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首相大人 第六十七章 断绝关系_薛如锦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28日

孟家那时候的产业已经是他在打理了,他一面忙得焦头烂额,一面又不得不轻声哄着她。

“你乖乖在这里玩,等后天我就来接你。”

“你不在,我一个人多无聊、”她低着头,闷闷地说。

见她神情低落,他忍不住把她抱进怀里,心疼地哄着她,“这里不是有很多葡萄园吗?你乖乖在这里摘点葡萄,酿几瓶葡萄酒,等我回来接你的时候,带上酒,在我生日那天我们每年喝上一瓶,就当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好不好?”

她大喜,立刻踮起脚亲了他一口。

没想到,那些葡萄酒还没喝完,到现在居然还有封存的。

只不过,这些回忆对她而言,早就没了意义。

安暖暖随手把照片扔在一旁,随手拿过另一瓶红酒,笑嘻嘻地看着他,“孟少爷,你别愣着呀,喝完酒,我给你唱完一首生日快乐歌,你就该告诉我实情了。”

他神伤地看着她,心里有一处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人践踏过千百遍,疼得厉害。

可他好不容易才凭借着这件事接近她身边,绝不能再功亏一篑。

“暖暖,你想要知道的,我现在就告诉你。”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夜风凉凉。

安逸如刚结束完演奏会,她抱着观众送的鲜花回到后台,忽然想起今天是孟修斯的生日。

这些年,她每年都会在他生日的时候跟他打电话,亲口祝他生日快乐。

这会儿时间还早,今年他一定又是一个人过生日了,她忽然很想约他喝酒,于是忍不住给他打电话。

短暂的电话不通之后,她索性打给了公司员工。

“安小姐,孟总很早就下班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秘书处助理尽职尽责地回答她的问题。

安逸如失望地挂了电话,蓦地想起了一个他可能会在的地方,她兴冲冲拿起外套,匆匆奔了出去。

孟修斯的私人俱乐部她来过几次,早就熟悉得很。

门口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拦她,甚至还贴心地告诉她,孟修斯就在私人包厢内。

“好的,你们就别告诉他我来了,我要给他一个生日惊喜。”她笑着说。

工作人员痴迷地看着她,忍不住点了点头,目光长久地留在她高雅的背影上。

“喂,难道你没发现,这位安小姐跟刚刚孟总身边那个女人有几分相似?”一名八卦的员工凑过来,小声嘀咕。

“兴许咱们孟总就喜欢这种长相的呢!别八卦了,赶紧工作去!”

安逸如拎着刚买的蛋糕,笑容满面地推开门,“修斯,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

看见房间里多出了另外一个人,安逸如愣住了。

“看来今晚给你庆祝生日的,不止我一个,”安暖暖笑着站起来,从容一笑,“好了,故事听完了,我也该走了,孟少爷,我就不打扰你今晚的约会了。”

安逸如优雅地挺直了脊背,脸色有些难看,她下意识地把拎在手里的蛋糕往身后藏了藏。

“站住!”她咬着唇,忽然说道,“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回事,请你不要到处毁坏我的名誉。”

安暖暖嗤笑一声,定定地站住了,“我本来想安安静静地走人,可你这样一说,也不知道是谁毁坏谁的名誉了。”

她慢慢转身,走到安逸如身旁,抓起她手中的蛋糕,忽然毫不留情地扔到了地上,重重地踩了一脚。

“你!安暖暖,你疯了?”安逸如咬着牙,满脸怒色。

“安逸如,我忍耐你忍耐得够久了,你的那层虚伪的皮在孟修斯面前披着就好,在我面前,还是省省吧。”

安暖暖拍了拍手,一脸不屑地离开。

安逸如气得浑身发抖,她转头看向孟修斯,几乎着尖叫着说道:“你都看到她刚刚做什么了?这样粗鲁的女人你还喜欢她?”

孟修斯懒懒地看了狼藉地地上一眼,淡淡说道:“不过是一个蛋糕而已,你也别小题大做了。”

她用力握紧了拳头,咬着唇,狠狠把眼泪憋了回去。

也罢,谁叫自己喜欢他呢,反正他跟安暖暖已经不可能了,这仇,总有报的一天!

走出俱乐部,天色已经晚了,安暖暖脸上浮现出一抹恍惚,脑海里闪过孟修斯说的那段话。

他说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她徘徊在路上,许久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

孟修斯的片面之词,她不信!

她要自己找出事情的真相!

