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忙着虐渣呢 第70章 孙女婿_鳌头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听见声音,几人跑到门口一看,尖叫道:“天哪,门怎么锁上了?”

“陆呦呦,快给我们开门!再不开门小心我们告诉老师!”

“别在背后使这些手段,你这个贱人!”

听着她们一声声的讽刺,陆呦呦不气反笑。

“在这里好好反思你们的行为,下次再敢在背后乱传我的谣言,就不止这么简单了!”

“你这个贱女人,快放我们出去!”

她们还在叫嚣,陆呦呦实在不耐烦,去小卖部买了几根鞭炮,点燃后扔进去。

望着紧紧锁上的门,听着里面的尖叫声,陆呦呦心情大好地转身离开。

这群小贱人,不好好教训她们一下,就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转身出来,陆呦呦走了几步,远远地见萧羽铭竟然还没走,还在原地等着。

“羽铭,你怎么还没走?”

“我在等你下课。”萧羽铭望了眼换衣室的方向,“刚才那几个人是……”

“哦,她们在换衣服,走吧,不等她们了。”

萧羽铭笑了笑,似乎把刚才的事都看入了眼中。

陆呦呦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谁让她们在背后乱说话,给她们一点教训。”

“你做的很不错。”萧羽铭没想到陆呦呦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如果换作是我,也会这么惩罚她们的。”

“真的吗?”陆呦呦顿时觉得轻松极了,有说有笑地和他一起离开。

可是刚走了两步,陆呦呦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

她搓了搓手臂,继续和萧羽铭说说笑笑地往前走。

他们离开后,假山后地凌召霆狠狠眯了眯双眼。

这个女人身体刚好就出来跟男老师打情骂俏,看来是他看得太松了!

回到寝室后,陆呦呦和纤纤说了萧羽铭要加入网球队的消息。

“真的吗?消息准确?”纤纤一脸兴奋。

萧老师真的要来和她们一起训练?

陆呦呦点点头:“这下你该开心了吧,又可以有很多时间和他相处了。”

纤纤笑得更灿烂了:“陆呦呦,我忽然觉得好幸福!”

“怎么说?”

“能和萧老师一起训练啊!刚好我爷爷也来给我们做教练,不如就让我爷爷看一下他这个未来的孙女婿。”

“噗……”陆呦呦正在喝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你没搞错吧?”

纤纤一脸正经:“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拜托,人家还没有正式答应你呢,甚至他可能连你的心意都不知道,你就直接让你爷爷来认人了?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那怎么了?我愿意就行了呗!”

陆呦呦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不再和她说话。

纤纤一整个午休时间都很兴奋。

这就意味着她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见到萧老师,和他相处了,一想到这个她就激动得连觉都睡不着了。

下午快上课的时候,陆呦呦起床,见纤纤还坐在那里,似乎没有睡的样子。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收拾完毕便去了教室。

第一节是人体结构学,之前凌召霆离开时,是别的老师带的课,陆呦呦还以为是其他老师,因此并没有注意,直到同学们的喧闹声响起,她才抬头,见凌召霆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讲台上。

他一双黑眸沉沉地环视一圈:“同学们,我没来上课的这段时间,你们都有认真听课吗?”

“当然有了,凌老师,我做的笔记很完整吧,你看!”

“是啊,虽然那个老师讲的也很好,可是我们更希望您来教!”

“凌老师,跟着您,我们都能多学一点呢!”

听着这些恭维夸奖,凌召霆似乎并不买账,一双黑眸更是阴沉地可怕。

“是吗?可我听说有某些同学不好好学习,在外面和别的男同学男老师有说有笑!”

陆呦呦早就在学校例会上宣布过和陆呦呦结婚的消息,因此大家都纷纷朝陆呦呦看去。

“今天上游泳课的时候,这个陆呦呦没有上课,而是和我们学校的一位老师热情的聊天呢!”

“真的吗?”

“是啊,而且她还穿着泳衣,露着胳膊和腿,很暴露的!”

“天哪,竟然有这种事?那凌老师岂不是被……”

……

大家担心地看向凌召霆,他深邃立体的脸上看不出喜悲,不过那双一眼望不到底的黑眸似乎蕴含着滔天的怒意。

她们对视一眼,大气也不敢出。

“课代表呢?上来!”

陆呦呦听到这些议论,再看看凌召霆的脸色,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陆呦呦想了想,起身走到讲台上:“凌老师,你叫我?”

“凌老师?怎么改称呼了?”

“难道你不是我们的老师吗?不叫你老师叫什么?”

陆呦呦看了看同学们,又看向他。

总觉得他今天怪怪的,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叫老公。”

“什么?”

