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之心[综] 第11章 红楼一梦(十一)_百里冰烟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30日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八月,京中暑气开始散去。贾敏母子三人经过数月调理,身体也愈见康泰。想起在扬州任上的丈夫,贾敏打点行囊准备带着一双儿女南下与林海团聚。

不说林海任巡盐御史是新帝有心整顿盐运,只怕两三年内难以回京。就是林海在任上,也少不得夫人出面打点内外。

临行前,贾敏前来辞行,贾母拉着女儿的手好一顿埋怨。尽是说贾敏心狠,竟然丢下她这个老母亲跑这么远,何不留在京城等林如海他日回京之类的话。这老太君素来喜欢晚辈围着自己团团转,却也不从贾敏的角度考虑一二。

林如海早年为了子嗣,贾敏也曾主动给丈夫纳妾。林如海独自南下的时候,贾敏还安排了两个通房丫鬟同行。这本是这时代的士大夫阶层通病,若是贾敏不如此安排,少不得被人编排。

可是不说林如海在任上需要夫人主持中馈,贾敏也担心后院起火啊。一个有妾室的男人绝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贾敏若是一直留在京中,谁知道两三年后林府后院是个什么光景?

如今林如海身边的妾室通房都是府中家生子奴才,还好掌控,若是林如海的同僚塞几个扬州瘦马欢场女子进府那才麻烦呢!

贾敏前来贾府辞行的时候,石慧也被叫了过来相见。自从上次石慧去林府救人之后,林珏就很喜欢粘着石慧。每次见到石慧都很高兴,这次知道他们要去和爹爹团聚,可能许久不能回京,林珏还特意带了自己最喜欢的七巧板要送给石慧。

小孩儿的心思最是纯明,林珏最爱他的七巧板,却没有想过石慧是大人,不一定喜欢七巧板。看到小家伙一脸不舍又故作大方的将七巧板相赠,石慧也不由心下好笑。

抱着小家伙好一顿揉搓,对于史太君的抱怨,石慧置若罔闻,笑道:“姑姑带着玉儿和珏儿南下到底有些不便,我看琏儿这些年也颇有长进,是该出去走走了。老太太,您看是不是让琏儿姑姑他们南下呢?”

石慧四两拨千斤的几句话,就定下了基调。

史太君虽然舍不得贾敏出京,到底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心中尚有几分爱女之心,对于贾琏这个孙子却没有多少疼惜。知道事情无法挽回,对于石慧的建议,史太君倒是没有反对。不过是传了贾琏过来,叮嘱了几句罢了。

邢夫人和王夫人坐在一旁并不插话。

让贾琏送贾敏回府,石慧并没有离开,放下茶盏仿若不经意道:“老太太,翻过年出了国孝,琏儿的亲事也该提上议程了吧?”

“老二家的倒是看上了他娘家的侄女,就是凤哥儿,那孩子你也见过吧?爽利大方,我是最喜欢不过了。”提到这种事情,史太君倒是很高兴。

王夫人时常接王熙凤过来玩,王熙凤长得好看,又很会说话,史太君对王熙凤很满意。不过因为贾赦非暴力不合作,贾琏也没有表示出对王熙凤的在意,加上国孝,这件事才没有放到明面上。

“见过一两次是个漂亮的姑娘,不过啊——”石慧叹了口气道,“我是晚辈,本来有些话不该说。但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关起门来,有些话不中听我也是要说的。”

这些年因为石慧不大奉承,史太君就有些不喜欢这个侄孙媳妇。但是史太君到底也知道如今两府最出息的是贾敬,前几日她与贾敬闹得不愉快,自然不愿意又和石慧闹掰。

这也是石慧每次都不会自己正面撕,对付史太君婆媳素来是扯着贾敬的皮子做。故而史太君只是不太喜欢石慧不懂的奉承,还不知道斩断自己左膀右臂的也是石慧。

“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史太君笑呵呵道。

“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见儿女亲事合该是长辈操心。琏儿到底是赦叔的儿子,赦叔和大太太在,二太太是不是太越俎代庖了?当然了,老太太您是他的祖母,若是过问的话自是无妨。可二太太只是婶娘,可以荐人选,却不好越过赦叔和大太太,谈不上看中。老太太,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邢夫人闻言不由眼中一亮,不过看了一眼上首的史太君,到底不敢说话。

荣国府上下都嫌弃邢夫人小家子气,给贾琏相看哪里轮得到邢夫人。不过从人情伦理来说,确实是贾赦和邢夫人这个继母最有发言权,其次才是老太太。

王夫人气得胸口上下起伏,只是她装了多年菩萨,却不能就此违了性子,捻着佛珠,一脸慈祥道:“侄媳妇这话怎么说,我是将琏儿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疼,凤哥儿又是个好的,一番好心如何就成了越俎代庖了?”

