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西莉亞的新英雄傳說_418.亚特兰特的英灵(4)(lainain)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经探查,有一大楼庭园区块是没有天魔存在的。所以,我在那边设下了隔音和防震的结界术式。预定将出口处附近那合计六只天魔,一只一只引出来解决!

本来,是该极力避开与他们交战的,现下却不得不大打一场。一对多我没有胜算,一对一的情况下胜率又偏低。

连战六场,每一场都输不得。

接着,又让星羽们抬着假人偶去引诱天魔。

星羽们分散,先是各吸引到一只。逃离的过程中,离大楼庭园最近的星羽则将它吸引到的天魔引来。

等到天魔被引入大楼的瞬间,我立刻启用结界,关闭外界的一切干扰。

然后,就是发动攻击!

被星羽吸引,天魔冲到魔剑士人偶的藏身地点。

——轰! 「黄金骑士的终曲」,我早在这边准备好的魔剑士人偶,已将力劲充满,提到了最高点。

破坏掉星羽抬着的假人偶后,天魔望向我这边。

初次见识到这招的魔物,大多没有心理准备。天魔立刻被引诱过来,准备发动攻击。

“太慢了!”

破音速的一击,我上剑一挥,即敲开了他挥舞过来的左腕。

仗着高昂的力道与气劲和天魔正面对打。互击的结果,「黄金骑士的终曲」成功压制住对方,每次攻击皆砍落在对方躯体上面。

剑技发动中,也将对发招者本身造成肉体上的伤害。

现在,发招的是人偶,姑且不论人偶身体硬度是否能够支撑,我的魔力是否足够一直施展下去也是个问题。

天魔相当耐打,众高阶魔人一起上才有办法快速解决掉他。

支撑上半身的力量,下盘感觉沉重。

剑技的弱点就在没法大步移动。

所幸天魔是那种必定要打倒目标,否则绝不会离开的对手,才能这样将「黄金骑士的终曲」剑技效益发挥到最大。

左劈右劈,天魔在我只攻不守的剑技连打下,被攻得气势锐减。

然而,我本体这边也不好过。

魔力药水一瓶一瓶饮下,喝到连身体都大感到吃不消了。

强硬补充魔力来支撑剑技的手段,这也是在赌命。

魔力药水中毒,将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轻则晕倒数日,重则日后影响到自己吸纳魔力的体质。

拜托了,你大哥快点倒下呀!

天魔坚硬的外皮,在我专攻某一处下终于被砍出了裂痕。

——咳!眼看就要击倒他时,我的身体突然间大感不适。喝下去的魔力药水噎到吐出。

剑技一顿,魔剑士人偶即被天魔一拳击飞。

人偶撞在书架上,碰一声后喷出了大量的烟尘。

该死,被断招了!

我急握起魔力药水强灌下。

天魔冲来,准备要给魔剑士人偶最后一击。这一瞬间,于烟尘外的我(本体),抓住了角度,控制魔剑士人偶使出「银骑士的进行曲」。

嚓!这一剑,用力地搓上了天魔表面上裂痕的位置。

“——喝啊阿!”

不仅是魔剑士人偶,连我本体这边也一并发出了奋力使劲的声音。

猛力一推,魔剑终于贯穿了天魔的身体。

螺旋气劲让裂痕持续地扩大,终将天魔砍成了两半。

打倒他了!

可是,我这边却也开始不断作恶。全身发麻,四肢和身体各处出现了激烈痉挛。眼前景色如要爆开般地天旋地转。

惨,竟然真的让我喝到魔力药水中毒了!

我忙控着空间戒指,想取出里面早备好的用药。

不过,此时药瓶握不紧,掉落在地上。药丸散落一地。

顾不得地上肮脏,我忙爬过去,拾起一颗吞下。恶,重新感受体内药水的味道涌出,将没吸收完的药水吐得满地都是。

呼,吐出这些饮下的药水后,头昏症状总算是好了些。

我靠在旁边墙上,**着眼睛。

才一只天魔就折腾成这样,那边可是还有五只呢。还要打上五场,这是要我的命吗?

轻微的魔力药水中毒,将有一段时间内没法动用魔力。这期间,只要想动用魔力,我就会开始头昏。

今天,只能这样了吗?

打倒一只天魔的时间有点微妙。刚好处于我喝魔力药水体质的上限。

魔力药水短期间喝太多,也会产生药抗性。吸收力会越来越薄弱。下次再对上天魔,即使我喝挂了也没法胜利吧。

星羽们在我身边到处飞转,似是很担心我的身体。

“没事啦。只是喝多了,加上魔力耗尽,现在很疲倦。”

站不起来呢。

我像毛毛虫般扭动全身移动。

躲到了早先准备好的藏身地方。这边,有准备好的毛毯等物,可以舒适地睡上一觉。

剩下来的五只天魔,不能只靠「黄金骑士的终曲」来应对了。

没有每天这么幸运的。

该怎么办呢?我看着倒在大厅中央的天魔,陷入沉思。嗯……如果说,这时能够多个帮手的话,五只天魔应该就比较好处理了。

帮手……嗯哼……

我转动了空间戒指,取出了放在里面的猛毒核晶。

要试看看吗?

神梨说过,核晶造出的猛毒,不见得每只都会听令于我的命令。是否听令,严格上也是和我的强度有关。我是为上位猛毒,有额外大量的精神加持,能够让某程度以下的猛毒听令。

吸收天魔后造出的猛毒,是否会不受控呀?

万一暴走,怕是比天魔还要难处理呢。

考虑再三后,我决定还是将猛毒核心收起。

魔力药水喝太多,现在连一般的食物都不好下咽了。面包吃起来就像是沾了某药水的苦味。为求早点养好身体,仅能硬着头皮吃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