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医生的隐婚新妻 第37章 从没把她当成自己的人_天蚕雪灵芝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29日

宋霜出院后的第三天是平安夜。

顾白笙为了节日有点气愤,还买了平安果跟小点心专门给胡慧送过去。

胡慧做了面点,包了饺子留她吃了晚饭,但是早早的打发她回金沙苑去了。

天都还没有黑,顾白笙就被胡慧赶回家了。

顾白笙想着,胡慧是自己的亲妈。

而夏娟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亲妈,也是需要照顾的。

再说现在白大海在蹲局子。

夏娟肯定没了主心骨。

这会儿不好过,于是就买了同样的礼物跟点心去看夏娟。

夏娟刚做零工回家,看见女儿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回来,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扑过去握住女儿的手,哭:“你终于回来看看妈了。”

顾白笙轻轻拍了拍母亲的背,问:“我爸在局子里改造的还好吧?”

夏娟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母女两个人回了家,不可避免的,夏娟问了起来:“你干嘛要报警抓你爸?他再不好也是你爸啊。”

“妈,新时代的女性不要被传统所束缚,做的不对的事情就应该接受教育处罚,我爸也是,他这么赌,以后要是赌红了眼,还不得把咱娘俩给抵债啊?你没看古代那些赌徒,赌急眼了,老婆孩子都给别人。”

“你爸不会这样的……”

夏娟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顾白笙看的出来,她说的一丁点儿的底气都没有。

“让国家教育她吧,等他改过自新,我还会孝顺他的。”

说着,顾白笙给夏娟拿了自己买的点心给她。

夏娟看点心好看又好吃的,暂时把白大海的事情给放下了。

顾白笙又跟夏娟说了些不痛不痒的家常,末了看着天蒙蒙黑了,就要回去。

夏娟有点尴尬的问起来:“听说赌场的人去找你麻烦了?”

“嗯。”

顾白笙脸色很严肃。

“你……没受伤吧?”

夏娟看着女儿的脸,有点担心。

“我没事,宋霜帮我挡了,”顾白笙开口。

夏娟心里松了口气。

顾白笙觉得这样不行,得给夏娟跟白大海一点压力,让他们知道继续去赌场会更麻烦。

于是又难过的补充了一句:“宋霜为了我,差点被砍死。”

这么一吓唬夏娟,夏娟的脸色都白了:“啊?这么严重?”

顾白笙点点头,伤心道:“如果宋霜死了,我就白嫁了,我爸这个金龟婿也没了,咱们家以后都没法沾这个金龟婿的光了。”

夏娟这下是真害怕了,忙道:“我以后肯定不让你爸继续赌了,他也真是的,老是连累你们。”

顾白笙这下心里满意了点,但还是嘱咐:“您一定要好好劝劝我爸。”

“会的会的,你放心吧。”

夏娟满口应下了。

要是别的事情可能应下的没有这么快,但是,这事儿是关系到了白家的荣华富贵的。

白大海千辛万苦把她塞给了有钱人做老婆,要是这个金龟婿死了,那不是白忙活了。

他不会自掘坟墓的。

顾白笙从夏娟那边又吓又唬,敲敲打打了一阵,这才舒心的打道回府。

只不过,到了家就看见宋霜正穿上黑色羊绒外套,拿上车钥匙要出门。

“你要外出啊?”

她手上还拿了二斤苹果。

都是那种品相挺好的,鲜红诱人。

她还想着跟宋霜一起过这个节的。

宋霜现在却是要出门的样子,看来这个节注定没法一起过了。

“嗯。”

宋霜觉得没必要跟她做过多的交代,就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声。

既没有说去什么地方,也没有说去多久,更没有说去干什么。

就这么推开门,走了出去。

顾白笙拎着手里的袋子站了一会儿,然后就把买来的水果都放进了冰箱的保鲜层,然后去厨房里做晚饭了。

她一边切菜,一边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就是觉得有一点点难以言说的失落苦闷。

她隐约能够猜到。

宋霜今晚出去是跟前天林凤雅打过来的那个电话有关的。

而林凤雅不满意她这个便宜儿媳妇儿。

借着平安夜的由头安排点别的事情也是很有可能的。

林凤雅有这个本事,而她这个曾经是林凤雅儿媳的人也很明白她想做什么。

宋霜娶她,却不喜欢她,宋家也不接受她。

早晚宋家是要想办法把她赶出去的,而宋霜也不会像是护着顾白笙那样护着她的。

她还是应该早点给自己做打算才好。

这样一想通了,她就干脆吃了口刚做好的水果沙拉,然后抱着一盘圣女果,去卧室里找出手机电脑,开始挨个给自己圈出来的几个单位投简历。

顺便搜了一圈上一批简历投出去给回应的单位。

正好,有一家单位约她明天早上八点钟去参加面试。

顾白笙见到这个回复,瞬间高兴了一点。

……

宋霜那边将车子停在约好的西餐厅之后,就有侍者过来引她往楼上去。

宋霜进了餐厅,发现整层都已经被包下来了。

西餐厅的演奏台上,有一位年轻的男子正在弹奏优美缓和的钢琴曲。

整个餐厅里都充斥着平安夜跟圣诞节的快乐气息。

在靠窗的黄金位置。

林凤雅看见自己的儿子过来,轻轻冲身边的白裙女子低声说了句话,然后就柔声唤自己的儿子:“霜儿,这边。”

