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零:挣钱全靠我 第57章 胡晓上门挑衅_我的沫果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你们都是大人了,要办的话,年后挑个好日子,将亲事办了。”徐老汉和孙老汉二人对视一眼,从双方的眼里看出了喜悦,要不是有田润生在,昨晚估计得劳烦村里的人了。

“叔,我也想快点办,可好儿不同意。”田润生借机告状。

“郝好是顾及我这个老头子,怕我伤心,难过。再说了,我老头子也看开了,你们过的好,我也就过的好。我拿主意了,年后你们挑个日子将结婚证领了,至于办喜事,我们再选个日子。总不能让你天天跑,看不到希望。”徐老汉独自做了主,他也不怕郝好埋怨,老人不开口,做小的的,又难开口。

“多谢叔。”田润生笑得牙龈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郝好忍不住翻了一白眼。

“爹,孙叔我先回了,明日要的东西多着呢。我明天再给你们送吃的,穿的,这是钱,拿着晚上买点吃的。”郝好从兜里掏了五十,递给了徐老汉,随后接过甜甜往外走。

“叔我也走了。”田润生喝完最后一口,连碗带保温瓶,一起带走了。

等田润生追上郝好时,只见她回头剜了自己一眼。

“生气了?”田润生楼着她的腰身问。

“没生气,就觉得你这个人给根棍就往上爬,你属蛇的嘛?”郝好没好气的问。

“你怎么知道我属蛇的,果然我们天生是一对。”田润生得寸进尺道。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回了家。

刚进院子,田润生接过甜甜,送她去了炕上。

饿了一早上的动物们,正在圈里扯着嗓子嚎叫。郝好一一替它们添了草料,又倒了水。这才回了屋。

“今日为何这么殷勤?”郝好回屋扯下帽子,抬头看见田润生正烧着热水,她便好奇的问。

“自然是讨好你呀!”田润生打的什么主意,郝好能看不出来吧,但她装着不知道,回头做饭吃。

“中午没怎么吃,你要吃点什么?”郝好洗了手,回头问道。

“吃米饭,再炒个菜。不过米饭我去蒸,肉你看着办。”田润生起身来到郝好身旁,搂住她的腰,低头亲了一口。

“好儿,一会我们……”田润生看着郝好的眼睛,笑着道。

“好啊,一会你服务。”郝好也不害羞,她累了一天了,正好需要洗个澡,去去乏。

“好。”田润生欢喜的又亲了一口,赶忙去了隔壁。

郝好无奈的摇摇头,她随意拿了一块肉,边切边想着徐老汉的话。

二人是得领证了,她也不能一味的吊着人家的胃口,再说了田润生是真的不错,家里的事,干的认真,人又老实上进,上头没有公婆压着,她觉得和田润生一起过日子很不错。

既然想通了,她也就心安理得享受另一半的服务。

午饭,是牛肉土豆盖浇饭。

田润生吃的特别快,期间郝好说话,他都是偶尔回一句。郝好也明白他的意思,不气恼,慢悠悠得吃着饭,看田润生忙着添水拿衣服。

饭后,二人进了空间。

甜甜在外面的炕上睡着,有大小二黑照看,她也不怕掉下来。

“快进来。”田润生裸着上半身,俊美的脸上,一双眼睛浸着笑,看的郝好只想笑。

可当看到人家八块腹肌时,她的腐女心思就来了。

不等田润生再说话,她边走边脱掉了碍事的衣服。随手扔在木屋的桌子上。

“你拿沐浴得东西了吗?”郝好笑着脱掉了最后一件遮羞的衣服,整个人赤裸着,迈着一条腿进了浴桶。

“拿了。”田润生有几日没和郝好亲近了,今日一见郝好如此模样,猴急着搂住她的腰身,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年轻人总是体力和精力异于常人。

二人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郝好困的眯着眼,任由田润生给自己擦身体。

田润生抱着郝好出了空间,躺在了热乎乎的炕上,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一手搭在她的脖颈处,累了一夜,这会泡了澡就更疲乏了。

没多久,二人就熟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郝好隐约闻见了淡淡的奶香味。她睁开眼,看见甜甜趴在自己的怀里,吃着奶,一个胖乎乎的脚丫搭在她的腰上。

郝好调整好甜甜的姿势,看了眼挂钟,已是下午五点多了。怪不得天都要黑了呢。

她回头一看,发现田润生依旧睡着,虽然呼噜声很轻,但她依旧能听得清楚。看来是真累了。

直到喂完甜甜,她翻了个身,将孩子放在二人中间。伸出一只手,描摹着田润生的轮廓。

挺拔的鼻子,纤长的睫毛,好看的唇形,如果二人有了孩子,必定会很好看。

甜 甜对田润生很好奇,一只手放在他的脸上,不停的扒着,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头发上,撕扯着。

