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凶猛:妈咪上上签 第三十一章 邢晟来了_落亭颜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4日

可是邢邵郴不说明,唐晚也只当他是在试探自己,目光有些躲闪的说道:“什么什么意思?”

“真的不知道吗?嗯?”邢邵郴紧盯着唐晚的眼睛,一步一步的朝着唐晚逼近。

唐晚在邢邵郴的步步紧逼下,不得不往后倒退,有些心虚的说道:“没什么意思啊,就只是随便问问啊,随便问问,呵呵。”

可邢邵郴依旧不依不饶,继续追问道:“真的只是随便问问吗?嗯?”

房间本来也就不大,唐晚退了没几步,便也就退到了墙根,无路可退,而邢邵郴也就顺势将她圈在了怀里,成功壁咚了她。

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淡淡烟草味,唐晚的俏脸微红,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要干嘛?”

而邢邵郴则继续着刚刚的口味反问道:“我要干嘛你不知道吗?嗯?”

“邢邵郴,你可别胡来啊!我告诉你,两个孩子可就在隔壁啊,邢邵郴,你,唔…”

看着眼前张张合合的小嘴,邢邵郴小腹一紧,还未等唐晚的话说完,便直接吻了上去。

唐晚一开始还有些反抗,最后却也渐渐地在邢邵郴的吻中沉沦,开始羞涩的回应着邢邵郴。

感受到唐晚的回应,邢邵郴将她柔软的身体搂的更紧了。

两人身体的突然贴近,让唐晚感受了到了邢邵郴身体的变化,唐晚的一丝理智被拽回,狠狠地咬了他的舌头一口。

口中突如其来的腥甜,让邢邵郴吃痛的放开了唐晚,脸色也一瞬间阴沉了下去。

唐晚看着邢邵郴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孩子还在那边。”

“你还知道?刚刚不是还挺主动的嘛!”邢邵郴讽刺的看了唐晚一眼,冷声说道。

唐晚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到底谁先主动的啊,这厮到底该还讲不讲理了啊!

“睡觉!”邢邵郴冷冷的打断了唐晚内心的吐槽。

“哦!”唐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唐晚转身的一瞬间,邢邵郴一把拉住唐晚的手腕,将她顺势带到了床上。

唐晚毫无防备,也就一下子被邢邵郴带到了床上,惊呼出声:“邢邵郴,你干嘛啊!你放开我!”

“睡这里!”邢邵郴抱紧怀中因为不安而扭动的娇躯,声音中竟然带着些许的温柔。

“我不要!”唐晚想也没想的开口拒绝道,开什么玩笑,睡这里,跟送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邢邵郴才不会理会唐晚的反抗,声音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你要是再这么动下去,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唐晚一下子被吓到,也停止了自己的挣扎,安慰着自己,不就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嘛,有什么好怕的!

邢邵郴感受到怀中的人儿不在挣扎,但身体却依旧紧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继而闭上了双眼。

不知是白天折腾的太累,还是邢邵郴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让唐晚感到的莫名舒服,唐晚这一觉睡的特别的香甜。

等到她醒来之时,已经来不及给南南和北北做早餐了,只得下去简单买了点包子豆浆之类的。

刚好将早餐带回来的时候,两个宝贝也刚好洗漱完毕。

“妈咪,北北昨晚起来尿尿,你不在房间了哦!你去哪里了啊?”餐桌上,北北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唐晚问道。

唐晚额头瞬间出现了冷汗,差点没被把口中的包子噎住,这个闺女,就不能装糊涂装过去吗?非要提这个事情做什么?

给了邢邵郴一个责怪的眼神,似乎是在对邢邵郴说,你看吧,都怪你!

而邢邵郴志直接忽略了了她的眼神,依旧若无其事的看着报纸。

餐桌一时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这还不知道,唐晚阿姨一定是哄完我们睡觉,又去哄爸爸睡觉了呀!”良久,南南打破

沉默,一副我很懂的样子说道。

北北小小的眉头一皱,很是怀疑的问道:“可是叔叔已经是大人了,还需要妈咪哄睡觉吗?”

