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老公,今晚见 第18章 帮你出气_奔波儿奔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席漠承握着黄老板的那只油腻腻的手,稍微一用力,顾晴就听到了一声脆响,然后就看到黄老板的一根手指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扭曲着。

黄老板痛的大声哀嚎,但是他的手被席漠承牢牢的抓着。

席漠承看到顾晴的一边脸微微有些发红,显然是被人打过,席漠承说话的语气好像藏着冰一样,冷冷的说:“你刚才就是用这只手打了我的女人吗?”

黄老板饿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大概是想要破罐子破摔了吧,他居然在席漠承面前叫嚣起来:“她就是双破鞋,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子,席漠承,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其实你就是个傻帽!”

席漠承铁青着一张脸,把黄老板丢了出去,他抡起拳头,狠狠的一拳砸到了黄老板的脑袋上,黄老板的鼻子塌了,眼睛也变成了熊猫眼。

不过是几十秒的功夫,黄老板就只有进的气没有出得气了。

顾晴看席漠承这样自会打死人的,想要上前拦住席漠承,乔枫伸出一只手在顾晴面前对她说:“放心,席总有分寸。”

当黄老板那张讨人嫌的嘴巴,就连痛苦的呻吟声都发不出来的时候,席漠承从地上站了起来,掏出手绢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然后把手绢扔在黄老板脸上。

“处理干净。”席漠承淡淡的对乔枫说。

顾晴目瞪口呆的看着差不多已经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黄老板,乔枫则是指了指保安,示意他们把黄老板送到医院。

这是顾晴第一次到帝国公司,顾晴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专业化的大公司,虽然刚才在外面发生了这样的骚乱,但是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兴趣,都在继续做自己的工作,除了偶尔抬起头,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自己和席漠承。

顾晴跟在席漠承身后,上了席漠承专用的电梯,这个电梯里面只有一个楼层的按键,就是顶层。

进了席漠承的办公室,顾晴看到面前巨大的落地窗,阳光洒在茶色弟的玻璃上,有一种暖洋洋的柑橘。

本来以为席漠承这样的人会把自己的办公室布置的非常富丽堂皇,但是顾晴看了一下,他的办公室装修风格偏古朴厚重,摆设也比较简单,在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油画,这幅画自己好像在美术书里见过,顾晴心想,这应该是赝品吧,不然的话,光是这一幅画的价格就要几千万,不过,席漠承这样身份的人,会买赝品吗?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咖啡的香味,顾晴想到了自己的来意,开门见山的问道:“我弟弟在哪里?”

“你弟弟?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席漠承挑了挑眉毛,他还以为顾晴是想要见自己了所以才过来,没想到原来是为了找弟弟。

刚才席漠承的手段,自己是见识到了,他生气起来,简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顾晴知道今天在学校,席漠承也再生自己的气。

“对不起,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我可以道歉,但是这些和我弟弟一点关系都没有。”

席漠承听着顾晴的话,怎么,她是觉得自己对顾朗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的嘴角泛起一个冷笑。

顾晴接着说:“我不知道我要怎么解释才能让你消气,但是你答应我帮我弟弟,所以,拜托你,如果你有什么火气冲我来就好了。”

席漠承的脸越来越冷。

是不是在顾晴的心里,自己就是一个自私自利,说话不算数的暴力狂?

“在莫以东面前,你也是这样的吗?”席漠承用质问的语气和顾晴说话。

顾晴一愣,好端端的,怎么会扯到莫以东身上。

席漠承不喜欢顾晴用害怕的眼神看自己,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怕自己,谁都可以误解自己,只有顾晴,他希望她能够了解自己。

可是现在的顾晴,好像做不到这一点呢。

“滚。”席漠承的嘴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顾晴以为自己听错了。

席漠承暴躁的把桌子上的文件全都扔在地上,指着门对顾晴大声喊道:“滚出去!”

顾晴不知道席漠承为什么这么生气,要生气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吗?

乔枫处理完黄老板的事情回来的时候,顾晴正好一头撞上了她,。

“对不起。”顾晴抬起头,漂亮的眼睛里氤氲着雾气,她咬着下唇,匆匆的离开了帝国集团。

乔枫看到地上散落一地的文件,默默的蹲下身整理。

席漠承站在落地窗前,不耐烦的把领带松了松,为什么仅仅是因为顾晴误会自己,自己就赶感到这么生气。

乔枫慢吞吞的说道:“席总,我刚才看到顾小姐是哭着跑出去的哦。”

席漠承本来就烦躁的心因为乔枫的话更加暴躁,那个女人还有脸哭,自己不过就是把顾朗转院到了更好的医院去罢了,她居然以为自己对顾朗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难道最该生气的人不是自己吗?

可是……为什么自己那么担心顾晴呢?

早上还艳阳高照,此刻,天空就变得有些黑压压的了。

夏天的阵雨就是这样,说来就来,一点点预兆都没有。

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一转眼的时间,雨滴就变得非常密集,街上的行人纷纷寻找着避雨的场所。

乔枫看着坐立不安的席漠承,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当自己数到一百的时候,席漠承从办公室冲了出去。

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顾晴躲在咖啡厅的屋檐下,看着如同线一般密集的雨点,自己身无分文,也无处可去。

天大地大,却连个自己的容身之处都没有。

顾晴叹了口气,一阵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自己今年难道要露宿街头了?

在大雨中,一个高大的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正在寻找顾晴,雨水打湿了他的衬衫,勾勒出他的肌肉线条,席漠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过下雨,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