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第297章 怒目圆睁_程程美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5日

”淑妃愣的立在原地。

紫葵站起淑妃面前,福了福身子,道:“娘娘请。”

淑妃怒目圆睁的瞪着紫葵,喝道:“滚,本宫自会认路。”

说完便拂袖离去。

待加不到淑妃的人影后,紫葵才掩嘴笑了出来,看来主子的病并无大碍。

沉世柳没有回到卧室里,而是往高楼走去,这里之所以叫月世柳楼,就是因为玄皇王特地在这里做了一座高楼,供给沉世柳欣赏这后宫的美景。

但是,却不及御花园中的高楼,毕竟那百花齐放,花香扑鼻,而月世柳楼也不过是能看到一小部分而已。

只是,沉世柳现在心情无比复杂,那天她看到玄皇王眼眸中的愤怒和欲望,她从没有看到玄皇王这般,从前他都能把自己的情感藏在心中,根本不会表现出来。

但是,这次不知为何他竟然会如此的愤怒。

沉世柳左思右想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得罪了他,前一阵他都是去找袁贵人,自己也不想做一个忌妇,这不过是一场简单的争斗而已,所以她没有去找玄皇王大吵大闹,或是故意撒泼吃醋等。

但是,没想到玄皇王既然会在御花园中对自己做出这种事。

曾经,惠妃也曾在御花园中勾引过他,但是并没有得逞。这次却不知怎么了?

沉世柳想不通,只有轻轻的摇摇头,或许因为刚才的争吵,让自己这些天淤积在心中的烦恼发泄出来,心中竟觉得有些清爽,但是想起那天在御花园中发生种种,她还是无法释怀。

秋天的风虽然不大,但是还是有些冰凉,沉世柳又是大病初醒,虽然身上披了披风,但是虚弱的身体还是不能抵寒。

又一阵冷风吹来,沉世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突然,身后觉得一暖,沉世柳惊愕的转身看着身后的人,身体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她真的那么怕自己吗?

玄皇王眼眸中闪过一丝的失落,若是没有发生那些事她现在应该是用欢喜的眼神看朕,而不是这般惊恐的眼神吧。

沉世柳急忙不着痕迹的挣脱出玄皇王的怀抱,立刻跪在地上轻声道:“皇上吉祥。”

从前,玄皇王来时,沉世柳也不过是福福身子,然后就开始和他谈天说地,现在却变得如此的陌生。

难道是真的伤了她吗?但是,她又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来?

“起来吧。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生疏?”玄皇王扶起沉世柳,脸上依旧是冰冷,但是语气却透着一丝的暖意。

沉世柳立刻缩了缩,玄皇王的双手有些尴尬的举在半空中。

“这本是臣妾该做的事。”沉世柳低着头回道。

玄皇王尴尬的把手放在背后,紧紧地盯着沉世柳看,沉世柳只觉得寒毛都要竖起来,她从未这样怕过他,就算是当初在御书房故意诱惑他,她也不曾这样怕过。

“回房吧,这里风大,你病才刚好。”

沉世柳怕玄皇王回了卧室又做出昨天的事来,但是又怕他恼怒在这里就把她……最后还是决定跟着她走。

道现在自己的声誉都已经毁了,不然太后也不会把她禁足。

她本来觉得自己只要真心的喜欢他就行了,不管他是否后宫佳丽三千,不管他是否全心的爱自己,只要有一丝一分那么她也就满足了。

可是,没想到他竟这样伤了她。她虽没有古代女子那般的保守,但是后宫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应该清楚,那日在御花园中的事,不管如何都会被人传成自己是淫0妇,勾引他。

她本来想拿不到凤印,那再过一年也能争得个妃位,但是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她现在不过是一个荡妇!

“陪朕下两盘。”

玄皇王现在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强要了她,她现在看到自己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

但是,她如果不和萧凌王搂搂抱抱,自己又怎么可能这样对她。

想到此,玄皇王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握拳。

沉世柳并不知道玄皇王心中所想,如果知道的话,或许还会有几分的欣喜。但是,那日的事让她对玄皇王带着几分的恐惧和害怕。

“好。”沉世柳依旧是选了黑棋,依旧是让玄皇王先下。

很快,两盘就下完了,沉世柳两盘都是一败涂地,玄皇王大胜。

“还是不舒服吗?”玄皇王伸手想摸沉世柳的额头,但是沉世柳还是不自觉的逼开。

最后,只有失落的落在了棋盘上。

“还在为那天事生气?”