“是啊!之前唐晚阿姨在我家的时候,爸爸也要听唐晚阿姨讲故事才能睡着呢!”南南继续说道。

“好了,南南,北北,赶快吃早餐吧!吃完还要去学校!”唐晚额头滑下三道黑线,赶紧打断了两个孩子之间的讨论,再不打断,她都害怕这两个孩子还能说出什么离谱的事情。

她哄邢邵郴睡觉?那一定不是个童话故事,而是一个恐怖故事,唐晚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

早饭过后,依旧像往常一样,邢邵郴送北北去幼儿园,唐晚送南南去幼儿园。

唐晚瞬间觉得有些可笑,她本来只是想将南南尽快从邢家偷走,并不想让邢家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北北的存在,可如今,事态的发展似乎有些不受她的控制。

邢邵郴知道了北北的存在,虽然,在她看来到目前为止,邢邵郴还并不知道北北也是他的女儿,但是她总感觉,邢邵郴接过那通电话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奇怪,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可是,唐晚觉得,依照邢邵郴的性格,如果知道北北是他的女儿,应该会立刻带北北和南南回邢家啊,难道是她想多了?

唐晚甩了甩头,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全部甩出,但愿是自己想多了吧!还是赶快加紧动作,想办法将南南偷走吧!

唐晚调整好心情,来到了工作室。

刚一进公司的门,助理小新就神神秘秘的拉过她说道:“唐总,邢少在您的办公室等您哦!”

唐晚下意识便觉得是邢邵郴,内心疑惑,邢邵郴?他来干什么?而当唐晚推开办公室的门,整个人脸色一下子变了。

所谓的邢少并不是邢邵郴,而是她的前夫,邢晟。

此时的邢晟坐在她的位置上,双脚达在她的办公桌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把脚给我放下!”唐晚一想到嫁给邢晟之后,她在邢家过得苦不堪言的日子,内心的气里d就不打一处来。

她恨李玉红,也恨邢晟。

当年,她得知自己嫁的人是硬件的私生子邢晟之后,想要找邢家理论,却无奈家道中落,且母亲的安葬费也是邢家给出的,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唐晚便也就忍了下来。

起初,她想要和邢晟协商离婚,可是邢晟受到李玉红的逼迫,如果他敢跟她离婚,便别想拿到邢家的一分财产,于是乎,邢晟为了能分到财产,死活也不同意离婚。

她也想过去和邢晟培养感情,好好过日子,她是觉得日久生情,这句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可是邢晟呢,却因为曾经她和邢邵郴有过婚约,根本不会理会她的想法,一手造成了她在邢家的尴尬局面。

可能还是有更多人羡慕她,家道中落还能嫁去邢家,即使嫁个私生子,也算是高攀了,说她是好福气。

可是,她在邢家所受的苦,只要她自己知道。

她嫁去邢家之时,本就身无分文,邢家的人没有人会给她钱,她连买衣服和基本生活用品的钱都没有。

她想要出去找一份工作,来给自己赚点零花钱,可是李玉红却说,她好歹也是邢家的媳妇,出去抛头露面,简直就是给邢家丢人,不同意她出去找工作。

唐晚别无他法,只得偷偷摸摸的接一些家教的活,来赚点外快,好歹也能给自己赚到买生活用品的钱。

现在回想起往事的种种,唐晚已经淡然,或许是因为两个孩子的缘故,让她心中的恨早已被爱冲淡,如今,她只想要带走南南,他们一家三口好好的生活。

邢晟听到唐晚的声音,将脚从办公桌上放下,看向唐晚,眼中带着一丝惊艳,而更多的则是欲望,“呦,几年没见,你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今天的唐晚穿着米白色真丝V领背心,精致的锁骨裸露在空气中,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外搭一件西瓜红小西服外套,为整个人增添一份女性的魅力,下穿一条紧身的浅蓝色牛仔裤,将她修长笔直的腿型很好的展现出来,脚踩一双与外套同色系的单跟鞋,浅棕色的长真发随意散在后背。

整个人清纯而又不失妩媚,气质高冷却又让人忍不住接近,这样的唐晚,让邢晟有些后悔,当初为何要和她离婚。

“你来干什么?”唐晚看向邢晟的目光中充满了厌恶。

邢晟一脸痞笑,很是不要脸的说道:“作为你以前的丈夫,我这不是来关心关心你的私生活嘛!怎么样?还没有对象吧?要不这样,我也不计较你和邢邵郴的事情了!咱两复婚如何?”

唐晚看着邢晟不要脸的样子,一脸轻蔑,她是真不知道邢晟怎么会有勇气来给她说这些,于是冷着语气讽刺道:“邢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点脸行吗?”

上次见识过唐晚之后,邢晟一直以为是自己喝醉了,才误以为唐晚变了,可今日再次相见,他才敢相信自己,唐晚是真的变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