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男神抱回家 第56章 抱住傲娇夏怼怼_白寞罹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5日

“BANG!” “BANG!” “BANG!”

一大清早的贝克街221B就热闹的有些过头,前一天被夏洛克拖着刚解决一个走私案件的华生睡了没几个小时就被迫起床,起床气让他有些暴躁。

“该死的,来个什么见鬼的杀人案件吧。”

听到身后的开门声,幼稚鬼夏洛克算好时间地开口抱怨:“无聊。”

华生翻了个白眼,拿着手机查看今日的新闻简报,打算下楼给自己冲一杯咖啡:“我不介意帮你订一张机票。到法国克莱忙的。真不知道你在坚持些什么。”最后一句说的极小声,充满了对于两人别样情趣的嫌弃。

在某些方面迷样执着的夏洛克表示他决不妥协,一个华丽的旋身,丝绸袍子包裹的精壮身材有些性感的味道。捞了桌上一台笔记本,打开输入密码,在个人博客里筛选委托案件。

“我的丈夫最近两个月都没有和我上床,我怀疑他出轨了。麻烦您……”

“夏洛克,那是我电脑,你怎么……”看见自己电脑被娴熟打开的华生,感觉早起造成的头疼更严重了。

“两个月才怀疑,呵,一个月的时候她干嘛去了。”夏洛克的高语速阅读没有丝毫停顿,“你好福尔摩斯先生,我是豪斯农场的农场主,最近我们地区经常有小型家畜失踪。”

华生双手举在脑边,比划了一个投降的动作,不去招惹这个被女友抛弃而脾气暴躁的男人。

————————————

【法国,克莱忙】

顾愠在半个月前就收到克莱忙一位私人收藏家的邀请,为他家的两幅古画进修保养和修复。大家族给出的酬劳很吸引人——一条有些年份的十字架项链。而且最近两个月几乎天天和夏洛克黏在一起实在是太没劲了,顾愠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旅游一番,欣赏一下外面的野花野草。

在又一次凭借自己的美貌,被店员免单咖啡还附送了一大堆的甜言蜜语,顾愠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做的太对了。法国人,真招人喜欢。

咖啡师是一个褐色头发碧蓝眼睛的当地帅哥,脸部线条柔和,不似德国冷硬深刻的五官,倒是有一点亚洲的精致感。在看见顾愠进店后就特意绕到吧台前方,眼神里的赞美如葡萄美酒一般醉人:“你定是厄俄斯的化身,将今天的第一缕阳光带进我的店里。”

“一杯拿铁。”顾愠单手支着脑袋,宽松的针织毛衣露出小半肩膀和一点锁骨,带着清晨的慵懒性感:“我可没有黄金马车。”

咖啡很快推到自己面前,顾愠捧着杯子看着咖啡师在操作台后捣鼓什么。十几秒后,一张简绘的黄金马车明信片放在自己面前,卡片右下角还写着一串好看的花体法语:

致美丽的黎明女神

顾愠撕了一页咖啡店的留言便签簿,三两下折了朵玫瑰留在了吧台,挥手告别这段有趣的插曲,坐上了雇主派来的加长豪车。

【索伦西斯城堡】

菲尔老先生看上去很喜欢那两幅画,亲自将顾愠带到恒温恒湿的储藏室,交给她修复。

来之前顾愠仔细看过菲尔老先生之前找专业团队测试的色谱扫描和年代鉴定,在走访参观了相近年代的油画展后,对这次的工作有了初步的规划。

顾愠用棉签蘸了蒸馏水,轻轻擦拭油画上的霉斑,等待晾干后,将自己带来的颜料加入一点松节油相互混合,比对着画作里周围的颜色进行调整。风景画保存的尚算完好,另一幅教廷战争的画作就经历了一些历史磨难,有一小片翅膀受损严重。

上完最后一笔羽毛的受光面,顾愠又添了几个细小的灰黄色小点,加了些做旧处理,将画靠墙立着,退后几步确认没有突兀的地方后放好画作,走出了工作间。

敲门进入后,顾愠发现这栋城堡出现了新面孔。

“先生,我的工作完成了。您一会儿可以去验收。”

“非常感谢你的帮忙。明天城堡要举办一个小型的宴会,有兴趣的话,Numen小姐可以来参加。”

也许是因为法国人骨子里的浪漫基因,让他们无论处在哪个阶段,都仍然保存着一种单纯的少年感。菲尔老先生调皮地眨眨眼睛,说着让人不忍拒绝的甜言蜜语。

“不知道我这个老头子还有没有这个魅力吸引这位奥林匹斯山的仙女来我小小的宴会。”

顾愠对于这种眼尾带着岁月痕迹,却有着成熟男人魅力的帅老头没什么抵抗力,他们也总是像宠着自家孩子一样,对顾愠总是分外包容。

顾愠正要答应,一直背对着自己黑褐色头发的访客这时回过头,眼神很礼貌地看了一眼顾愠,却在转向菲尔的时候瞬间变脸,脸上是夸张的不满:“难以置信菲尔,我认识你这么久,你都不肯把这位小姐介绍我认识,只是偷偷藏在自己的城堡里。她可不是长发公主。”

“哦,这年头老绅士已经不流行了吗。那金你替我招待一下Numen,带她看看城堡里的作品和美景。相信你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菲尔一手牵着一个带到花园,“我去看看宴会的安排,好好享受,年轻人。”

金的五官有些阴柔,但是在古堡的环境下倒是多了点别样的情趣,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顾愠笑着轻搭着他的臂弯,听他介绍花园中景致分布的讲究,一些曾经发生在古堡里的传说,有关花卉的希腊神话。

金走向边上的一株茶花——花色浅粉层层叠叠,却是规律的六角花冠,摘下一朵小心掐了后面的枝干,走到顾愠面前。少女真是有一双让人沉迷的焦糖色眼睛,金俯下身凑得很近,过分莹白的手指整理着少女耳边的发丝,认真的像是在对待一件极珍贵的艺术品。

顾愠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古龙水味道,很柔和的花香型,倒是和他的气质和合。感受到对面男人的撩拨,顾愠有些蠢蠢欲动。

她是个经不起挑衅的人,你要是试图撩她,她一定要让你欲.火焚身:-)

“你的美总让我有种摧毁欲。”金将茶花固定在顾愠的耳畔,手指划过发丝,在脖颈留恋摩擦。

顾愠露骨地扫视过金的身材,刻意在某些位置多做了些停留:“你的性感也让我有了征服欲,那我们试试会输在谁的手上?”

眼睛里的锋芒和之前温顺乖巧的样子截然不同,很难想象只是眼神和气质的改变,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金满意地舔了舔嘴唇接受了挑战:“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宝贝。”除了话语中的血腥味,眼神,气质,心跳没有丝毫改变,恰到好处的微笑,恰到好处的体贴。

藏在裤兜的左手打着不知名的节拍。

躺在顾愠胸口的埃及王子悄悄提醒:“顾愠愠,你是要爬墙吗?需要给我给你来个幸运buff降低被卷毛发现的概率吗?说起来你跑这地方来,不是为了开荤吧。也是,那个雏鸟也没什么经验,第一次咱们是得找个技术好的……”

“闭嘴,傻子。”口袋里被顾愠死死掐着忍耐怒火的阿狼阻止了自己队友继续作死,却说出了更惊悚的话题,“他是个gay。”

“卧槽,所以他想骗婚我们愠愠?”

阿狼被掐的更紧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