“很快我们就要结婚,在学校你要叫我老公。”

凌召霆中气十足,低沉地声音清楚地传到了教室里每个同学的耳中。

陆呦呦顿时脸爆红,咬牙切齿道:“凌召霆,你在玩什么?现在是在上课,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你也知道要脸?那光天化日之下还会做出那些事!”

“我干什么了?”

她下意识想起游泳课上,她和萧羽铭说话的那一幕幕。

难不成都被凌召霆看见了?

刚才他是在说她吗?是在吃醋吗?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似乎觉得全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有企图似的。

“凌召霆,别闹了。”陆呦呦说完,便转身回到座位上,看都没多看他一眼。

看她这副不在意的样子,凌召霆更加不悦,一伸手,将陆呦呦搂在怀里,低头便吻上了她的红唇。

同学们立即投去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天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太不公平了!”

“陆呦呦凭什么能得到凌老师的宠爱!”

“这不是公然秀恩爱吗?我要恨死陆呦呦了!”

“就是啊,陆呦呦她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勾引到一个又一个男老师!”

“真是个狐狸精!”

……

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陆呦呦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挣开,索性一用力,将凌召霆的唇咬破。

凌召霆吃痛,将她放开,黑眸中凌厉的光却不曾褪去。

“你发什么神经,这是在课堂上,有什么话回家说不行吗?”

她清澈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委屈愤怒。

他这样子当着同学们的面,估计没两天这件事就会传遍校园,成为近期的头条!

她可不想再那么高调了!

凌召霆似乎能看出她的心思似的,沉声道:“我就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凌召霆的老婆!那些想打你主意的人,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陆呦呦无语地叹了口气,回到座位上。

凌召霆已经拿着课本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起来,陆呦呦却没心思再听了。

她单手支着头,一脸郁闷地盯着面前的课本。

他又在发什么神经呢?

不行,她一定要找机会和凌召霆好好谈谈。

他这样三番四次让她成为焦点,再折腾几次下去,她的脸都丢尽了,还要不要继续上学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陆呦呦像离弦的箭一样,朝凌召霆冲了过去。

“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众目睽睽之下,陆呦呦十分严肃地将凌召霆拉出了门外。

“你瞧瞧,这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凶狠,这不是欲擒故纵吗?”

“就是,态度简直180度大转弯,我是男生,我也云里雾里了。”

“真是有手段啊!”

这些议论声全都被陆呦呦抛在了脑后,她拉着凌召霆,头也不回地走到两栋教学楼之间的连接长廊上。

这里过去有一个花园,那里人烟稀少,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陆呦呦一口气拉着凌召霆跑到这里,丢开他,深呼吸了几下才平复心情。

“凌召霆,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他双手还胸,背靠在柱子上,脸上十分平静,看不出喜悲。

陆呦呦咬住下唇。

这些问题她迟早都要跟凌召霆沟通,如果再不提出她的不满,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凌召霆,我是一个学生,我的任务是学习,你这样隔三差五地让我成为全班,甚至全校的头条,我受宠若惊,可是你的这种做法我并不赞同。”

“说说你的想法。”凌召霆挑眉,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她。

陆呦呦更加来气了,有些不耐烦:“凌召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不要什么事都以你的感觉为先行吗?我想低调,想好好学习,想顺利毕业,可是你最近这段时间的种种行为,已经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学业上了。”

“所以?”他的黑眸深邃得一眼望不到底,却似乎对她说的话并不为所动。

陆呦呦深呼吸,再次说道:“我希望以后在学校里,你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像今天这样的事,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可是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老婆,还给我生过儿子,我吻我自己的老婆有什么问题吗?”

偏偏有些人不长眼!

“可是……”

“上学就不能谈恋爱了?就不能结婚了?我对我老婆做什么事是我的自由。”他一副“我就是要这样”的态度,让陆呦呦气不打一处来。

她都说的这么清楚了,这个男人还是视而不见,简直太过分了!

“我拒绝!”

“为什么拒绝?以前不是很喜欢吗?”

“你这样做,全校的同学和老师都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在学校里上课?”

他的黑眸微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难道是怕谁误会?”

“谁误会都不好。”

以前在陈梦情的努力下,她在学校的名气还小吗?再不低调点,她都无地自容了!

她决定了,如果凌召霆继续这么高调地对她,她就躲。

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说完了?”

“总之,你以后在学校里要跟我保持距离!”陆呦呦瞪他一眼,不满地快步离开。

她走后,凌召霆眼里的阴沉更甚。

她这么避讳,是在顾及什么吗?

还是怕谁听到,误会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