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家公司倒闭了 第57章 别太在意细节_福乐宝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9日

周六的董秘课程培训班。

今天课程在魔都大酒店欧式宴会厅进行。

授课老师出身欧洲某国贵族,自我介绍带有男爵称号,因为喜爱华国的文化才会在魔都久居。

一位年长的绅士,彬彬有礼,从衣冠到神态都让在座的人倍生好感。

“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欧洲贵族在餐桌上的礼仪...”

像程星这种职位的人,说不定哪一天真的有机会与欧洲传统贵族同桌吃饭,礼仪能提前学习是最好。就算一辈子用不到,也可以当做长见识了。

宴会厅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给每个人送上点心茶水以及餐具。

老师耐心地讲解,餐具该用什么姿态拿,点心该怎么吃,茶水该怎么喝,就连顺时针搅动杯子多少下都有讲究。

程星今天才知道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才学会了吃喝。

这些贵族礼仪,在当代大多数人眼里都是无聊又浪费时间,但人的行为要依场合而定。

如果某一天,程星陪同付乐乐参加某欧洲贵族举办的宴会,宴会中大多数人都是上流身份,那些无聊的礼仪就是必须的,做不到的人就是失礼。

有时候失礼丢的不是个人的面子,还有背后所代表的人和国家。

程星的很认真,因为她觉得很有趣,她喜欢学习新的知识。只要是自己不会的知识那就是新的,不在于这知识存在了多长时间。

老师讲了一会儿,然后让大家上桌实践。相熟的学员坐在同一桌,彼此寒暄客套实践刚刚老师教授的礼仪。

上了几个月的课程,程星在班里也有了熟人,她和几位年龄比她略大一些的姐姐们坐在一起。

这些姐姐们也都是在公司里担任董事或主管的秘书。她们跟程星相对脾气相投,就成了朋友。

今天,与程星她们同桌的人多了一位,程星恰好记得这位女孩。

艾青青,在付氏物流部门工作后,用付安东给她的钱偿还了贷款,现在是无债一身轻,气色都上次程星在洗手间见到她好了很多。

在接受付安东帮助的时候,艾青青强调要换钱,但实际上她并没有打算还钱,至少目前她还没有存钱要还的念头。

艾青青也认识程星,当然不是因为洗手间,而是因为程星是付氏总裁的助理。

艾青青在付氏工作,对总裁的秘书和助理自然会感兴趣,尤其是在知道程星居然跟她在一个董秘班上课,就决定要借机认识一下。

艾青青不知道洗手间的事情,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找机会跟程星攀谈。

“程小姐,我看你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程星以为艾青青说的是洗手间,顿时觉得自己当初不该在洗手间里偷听,脸色神情显得非常尴尬。

艾青青正等着程星接话好以同事的身份套近乎,没想到程星神情变得难看,一时有些不明所以,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得罪了程星。

程星和艾青青都没有说话,场面一时尴尬。

程星比艾青青反应快。课堂老师讲的礼仪,她还是听进去了不少,知道见人不能揭短的礼貌,于是程星当作不认识艾青青。

“你好,我叫程星,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艾青青也反应过来,但是心里非常不舒服,她看出来程星在装作不认识她。但艾青青从事过服务业,决定暂时不去计较这些。

“你好,我叫艾青青,在付氏上班。”

“你在付氏工作?”程星是真的惊讶,“我也在付氏工作,没想到我们是同事。”

艾青青干笑了两声,好像完全不在意程星之前的失礼,与程星小声聊了起来。

在高级俱乐部做过陪酒女就是不一样,艾青青非常善于言谈,很快就跟程星熟络地像老朋友一样。

只是,程星不笨,艾青青过于主动,反而让她心里越来越尴尬。

在洗手间里听到艾青青网贷的事情,程星对艾青青印象就不太好,而此刻艾青青给人的感觉与之前相差太大,让程星感觉艾青青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程星是个比较简单的人。对于艾青青,她不想深入交往。