“竟然是这样吗?那么二婶怎么不比照着珠哥儿的标准为琏儿择选?”石慧轻笑道,“珠儿聘了个书香门第的姑娘,琏儿自然也该比照这个,老太太您说呢?就算不能是书香门第的姑娘,琏儿身为荣国府袭爵长孙也该找个门当户对的。”

“好了!侄孙媳妇,四王八公乃是老亲了,琏儿的媳妇从王家出也没什么不好的。再说了王子腾如今也算是风光的,王家的门第如何就配不得琏儿了?”

“凤哥儿若是王子腾的亲女,我自然无话说。可王熙凤却是王子胜的女儿,不说王子胜早死,他生前也是文武不成,没有爵位之人。王熙凤顶多就是普通人家的女儿罢了。”石慧脸色不改,“且王家女目不识丁,琏儿以后却是要袭爵的,难道要有个目不识丁的妻子主持中馈?四王八公是老亲了,有二婶在实在不必再进一个王家女。王家本就是姻亲,倒不如另外结一位亲家。”

听到石慧说王家女目不识丁,王氏越发不高兴了:“侄媳妇啊,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啊还是不要读书太多的好。”

“女子无才便是德那是王家的家教不是我们贾家。远的不说,只说我们敏姑姑还有元春姑娘那个不是从小读书识字的?”石慧冷笑道,“赦叔虽然住在马棚边,但是二婶不要忘了赦叔才是袭爵的一等将军,荣国府的主人。”

史太君偏心二房,压制大房,却也不希望二房真的就忘了自己的地位。她要的就是二房名不正言不顺,这样才会一心奉承她,靠着她当家作主。故而石慧说这些只会戳王夫人的痛脚,史太君却是不痛不痒。

“说这些干什么?”史太君眯了眯眼睛道,“侄孙媳妇,你突然提起琏儿的亲事,不是没有说法的吧!”

“我只是晚辈,只能给递个消息。”石慧道,“先帝生前还留下几个待字闺中的长公主,老太太知道吧?”

先帝死前,宫中还有好几个没有出阁的公主,其中最大的三公主已经十八了。又有四公主、五公主、六公主都不过相差两三岁。出了国孝,这四位公主的婚事就要提上日程,皇后娘娘可是愁怀了。

正好张家和石慧也担心贾琏的婚事,贾琏文不成武不就想要娶一个高门女基本没有可能。若是门第低一点的好姑娘,又怕害了人家。史太君、王夫人哪一个是好相处的?

但是尚主就不一样了,先帝在位时这几位公主就算不得得宠。如今她们成了长公主,新帝与几位妹妹的关系也不算特别好。但是再不得宠的公主那也是皇家的公主,不是史太君婆媳能够摆布的。

自汉唐之后,驸马就无法身居高位了。优秀的世家子弟谁也不愿意送去尚主,于是本朝公主下嫁的要么是勋贵人家的嫡次子幼子要么就是寒门进士。

贾家有爵位,还有个刑部尚书的伯父。贾琏虽然文物不成,却没有什么恶习。只要他的外祖张家肯出力,想要贾琏入选也不是难事。

“你说尚主,琏儿他可以吗?”

“老太太,如今的宁荣二府已经不是昔日国公府了。赦叔身上的一等将并无实缺,政叔——”石慧点到为止,但是众人都明白她的意思。贾政凭着父亲的余荫,点了工部员外郎十几年不曾挪动一下。对于背后还有点力量的贾家来说,贾政对那个位置简直是爱的深切。

“琏儿若是尚主,府上至少二十年无忧。如此,老太太才能好好培养宝玉,让他的路走的顺一些,您觉得呢?”贾宝玉是史太君的心头肉,扯上贾宝玉,史太君的智商都能下线。

石慧是绞尽脑汁地述说贾琏尚主之后对于荣国府尤其是对于贾政和贾宝玉的好处。史太君果然被她说动,同意了此事。

不过史太君也是同意而已,绝不会出钱出力。石慧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却并不担心。本来尚主就是张太傅先想到的,就是为了贾琏的媳妇不会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张太傅既然说了,只怕已经在皇帝面前提过。为了不阻两个儿子的仕途,张太傅已经准备致仕。对于这位辅佐自己登基的老太傅,新帝绝不会吝啬下嫁一个并不在意的妹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