闻言,沉世柳的双眸还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自以为他是对自己有心的,但是没想到也不过是一个玩偶罢了。

或许,那天的强暴对于沉世柳来说并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玄皇王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中。

两世为人,沉世柳第一次用情,第一次感觉到爱一个人的滋味。

为了他,她可以放弃当初在沉府所立下的誓言。为了他,她可以与六王爷为敌,而不顾自己的父亲和兄长。

只是,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她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渺小的一个,想要她时不需给她任何的尊严。

或许,这才是她伤的最深的地方。

沉世柳轻轻的摇摇头,眼泪还是很不争气了流了出来,玄皇王轻轻的把沉世柳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抱住她轻哄道:“那日,朕是昏了头了。”

玄皇王从未这样哄一个女子,他心中虽然也还在耿耿于怀,但是看到沉世柳苍白的脸和红肿的眼眸,心还是软了下来。

“这不怪皇上,臣妾是皇上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是皇上的。”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掉落下来。

“朕知道现在宫中传的太过离谱,太后也因此怪罪与你,但是……”

玄皇王很想说,但是你为何当初和萧凌王在高楼中搂搂抱抱,只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但是什么?”

沉世柳也不是傻子,那日玄皇王双眸的愤怒她是看的真真切切,这段时间自己也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玄皇王的事,为何他对自己如此的愤怒。

玄皇王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些天这件事压着自己有点透不过气来:“前阵子,朕看到你与萧凌王在高楼中搂搂抱抱,是否有此事?”

闻言微愣,她没想到当时玄皇王也在御花园中,但是自己当日是在和萧凌王对峙,便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沉世柳轻轻挣脱开身子,然后跪在玄皇王面前,淡然道:“当时,臣妾确实见到了萧凌王,但是并没有像皇上所说的那样,只不过臣妾差一点摔倒,他扶了臣妾而已。若是皇上真的怀疑臣妾和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臣妾立刻可以见了这一头的青丝。”

说着便猛地站起身奔到桌前,拿起一把剪刀,没有任何的犹豫,拿起一把头发剪了下去。

幸好,玄皇王抢得及时,不然就怕剪了一大半了。

沉世柳握着手中的一截青丝,泪水如珍珠一般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冰冷的地上:“皇上,臣妾不曾做过对不起您的事,您若真的不相信臣妾,只因为这样的猜忌这般的为难我,那我还不如剪了这一头的青丝。”

说到后面,沉世柳也不再以“臣妾”自称,而是称“我”。

“朕自然是信你,不然也不会忍到现在。”玄皇王把剪刀一扔,眸中闪过一丝的欣喜,但是语气依旧是冰冷霸道。

这时,沉世柳才知道为何这些天玄皇王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原来只因为是一场误会,虽然还是伤心难过,但是却透着一丝的欣喜。

难道,他也是在乎自己的吗?

“只是,皇上不该如此对我。这后宫的女人,最重要的便是这一身的清白,现在我已经是荡妇,太后已容不得我了。”沉世柳虽然欢喜,但是眼眸中的泪水已经不停。

她知道只有这样,玄皇王才能真正的心疼自己,而且这一切也都是真的,现在她不用出去都已经知道后宫的谣言。

“这事朕自会解决。”说着便把沉世柳拥入怀中。

这次,沉世柳没有再拒绝,而是紧紧地依偎在玄皇王的怀中,闻着他身上浓厚的龙延香,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信你。”

不是臣妾,而是我。

沉世柳忽上忽下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而玄皇王心中虽然还是有些疑虑,但是看到沉世柳刚才如此的坚决,也就信了。

刚才,室内还传出争吵的声音,但是没一会儿,玄皇王便和沉世柳有说有笑的又开始依偎在一起,立在门后的紫葵等人也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太后竟然下了懿旨,后宫中也出了这种事,虽然这事和沉世柳无关,但是也不可能就此一笔带过。

