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谁是谁的谁 伍:无耻的男人_绊筱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2日

慕朵第一天上班可谓异常的忙碌了,一边熟悉公司的工作流程,一边心里暗戳戳地画圈圈诅咒对面办公桌的大沙猪。

晚上六点,慕朵收拾了一下桌面,然后拿起包包走到门口,手作势准备想开拉门出去。

“慕秘书,作为你的上司我屁股都还没离开椅子,你就已经想离开了,这是极其不尊重上司的表现。”苏子阎坐在大班椅上凉凉地提醒着急欲想走出去的女人。

慕朵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手拉开门,转身立在门边等他:“总裁,辛苦了!请下班吧!”

苏子阎从大班椅起来,走到她身边拍拍她肩膀:“慕秘书也辛苦了,上一天班,回去还要辛苦你煮饭。”

挺拔的身影接着转身就朝总裁专用的电梯走去,按开电梯走进去。

慕朵看了他背影,跟上去狗腿地说:“总裁,您有所不知,我的厨艺真的很一般一般的,只能自己勉强吃下,为了您的胃着想,我非常诚恳地建议您在外面订个餐,又或者去慕钻酒店解决您的温饱问题。”

“慕秘书,既然你上司提出来的要求你就必须要无条件地服从,不能找理由,而且还得要去做得最好,让你的老板满意。”苏子阎不满地提醒着她。

“那也不用下班后继续伺候你,给你做饭吧!这已经超出了我的工作范畴,我不愿意干。”慕朵说完两手挽在一起搭在胸前,表现出一副休想再让我干活的样子,本姑娘不伺候了。

苏子阎看着她这样子,不悦地皱着眉张开薄唇说:“慕秘书,别忘了你是我的秘书。”

“我没忘是你的秘书,我当的是秘书不是你的煮饭婆。”慕朵瞪着他道。

“看来慕秘书的理解能力有问题,读了那十二年义务教育加上大学四年,你是怎么混到大学毕业的?” 苏子阎故作不解状地问。

慕朵听了恼羞成怒了,抬手指着他……

刚想回他,又给苏子阎打断了,只见苏子阎一副欠扁的样子说:“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上课时睡觉,看小说,吃东西,谈恋爱泡帅哥追小鲜肉。别的不知道有没有,但我敢肯定一个就是喜欢追着男人跑,书都没心去念,功课不做,门门都落下,惟独追男人一定不会落。毕竟,你当初就是追着爬上我的床。慕秘书,我说得对不对啊?”

慕朵要火冒三丈了,这‘爬床的梗’是过不去了吗。’

“既然如此,我这个最有良心的上司就给你好好普及一下什么叫二十四小时的贴身秘书。二十四小时你必须时时刻刻的呆在我身边,随时待命,上司下达的任务你只能接受,不能拒绝,而且必须得完成到最好!”苏子阎一副很好心地说。

慕朵想打人了,但又不能打,忍住,一定要忍住啊!你打不赢,人家用钱都能砸死你了,还可能落下一个不尊重上司的罪名,继续给说教一番。

慕朵郁闷看着他,越看越觉得可恨,心里的邪火又要忍不了,赶紧忙着念清心咒了祛祛火。

一会儿功夫,两人已经到了车库。

慕朵坐在副驾驶上:“请问老板您哪还有没有食材?没食材得要去超市买回去。”

“懿园有没有你不知道吗?”苏子阎边系着安全带边问她。

“等一下,你要回懿园吃?”

“有问题吗?”苏大爷开始有点不高兴了。

“没,没有,那懿园也没有了,还是得去一趟超市,刘妈请假了都没开伙,我都是点外卖。”

苏子阎听了便发动车子,朝着附近的超市驶去。

一会来到了超市门口,慕朵便嘱咐他在车里等着,接着从副驾驶下来绕过车头向超市走去。

看着慕朵走得离车子不远,朝她喊着:“慕朵,等我一起,怕你挑到不合我胃口的。”

慕朵听了翻了个大白眼,站在原地等他过来一起走了进去。

一走去,人声鼎沸,各种促销员在喊着。

苏大爷从进去就开始紧皱着眉头,慕朵看了他一眼,不说话直接推了辆购物车往里走。

来到肉区,慕朵去挑了五花腩。

俊男美女一起来超市,本来就少见,更何况像苏子阎这种极品的型男,把旁边在逛着大妈迷得眼睛都挪不开了。

要不是他浑身都带冷气,大妈早就上来生扑了他。

苏子阎看了看周围的大妈,一只手不自觉地紧紧地抓住慕朵的手臂不放开。

慕朵看了给他抓住的那只手,抓得有点痛,我这是造了什么罪啊?给压迫了不说,还要给蹂躏。

慕朵为了自己的手臂着想,快速地选购了一条鲳鱼,拿着辣椒问:“能吃辣吗?”

