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龙 第七十九章 不要再喊我父亲!_茸嵘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12日

“做的不错。”

希望镇城堡后花园中,听完农业部部长埃德蒙的汇报后,雪莱点了点头。

“另外,再给那个叫欧文的开一个枢机厅官方凭证,可以去集市免费领取一套由城镇服装厂刚刚发售的限量版上等衣物。”

“雪莱大人,这......”埃德蒙当然知道那限量版上等衣物是什么——

优质的丝绵材质,摸上去柔软光滑,再由服装厂的专业工人一丝不苟的缝制,不外露一丁点线头瑕疵,而且款式是雪莱大人亲自设计,看起来极为时尚吸睛。

遗憾的是,这种衣物目前只生产了100套,并且只有达到一定信誉分的领地领民才有权利购买。

“这种嘉奖并不为过。”雪莱笑道:“埃德蒙,想想看,当欧文穿着这套衣物的时候,他的那些邻居们会怎么看他?”

“怎么看他?”埃德蒙撇撇嘴,理所应当道:“当然是羡慕了,连我都羡慕。”

“这就对了~”雪莱拍手笑道:“就是要大家羡慕才好!”

雪莱从不认为那些农民是是愚蠢且不可改造之人。

他们没有受过学校的教育,不代表他们没有思想,再愚钝的人,也会被欲望和利益驱使,这是人类的本性。

当周围人看到他们其中的勤劳者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换取更多的薪金,购买到更上等的衣物,更为精美的食物的时候,新制度就会从口头上的宣传轰然化为现实,深深烙在他们心中!

至于大棚便的那些标语横幅嘛,雪莱是给接受普及教育后的领民看的。

需要勤奋的可不止是农民这一行,其他行业也是如此。

这里和帝国所有城镇都不同,在希望镇,只要依靠自己双手辛勤劳作,就一定能摆脱贫困!

在这种思想久而久之的影响下,他的领民们会在与人比较中感受到差距,而有了差距,就会主动追求,个体的效率才会发挥到最高!

……

埃德蒙领命离去后,城堡后花园再次安静下来。

雪莱,赫西,达丽安娜三人享用着盘中的甜点,此时正是幽静的下午茶时光~

虽说帝国其实没有下午茶这种习俗,但是没有的话,就创造一个出来好了。

一个南瓜去皮切片,蒸熟,然后蒸的软烂的南瓜再和糯米粉、糖混合揉成面团,最后再把面团分成一个个小团,压扁,放油煎炸,制成一道甜香酥脆的南瓜饼。

搭配上土豆泥、熏肉片、芝士一同烤制的拉丝土豆泥,和一小杯麦酒,桌前的两女吃得是眼睛冒光,雪莱颇有种看美食动漫的感觉——

不会发光爆衣的食物,不是好美食~

咳咳,爆衣还是算了......

“好吃吗?”雪莱笑着问道。

赫西咽下自己盘中的最后一块南瓜饼,眼巴巴的看向雪莱的盘子,她的动作已经给出了答案。

雪莱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将自己的盘子递给她。

并不想两女第一次品尝这种食物,雪莱到没有那么贪嘴。

另一边的达丽安娜的吃相则优雅了许多,吃完后,她放下手中刚刚学会不久的筷子,拿起餐巾沾了沾嘴,赞叹道:“雪莱大人,您真是个全才!无论是管理领地方面,魔法科技方面,还是......厨艺方面,实话实说,即使宫廷里的御厨也没您做的好吃!”

达丽安娜的称赞发自真心,只不过她感觉有些别扭,因为没有哪个贵族会做饭,称赞对方的厨艺,仿佛是种贬低。

不过在希望镇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她知道,对方并不介意这点,反而还挺自豪~

就像刚刚在城堡厨房,他亲自下厨做着下午茶的甜点,同时还在指导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厨师的时候,脸上的得意之色都快溢出来了。

噗嗤......想起那一幕,达丽安娜掩嘴笑了笑,随后好奇问道:“您的坎特伯雷家族都会接受这种教育吗?”

“唔,据我所知不是。”

赫西边吃边嘟哝着道:“坎特伯雷家族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例如雪莱大人的弟弟,艾德·坎特伯雷,这个家伙残忍的屠戮了整个坎特伯雷家族,杀光了他自己的亲人!夺取了侯爵之位!

可笑的是,这样的人居然还嘲笑雪莱大人不学无术,认为他是坎特伯雷之耻......”

“天呐!......”

当达丽安娜得知当年雪莱前往法肯里奇参加婚典,尼尔斯哈文发生的变故后,惊呼一声捂住了嘴。

她心中同情,同时还有一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原来他和我一样......也是举世无亲了吗?......

达丽安娜看向雪莱想到,只见他脸上平静的可怕,扭头看着一个方向。

她知道,那道目光一定是跨越了翡翠海的海面,投向了坎特伯雷家族的世袭封地,尼尔斯哈文。

......

......

大陆东方,临近翡翠海,日暮下,尼尔斯哈文城外,一辆没有旗帜的马车悄悄离开。

当西面最近的小镇,鹦鸽镇出现在视野内后,马车停住,车厢内传来了对话。

“乔纳,剩下的路你便自己走吧。”

“咳咳......父亲......”

“不要再喊我父亲!”

老迈些的那个声音似乎被触怒,低吼道:“哈里斯家族费了多少力气才将你扶上大总管的位置!?可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我说过了!今天哈里斯家族冒着风险把你救出来已经仁至义尽!今后,你就和哈里斯家族再无关系!

记住!你以后只叫乔纳,而不是乔纳·哈里斯!

带着你的10枚金龙,滚!”

话音落下,一道遍体鳞伤的人影被推出马车,摔在路边,马车则改道朝着另一个方向远去。

乔纳趴在地上,看了眼渐渐远去的马车,神色复杂。

半响后,他咬着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爬到了一块大石边,靠着石头,沉重的喘息着。

作为艾德的前任大总管,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其实都在乔纳的预料之中,只是这一天,或早或晚罢了......

真正令他心痛的是,自己的家族对自己的态度,以及父亲也执迷不悟,堕落到了这种程度......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