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之神域_第102章 约伦夫王子的忧虑(凌石更)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7日

约伦夫的问题,其实弗农根本无法回答,国王库斯索德三世陛下已经宣布了埃塞丽公主殿下离开了菲罗伦的消息。

虽然皇室方面并没有透露太多细节,只是宣布说埃塞丽公主殿下离开了菲罗伦,并声明放弃了公主的地位。

但是有一些消息已经在贵族间传的沸沸扬扬,具体这个流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先传出的。据流言说埃塞丽公主离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爱上了一名平民,为了爱情而私奔离开了祖国。

既然约伦夫问自己这个问题,弗农就知道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到卡亚图这边。

「埃塞丽殿下的话,殿下已经离开了菲罗伦并放弃了公主的地位,目前我也不清楚殿下她到哪里去了。」

尽管埃塞丽已经放弃了公主的地位,但是弗农还是没有在她的名字后漏掉殿下两个字。这是弗农对皇室血统的一种尊重,他认为也许搞不好哪天埃塞丽公主就会从新回归耶提·坦尼恩王国了也说不定。

听到埃塞丽离开耶提·坦尼恩王国并放弃公主地位的消息,约伦夫赶忙追问弗农。

「弗农将军,埃塞丽为什么会放弃公主的地位?」

「这个问题,目前我也不清楚。」

弗农没有丝毫把流言说出来的意思。

「是嘛……」

约伦夫王子的神色有些黯淡,眼中隐藏着忧伤。

他知道自己目前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如今洛左亚帝国正面临着自两百年前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巨大危机。

自己应该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帮助父王处理政务上才对,怎么能把注意力分散到自己的感情上。

不过知道应该如何做,和能不能这样做是两回事,约伦夫还是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思念。

原本还想只要这场战斗打赢了,洛左亚帝国保住了,自己就会去向埃塞丽公主再次求婚的。

现在魔族正在西斯特兰大陆各地肆虐,约伦夫只希望事情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简单就好了,是埃塞丽主观的放弃地位并离开耶提·坦尼恩王国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事情可能就麻烦了。

约伦夫担忧会不会是魔族把埃塞丽绑架了去,毕竟听说前一段时间的耶提·坦尼恩王国十分的不安定,一直出现女性失踪的案件。

据可靠消息就连斯贝克帝国的要员首席宫廷大魔法师恩威克罗·艾因·奥古斯丁的外孙女安吉利·艾因·奥古斯丁,在【钢血骑士团】的保护下都被魔族抓了去,遭受魔族惨无人道的折磨变成干尸,死在了自己未婚夫拉皮曼特斯公爵的领地内。

也许王国名义上的声明其实只是为了安定国民的心罢了,作为皇族没有比自己更清楚这种事情的必要性了。

如果让国民知道就连自己国家的明珠都能被魔族从皇宫绑架走的话,这对于军队以及民众的士气将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约伦夫知道自己再问弗农下去也问不出个结果的,就算弗农真知道内情,在没有特定利益的情况下他也绝对的不会告诉自己的。

「对了,弗农将军,你这次有什么对付魔族的好计划么。我可是非常期待弗农将军你未来的表现。」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这样胡思乱想下去,约伦夫王子扯开了话题。

真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弗农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果然是自己之前回答洛左亚帝国皇帝陛下的战略方针太敷衍了么。

如今竟然换成约伦夫王子来再次询问自己。

看来上次回答洛左亚帝国皇帝陛下的话是肯定不能再说了。

弗农沉默了片刻时间,但是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注意。

他原本是计划等明天另外的两位将军率领军队从陆地赶到到卡亚图后,四人一起商量出一个结果的,毕竟其他的三位将军可比自己强多了,自己只要依靠其他的三位将军就可以了。

突然弗农灵机一动,自己只要拖延一下不就好了。

「放心吧,约伦夫王子殿下,现在只是时机的问题了,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也许大后天,也许大大后天。」

不愧是有击退过『将军』级别魔族辉煌战绩的优秀将领,约伦夫王子就知道对方不会这么简单。

据手下回报说弗农这两天只是在迎宾馆看看书睡睡觉,连自己部队操练兵马的任务都交给了另一位将军。

约伦夫自然不会愚蠢的认为弗农这是在偷懒,他知道这是弗农大有深意的做法。

作为总指挥官必须率先做出表率,弗农率先表示信任自己的部下并放出权利,这是需要多么大的胸径,怪不得能被其他三位将军一起推选为这次联军的总指挥官。

看来他在休息的时候也绝对没有闲着,只是没想到他已经把击退魔族的计划建立的这么完善了,却一点风声都不肯透露出来。

只是等待时机罢了,这个时机可能大后天,可能大大后天就能出现,弗农话里的意思恐怕便是只要能把握住这个时机,只要按照自己的计划就能击退魔族吧!