有气无力地回到家,安暖暖错愕地发现,大厅里似乎进了强盗一般,到处都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细细一看,全都是一些举办派对要用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依琳?”她提高了声音。

依琳匆匆奔出来,打量了地上一眼,小声说:“小姐,你总算回来了!您的母亲和妹妹来了,这会儿都在楼上睡觉呢。那位安小姐说要在您这儿办派对,今天白天出去采购了一些物品……”

“没有我的允许,她们凭什么来这里为所欲为?”她有些气恼,这公寓毕竟也不是她的,是赫连冷奕为她安排的,梅巧玲也太明目张胆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吧!

她冷冷地冲进卧室里,安如兮正躺在沙发上,一面吃着薯片,一面盯着电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见她回来,安逸如急忙赤着脚奔到她面前,用力抱住了她。

“二姐!我好喜欢你这里!我搬来跟你一起住好不好?”

她压抑着怒火,重重推开撒娇的三妹,目光瞥见浴室的门半掩着,立刻一阵旋风般地冲进了浴室。

梅巧玲戴着浴帽,一脸惬意地躺在浴缸里泡澡,她浑身赤裸,哼着歌,舒服地享受着温水的滋养。

见安暖暖冲进来,梅巧玲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这么晚了,怎么才回来?我看你这几年在外面真是越来越野了,哪有一点安家小姐的样子?”

“出来!”安暖暖冷冷拉过一条浴巾,狠狠摔在她头上,“在我叫警卫上门之前,马上给我出来!”

梅巧玲有些惊慌地从浴缸里起身,一面狼狈地用浴巾遮掩住自己的胸口,大声嚷嚷着,“你这个死丫头!现在过上舒服日子了就不认我这个母亲了?真是有妈生没妈教!我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白眼狼了?”

她一面骂,一面走出来,见安暖暖怒容满面地坐在沙发上,安如兮怯生生站在一边,顿时又不满了。

“如兮,你是她妹妹,又不是什么女佣!用不着看她脸色!”

“妈,二姐好像有点不高兴,我看,我们还是改天再来看她吧。”安如兮轻轻拉了拉她的胳膊,小声说道。

“她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辛辛苦苦在这里等她等了一整天,到现在才回家,谁知道她跟哪个男人厮混去了?”梅巧玲不满地继续嚷嚷。

仿佛有一股火苗顺着安暖暖的胸口,一路朝着脑子烧去,隐忍了多年的怒气在这一刻彻底燎原,看着梅巧玲自以为是的模样,她终于明白,自己对于安家来说,不是亲人,对于梅巧玲来说,也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而她一直惦念的亲情,不过是一场可笑的遐想。

“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她心灰意冷,可依旧想给梅巧玲最后一个机会。

“你一个人住着这么大这么舒服地方,也不管管家里人的死活。我看你也不缺钱,不如帮帮你父亲,给安家的产业贡献一点资金,你大姐还没出嫁,小妹年纪也还小,家里的事情,你也应该多帮衬一点儿。”梅巧玲斜睨着眼睛说。

“帮衬?”安暖暖忍不住笑出了声,“我一个人在外面流落这么多年,家里有谁帮衬过我吗?”

“你……”梅巧玲语塞,继而冷下脸,“你不回家说,家里人怎么知道你需要帮衬?再说了,你现在不是过的挺好吗?”

安暖暖呆呆看着她,心里的最后一丝火焰也熄灭了。

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妈,你从小,就对我,和她们不一样。不管我怎么努力表现,你都不喜欢我,长大了也是这样,我一直都以为,我是你捡来的孩子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温和地抬起头看着她,“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这个女儿,想必每次看到我,一定都很勉强。其实,我也不喜欢见到你。我看,今天是就算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吧,以后,大家断绝往来,谁也不见谁,不是更好?”

梅巧玲震惊地看着她坚毅的双眸,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安暖暖虽然不像其他女儿那样出色,可这么多年来,也算是乖巧,从来都没做过忤逆她和安如海的事,她一直以为,安暖暖会逆来顺受,没想到她居然要主动跟自己断绝母女关系!

安如兮也看呆了,继而眼中浮现出崇拜的目光,二姐真是太酷了!她居然敢反抗家里!

无意跟她多做纠缠,安暖暖按下了警报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赫连冷奕留下的那些警卫应该都还在。

很快,警卫冲进来,把梅巧玲和安如兮赶了出去。

梅巧玲羞愧地瞪着安暖暖,仿佛在看一个仇人。

就算背对着她,安暖暖也能感受到梅巧玲的不甘与愤怒。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

“依琳,以后安家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进来。”她有些疲倦地吩咐。

依琳答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小小的算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