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迦尔纳[综] 第35章:自杀者_梨花疏影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01日

/35

“难道是因为毕业年级压力太大了?”爱理在课间和轰焦冻讨论起这件事,“我看通告上说,死的三个男生都是咱们年级的,其中两个还是一个班的。”

凝山国中是在全日本都数得上名号的豪门学校,因此学校规模也很庞大,一个年级足有十四个班。而爱理和轰焦冻在所谓的重点班,这个班里的学生都是以雄英、士杰等名校为目标,普通班的学生与他们几乎是两个世界的人。因此会对普通班学生的存在感到疏离与陌生,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要操心那么多的事情。这些轮不到你来管。”轰焦冻对这些八卦毫无兴趣,他皱着眉头道,“上次借给你的笔记你都补完了么?”

爱理瞪大眼睛,一副才想起这件事的表情。

轰焦冻毫不意外地说道:“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还去管别人?”

这话说得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爱理深深叹了口气:“为什么会有考试这么麻烦的事情呢?”

她慢吞吞地从书包里翻出笔记本,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我的笔记在今天放学前还给我。”

“诶?不能宽限两天么?”爱理哀求道,“这么厚,一天根本抄不完。”

“那是你没用心。”轰焦冻淡淡说道,“而且我自己也要用笔记复习。”

“骗人,你平常根本都不做笔记好么……”爱理小声嘟囔道。

轰焦冻淡淡瞟了她一眼。

她一个激灵,顿时大声回答道:“放学前一定还给你!”

轰焦冻嘴角不自觉泛起轻微的笑意,但他很快便敛去了那丝柔和的神色,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平静表情,继续看书复习。

按照爱理的想法,她这一天都想专注于补笔记,然而天不遂人愿,她抄了还没有一半,轰焦冻便作为班长,带来了学校的紧急通知。

——所有学生到操场集合,校长要进行全校讲话。

爱理对他们校长的毛病再了解不过,校长藤田利仁讲话总是啰嗦冗长,没有一个小时根本打不住,而且不知道讲话的只有他一个还是还有其他校领导。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校长讲话时肯定是补不成笔记的,原本就紧张的时间顿时更加捉襟见肘。

“能不能再宽限一天?今天真的是补不完了。”爱理双手合十,向轰焦冻拜了拜,“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你拿回去抄吧。”出乎意料的,轰焦冻居然没有多加难为她,爱理还想着,对方说不定会嘲讽一句【你的一生如果只有这点价值,那也未免太可怜了】之类的话。

然而都没有。

轰焦冻一反常态地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甚至足以说是忧虑的表情。

“一会校长讲话时候你好好听。”他说的话有些意味深长。

“什么?藤田今天不讲废话了?”爱理惊了。

大概是没想到该怎么反驳她,轰焦冻愣了两秒,方才拍了一下她的头;“对校长要礼貌!”

爱理冲他比了个鬼脸。

阳光明媚。

阳光在空间里穿行,空旷的操场有一大半都坐满了学生。学生会的人在主席台上调试话筒,还有十分钟大会就要召开,到时校领导就要在这里讲话。

学生们坐在自己搬来的椅子上,聊着自己的事,操场里充满了乱糟糟的嗡嗡声。

“藤田怎么还不来?”有学生抱怨,“我题做了一半就被叫过来,好烦啊。”

另一个学生翻了个白眼:“藤田不总是这样么?”

又过了十几分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秃头终于走上了讲台。

这就是凝山国中的校长,藤田利仁。

“同学们,对于今天突然把大家集中在操场这件事,我必须要向大家表达歉意。打扰了大家的复习、学习时间,我感到非常的抱歉。”

说完,藤田利仁便向台下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学生们能说什么,只能对校长报以掌声。

鞠了一躬后,这件事便算是揭过去。藤田利仁转而提起了今天召开全校大会的真正目的:“这次大会主要针对几条在学校里流传的不实留言,以及毕业年级越发浮躁的学习风气,进行端正教育。”

传言?什么传言。

爱理一周五天能有三天在学校都要谢天谢地,到现在她还没有因为风纪分过差而被开除纯粹是因为欧尔麦特的一片苦心,所以她对学校里的留言八卦几乎一无所知。

另外,欧尔麦特工作繁忙,对爱理的教导一直有心无力,想来除非爱理闯出什么大祸,或者成绩一落千丈,否则欧尔麦特也不会特地为她腾出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严加管教的。

所以,如果雄英没有某位老师以强有力的手段约束爱理的话,她即便升入高中,想必也会就这么无法无天地逍遥下去。

一头雾水的爱理戳了戳坐在自己旁边的同学,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解答。

“就是E班的佐藤永啊,桃沢你不知道么?”

“他是谁?”爱理对E班这个普通班都不甚清楚,更别说其中不起眼的某个学生了。

“就是那个经常被三个男生堵在洗手间盆栽后面那个男生,你应该有遇见过吧?”

“哦,遇见过一次,然后我把三个男生打了一顿。”爱理想了半天,总算从记忆宫殿不知道那个旮旯角里翻出了隐约的印象,“原来他叫佐藤永啊。”

“是呢。”女孩子叹息一声,“就在上一周,佐藤跳楼自杀了。”

“什么?”爱理惊讶地说道,“原来通告里的那三个男生里就有他么?”

