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抢婚:爹地,你不乖 第50章 新游戏_饭大人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7日

她之前不止一次的梦见过自己和邵君祁甜蜜的在一起,只是那些梦遥远且梦幻,远不及此时,好像她日思夜念的那个人,真的回到了她身边。

乐瞳呆呆的望着邵君祁,伸手抚上他的脸庞,“梦里就梦里吧,在梦里能见到你也好。”

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邵君祁见身旁的女人竟痴痴的笑了起来,心道这不会又是这女人耍的什么花招吧。

但还没来得及多想,乐瞳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拥吻上来,手还十分不安分的在他身上不断地摸索着。

“乐瞳——”邵君祁冷漠的打下她的手,乐瞳立刻又缠到身上来了,邵君祁觉得小腹以下的火气不断上升,但是车里还有正在驾驶的李助理,他还是没有暴露癖的。

邵君祁捉住双手不断乱动的乐瞳,然后吩咐李明:“直接掉头,去别墅。”

解决目的都一样,那不如他自己解决了。

“好的总裁。”

饶是李明跟在邵君祁身边多年,也没见到哪个女人让邵君祁这样把持不住的,就算是顾又茗,作为邵君祁明媒正娶的妻子,他也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或许连邵君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好像对乐秘书很冷淡,但是又时时刻刻在挂念她。

乐瞳迷迷糊糊间被邵君祁报到了别墅中,“君祁,我好想念你,你不知道这四年里我有多想念你……”

邵君祁脚步顿了顿,这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么?

略显昏暗的灯光下,两具人影交叠在一起,一夜旖旎……

乐瞳在一片黑暗之中醒来,看到手机上霍年的询问,她在微信里回复:我在邵君祁这里,我很好,别担心,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妮妮,我一会儿就过去。

霍年看到乐瞳的消息,拳头不自觉地紧了紧,邵君祁不是说要送她去医院么,怎么送到家里去了。

想到昨天晚上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霍年不由恨得咬牙切齿。

乐瞳有些艰难的坐了起来,她觉得浑身上下好似被车碾过一样,她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来,一室光明。

她用手遮了遮眼睛,待眼睛适应阳光后,她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她面前是一大片的向日葵,金黄灿烂,好像明媚的生活就展现在眼前。

乐瞳换好衣物走下楼,看到邵君祁正在处理文件,她以为他已经走了。

邵君祁抬头,乐瞳缓缓走来,好像依旧是四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少女。

不过短短四年,他们之间早已物是人非了。

邵君祁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两个玻璃杯,他面前那一杯水已经少了一半,这里没有第二个人,乐瞳没有多想便将那杯水喝了大半杯。

她有些意外,没想到邵君祁还记得她的习惯。

“昨天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乐瞳握着水杯,她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了邵君祁,明明说好的手术后要和妮妮一起,结果又是不辞而别。

邵君祁这才抬头,他刚刚知道乐瞳在他旁边,故作忽视她,等乐瞳先开口。

“那个人已经抓到了,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看着办的。”

邵君祁已经查到了这件事和顾又茗脱不了干系,但是他不想让乐瞳搅合进来,顾又茗心机太过深沉,乐瞳不是她的对手。

不管面上怎样讨厌她,她出事邵君祁都是第一时间赶到,昨天要是再晚一步,后果便不堪设想。

只听乐瞳又问,“那你昨天……为什么那么快离开?”

他下意识的想要摸一摸乐瞳的头告诉她别怕,但还是止住了手。

邵君祁呵了一声,“不是给妮妮献了骨髓就不需要我了吗?”

“啊?”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啊。

“你和霍年关系也很好啊,还能够扑在人家怀里哭呢。”

“不是的,霍年只是安慰我……”乐瞳想到邵君祁误会了自己和霍年,急急的想要解释,“君祁,我们没有……”

话说到一半乐瞳就住口了,她这是在做什么,在解释么?

邵君祁脑子飞速运转,昨天见到两人相拥的画面,他怒火中烧,已经毫无理智可言了。

那些话,是顾又茗告诉自己的,紧接着乐瞳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将这一切连接在一起,根本就是顾又茗的计谋。

该死的,自己竟然被一时蒙蔽!

“好的我知道了。”邵宅的顾又茗挂了电话,脸上满是不甘。

乐瞳那贱人怎么能够回回都这么好运,她低头看见正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邵言修。

“修修,你过来。”

邵言修抬头见到妈咪脸上的笑容,每次自己要受到惩罚妈咪就会露出这样的笑容,他有些迟疑的问道:“妈咪,有什么事情么?”

顾又茗依旧笑着,“来,妈咪带你玩一个新游戏。”

邵言修虽然害怕,但是顾又茗说的话他不敢不听……

“妈咪修修好痛,修修不想玩这个游戏了。”细密的针脚一个个落在邵言修细嫩的皮肤上,鲜血渐渐渗出。

顾又茗看着邵言修的脸,这张脸和邵君祁很像,她摸上邵言修的脸,“修修乖,妈咪太孤单了,你要是不赔妈咪一起玩,就没有人了。”

“呜——”邵言修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妈咪,修修陪你玩,我们换个游戏好不好,修修好痛痛。”

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念那个会跟他说痛痛飞的姨姨了。

邵言修委屈的表情和乐瞳几乎一模一样,顾又茗睁大了眼睛,拿起一把针狠狠往邵言修手臂上诈去。

像谁不好,非要像那个贱人。

顾又茗发泄完毕,又换回一副慈母模样,“修修,不要跟爸爸和奶奶说这个游戏哦,这是我和修修之间的秘密哦。”

邵言修害怕的点了点头,顾又茗摸了摸他的头,拎起自己的包大大方方的走了。

只要不离婚,她就还是邵家太太,金尊玉贵的生活依旧存在。

邵言修躲在窗帘后看着顾又茗的车离开,手上痛的不行,他悄悄溜到楼下给邵君祁打了电话。

“爸爸……”

听着儿子委屈的声音,邵君祁问道,“怎么了?”

“我想乐瞳姨姨了,你带我去找乐瞳姨姨好不好。”顾又茗吩咐不能告诉邵君祁,邵言修只好找乐瞳。

邵君祁此时正在医院陪着妞妞和乐瞳,病房内,妞妞已经睡熟。

手术到现在暂时还没有出现任何异样,乐瞳和邵君祁都松了一口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