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逃妻:顾少宠妻请温柔 037.大魔头与羔羊_月下桃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28日

耸了耸肩,助理躲到了一旁,等待宋雅随时的吩咐。

办公室里。

顾靳言站在落地窗前,望向眼下如同蝼蚁的人群,心里有些矛盾,刚刚助理说的那番话虽然让顾靳言不在意,但那些话始终萦绕在耳畔。

没想到宋雅会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好在对她没有动过情,也就没觉得心里有什么不好受的感觉,反倒是觉得轻松,更希望她这样一般。

在宋雅背后这个男人让顾靳言产生了兴趣,能够让自己的人查不到半点关于他的东西,也是厉害的角色,甚至感觉到了丝丝的威胁。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乔歆紧盯着秒针,总算是熬到了下班的时间,时间刚到,乔歆就第一个冲出了办公室跑到电梯前。

顾靳言身旁的助理轻咳了一声,乔歆像是没听到一样,上班时间可以听从那个大魔头的安排,现在是下班时间,乔歆也就没必要在伪装出一副羔羊的样子。

助理偷偷窥视顾靳言脸上的神情,汗颜这乔歆怎么听不懂暗号嘛,就算她不在乎顾靳言的脸色,也不要连累到他才是。

电梯到了,乔歆当仁不让的冲了进去,顾靳言正要随后进去的,却被站在门口的乔歆挡住,“不好意思顾总,您的专用电梯在旁边,这是员工电梯,不符合您的身份。”

话中意思在清楚不过,行啊,这小野猫越来越放肆了,看来最近对她是太好了,才会让她有如此放肆的机会。

抬手一把将乔歆推到一旁,助理随步就要跟进来,被顾靳言一个眼神吓退了回去,电梯门迅速的被关上。

电梯缓缓下降,乔歆站在角落里盯着电梯的楼层数,想要让它快一些,跟身旁的顾靳言同处在一个空间里,让乔歆呼吸都感觉到不顺畅了。

忽然的,顾靳言欺身靠了过来,将乔歆圈在角落里,用臂弯圈禁了起来,乔歆身体不自然的绷直紧贴在电梯壁上。

矮一些的乔歆眸光刚好落在顾靳言衬衫第二颗钮扣的位置上,顾靳言藏在衬衫之中的吊坠若隐若现。

该死的荷尔蒙味道充斥而来,让乔歆拒绝不了不去理会它的存在。

顾靳言看见乔歆盯着自己心口发呆,眉宇紧皱在一起,这个家伙又在想什么?

难不成她对于那种事情很是热衷!罪恶的想法让顾靳言心中的火苗燃烧的越发的旺。

顾靳言抬手捏住了发呆中的乔歆,乔歆觉得下巴像是脱臼了一样的痛,“痛,你弄疼我了……”

本就被这家伙撩燃的火越发的猛烈,听到她吃痛的声音更加没了抵杭力,顾靳言狠狠的冲着她的唇角咬了上去。

乔歆呜咽了几声,痛的眼角泛起泪花,直到电梯到达一楼时的提示音,顾靳言猛然推了乔歆一把,若无其事的理了一下衣服快步出了电梯。

因是顶楼专用电梯,这里根本不会有人出现,乔歆被顾靳言吓得不轻,背部,嘴角都说不出来的疼痛,整了整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乔歆这才走出门来。

出来时早就不见了顾靳言的身影,乔歆将头压的很低,生怕他们看到刚刚被疯狗咬出血的嘴角。

乔歆在路旁等了好一会儿才拦到车子,“师傅,去医院。”

驱车到了医院,往日里出了病患以及家属和医生护士之外,医院的门口很少聚集人群,今天热闹非凡的有些拥挤的感觉。

只是他们手中和背着包让乔歆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

若是没有猜想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乔氏好不容易消停了一点点,这个时候最为忌讳在出事,乔歆不想在有其他的事情落去乔父耳中,一则担心他的身体承受不住,二则对乔氏会有所影响。

司机有些不耐烦起来,这个乔歆让停车半天了也不见她结账下车,催促了起来,“你到底下不下车啊。”

“不好意思,麻烦师傅将车开到后门。”

“真是麻烦。”司机师傅不太情愿,絮叨了几句,重新启动了车子将车子开向后门去。

还好那群人只是在前门,乔歆将钱递给了司机师傅就下了车子,快步的向里面走去。

到了乔父的病房,还没等乔歆推门进去,就听到病房之中乔父和乔母两个人争吵的声音。

“你这个女人简直不知所谓,你这样会害了歆儿。”乔父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这些都是为了歆儿好,怎么能说我是害她呢。”乔母气不过的争辩到。

在吵下去乔歆担心乔父的身体状况,急忙推门而入,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爸妈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走廊里就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了。”

“没什么,今天怎么这么早过来。”乔父昵了一旁的乔母一眼,随意扯开了话题问乔歆。

“哦,今天没什么事,所以就早点过来了,爸妈你们还没有吃饭吧,我这就回去做些吃的送过来。”乔歆这还没坐下休息一下就又要出去。

乔父叫住了乔歆,“不用麻烦,医院里有餐饭。”

“医院的餐饭再好哪里有自己做的有营养,妈,你照顾爸一整天了,跟我回去休息吧,爸这边我很快就回来,晚上我来陪床就好。”说着已经拿起乔母的包要向外走去。

“我在这里陪你爸爸,等你过来了我在回去。”

“这样也好,我很快回来。”而后乔歆独自离开。

屋子里乔父和乔母两个人不对付的谁也不理谁,各自将脸扭向一边。

从医院出来的乔歆莫名的感觉心累,伸手叫停了一辆车子正要上车,一只手赫然抓住了乔歆去开门的手腕,还没看清楚是谁,人已经被推进了车子里。

车子迅速启动,被推进来的乔歆还没扶稳,头撞在了某处,撞的生疼,勉强的爬了起来,这才看清楚是顾靳言。

他不是从公司出来就离开了嘛,怎么会折返到医院来,还正巧的出现在眼前。

狭长的眸子扫了乔歆一眼,顾靳言用下巴对着乔歆说道,“看到我很意外?”

乔歆干笑了两声没有回答顾靳言的话,坐正了身子,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不知道顾靳言这是要将她带去哪里。

车子开出一条街后乔歆这才问道,“要去哪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