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表白 第4章_栖见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8日

电梯停在23层的时候,江叙的经纪人刚好打电话过来。

走出电梯,无声无息踩上酒店柔软厚实的地毯,江叙找到房间门口,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拿着房卡,偏头肩膀耸起夹住手机,用房卡刷开了门进去。

耳边是手机里传来的男人喋喋不休的叮嘱,内容无非就是他不在的时候好好拍戏,闹钟定好,别睡过头,好好吃饭,就算和他演对手戏的人演的再烂也不能任性。

男人刚开始还态度敷衍的应了两声,后来干脆把手机开了免提丢在床上。将袋子放在桌上,然后顺势坐在桌边,从塑料袋里翻出瓶水,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电话那头的人还在讲,然而江叙并不想听下去了,将半瓶矿泉水拧紧扔上床,他也站了起来走到床边。

“行了,我知道了,你比我爸还啰嗦。”

不给对方回嘴的机会,他直接弯腰拿起手机掐了电话,想了想,打开微博,悄悄关注。

列表里只有一个人,ID锦鲤仙四御,头像是一个抱着兔子的卡通小萝莉。

江叙熟练的点进去,发现此人今天并没有发微博。

最后一条微博还停留在昨天,内容是【输了solo怀疑播生了,从明天开始直播鸽了修仙去,并且从此跟@江御景SEER 不共戴天。】

男人挑了挑眉,对于一个微博控今天居然一条微博都没发这件事表示很诧异。

娱乐圈国民老公、25岁就拿下金马影帝的江叙,在不拍戏不接通告的闲暇时候,喜欢宅在家里打游戏。

网游页游PS4,剑三倒塔撸啊撸,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小游戏,他都会玩一点。

某天晚上,在他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回到家,躺在床上翻游戏区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个游戏视频。

这个视频的人气热度很高,江叙作为一个对各种类型的游戏都抱有热忱不为人知的游戏宅,自然是没有不点进去的理由。

于是他就点进去了。

于是他就像当年玩守望先锋的时候一样,停不下来。

UP主是个妹子,玩的是一款不知名的闯关类型小游戏,人物做的其实略有些粗糙,但是关卡以及陷阱的设计都十分有趣,再加上小姑娘生动有趣的解说,还有口口都精准的喂给自己的毒奶。

——比如只要她说出“问题不大。”“我很稳。”“看我秀一波操作。”“这个垃圾BOSS”之类的话,那么三十秒内这姑娘一定会死一次。

江叙本来只打算看个几分钟,然后就去洗澡睡觉,赶了一整天通告他其实已经很困了。

然而再一抬头,凌晨一点了。

他不知不觉看完了整个时长一小时的视频。

根本停不下来。

江叙很恐慌。

然后他摸进了小姑娘的微博,准备继续看她的别的视频。

一摸进去,几条微博刷下来,他发现这个小姑娘不仅做视频,还有固定直播间每天晚上都会直播个一小时。

江叙看了下直播时间,又算了算自己明天的行程表,那个时间段好像刚好有时间。

下定了决心,江影帝点开了另一个视频继续看了起来。

这就直接导致了,第二天他的经纪人到他家来叫他起床的时候,差点以为撞鬼了。

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居家服,脸色跟他的睡衣一样白,挂着两坨黑乎乎的熊猫眼,一脸的疲惫倦容挂在床上。

看到他的经纪人兼私人保姆周亦进来,抬了抬手表示打招呼,然后继续装死。

周亦:“……”

江叙的声音也很疲惫,低音炮里今天还加了点沙哑,周亦竟然觉得还有种颓废的性感:“开始吧,给我上个遮瑕,然后今天赶紧结束,我只睡了两个小时。”

周亦嘴角狂抽:“虽然我理解你作为大龄单身男青年的苦楚但是你就不知道节制吗?中国有一半的妹子可是都在喊你老公啊。”

“……遮瑕。”

结果晚上八点到家,江叙依然精神抖擞的打开了直播间。

小姑娘摄像头对着白花花的桌面,键盘摁的啪啪响:“开什么玩笑?白银局我会死?白银局,我会死?”

话音刚落,屏幕黑了下去。

弹幕开始狂弹,江叙右上角瞥了一眼,不仅死了,还送了一血。

好像是被一血刺激到了,这场游戏接下来的时间都打的非常漂亮,小姑娘在中路不崩的情况下各种游走,疯狂收割人头,carry的很漂亮。

直播的最后,她安利了江叙的新电影。

江叙:?

