈念的评价。

也是为何他们会妥协的原因。

这般年轻的强者,其潜力无穷,若是自己的孩子在其手下修行,那么,也能够拉近彼此的关系。

这样的强者,能够为友自然再好不过。

随着天风王三人离去,风无季等人望向沈念,眸中有炽热的光闪烁,沈念的展现的实力,已经使得他们彻底的折服。

“老师,不知道你何时教导我们?我们都已经等不及了。”

风无季当先开口问道,迫切不已。

沈念闻言,微微一愣,而后轻笑道:“我不会教导你们如何修行…”

“在我看来,真正的修行,唯有在生死历练之中,才能够得到进步,故此这些时日,你们便于辰儿修行,真正的修行,唯有在‘葬’地之中,方才能够开始。”

话音未落,那原本有些失落的少年,陡然激昂起来。

“好的老师,我已经会努力的,最起码,我要超过陆辰!”

风无季双拳紧握,小脸上满是坚毅神色。

在其身旁,两个同龄的少年同样如此,在知晓陆辰修行的时日之后,他们已经隐隐将之当做了自身的目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