「弗农将军,这个时机到底是什么?你能详细说说么,我保证洛左亚帝国方面一定会配合你们四国联合军的行动的。」

「时机就是时机。」

弗农虽然不明白约伦夫王子在说什么,但是口中却说出连自己都不明白什么意思的言语。

「时机……时机就是时机么……」

约伦夫王子不停的低声重复着弗农的话,他似乎想从中能揣测出一些什么端倪。但是很遗憾,他一点都想不到这个时机所代表的意义。

「原来如此,反正这一切就交给你了,我会命令所有洛左亚帝国的军队耐心等待几天后,弗农将军您的『时机』的。」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们这里很快会出一个结果的,你应该很快就会知道的。」

约伦夫王子第一次觉得面前的弗农有些揣摸不透起来,弗农这话里的意思是『只打算靠自己这边的兵力就击溃这次来犯的魔族么』?

是狂妄,还是真的已经有了能做到这样计策?

对方如果不是一名白痴,恐怕就是一个恐怖到极点的领兵天才,军神一般的人物。

白痴自然不可能能摔军击退『将军』级别的魔族,也就是说对方真的可怕到了这个地步!

约伦夫不禁有些期待起来,他期待着弗农将会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同时也有些妒忌起耶提·坦尼恩王国的好运,竟然会有这样才智高绝的将领出身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

如果自己的国家也有像弗农这样厉害的将军就好了,也许要塞亚摩斯就不会陷落了……

不对,也许连亚摩斯要塞防御战都不必出现,弗农说不定在魔族刚刚出现的时候,他这样优秀的人才就能想好合适的计划,从而击溃魔族。

就好像在科弗代尔那时上演的那一幕一样,这个名叫弗农的男人,能不能再次在洛左亚帝国创造出能烙印在西斯特兰大陆历史上的传奇呢。

宴会一直举行了很久,露露却一直都没有等到她想见的人来。

期待慢慢变化为了失望,失望又转化为了思念。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想起韩牧就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情不是害怕,不是恐惧,不是担心,不是关爱,不是怜悯,不是仇恨,不是友情……

用排除法排除了所有选择后,露露的眼前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喜欢』?

露露用双手捂住了脸,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脸上传来了灼热的温度。

尽管宴会这时已经结束并开始散场了,一些贵族也开始按照先后的次序井然有序的离场。

但是露露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丝的期待,他期待着韩牧会不会在最后的时刻出现,并微笑着对自己说自己来晚了。

带着自己攀爬上皇宫屋顶的最高处,然后一起数着今晚夜空中星辰的星星一直到天亮。

应该会来的吧,韩牧应该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如果他对自己抱有的感情和自己对他抱有的感情一样,他绝对会来的吧。

就好像在等待告白回复的少女,露露的不安中有着羞涩。

「露露,宴会已经结束了。」

吉尔菲和安德莉亚这时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吉尔菲有些心情复杂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大多数情况下,没有比父母更了解自己的孩子了吧。

吉尔菲认为自己大概能猜想到自己女儿目前的想法,虽然之前的一刻还在高兴韩牧没有来,但是这一刻又有点心疼起露露来了。

宴会已经结束了,韩牧肯定已经不会来了。

「露露,洛左亚帝国皇室给我们准备的马车已经停在庭院里了,你赶快去换回衣服吧,我们要回去了。」

安德莉亚拉起了露露的右手手腕,但是露露却把手抽了出来。

「姐姐、父亲,你们两人先回去吧,我稍后就会回来。」

安德莉亚和吉尔菲对看了一眼,谁也没有继续说话,两人非常有默契的离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宴会厅再也没有宾客了,菜品也全部被撤除,宴会厅的水晶吊顶也已经熄灭了。

由于露露的特殊身份,和吉尔菲事先的关照,没有人敢来打扰她。

露露叹了口气,她知道韩牧不会来了,她孤单的走在长长的走廊中。

突然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黑影,露露有些期待的抬起头,那人佩戴着熟悉的银色面具。

「哟,晚上好。」

韩牧冲着露露挥挥手,然后跳出了窗户消失在了黑暗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