“是呀。”女生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方才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说道,“而另外死掉的两个男生,就是经常欺负佐藤的那几个人中的,据说他们跳楼时都是大喊着对不起,脸上流着血泪跳下来的。所以大家都在说,这是佐藤自杀后变成厉鬼,回来向他们索命呢。”

“这种事怎么可能?”爱理第一反应是摇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结果话音未落,她自己便戛然而止——她想起了哪里都透着不详意味的黑涡镇。

虽然黑涡镇诅咒之所以爆发纯粹是食梦貘搞的鬼,但那个镇子本身就不干净也是实话,如果不是杀生丸重伤未愈,食梦貘又被迦尔纳吓破了胆,答应好好守护铃与杀生丸,不然她是一定不敢就那么让铃二人留在镇子里的。

不过黑涡镇也证明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灵异存在的。

所以佐藤还真的有可能是死后怨气化作厉鬼回来索命。

但是……

爱理努力回想脑海里对佐藤本就不如何深刻的记忆。

记忆里,佐藤永是个灰头土脸,戴着厚重的眼镜,气质畏缩阴沉的瘦弱男生。

爱理那天难得来学校上课,结果还没从洗手间出来,便听到有人笑闹叫骂的声音,她心里颇感好奇,出来多望了一眼,便见洗手间两侧大盆栽背后,聚集了三个男生,他们把另一个跌倒在地上的男孩围在角落里,骂骂咧咧地用脚踢他,好像那只是个廉价废弃的皮球。

其他学生虽然也都看见了角落里的恶行,不过大部分都当做与自己无关,仿佛他们是空气一般漠不关心地径直走过。

从爱理的角度,只能看到一截脏兮兮的校服。

爱理顿时愤怒了。

她虽然想要毁灭世界,但她更看不上没品的人渣。

毫不意外的,这三个男生被她划分进了【对世界毫无益处】的人渣行列。

向来仇不过夜的爱理当场就把三个男生打了个屁滚尿流,那三个家伙本来还想警告她,结果一抬眼发现是桃沢爱理这个煞星,顿时屁都不敢放一个,灰溜溜滚蛋。

“你没事吧?”

她对着三个男生的背影嗤笑一声,这才转身看向被欺负的男生。

脏兮兮的校服、厚重的眼镜、过长的刘海……她的视线在男孩身上不动声色地打量一番。

“哎?!”正当她想询问男生名字班级,后者便熟练地从地上爬起来,撞开她的肩膀,闷着头快步跑掉了。

爱理被他撞得肩膀生疼,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等她回过神以后,那家伙早就已经跑远了,只留下爱理一个人捂着生疼的肩膀,尴尬地站在原地。

有了这样的经历,爱理对佐藤永的第一印象其实颇为恶劣——连道谢都不会说,行为也十分粗鲁无礼。

之后她便把这事抛在脑后了,没想到现在又被人提起,甚至还知道了后者并不漫长的一生已经画上了悲惨的句号——他死了,甚至还变成了厉鬼。

“不过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女孩的声音把爱理拉回现实。

对方的表情出乎意料的平静,甚至还带点兴奋与好奇:“反正他的死和我们也没有关系,他要索命也是找剩下的那个男生吧。哎呀,真是可怕呢。”

爱理忍不住心里暗暗吐槽,从你脸上可看不出感觉到恐惧的表情。

“不过听说活下来的那个男生情况也不太好,听说害怕厉鬼索命,他的家长已经为他办理了休学手续。”

“尽快转学吧。”爱理说道,“趁现在还跑的掉。”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女生再次露出了满不在乎的笑,“不过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再过几个月我们就毕业,到时候,他就算想找到我们也难。”

爱理敷衍地应了几声,不知为何,在看到女孩看热闹一样无所谓的笑容后,她忽然失去了全部的八卦兴趣。

就在这时,旁边的学生忽然发出了躁动的嗡嗡声。

一开始还只有一点,不过随着躁动的学生越来越多,就连主席台上的校长也无法忽视台下的噪音了。

藤田的声音染上明显的不悦:“我刚才还在批评某些同学学习态度浮躁,结果现在我正在讲话,台下就有同学坐不住了。”

“要我说,你们是学生,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尤其是毕业班,更应该把学习当做第一位,你们难道不想成为英雄么?整天传播一些无聊的、不着边际的小道消息。”

藤田抬高声音,强行压下台下纷杂的声音,强硬地宣布道:“之前发生的坠楼事件都是安全事故!之后学校会加强安全教育,并全面检查学校里的安全隐患——”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校长的发言。

藤田呆滞地看着面前血肉模糊的肉块,冷冷地用手指摸了摸脸颊上温热的地方。

他把手指放到眼前。

红色的鲜明液体。

是血。

而那个从高处坠下,摔得血肉模糊的肉块在这时开口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尾音上扬,似乎是在微笑。

藤田张大嘴巴,喘着粗气,却只能发出嗬嗬的气音。

全场沉默。

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一幕。

一个男生爬上了主席台背靠的教学楼天台,张大双臂,一跃而下,随后——

藤田利仁发出惊恐的惨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