课程结束后,艾青青邀请程星一起逛街吃饭,程星礼貌而疏远的拒绝了。

程星表达了态度,艾青青失望和愤怒。

艾青青认为程星看不起她。

程星身上穿着从利奥姆租借的服装。

艾青青身上只是穿着旧裙子,虽然这条裙子当初买的时候价格不低,但毕竟是旧款。

艾青青以为程星就是因为这条裙子而看不起她。

在饕餮俱乐部上班的时候,经理查理经常提醒她们衣装代表一个人的身份和档次。艾青青出身不好,心里隐藏着自卑,就更加在意这方面的事。

最近艾青青手头也有些拮据。

欠债还了,但她刚进入付氏工作,还在试用期,工资并不高,不够她维持原来的高额开销。

在金钱上,艾青青跟苏茜不一样,她本身并不追求奢华和放荡的生活。她只是想让生活更轻松一些,而且她比苏茜多了一份好胜心。

艾青青想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让她能施展才华的平台,钱只是她通向那个平台的一条捷径。

艾青青因为被骚扰而离职,大部分原因在于她看不上那位骚扰她的上司。如果那位上司是位帅哥或更优秀的人,她其实不介意利用自己的优势谋求些利益。

在饕餮上班也好,接近付安东也好,都只是艾青青走向成功的手段。

而现在缺钱妨碍了她的计划。

话句话说,艾青青想要更多的钱,不是为了享受生活,仍然是为了成为女强人。

奇怪而执拗的想法。

这段时间,艾青青在付氏工作,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在同事们面前就是个单纯的妹子。她甚至没有透漏跟付安东的关系,在表面维持着普通员工的形象,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她可以忍受拮据的生活,愿意穿旧裙子上董秘课,但她不能忍受被人看不起。

这是心底潜藏的自卑意识在作怪。

艾青青走在街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

这次被人看不起了,下次可能还会发生这样的事。今天是付氏的助理拒绝她,下次可能是更重要的人拒绝她。

不能再穿这条裙子了,她需要无懈可击的着装,不能输在这些小细节上。

这些所谓的衡量一个人的小细节,程星正在学习中,艾青青则奉为圣旨。

艾青青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拨打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的主人是她网贷时认识的一个掮客,为各种人介绍各种工作。

这个掮客的门路很多,艾青青要赚钱就想起了他。

即使要出卖自己,也要卖一个好价钱,不能随便卖了。而在卖出去之前,还得有渠道才行。

掮客给了艾青青一个地址,艾青青当即打车到了地方。

地址是一家小酒吧,开在社区里,店面不大,客人不会多,也不会上档次。

艾青青不满意。

掮客看出了艾青青的意思,拿出一块铁牌放在桌子上。

“金钱柜陪酒,可以不出场,底薪八千,酒水抽成。”

金钱柜是魔都最大的连锁KTV,相比其他KTV更加正规,收费也更贵。

艾青青还算满意,伸手想要拿牌子,但被掮客拦住了。

“有些话说在前头,KTV跟高级俱乐部不一样,虽然可以不出场,但也不代表安全,店里不会为小姐出头,尺寸要你自己把握,万一出了事情也由你个人承担责任。”

艾青青点了点头。这些规矩她都懂。工作环境不同,游戏规则就会发生变化,想要平安赚钱就要守规矩。

艾青青没有洁癖,只是想卖个好价钱。

“你是我朋友,但道上有规矩,看在熟人的面子上,牌子六百拿走。”

艾青青愣了一下,掏出六百软妹币交给掮客,然后拿到了牌子和地址。

路上,艾青青拿着牌子仔细观察,感觉就像普通的廉价狗牌。

新的地址是金钱柜的一家分店,牌子是见灰哥的信物。灰哥是金钱柜保安队长,私下帮人介绍工作。

灰哥收了牌子,又要了一千块的保证金,记下艾青青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然后就说她可以走了。

兼职工作还没有找到,钱已经给出去一千六百软妹币了。

艾青青微微皱了下眉问灰哥:“什么时候上工?”

“随时都有可能,有客人需要就会打你电话,记得晚上保持手机开机。”

艾青青感觉不太好。

随时都有可能的意思有两种,一种是忙得没空闲,一种是闲得没工作。

钱已经花出去了,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打水漂,艾青青又多问了几句。

“是这样的,来我这里找工作的人很多,大家都得按号排。你第一次来这边,现在排在第三十六,只有前十可以保证当晚有工作。”

艾青青心里更担忧了:“那怎么才能进前十?”

“加钱,跳一个号一百,你前面还有二十六个,再交两千六就把你排第十。如果想要比较好的工作,排号越靠前越好...”

灰哥还没说完,艾青青就明白了。

这根本不是介绍工作,而是打着介绍工作的幌子骗钱。

艾青青扫了一圈满屋子的彪形大汉,知道给出去的钱不可能要回来了,但她不傻也不会再给钱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