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中的女精灵_第24章 聆听灭绝的死寂(以此纪念)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3.20日,玛莉媞亚和南国跛脚侯爵卡尔曼率领的联合军团抵达了东国海域入口处,在这迎接他们的不是金斯利,也不是薇莉朵和帕里斯,甚至都不是东国人,当看到那黑压压一片熟悉的黑甲军团时,玛莉媞亚知道,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梅蒂丝绝无可能赢下这场战争,能让南国低下头来联手他人,她的一生也足以称之为传奇了,现在,就让这个传奇画上句号吧。

东国的接客很快就到达了海港处,只是,他不是一名达官贵人,而是一名带着半边铁面的年轻海军,他穿着欧诺弥亚威风凛凛的重盔,迈着沉重有力的步伐向玛莉媞亚走来:“尊敬的女王,我是海军总团副舰长瓦伦,欢迎您受号召来到欧诺弥亚。”

“我听说过你,就是你把天恩赛和卡斯达永远埋葬在了这片海域上?”玛莉媞亚指着不远处的辽阔海面道。

瓦伦只是裂开半边嘴自嘲的笑了起来:“呵呵呵...这是我的荣耀,他们已经为欧诺弥亚的海军抹黑够多了,由我亲自解决,自然是最好不过。”

“嗯。”玛莉媞亚并无心纠缠于此,“帕里斯陛下呢?”

“陛下还有要事处理,您知道的,您的同胞近日又给了我们巨大压力,虽然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毫无疑问,陛下和伊莉雅神官不得不谨慎对待,我们人多势众,却也谈不上绝对优势。

这点我毫不怀疑,您的到来对人类和风精灵而言都是一大助力,我代表欧诺弥亚由衷感谢您。”瓦伦轻轻敲击了一下自己的铁面以表敬意,玛莉媞亚不敢怠慢,连忙学着回敬。

后方的卡尔曼和黛娜看得真切,不禁露出嗤笑,这个玛莉媞亚,在自己城内呼风唤雨,比皇帝还皇帝,面对拉希丝和梅蒂丝也从未低过半点头,可到了其他人面前,却又唯唯诺诺,生怕怠慢。

包括他们也好,最先开始卡尔曼打算进攻她领土时,她可不是这副模样,等他们主动提出联盟后,立马就欺凌头上,这也更坐实了卡尔曼最初的念头和猜测。

“这愚蠢的女人,比起梅蒂丝来,连她一根发丝都比不上,嫉妒使人面貌扭曲,丧失思考能力不是吗?”卡尔曼当然明白玛莉媞亚的心思。

她和梅蒂丝有仇,这不假,但至于到自相残杀的地步?不,她是嫉妒了,梅蒂丝的强大和拉希丝的存在,还有残阳军、绪任克斯、塞伊丝、米莉雅甚至是诺拉...

每一个存在都让她那自以为是的自尊心被碾成粉末,她害怕了,她不敢再想,她只能遵守最原始的本能:排斥,东精灵和她之间必须得有一个了结。

不然她会彻底失去活下去的目标。

这并不难猜,黛娜负责训练南国士兵的时候,玛莉媞亚就一直在旁观看,她的表情可不像是惆怅或是悲痛,他们只在玛莉媞亚眼中看到了火。

“劳烦您跟我来吧,从海路过去能绕开那座固若金汤的铁城,快速抵达斯亚城。

当然,您的士兵可以随我们来,我们对于精灵同胞的宽容度远大于某些人。”瓦伦做了个请的手势,玛莉媞亚提着裙角,站在舷梯下不知所措。

瓦伦看着她眨巴眨巴和错愕的眼神,大概明白了什么,他蹲伏屈身,伸出自己的手:“尊敬的玛莉媞亚女王,您介意给我您的手吗?”

“哦...当然...”玛莉媞亚连忙搭上这只手,然后在瓦伦的牵扯下,颤颤巍巍的上了这艘庞然大物。

“呼...”站到了地面后,玛莉媞亚终于长舒了口气。

“凡是都有第一次,您不是第一个害怕的人,老实说,我第一次上船的时候吓得趴在舷梯上死死抱着不敢动,后来是我父亲把我拽上船的,他可一点也不温柔。”瓦伦忆起往昔,美丽的蓝瞳中也出现了一丝欣慰。

玛莉媞亚呼呼轻笑:“泰迪尔爷爷曾经跟我提过,东国有一种能在海面上自由行使,能载着几千人漂洋过海的巨大怪物,它高达几十上百米,若是冲上岸能轻易撞烂任何坚不可摧的堡垒。

我都是当睡前故事听了,毕竟你知道的,他自己也没亲眼见过。

所以我现在看到【船】,多少有点感触吧,力量和智慧,真是令人着迷的东西呢...”

