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小姐的奇幻冒险_第二百五十二幕·惘然的结果(茨木包子仙)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咳……小家伙,大叔我这可没有什么能够和你交换的……我都快死啦……”

嘴角溢出血迹,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死亡边缘的中年男子,看着目光空洞的金发少女呵呵一笑。

“看你的样子,最近生活不好过吧?咳……算了长话短说……”最后回光返照的效果正在慢慢消失,视野又开始模糊的状态,让埃尔热打消了多说几句的想法“死前看到你也是缘分,大叔我呢,有一笔小钱,咳,存在托雷斯王国的中央银行……咳咳咳……”

“我说……”“听我说完!咳……”

将早已看不见东西的眼睛瞪起做威严状,打断了少女话语的埃尔热凭着刚才的感觉,直直注视着少女的方向。

“凭条在我右鞋底的的夹层中,问题内容是……柯丽雅……哈,啊哈……”

血管爆裂,鲜血的回流冲进了早已损伤的肺部,一种由内而外的窒息感漫上了中年男子的心。

“我身上剩下的东西你不嫌弃就拿走吧,那些骑士身上的东西你要是想拿也快去拿,不过一定要小心点,那些家伙指不定就在上面放了点便于追踪的东西……”快速的喘息着,埃尔热竭力的吞吐着字眼,想要将最后话语吐出“最后,你快点离开这吧……已经过了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这帮恶狗什么时候能追过来……”

面色如瞳孔一片死寂的少女低头俯视着,她看着眼前这个置于自己身体阴影中,瞪视着自己身旁虚空的垂死中年男子,停滞了片刻,然后她又吐出了跟刚才意思相同的话:

“我刚才听到,你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换来一个机会……”

“咳,咳咳……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再次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男子几乎已经没有了力气说话,但是他最后艰难喘息了几下,终究还是凭着自己的意志挣扎着说出了话:“有坚持的麻烦小鬼最不可爱了……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我就和你签下契约,用我的所有,换一个复仇的机会,一个让你帮我杀掉那个金发混蛋的机会……嘿”

用带着郁闷夹杂着戏虐的心情说出这句话,埃尔热叹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后,就浑身放松的躺回了背后焦黑的倾斜树干,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不过这也让他并没有看到开始在空气中汇聚的莫名紫黑色气息。

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自虚空与体内溢出,他们将瘦弱少女身体萦绕一圈后,就汇聚于少女双臂虚抱的胸前,一个黑紫色的光球渐渐成型,之后这光球的外壁破碎开来,露出了其中一顶完全平衡的黑紫色天平。

这天平上面雕画着繁复而神秘花纹,没有丝毫魔力的驱动就缓缓悬浮于虚空之中,就像是某种至高力量的体现。

“最后确认一下,你想用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灵魂、你的感情、你的存在,换来一个杀掉‘金发混蛋’的机会,是这样吗?”

双手捧着悬浮于虚空之中的紫黑色天平,金发少女紫黑色的眸子,注视着浑身血污焦黑靠倒在树干上,生命气息开始快速减弱的中年男子。

并没有回答,只有一声带着肯定意味的不耐烦鼻哼。

“那么,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于此契约成立。”

莫名神秘,好像连接到世界里侧的力量,环绕着紫黑色的天平再次出现,那是足以改变因果的浩瀚与深邃。

失去了最后的生机,埃尔热感觉自己终于沉浸在了温暖而又静谧的黑暗。

鸟鸣、风声、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少女可笑又执拗的声音、身体的疼痛、骨骼的酸麻、肺腑中难受的窒息感……在永恒的黑暗中,埃尔热只感觉这一切的一切都里自己远去,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点点即将消散的思绪在缓慢的回荡。

原来死的时候,是这种感觉啊……好像沉浸在淡淡的暖流之中……这种回归母体的感觉也不坏嘛……

希望那个执拗的小鬼头好好对待我的尸体,然后不要因为太贪心被抓吧……唉,没想到死之前做一件好事也这么难……然后最后的最后……大笨蛋、小笨蛋,我来找你们了……这些年一直和你们聚少散多,真是对不住你们啊……

“抱歉,我回来晚了……”“没关系,欢迎回来。”

