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真爱:我的男主变活了 第二十八章:危险的人物_小粉蜗牛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01日

“你在想些什么呢?我还不至于堕落到想要动你!”一双幽深的眼眸里面带着深深的嫌弃,紧接着,他脱下了衬衫,紧接着踏进了浴室。

看着男人离开了房间,苏安迪松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是她想多了。

很快浴室里面的水声哗啦啦的响起,苏安迪想着这间房间,太危险了,他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比较好,立刻起身出了房间,随便找了一间客房,睡了下来。

夜深人静,她进入了一个梦中,梦里是那年的,1月1日元旦节。

那一天总是会出现在她的梦中,折磨着她。

那一日,父亲离奇离世。

在他的印象当中,父母总是很忙很忙,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一个人来做,而在长大以后他便开始写小说,在书中,创立各种各样的人物,有时候她会把自己想象成书中的人物。

而在这些漫长的岁月当中,她学会了隐忍。

父亲离世之前跟他说过,以后一定要来a市生活,还说a市能够给他安定富足的生活。

可是他来这里找到了姑妈,姑妈一家人却不认他,任凭他一个人在荒芜的大街上,睡着长椅,度过一天又一天。

直到最后,她的小说彻底出名了,他才有了自己的房子,过上了自己的生活。

而那些孤独无助的岁月,总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梦中,折磨着她。

今天也一样,她躺在被窝里面,小手紧紧的抓着枕头,眼泪已经打湿了枕巾。

就在她委屈无助的时候,一只大掌突然将她拉进了怀中,她的后背紧紧的贴着一个温热的胸膛,莫名的,让她恐怖的梦境,出现了一丁点儿的曙光。

然而那一只大掌,却慢慢的变得不安分起来,她的身上来回的动着,就像是在水中游走的鱼。

可是这一切让睡梦中的苏安迪都没有意识到,感觉有一双手在轻轻的安抚着她,让她的心,逐渐的安定下来。

第二天早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了他的脸上,她缓缓睁开眼睛,触目而及的,是一个结实的胸膛。

视线不停往下,直到看到紧致的腰线。

这……这……

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很快,修长的手指,抚摸到她的脸庞上。

“你你变态!”当看清楚面前的人是黎景川,苏安迪吓得大叫一声,快速的推开了她。

掀开被子,猛然下床,可是在下去的一瞬间,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立刻又用被子包裹住了她的身体,一双小手,哆哆嗦嗦的指向床上那个罪魁祸首,“昨天晚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而刚刚睡醒的黎景川,惺忪的睡眼里面,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昨天晚上你一直搂着我的腰,哭的稀里哗啦,难道你都忘了?”低沉冷冽的声音响起,让苏安迪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她什么时候搂着黎景川的腰,哭的稀里哗啦了。

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黎景川编的!

男人用一只手撑起了自己的头,一张俊脸似笑非笑的盯着他,声音低沉暗哑,“昨天晚上,你可是一直说什么别走…别走……”

他还以为这话是对他说的呢,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苏安迪摸了摸脑袋瓜子,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

算了,也是他自己倒霉,碰到了黎景川,现在就算她有理也说不清楚了。

“你赶紧给我出去,我要起床穿衣服了!”今天还要去剧组呢!

眼中划过一抹不耐烦,已经穿掀开了被子,苏安迪这才发现黎景川身上居然也什么都没有穿。

那白皙紧致的肌肤在朝阳的照射下似乎会发光。

看了苏安迪小脸,通红通红的,赶紧移开目光,冷声训斥道:“黎景川,你有病吗?”

正在起身穿衣服的男人微微蹙了蹙眉头,“我睡觉不穿衣服怎么了?你凭什么说我有病?”

还好他今天心情够好,若是在以前,一个女人几次三翻的骂他,他早就发飙了。

不过昨天晚上,他该看的都已经看到了,该摸的也已经摸到了,所以早晨,心情异常不错。

两人洗漱完毕以后下楼,别墅里面的仆人已经,只不过苏安迪只吃了几口,便冲出了别墅,今天可不能迟到了,否则,让剧组的那些人会对自己印象不好的。

站在别墅的门口,苏安迪用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车子还没来,她便看到身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开了出来。

那好像是黎景川的车子。

正当他皱眉疑惑的时候,黎景川直接将车子从他身边开了过去。

呸!

她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来到片场的时候,导演已经开始进行今天的拍摄了。

整个片场井然有序,苏安迪一下子就看到了人群当中被包围着的苏默远。

她现在正在化妆,待会就有他的戏吗?不得不说,这个苏默远怎么看怎么觉得赏心悦目。

而且眉眼之间有着温润清朗,比那个英利邪魅的黎景川不知道好到哪里去。

等等!

她在想着什么?

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翻动着剧本,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小女演员走了过来。

在她身边站定,一脸的羡慕欣喜。

“你就是这本书的原创作者吗?我真的好喜欢你呀,也很喜欢剧中的角色,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男主角苏默远了,我听说他要来当男主角就报名做了群演。”

女孩看着身边的苏安迪,说的兴奋。

她只是一个群演不能够进入这里,可是她还是偷偷的溜了进来。

“苏大大,你能不能帮我签一个名呀?”女孩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小本本递到了她的面前。

对于书迷的这种要求,苏安迪欣然答应,大手一挥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得到签名的女孩并没有想走的意思。

看着她犹豫不决的样子,苏安迪皱着眉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一直以来我有一个礼物想要送给苏默远……”女孩咬着唇,低着头 ,说的一脸娇羞。

苏安迪是个聪明人,明白女孩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