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 第73章_与沫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8日

忽然啪地一声,抱着两个大袋子的多比出现了。

“哈利·波特先生!哈利·波特先生!”多比尖叫着冲过去抱住哈利,袋子和小精灵一起压在哈利身上。

“多——多比?”哈利喘着气问。

“是,我是多比,先生!”家养小精灵发出长而尖锐的声音,把哈利从伤感中解救出来。“多比一直盼望能再见到哈利·波特,先生!”

多比放开哈利,退后几步看着他,网球大的绿眼睛里都是喜悦的泪水。

“等等,你怎么会在这里?”哈利粗暴地怒吼:“你又想干什么!”

“多比在这里工作,先生。”多比没有在意哈利的态度,大概这对他来说很常见。小精灵依然兴奋地用尖锐的声音说:“伊万斯先生给了多比工作。”

“莫延。”哈利震惊的看着莫延,“你收留了这个想杀我的小精灵!”

“不是杀你,先生,不是!”家养小精灵拼命摇着头,两个袋子在它手里哗啦哗啦地响,“多比只是想挽救哈利·波特的性命!”

“用雕像和游走球挽救我的性命?”哈利几乎要炸起来了。“你分明是想把我变成碎片!”

“哦,不,多比怎么会害伟大的哈利·波特?”多比痛苦地尖叫着,大颗大颗的泪水滴落。“在神秘人的权利顶峰的时候,我们这些小精灵被看作低等的、讨人厌的害虫,先生。但自从你战胜了神秘人以后,我们这些可怜虫的黑暗才到了尽头。哈利·波特像灯塔一样照耀着我们,让一切充满了希望!多比——多比怎么会——”

小精灵伤心地大喘着气,看起来随时有可能昏厥。

哈利看着他,虽然目光还很冰冷,但其实怒气已经消散了。

“让我来解释吧,哈利。”莫延说:“它的确是马尔福家的小精灵——等等,别着急,听我说完——但他不是被德拉科派去阻止到学校的,他的确是为了保护你——当然,他的方法有问题……”

“是很有问题!”几次被打断的哈利终于忍不住跳起来,“霍格沃兹是我的家!他却想让我离开那儿!”

莫延皱眉,“哈利,你的家在高锥克山谷。”然后他后悔地几乎咬掉自己的舌头。

【哈利篇】

仿佛被一把巨锤打中,哈利激动的通红的脸忽然白了下来,他看着怀里的一堆照片:残垣断壁、墓碑、碎裂的椅子、脱毛的翅膀、断了的玩具扫帚、睁着无神地大眼睛的小熊……他一张一张珍而重之地收起来,然后轻声问:“莫延,可以把……”

“可以。”莫延抢先说:“都拿去吧。”

“谢谢。对了,你说……”哈利艰涩地先前的话题拾起来,“多比是为了保护我?”

“是的,多比是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他知道霍格沃兹去年会有蛇怪。”莫延说,“——因为蛇怪就是卢休斯·马尔福放出来的,那本迷惑了金妮的日记原本是他们家的东西,应该是伏地魔交给他保管的。多比不希望你被蛇怪杀害,所以想尽办法要让你离开……”

莫延在说,哈利在听,看起来都很认真,但其实现在整件房子里只有多比因为哈利·波特的谅解而激动不已,听得十分专注。

哈利侧着头,心中一阵阵烦躁,不久之前,哈利还在眼巴巴地渴望着见到朋友们,但现在,他只想一个人待着。

“原来是这样。”莫延说完后,哈利转向多比,“谢谢你,多比,虽然我不喜欢你的方式。”

“哦,哈利·波特多么宽容仁慈!”小精灵激动地尖声叫。

“莫延,”哈利笑了笑,但是面部肌肉发僵,看起来怪怪的,“我很高兴能在这里看见你……但是我还有好几份作业没有完成……我……”

“说起来,我的草药学论文也还没有写。现在应该抓紧时间了。”莫延立刻说:“有话明天再说吧,哈利。”

短暂的沉默中,哈利和莫延对视着,哈利眼中的雾气现了又隐,莫延的目光清清淡淡,仿佛什么都知道,又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哈利拼命保持声音的平稳:“那么,再见,莫延。”

“再见,哈利。”很冷淡的声音。

在哈利的手刚刚碰到门把手的时候,莫延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哈利,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来找我,只要你需要。”

哈利在门前顿住了。

他听出了莫延冷淡的声音里的深深的关心,沉的让他有些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

说点什么,哈利,说点什么!