苏子阎听到她和自己说话,紧皱的眉头终于松了一点:“可以,别太辣了,我还要吃红烧茄子。”说完看向货架,看到自己喜欢的拿起就往车里扔,一下子就扔了好几样东西。

慕朵给他这行为搞到顿时头痛了,看都没看有质量问题就往里扔。

慕朵一边捡着看他扔里边的东西有没有问题,一边说:“你要看一下这些东西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才能拿。”

苏子阎听了,仍然不管不顾,看到喜欢的继续拿起往车里扔。

慕朵见劝说不了,只能他挑她看了。

苏子阎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眼里带着笑意和隐藏不住的温柔。

过了一会,慕朵看到购物车里都放不下了,便说要去结账了。

苏子阎看里面太多东西了,接过来自己推着 。

慕朵在前面排队,苏子阎推着车在她后面,看到右手边放在的小商品,便随手拿了几盒放进车里。

两人买完东西回到了懿园,慕朵就先去处理食材,把剩下的食材先放进冰箱里。

然后着手准备两个人的晚餐,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苏子阎一回到家,洁癖的他实在忍受不了刚刚在超市的味道,又脏人又多,赶紧地去洗了澡下来。

冲完澡下来,看到在厨房里熟练地翻炒着锅里的菜的小女人,心里道:谎话精,想骗我再练多十年的功力来吧!网已撒下,可不能让这小鱼儿都吓跑了。

慕朵看到杵在厨房门口的苏子阎,对他说:“来把这两个菜先拿到餐桌上,我再炒完这个菜就可以吃了。”

一会,慕朵终于搞定了最后一个菜,两人坐下来吃。

苏大爷夹了一筷子茄子往嘴里送,边嚼边说:“太咸了。”

慕朵瞪他,苏子阎一口尝一口一个菜,一个太腥,一个肉太老。

慕朵真的是敢怒不敢言,低头猛吃碗里的饭。

没多久,慕朵看着桌面上的残羹剩菜,说好的肉太老,鱼太腥,茄子太咸了,某人不是嫌弃的要命吗?怎么自己好像没吃几口就全进他的肚子里了。

把餐桌上的碗筷收进了厨房里洗干净后,累了一天,准备去楼上洗个澡。

刚想走上楼梯,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苏子阎,这么晚了,你该走了吧!”

“慕朵,你这是在赶我吗?别忘了谁才是这栋房子的户名是谁的,往后我都要住在这,我要住哪你管不着。”

慕朵听了“不敢,怎么敢有异议吗?你现在是我的金主,呵呵――”

说完准备上楼,突然间又往回跑向苏子阎坐的沙发方向,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刘妈,您请假是请到今天吧!明天可以回来了吗?”

电话那头的刘妈说:“太太,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来着,你就打过来了。对不起啊,我明天暂时不能回去了,家里发生点事,我现在是实在走不开,大概还要再请一个月的假。”

慕朵听了:“这么久啊,发生了什么事?难解决吗?要我帮忙吗?”

刘妈听了忙在电话那头说道不用,自己能解决。

“那好吧!没事了,拜拜。”慕朵挂了电话,心里一时感到无奈,得了,这下做煮饭婆是跑不掉了。

慕朵一脸幽怨地看着沙发上休闲地翘着腿看电视的男人,随后一声不吭地上楼洗澡。

苏子阎看拖着无力的双腿上楼的小女人,嘴角扬起了得逞的微笑。

无耻的男人,笑得那么得意,趁着慕朵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就已经打了电话给刘妈,让她带薪休假一个月了,为了就要某人天天给他煮饭,无耻到没下限了。

慕朵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坐在床上的男人打电话,看到她出来就朝电话里说:“小羽,晚安。”

慕朵听到了,没再看他一眼就门口走去,准备去隔壁客房睡。

“往哪走?过来继续暖被窝,我的贴身秘书。”苏子阎看她要往外走就出声阻止她要往外走的脚步。

“休想我今晚再和你睡在一张床上,要人暖被窝就去找你那什么小羽去。”说完这句话就继续往外走。

慕朵想到他刚刚打电话对着电话温柔地说晚安,电话那头是他的爱人,心里就忍不住的刺痛。

苏子阎看女人似乎生气了,立马从床上跳下来,鞋也不顾着穿,三步并两步走到她身边环抱着她,“你还要我再提醒你的身份吗?慕秘书……或者,你刚刚是在吃醋?”

慕朵听了顿了一下没有再挣扎。苏子阎察觉到她没有再反抗了,便一把抱起往床上去。

苏子阎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盒东西,直接塞到她手里,“打开,帮我戴上。”

慕朵从他拿了那盒东西放到她手里,脸上一直都是惊愕的表情。

无耻,太无耻了。

“苏子阎你一直都是有预谋的,对不对?我只爬了你一次床,昨晚已经还你了,现在本姑娘不会伺候你了。”

慕朵双手放在胸前抵在他健硕的胸膛,想用力推开,奈何女人的的力气在男人面前根本就是小猫挠痒一样,反而更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女人,到现在为止我可没有去爬过你的床。所以,这事还没完,或者你努力努力说服我去爬你的床。”

苏子阎说完便不再让她有力气想离开的事,今晚只能一起在这床上共度良宵。

这只大沙猪竟然还要自己去求他爬自己的床,气得一口咬上他的胸膛。

苏子阎看着这女人突然间发飙了,便不再忍了,发了狠地惩罚她……

慕朵还想要垂死挣扎,功力不够只能给吃干抹净了。

在快晕死前:莹莹,橙子,遇到无耻之徒我实在抵抗不了呀!快来救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