谁不想强大呢?如果南精灵能有这种力量和智慧,又何必为了生存窝在山头一辈子。

人类总是如此,你稍不注意,他们就会做出堪比神明的东西吓死你,就在四十年前,她还以为魔法就算不能统治人类,也能让人类不敢靠近。

现在,时代已经变了。

也许哪天她的一生被人写进了书里,恐怕也是寥寥几笔。

不过,现在写书人费的笔墨可就不少了,毕竟同胞反目成仇,写出来会是一件多么壮观沉痛的故事啊,当然,前提是梅蒂丝得赢下这场战争,毕竟,输的一方可没权利书写历史。

“泰迪尔爷爷?”瓦伦的提问将玛莉媞亚从沉思中拉回。

她眼幕半垂,用复杂的语气回应:“他...是个老家伙了,我从小的时候他就在我身边了,听说是千年前大战中存活,辅佐了三届南精灵女王的老怪物,初代南女王赫丽唯一的指名大将。

瓦伦沉默了片刻:“所以,当初你们是自己分开的么?”

“没错,当初的四王峰会决定了风精灵注定要散开,很奇怪吧?明明为了打败敌人团结一致,打赢后又四散东西。”玛莉媞亚话闸子打了开来,开始滔滔不绝的说道。

“没什么稀奇的,我们之间有句谨言:人们能从历史教训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没有吸取任何教训。”

“也许吧,四大女王的追随者选择了各自阵营,风精灵如今重回统一已是趋势,无可避免的了。”玛莉媞亚此刻的神情颇令瓦伦吃惊,那感觉好像她早就知道,一种奇异的想法涌上心头,迫使他开口问道:

“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如果是这样,那您为什么——”

“嘿,嘿!别忘了自己的立场,小伙子。”玛莉媞亚连忙打断了他的提问。

“谢谢您,愿意告诉我这些。”瓦伦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历史,无论输赢,我大概率都会死的吧...这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只是想...为自己的人生画上完美句号罢了,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有要守护的东西啊...”

玛莉媞亚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您不会死的,梅蒂丝绝对不会痛快的杀了您。”

“哈哈哈...这倒是实话,不过呢,我相信还是有人愿意一剑捅死我的。”

两人的交流直到船长报告说可以启航了才停止,瓦伦示意再等下,转过头喊道:“很抱歉,卡尔曼侯爵,船已经满人了,而且您随我进城多有不便,想必您能理解。”

“当然,我还没蠢到以为自己算个东西,老实说,这场战争不过是开胃菜罢了。”卡尔曼拄着拐杖阴沉笑道。

“我会派人安顿您和您部下的住处,至于其他,请您自守规矩。”瓦伦毫不客气的回应。

卡尔曼只是嘿嘿一笑:“哦,拜托...您是把我当强盗土匪了么?若是如此,我们自会退出欧诺弥亚的领土,找个荒凉的地方待着,这样对大家都好。”

“那是您的问题了。”瓦伦没再说话,招手启航。

...

“瓦伦,正义对你而言是什么呢?”航行的路上令玛莉媞亚有点疲倦,她不想被人察觉出来自己会晕船,只能通过眺望海面谈话转移注意。

“民之所向,国之根本。”瓦伦坚定不移回应。

“呵呵...这也是我永远理解不了你们人类的主要理由之一吧,你和梅蒂丝一样,你们总是如此理性,冷漠的令我感到可怕。”玛莉媞亚转了个身,凝视绪任克斯的方向。

瓦伦站在甲板上感受温暖的海风:“有些事必须要去做,有些人必须存在,这就是我的理解。”

玛莉媞亚情不自禁地笑了,梅蒂丝果然是人类,思维完全一致...

“你知道吗?梅蒂丝对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所以我站在了这里,从你们海域眺望她的家园。

如果正义就是剥夺他人的生存权利,那我也会为我的正义奋斗到底。”

瓦伦并没有反驳:“当然,没人认为您是错的,我的尊敬和欧诺弥亚子民热烈的欢迎就是最好证明。”

也许玛莉媞亚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但她还是这么做了,那就不是愚昧,而是愚蠢了,只是她表现出来的成熟又令瓦伦感到迷惑,他已经彻底猜不透玛莉媞亚到底是哪种人了。

“我可不认为那算欢迎。”玛莉媞亚开了句玩笑。

瓦伦耸肩表示无奈:“欧诺弥亚人民一向如此腼腆。”

玛莉媞亚背对瓦伦,欣慰的笑了:“和你聊天很愉快,瓦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么多,我这辈子都没跟人这么倾吐过心声,我只是想说...谢谢。”

“若有必要,随时等您吩咐。”瓦伦不敢领情,草草退下船舱去了。

玛莉媞亚待他走后,眉头皱了一下,终于面对大海倾泻出了自己的胃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