再次打开她的微博往后翻了翻,看到了几条关于他的转发,男人终于发现了这个游戏打得非常好的姑娘原来还是他的小粉丝。

没有意外的,看小姑娘视频看到凌晨并且因为看起来很好玩忍不住下载了游戏打到凌晨五点,第二天又蹲了她直播间的的江影帝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她的粉丝。

然而,这个每天几乎都会发几条微博的人不止今晚的直播真的鸽了,居然还连微博都没发一条。

江叙正纳闷儿,一条微博提示音就响了。

【锦鲤仙四御:最近一段时间都要暑假实习啦,直播停一段时间,希望大家谅解哇哇哇。】

噢,实习去了。

江叙突然想到刚刚那个声音有点耳熟的小姑娘,好像也是实习来着?

……

北京时间十一点整。

温思遇洗了澡,吹了头发,穿着睡衣躺在床上举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手指点进江叙的朋友圈,再退出去,又点进去,又退出去。

这个好友到底是加还是不加?这个问题太煎熬了。

视线停留在封面的雪山上。

温思遇突然想起之前在某乎上看到的一首诗。

其中最后一句。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歪着头斜靠在枕头上,想了想,她退出微信,打开了百度。

搜了大海的图片出来。

在一排排的海里,她挑了张最顺眼的,保存,打开微信,换成封面,然后又把签名也换成了这句话。

换好以后她点进自己的朋友圈里欣赏了一会儿,觉得比起之前粉粉的兔子封面,自己的逼格一下子就上去了。

而且换完之后感觉,好像还有那么点矫情的小难过呢。

温思遇觉得,为了对得起自己现在矫情的单恋爱豆所带来的失落感,这个好友还是不加比较符合现状。

于是定好闹钟以后甩了手机在床上,拉起被子扯过头顶,睡觉。

静了十秒,她又唰的一把将被子扯了下来。

坐起了身子靠在床头,从被单里摸出手机,温思遇重新打开之前话题进行了一半的对话框。

【siling:有没有觉得我变帅了。】

【冷酷的人:?】

温思遇打开自己的朋友圈,对着封面截了个屏,又点进江叙的朋友圈,对着封面咔嚓一声也截了个屏,然后将两张图发过去。

【siling:所爱隔山海啊,悲伤爱情电影女一号差个我。】

这次顾遥发了个语音过来,仿佛文字已经无法表达她此时此刻的嘲讽:“对,男主还差个江叙,你这个示爱示的一点都不明显。”

接着又过来一条:“你什么时候连他微信都有了?”

她这么一说,温思遇顿时有点紧张了。

“真的很明显?”

“我加了剧组的微信群他在里面啊啊啊!”

“怎么办?真的很明显吗?”

“那我要不要改掉啊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我要不要加他好友啊。”

“我不敢加。”

“可是我好想加啊,江叙的微信好友诶……”

“算了,我不敢加。”

“……”

顾遥:“我劝你现在去睡一觉,不要明天早上顶着你两个挂到下巴的黑眼圈去见你爱豆。”

温思遇:“……”

身体已经疲惫得很,眼睛也已经困到酸涩,然而精神依然处于十分亢奋的状态,温思遇平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眼前就是江叙一张逐渐消失在电梯门后的脸。

——嗯,晚安。

她挫败的皱紧了眉头,眼睛闭的死死的,怎么也不肯再睁开了。

前一天胡思乱想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精神不振,温思遇眯着眼睛挣扎着按掉闹钟爬出被窝,看着镜子里的黑眼圈开始后悔自己昨天脑内剧场太足。

第一次进剧组工作,温思遇为了给自己留下充足的准备时间起了个大早,清清爽爽洗了个澡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已经精神了不少。她咬着块吐司面包打开相机,走到窗前对着窗外朗朗晴空比了个V字手拍了张照片,边发微博边出了门。

……

江叙今天的戏被排在下午,因此他难得的可以睡一次懒觉,男人前一天晚上将闹钟全部关掉,做好完美准备打算一觉闷到十点钟,结果不到九点,计划被手机来电振动打破了。

江叙:“……”

没什么好气的接起电话,周亦的大嗓门迫不及待的响起:“阿叙你今天的戏排在下午两点,你别忘了啊。”

江叙的声音还带着低哑的鼻音:“你既然知道是下午两点,为什么现在给我打电话?”

“我怕你忘了啊。”

“你就是不想让我好好睡觉是吧?”

周亦在那边假惺惺:“提前提醒你,好让你准备准备啊。”

“行了,闭嘴消失。”

清梦被扰,男人很是烦躁,没好气的挂了电话手机往床头一丢准备继续睡,然而睡眠被打断以后舒适感已经大幅度降低了。

江叙深出口气,睁开眼睛,放弃了睡到十点钟的计划,干脆捞过手机来。打开微博,入眼就是首页一个眼熟的头像。

一条配着图片的微博,发布时间是一个小时前。

江叙先点开了照片——天空是饱和度很高的蓝,云拉出一道道袅袅雾气,小姑娘白嫩嫩的手在镜头最中央对着天空比了个大大的V字,手腕上露出个细细的银链子的边,上面坠着一颗小珍珠。

【锦鲤仙四御:实习第一天!天气好就很开心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