心里一个声音在咆哮,但嗓子却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卡住了。

可我不想哭。

他攥紧了门把手,顿了一顿,含糊地恩了一声,拉开门出去了。

#######

哈利躺在床上,怀里还抱着那个盒子,他攥的那样紧,以致于手背上的皮肤都绷紧了。

从看了哪些照片以后,哈利就觉得,像是有一把没有开刃的刀在自己的心上来回拉锯,割得钝钝的疼。

悲痛压迫着他的心肺,他紧闭双眼躺在床上,以为自己会哭,可是没有。他的呼吸缓慢、沉重,嘴和喉咙都十分干燥,连眼睛也是干的。

他们都不在了。

他的父母的尸骸躺在泥土和石头下面,冷冰冰的,没有知觉。尽管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但在看到他们墓碑的照片时,巨大的悲伤充斥着他的心肺。

还有休,他甚至还没有长大……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

他的父母兄弟……

哈利按着胸口,心脏规律的跳动传达到手心,却不能带给他丝毫安慰。

为什么……我没有和你们一起死去……

为什么……留下我一个……

他用被子裹紧自己。

壁炉还在燃烧,隔壁就是莫延,罗恩和赫敏过几天就可以见到……

可是,哈利却觉得,他的人生,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如此寒冷,如此孤独。

——————————---

莫延疲惫地倒在床上,哈利的表情让他一想起来就觉得无法呼吸。

“先生。”多比怯怯的叫他。

“什么事?”莫延勉强打起精神。

“莱娅小姐、拉斐尔先生和达克先生都不吃东西。”多比细细地声音说。

“唔?”莫延坐起来,这才看到他的宠物们都瘦了一圈(刚刚跟他回来的达克不算),拉斐尔还很威严地蹲在架子上,只是有些无精打采,莱娅却哀怨的看着他,一双小爪子轻轻抓着他的衣角。

“怎么回事?”莫延抱起莱娅,小黑猫攀着他胸口的衣服喵喵叫着,仿佛在诉苦。

“多比不知道,先生。”小精灵摇晃着脑袋,大大的耳朵前后晃动。“多比为莱娅小姐和拉斐尔先生买了最好的猫粮和猫头鹰粮,今天达克先生回来了,多比又买了最好的狗粮,但是他们都拒绝食用,多比真是太笨了。”

莫延低头,看到多比的额头上青了好几块,手上也缠着纱布。

“多比,你又惩罚自己了?”

“是的,先生。”多比嘴唇颤抖着,接着哭起来,“梅林在惩罚我了,先生。多比要求自由,结果连最简单的工作也做不好……”

“多比,这不是你的缘故。”莫延摸摸莱娅,示意她停止□□自己的长袍。

小精灵透过蒙蒙地泪水看他。

“多比,是我的错。我忘了告诉你,莱娅和拉斐尔,还有达克,平时都是跟我吃一样的东西,而且非常挑食,一般的食物味道差一点儿他们看都不看的,你买了猫粮狗粮猫头鹰粮之类的,连干面包都比不上,他们自然不屑吃了。去厨房要一些烤兔、蛋糕和香草布丁!莱娅喜欢喝柠檬汁,拉斐尔喜欢草莓汁,至于达克——”他看看沉默地卧在一边的黑狗,“南瓜汁吧。”

“是的,先生。”多比问:“您不想要点什么吗,先生?”

“……不用了,去准备吧。”

“是,先生。”

小精灵啪地一声消失了。

莫延躺在床上,瞪着上方的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睡。

“先生。”过了许久,小精灵忽然又叫他。

“又怎么了,多比?”莫延没好气地说。

“先生,这些都扔掉吗?”

莫延转头,看到是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宠物食粮,还有两只洗得干干净净的——

“老鼠?”

“咿啦猫头鹰店的职员说如果猫和猫头鹰不肯吃东西的话,或许是想吃一点活老鼠改善伙食。”多比说。

两只老鼠在他的头里吱吱乱叫。

莫延慢慢皱起眉。

他倒忘记了,老鼠正是那个叛徒的眼线,虽然现在他和韦斯莱一家都还在埃及不一定知道,但一旦踏上英国的国土,本土的老鼠们一定会告诉他,自己带着一只大黑狗住进了破釜酒吧。

虽然他为了防备斑斑离开罗恩而做了些预备手段,但要是这只老鼠真的宁愿长眠在某个下水道里也不愿到这里来,莫延一样没有办法。他要是真的把斑斑体内的炸弹引爆了,小天狼星洗冤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所以,还需要忍耐。

莫延抽出魔杖,指向一把将两只老鼠拍成肉饼的达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