宋霜望过来,深邃的眉眼间掠过一丝不悦。

但是仍旧维持着惯有的礼貌,冲那边走了过去。

他的身高跟身材都是极好的。

且长相出类拔萃。

又是出身名门望族,自带光环,北城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够拒绝这样的男人。

而白家的二小姐白琼,也是一样。

白琼早就听闻过宋家的独生子,但是回国之后还未见过他。

如今相见,说是一见倾心,丝毫不夸张。

白琼长了一张瓜子脸,身形偏瘦,但是曲线玲珑,穿了一件白色缎面裙。

漂亮的锁骨勾魂至极。

她的眉眼趋向于清冷秀雅的那一种,林凤雅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这种清纯秀雅的女孩子。

白琼人如其名,的确琼花玉树一样清纯雅致。

最重要的,白琼跟顾白笙气质相仿,几乎是一个类型的女孩子。

白琼的母亲卓文清也在。

同样身为上流社会的贵妇,卓文雅是早就见过宋霜的。

如今看宋霜的母亲林凤雅有意自己的女儿,她也喜闻乐见。

看到宋霜之后,就微笑:“霜儿,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宋霜本是认识她的,但是此刻,心中却对母亲所安排的这场像极了相亲一样 的饭局感到不悦,所以有礼,却有些让卓文清下不来台的问:“您是……”

果然,卓文清面上有一丝尴尬之色闪过。

知子莫若母的林凤雅责备的督了儿子一眼,道:“你这孩子记性真是差,这是你卓阿姨,你小的时候去白家,卓阿姨还抱过你的。”

宋霜点了点头,叫了一声‘阿姨’。

真是要多客气有多客气,要多疏远有多疏远。

旁边的白琼手指轻轻摩擦着手里的红酒杯,灵动精明的眼睛看着宋霜,微笑:“宋霜哥哥小时候不记事很正常的,经过这次,以后就认识了。”

林凤雅对白琼的话表示认同:“是啊,以后再见面就认识了。”

“您不是说我们一家人在这里聚餐吗?我爸呢?”

宋霜问林凤雅。

林凤雅的确是用家里人一起在平安夜聚餐的由头把儿子骗来的,但是现在被儿子直接说出来太尴尬了,就笑了笑,从善如流的回答:“你爸跟你白叔叔有事要谈,这会儿去别的地方了,所以,就让你卓阿姨跟小琼陪我们一起吃饭。”

宋霜对母亲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这就是让他见见白家的这位千金是不是合他的眼缘。

他丝毫不想应付这种场面,耐心也随之耗光,随之脱口道:“笙笙还在家等我。”

“笙笙?”

白琼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怔,笑道,“是宋霜哥哥的新太太吗?为什么不带他一块儿过来?”

白琼看来清纯,但是话却问的十分心机。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让宋霜进退两难。

顾白笙生前在孩子夭折后基本不跟公婆一起聚餐,他也习惯在露面之后,回家去陪顾白笙。

虽然顾白笙并没有要求他陪着自己。

但他已经习惯了,如今他说出同样的话,要用同样的理由离开。

却忘了,原先的那个笙笙死了,如今的笙笙是他的新太太白笙笙。

他不喜欢她,宋家不接受不认同她。

他身为她的丈夫,也不认同她。

所以,在林凤雅说让他来参加这个家庭聚会的时候,他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要把她作为宋家的一员给带过来。

白琼的话,无疑把他也不认同自己太太是白笙笙这个事实给摆在了明面上。

宋霜这才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把白笙笙当做自己的妻子。

“既然她不喜欢来,你就不要老是随着她的性子胡闹了,在这边吃过再走吧。”

卓文雅随着白琼一块儿挽留儿子。

宋霜起身:“不了,失陪。”

说完,就转身要走。

他这样不给面子,卓文清跟林凤雅都很没面子。

白琼也是脸色一冷,但是她的指甲紧攥了一下,马上就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宋霜哥哥着急回去陪太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平安夜见面,宋霜哥哥不陪我们吃饭就算了,不喝杯酒再走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白琼说的如此委屈。

闻言,林凤雅也有些为难了:“霜儿,喝杯酒再走吧,早回晚回也不差这一会儿。”

宋霜转过身,忍着烦躁,将自己面前的红酒端起来,仰头喝下去,然后把杯子一放,转头大步走了出去。

他的身后,白琼勾了勾唇角,对着林凤雅道:“伯母,我去下洗手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