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蓄谋已久 第126章 风流债_妃茜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翟茵生前欠下的风流债还不少啊,有男有女还真是够让人钦佩的呀!早知道当初该和翟茵好好的交流交流,这如何能把人心哄的团团转,这份技能自己值得拥有啊!

“翟茵走了,”肖渝面色没有任何变化的说出这句话,吴昊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儿,“走了?她去哪儿了?”

自己把她当做朋友,她走了,也不给自己通知一声。

肖渝打量了一下这男人,这八成是个花花公子,翟茵这涉及的领域可够广的!

“去世了!”

“开什么玩笑?”谁去世了也不能相信翟茵的这个时候去世啊,她才多大年纪还去去世。

吴昊嘲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是什么?玩大冒险,给开门的第1个人说,翟茵去世了。”

在这个时候吴昊闻到了屋里面一阵飘香,哼,还真让自己猜准了,肯定是在家里面聚会,聚会也不叫了自己,亏了自己还把你视为好朋友,不!应该说是准女朋友。

吴昊一脸笑容进了房间,可是看到了这一幕却让吴昊的心就仿佛像被石头一样重重地打击了一下,

那血流的喷了满脸,让自己的眼睛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宁愿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白潇潇躺在床上,除了那颧骨以外没有再多余的肉。而这香味就是外卖了,这仔细闻下去不仅有香味还有点馊味儿,难不成真的是如外面那个人说的那样。

不!要知道真正的答案,“翟茵呢?”

听罢!白潇潇嘴角露出那一抹笑容,实在是瘆人,像是临终前的告白,“我也想见,茵茵,追你的情郎过来找你了,你能不能给他个面子,见他一次。”

听着白潇潇这样气虚亏空的说着这话,吴昊转身离去了,不愿相信这事实。

翟茵走了,怎么走的?太过于蹊跷了吧,静下来仔细的思考,那天高玉华过来找自己,把自己当成了所有。

即便高玉华是和儿子闹掰了,也不能这样决绝,难道翟茵和陈志航,他们两个人一起走的。

吴昊正想着突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赶快的拿出平板电脑,查询着最近市里发生的新闻。

果然,有一个新闻十分符合,在废旧车库出现了两具尸体,吴昊仔细往下看去确认死者是翟茵和陈志航。

这么凑巧吗?就真的这么死了,这么唐突,这么随意。

吴昊不断的反思,尽管这样反思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他不想翟茵死去,即便是调查,让自己忙起来也好,总算是给自己点希望。

“拿上这个包去吧!他在庆丰那边的咖啡厅等着你!”

翟茵接过了这个包,轻易的为什么给自己包,这里面一定有着偷听器吧!

忍着点,一会就能见到肖瀚,一会儿就能逃离这苦海了,偷听器如何?等见到肖瀚报了警,还怕你什么?

“你送的包包自然是要带着的,”翟茵拿着包要离去时,邢茗天把翟茵的领子竖了起来,又给重新整了整。

“这一身衣服还真挺好看的,倒像一个白领,上班族,翟茵你很想回到这样的生活吧,那你就一定要把这件事给我办好,不要再跟我耍什么心眼,你去的这个地方还有周边的都是我的人,要是你单单有一丝的不自在,那我可就要用第二个方式了。”

看着他这脸上的笑容,翟茵觉得慎得慌。突然间翟茵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便一瘸一拐的走去,她肯定很痛吧,刚刚看她的额角就有些许的汗珠。痛,也不说,让自己把她送去也行。

还真是要强的女人,反正游戏就快要结束了,等签了这批合同之后,她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就放了吧!

这批医疗器械对于邢茗天来说至关重要,但在生产过程中出点意外,所以纰漏不少,不过要把这一批全部作废,那损失这数字简直是惊为天文数字。

所以还不如就这样交给医院,医疗事故很少出现,邢茗天觉得没什么大碍,可是这一批,被三甲医院退出来好几次了,并且三甲医院还特意的强调了,不再接收自己集团的医疗器械。

这让邢茗天很恼火,所以记恨于肖瀚,这下用这个女人当诱饵,看看可不可行,要是不行的话,那自己就撕票,自己不好过,那对肖瀚你重要的人也不好过喽,就看你最后是怎么选择的了。

邢茗天这样想着就笑了。

在这咖啡厅里,肖瀚等待了好久,这神秘人把自己叫来这个地方,说是有人要见自己,可自己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来。

那人就这般没信用?

罢了,肖瀚起身欲要走,“肖瀚,”听着声音肖瀚没有回头,他笑了笑,“翟茵,你人是走了,可是你知道你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吗?我现在都出现幻听了。”

肖瀚暖暖的一笑,站起了身,可当转身走向那门口之时,他看到了那翟茵,肖瀚微微一愣,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肖瀚伸出了手,他摸着面前,这真正触感的女人,“翟茵,你没死。”

他搂住了翟茵,翟茵被他突然的一抱,有点没站稳脚,差点儿摔倒,肖瀚及时搂住了翟茵的腰。

“怎么了?“看着翟茵的肖瀚问道。

“没什么,就是受点皮外伤,”肖瀚让翟茵赶快坐下。

“你这些日子到底去哪儿了?怎么还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告诉我。”

翟茵答应过陈志航,不将他的事说出去,自己是个讲诚信之人再加上自己是一个不愿意惹是生非之人,陈志航的狠辣,自己已经看到了,所以翟茵只是简单一过。

说了自己没有死,但是之后什么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被一个恩人救了,那人便是邢茗天。

肖瀚听着这个名字像是耳熟,他在思考,翟茵提醒了他。

“他是做生意的,海外生意,好像跟你们医院也有对接来着。”

和肖瀚在一块同居的日子也不短了,所以翟茵也了解,三甲医院不同别的医院,这医疗器械凡是和医院对接之后,

钱不是会立即打过去的,但是合同是要签的,这钱要等这医疗器械用过一段时间之后确认无误,才肯把这款打过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