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身混血龙姬企图反抗鞭挞_十六 对峙(泽明洛)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2日

莱斯蒂亚和达涅多尼亚一起截住了准备从商行办公室归家的阿冰。疑点全都在这个女人身上,两人一起向她施压,说不定能看出些端倪。

阿冰神色仓皇,做亏心事的表情跃然脸上,整个人心事重重,走路好几次撞到道路两边的杂物——树木或电线杆子等。

若是心里没有什么,也不至于这么仓皇无措。

“阿冰小姐,请留步。”

莱斯蒂亚向来直来直往,没有任何铺垫和客套,直接将其拦下。本来达涅多尼亚还在酝酿怎样自然不失风度地制造一个“巧合”,再顺势引出自己的问题,这下已经没必要了呢。

本来就在失神的阿冰,这下子直接吓得坐在地上。

“你不是……”

“我没死,这事情说来话长,现在也没时间跟你解释这么多。话说亚琦的事情,是你在背后捣鬼吧?”

过分单刀直入,简洁明了的问话方式,达涅多尼亚不禁感叹莱斯蒂亚的性格,如果是个男人一定是个雷厉风行的家伙,办起事情来绝对是行动力max的类型。

作为女性,这性格就真的很不可爱了。

“等等,你在胡说些什么?我跟着亚琦很多年了,情同姐妹,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背叛她也轮不到我,你区区一个奴隶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气急败坏,于是向来温文尔雅不发脾气的账房小姐破天荒地做出失格的行为,就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两个孩子也不在身边,心神不宁才失态。

“总之,亚琦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应该去看她,而不是在这里指责我。”

阿冰尽管慌张,话语间还是滴水不漏,达涅多尼亚和莱斯蒂亚没有得到一丁点线索,反而打草惊蛇,把人给吓跑了。

莱斯蒂亚很清楚这是自己的锅,她向来不懂得何为委婉。

“啊……搞砸了,抱歉。”

如果换成达涅多尼亚来交涉的话,情况可能跟现在不一样,也许已经问出点所以然来。这个女人办法多得很,像变戏法似的,能够应付各种各样的女人,自己则不行。

心里有点自责,表情也顺势写在脸上了。

“嘛,没关系,那个女人的心事全都暴露了啊,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天衣无缝,以本王的情报网密度,想知道她最近干了什么很容易。”

塞点钱给几乎无所不能的万事通诺恩(前文提到的全知全能岁数不明的哥特萝莉情报大王),基本上没有什么是查不到的。

“只要手里有钱,钱能解决的事情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相信本王,等一个晚上,很多事情都能水落石出。”

肩膀被达涅多尼亚搂过,力道很轻,她完美拿捏着力度,莱斯蒂亚没觉得疼。

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关键时刻还算可靠。看上去不是那么回事,办起事情井井有条,不紧不慢,似乎真能把大局掌控手心之中。

天生的帝王之才,或许真是非她莫属。

“那个……谢谢。”

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道谢。

“谢谢你没有指责我。”

她害怕指责,害怕看到别人失望的目光,需要的认可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就好。达涅多尼亚懂她,心里涌上细碎的感动。

心里的某根弦被拨动了一下。

“跟其他人合作却不能成事的时候,本王喜欢先检讨自己的错误。刚刚的事情要是追究责任,本王跟你一半一半,所以——”

达涅多尼亚的音量陡然提高。

“别继续责备自己了,给本王打起精神,继续当那个高岭之花禁欲系美女,让本王对你永远感兴趣吧~”

她这一点果然还是让人有点嫌弃。

……

洛城郊外,乱葬岗。

顾名思义,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堆积的都是没有钱买墓地下葬的人的尸体。那些被杀掉,死于非命的倒霉鬼,惹恼大人物的家伙,死后的归宿都是这里。

荒草萋萋,乱石嶙峋,终年被散不去的瘴气和浓雾笼罩,横七竖八的腐烂尸体,有以腐烂尸身为食物的虫兽爬过,空气始终弥漫腐败的,令人作呕的气息。

“为什么大晚上的还得来这种鬼地方?”

小厮A背上扛着一个麻布袋,他戴着口罩,但口罩也不足以掩盖周围的臭气。烂掉的尸体太多,一具尸体的味道都够受,何况是一大堆呢?

“要不是老板给额外加工资,我也不会大晚上来这里,怪渗人的。”

小厮B的肩上也扛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袋子。袋子里装着尸体,扛在肩上还有点温度,似乎是刚死不久。

他们的老板心狠手辣,经常有人死于她手,那些死掉的人一般都被扔进脏兮兮的麻布袋,往乱葬岗的深处一扔,结束悲惨的一声。

这次的工作比之前复杂一点点,他们要把这两个装着尸体的袋子扔到前面的深坑里。

死者是……两个孩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