玄皇王安抚沉世柳让她忍过几天,等事情淡下来了,便去和太后说明。

这些天,玄皇王虽不曾在月世柳楼中过夜,但偶尔还是会来看看沉世柳。

而沉世柳只觉得矛盾都已经解决了,只等着玄皇王和太后求情,把禁足之令解除。

但是,她等来的并不是解除禁足,而是另一个让她无法接收的消息。

嫔接旨。”尖细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而沉世柳依旧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以为这是玄皇王给自己解除禁足的圣旨,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沉世柳脸色大变,让她差一点想冲出去,当面对质玄皇王这是怎么回事。

“……沉云飞,沉锦勾结叛党,证据确凿,已被关押在审。莲嫔降为贵人,不得出月世柳楼半步。”

尖细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但是,沉世柳却还没有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沉世柳猛地站起来,想抢了刘公公手中的圣旨,但是侍卫立刻冲上前来,挡在刘公公的面前。

“我不信,你骗我,我爹和我哥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勾结什么叛党了,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听从六王爷的安排吗?

刘公公向后退了几步,笑得有几分的诡异:“贵人,这是奴才不知道。贵人还是好好的在这里休养吧,皇上没有怪罪贵人只是给贵人降级已经算是仁慈了。”

仁慈?

沉世柳瞪大的双眸一脸的不信:“那我父亲和兄长如何?”

“这些都不是奴才该管的事,奴才也奉劝贵人还是少管闲事的好。”说完刘公公便带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若不是紫葵和陌月两人扶着,沉世柳怕是已经跌倒在地了。

少管闲事?

虽然不是生父,但是也是养父,她知道沉云飞的野心,但是也不过是想在京城谋个好官,绝不可能勾结叛党。

这一切都是阴谋。

“娘娘……你没事吧。”紫葵和陌月等人把沉世柳扶到了床上躺着。

沉世柳闻言冷笑一声:“娘娘?我已不是什么娘娘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贵人。”

她争了那么久,与那么多人敌对,到头来原来都不过是一场空,付出了真心只不过会让自己更加的伤心而已。

原来,她真的不该对玄皇王抱有任何的奢望。

紫葵和陌月等人也背过头默默的擦了擦眼泪,沉世柳对她们并不差,而且皇上对沉世柳也是有心的,只是不知为何却变成了这样。

“娘娘……贵人,皇上怕也是有苦衷的吧,勾结叛党毕竟是大事,皇上自然不可能马虎。”陌月安慰道。

紫葵也跟着道:“是呀。若是其他妃嫔怕早就打入冷宫了,皇上不过是给娘娘降为贵人,也算是开恩了。”

“开恩?!”沉世柳冷笑一声。

或许前几天,她还对他抱有幻想,但是现在……突然出了那么大的事,沉世柳很难再相信他。

“罢了,罢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沉世柳斜趴在窗台,看着窗外的风景,清风吹来,院子里的花香也袭来,只是沉世柳却无心赏花。

她相信自己的父亲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沉云飞培养自己不过是想要一点权势而已,根本不可能勾结什么叛党。

沉世柳禁足几天后,玄皇王终于来了……

“世柳儿?”玄皇王轻轻的走进沉世柳的卧室。

月世柳楼的人早已经退到外面去了,沉世柳一人坐在琴边,低着头优雅的弹着琴,只是琴声根本算不上好听,沉世柳也不过是无聊一拨一拨的弹着。

儿?”玄皇王知道沉世柳这几天都在生他的气。

但是,玄皇王并不在意,因为他觉得想谋朝串位的事,是天地难容的,他能保全沉世柳已经算是用了很大的心了。

沉世柳依旧是低着头,轻轻的拨弄着琴弦,玄皇王走到沉世柳面前,也坐了下来,一手按住琴弦,紧紧地盯着沉世柳:“是否还在生气?”

沉世柳抬起眸子,清冷地看着玄皇王,站起身福了福身子道:“皇上万安。皇上能来臣妾这儿,臣妾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呢?”

玄皇王一手拉住沉世柳,稍稍一用力,沉世柳一个踉跄就跌倒在玄皇王大怀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