…………

手上达成了使命的紫黑色天平陡然崩散,消散后化作光屑被吸入体内,艾吉看着身前这个男子衣服中的躯体,因为等价的交易渐渐淡化后消失不见,淡漠空洞的眼神中浮现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自从因为害怕牵连到那个说话豪爽,但给人感觉却有些古怪的善良老头,随便披着床单与兽皮跑出了猎人屋后,艾吉就在荒野之中穿梭,并且是专门找那些了无人迹的地方行走。

短短的日子里,她就穿过了草地、翻越了山丘、横渡了河流,没有目标也没有希望的她就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肆意飘荡在这世间,不知太阳几度升起,也不知明月几度圆满,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少女已经不知自己行走了多远。

麻木而空虚、苦涩而悲伤,被厄运缠身的少女将自己的思绪放空,努力不去回想自己身上背负的沉重——这是数度崩溃之后习得的技能。

今天本来也是游荡的一天,但行走于森林中的时候,她却听到了一声恳求交易的声音,本应不予理会,但是因为心头的那缕好奇和空虚,她还是来到了这个布满血腥气,满是死尸的埋骨之地。

被复仇迷住眼睛的人、被复仇牺牲的反派,呈现在艾吉眼前的,是一处最正常不过的仇杀戏目,最后的生存下来但是大仇未报的将死者,身上满是悲壮的气息……渴求力量复仇的家伙吗?熟悉、太熟悉了,走进了的艾吉注视着眼前凄惨样貌的中年男子,心境没有丝毫的波动。

没有波动不是因为冷血,而是因为见得太多了。

自从那数百年前就开始流浪的岁月中,这类的人艾吉见得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有着血海深仇、他们渴求着一切能让自己变强的力量、背负的仇恨让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欠他们的……于是他们冷酷、他们冷血、他们残忍、他们认为这理所应当……最终,他们也不出意外的,成为了与当初他仇视之人一样的人。

这些人跟自己签订契约的时候,通常都会几近疯狂的大喊大叫,状若疯患,不过这回好像出现了些许不同?

竟然将自己认成了逃难的孩子,而且就算自己在他濒死的情况下接近,还仍旧一副洒脱温和的样子,甚至为身为陌生者的自己担心,并且将积蓄给了自己?……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莫名的疑惑在魂灵中回荡,但看着那中年男子忍着痛苦,还仍旧对自己絮絮叨叨的样子,艾吉觉得近些日子中,一直空荡荡的心突然有了一丝奇妙的感情在酝酿……

于是,不知为何,她悄悄给他输入了一股魔力,让他逝去的时候不是那么难受,之后,也鬼使神差的,因为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原因,把交易稍作改动,将誓约执行者的身份放到了自己身上。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按照我平常的思维来讲,不是应该不为所动,只是给他一些力量就悄然离去吗?可,我现在为什么主动将这个契约放到了自己的头上?

黑紫色的空洞眼瞳,直视着自己身前那其内已经空掉的衣服,静默无语。

是因为这人死前的不甘?或是自己到来时,身上缠绕的厄运加速了他死亡的愧疚?抑或是对于他温暖关怀我的悸动?还是……其它的原因?

超出了自己平常动作的行为,让无妄的少女陷入了疑惑的沉思,她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最终终于发现了,自己心中那一刻最有可能的想法……

原来,我是想给自己这无所希望和可能的生活一个目标啊……即使只是一个飘渺的目标……

自己的存在即是给他人带来厄运、自己的能力给予人的也几乎就是伤害、就算行走于山林,对自己有善意的动物也会横死当场……可即使想要就此死去,结束这黑白的悲惨也是完全没有可能……

这样没有一点目标和价值的生活,就算是已经习惯也实在是太过难熬……曾经独居在雪山上的时候,也是因为有着那未完成的契约存在……而如今这完全没有了前方的未来……

淡漠的表情上出现了压抑不住的苦涩,消瘦憔悴的金发少女黑紫色的眼瞳中,此刻也满是怅然的迷茫。

如今我算是找到了一个前进的理由,可以后呢?以后我究竟应当如何,再次找到这生存的意义呢?看来,我这背负着神孽的罪人,终究只能面对这惨淡而黑白的命运啊……

干涩的长长一声叹息,金发的少女俯下了身。

“不过终究是未来的事情,既然答应了契约,那就执行吧……毕竟,这可是最公正不过的等价交换啊……”

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拽起了地上已经完全空掉的衣服。

PS:嗯,今天提前更新,然后晚上不出意外的话还会有一更,嗯,第一百和一百五的月票加更还没有实施,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更着更着就欠更了?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