本就要醒的田润生,被郝好母女提前吵醒了。他睁眼看着二人,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还疼吗?”田润生冷不丁的问话,让郝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因为,她在神游太虚。

田润生本人很温柔,虽说当过兵,但身上的兵味一点也不足,平时温文尔雅,一副翩翩君子模样。

一点也看不出是个问题小孩呢。

田润生见郝好没回答,还以为真伤着了,起身要帮忙查看时。

只见,郝好伸手挠着他的脸颊,笑着道。

“润生听说你以前抽烟,还会打架,有人说你个乡下娃进了城,什么没学好,倒是学了一副干部子弟的学派。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哪里不好了?”

“以前小,图新鲜,自从上了战场后,就觉得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抽烟打架早已是过去的事了。难道你喜欢以前的我?”田润生将甜甜作乱的手,拿了下来,用自己的手扣住,看着她急得满头是汗的样子,着实可爱。

“也是,生死都经历过了,这些也不是什么了。对了,一会帮我准备东西,明日还要送东西呢。”郝好说着打了个哈欠,这觉就没有个完的时候。

“好。”田润生一把将郝好拉进自己怀里,贴着自己的胸膛,甜甜被夹在二人之间,一家三口倒是相处的和睦。

时间总是飞快流逝,一转眼三天后了。

眼看要过年了,各大学校早已在腊月二十三之前放了假。平时拥挤的学校,此时恢复了平静。

郝好近三日糕点卖了不止二百斤,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年味越来越浓。

三星矿区的大门口早已挂上了大红的灯笼,街上的人犹如潮水般,齐齐涌向集市,采购年货。

郝好因要探望孙玉海老人,年货都顾不得购买。

好不容易今日不用去城里,她早早收了摊,正要下车将餐车送到矿区时。

谁知一抬头就看到了一身红色大衣的胡晓,今日的她围着红色围巾,带着红色手套,踩着黑色高跟鞋,一副新娘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刚刚结婚不久呢。

“你好,要买东西,不好意思我这卖完了。”郝好依旧一副笑模样。

“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有话跟你讲。”胡晓一改平日优雅美丽的模样,反而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是和郝好商谈,而是她一个人主导的一场谈话。

“如果和润生有关,恕我不能陪你。”郝好不知胡晓的心思,她家庭背景不错,父亲又是高官,找个条件更好的都不成问题,为何一味纠缠田润生,难道她是真喜欢。可根据润生的话,胡晓并不是喜欢他。如果是处于一种征服感,那就说明她心理变态。

“我都没说,你怎么就知道跟润生有关系?”胡晓虽笑着,可眼神是冰冷不屑的。

“你和我本就不认识,我一个农村妇女,你一个国家干部,两个没有交集的人,何来这么多的话要说。结合前几次,我就知道你要和我谈润生。”郝好说话一点也不委婉,直白的让胡晓想笑。

“既然你这么聪明,也很有自知之明,何不离开润生,他跟我一起,不仅可以得到好的资源,而且我和他的话题趣味,比你还要多。为了润生好,你为什么不离开他?”胡晓收了笑模样,一副我为你好,让郝好想胡一巴掌。

“姑娘,润生是个人,不是物品,不是我不想要就不要的。他有选择的权利,再说了,他早已说了不喜欢你,你不去攻略他,反而来找我。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农村妇女,没见识,没脑子,不能够和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相提并论,一两句话挑拨了我和润生的关系。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润生是个独立的个体,他的感情他自己做主。而且我不会离开他,不论他是公家人还是农民。”郝好这样的桥段看多了,这要是搁在原主身上,恐怕早已被人家三言两语挑拨的差不多了,可她是谁,虽读书不多,可脑子好使。

“没想到我低估了你,倒是个牙尖嘴利的。”胡晓被郝好的巧言善变,惊着了,不过人家到底见过大世面,自以为自己高于别人,郝好只不过是嘴上如此说,其实心里难过的要命,嘴上逞强罢了。

“不是我牙尖嘴利,而是你自视清高,总以为乡下人是乡巴佬,没见识,姑娘你可想错了,万千能人都是出自乡下,你只不过是沾了别人的光,过着光鲜的生活罢了。”郝好说着话,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幸亏马梅速度快,给她从港市带了件最流行的衣服,要不是这样,恐怕眼前的这位城里人尾巴要翘天上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