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蓄谋已久 第86章 事后算账_妃茜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3日

“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些日子你到底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很担心你啊?”

陈志航的头往后面靠了,用自己的脖子蹭了蹭女人的头发。

“在家里面做什么呢?”沈婉儿委屈道:“妈让我去楼下的便利店,可是楼下便利店的老板对我有企图,我不想再去了,妈又非让我去电子厂,志航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沈婉儿带着哭腔说着,陈志航冷冷的说了一句:“让你去你就去吧,现在家里面正是用钱的时候,多挣点,就能早日还清贷款。”

沈婉儿的手从陈志航的怀里抽了出来,“你说的这是什么?你老婆快要被人欺负了,你竟然还这般无动于衷。”

“我老婆?我老婆不是翟茵吗?”陈志航反问道,这句话就宛如刀子一样狠狠的刺中了沈婉儿的心。

“你再说一遍,”陈志航转过身,“一直是翟茵,从未改变过,”看着陈志航,沈婉儿也顾不得他这时候说的是什么浑话了。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他的眼球突起,鼓起的眼袋,让人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来,他就是陈志航本人,还有他脸上的胡茬,长得七歪八扭,那脸上也有着那一块块的污渍,真的不像之前的模样了。

如果是一开始长这个模样的话,沈婉儿是绝对不会看上他的,陈志航对于沈婉儿凑上来的手,倒是不屑一顾。

他拿开了沈婉儿的手:“我现在没兴趣,让我好好休息好吗?”

沈婉儿拦住他的去路,“你到底怎么了?志航,你为什么今天这么不对劲,我们是要在一起的,你有什么事儿你不能瞒着我,你要和我一起承担,一起面对。”

陈志航听了这话,眼泪留了下来,就仿佛像是那学生没有考好一般,他抱住了沈婉儿,把这个事情给沈婉儿说了。

沈婉儿也气愤,可是这个时候自己也气,志航也气,那两个人就都在生气中度过,就别过日子了。

“没事儿,他好歹还算是有点良知的,没有把你的钱全都扣,还算给了不少。“

沈婉儿居然凑在包工头的那边说话,这陈志航就立即就不淡定了,他狠狠的甩了沈婉儿一个耳光。

“你再说一遍,你他妈竟然站在那包工头的面上说话,你究竟是哪头的?”

便是已经被他打趴在地上的沈婉儿,还是恐惧的往后靠去,他变了,他变得一点都不像以前,他变得如此的易怒,情绪如此把握不定,每次喜怒哀乐,都仿佛像是玩笑一般。

“我只不过,是想安慰你安慰。”

“你是这么安慰人的,对不起我忘了,这教的孩子就是这般。你学学人家翟茵,那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种大家闺秀,而你呢?一副泼妇的模样,

要不是你当初勾引我,我能和翟茵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归根到底,还是你这个贱女人勾引我,你这个贱女人。”

“贱女人”就仿佛像是自己的名号一样,在陈志航的嘴里面不停的回荡着,自己贱,对,自己是贱。

可是当初自己在16岁的时候,是谁哄骗着自己和他上床,现在上床提裤子之后又翻脸不认人的人又是谁?

沈婉儿两只眼睛透露着空洞,“你变了,”陈志航见状,蹲在地上又给了沈婉儿一个耳光。

“对,老子就是变了,老子是因为你变的,要不是你从中作祟,我们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告诉你,现在你既然已经在我们家了,就好好给我呆着,你说楼下便利店的老板对你动手动脚,你本来不就是做这个的吗?

不过不要忘了跟他说一声,动完之后,记得把钱付了,别白上。”

沈婉儿死死的转着自己大腿的一块肉,想必这块肉也想紫了,可是只有这种疼痛感,才能让沈婉儿撑着一口气,不要自己这个时候昏厥过去。

现在的陈志航让自己是又恨又怕,自己想与他理论,可是又怕这小猫似的挠人,得到的反而是更巨大的伤害。

所以沈婉儿只能打碎了牙往肚中咽,高玉华这般对自己,连唯一寄托希望的陈志航,也是这般。

自己仿佛间是被抛弃的女人一般任人蹂躏,没有人所疼爱,路过的人还时不时的啐口吐沫,吐在自己的脸上,来宣泄他们心中的不满,沈婉儿蜷着自己的身子,自己抱住了自己哭了。

陈志航把手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别给老子在这哭爹喊娘的,我妈还没死,别哭这么早哈!”

陈志航说完之后摇摇晃晃的又走进屋,今天真是诸事不顺,渴望着拿到工资。

可是却没想到,被这帮老狐狸给算计了,要是告也不行啊,一丁点的证据都没有,拿什么去告,陈志航心中苦恼!

翟茵自己在一个钢琴室里面,弹奏着蓝色多瑙河舞曲,享受着生活。

刚弹完这首曲子,这敲门声就响了起来,翟茵把锁打开,看到是夏老师,“夏老师有事儿?”

把手机递给翟茵,“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你不在我就帮你接了,”翟茵拿着手机:“是谁?”

“是你闺蜜。”

“那谢谢夏老师,我再给打过去。”

夏然然忙拦住了翟茵:“不用了,具体什么事她跟我说了,让我转告你一声就行了。”

“行,您说。”

“就是说这周日有一个同学聚会,她想和你一起去。”

“知道了,谢谢夏老师。”

见夏老师在那儿,还不肯走,想了想自己一会也没课了。

“老师,你还有事儿?”

夏老师有点腼腆的笑笑:“翟茵啊,我周日有时间,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不想在家里面待着,和你们这些同学交际交际也挺好啊!”

这同学聚会,自己都没想到要不要去时,这有人就上赶着去,翟茵委婉地拒绝了:“我们是同学聚会嘛,大家都不认识你,会没话聊的。”

夏老师连忙说道:“没关系,我本来就是人来自来熟,你们不用管我,你们聊你们的我就在旁边,打个照面就行。”

都这样说了,还能说不行吗?翟茵答应了。

夏老师比翟茵小上两岁,但感觉她人情事故懂的倒是不少,这和大家倒也聊得来,就是有一点不好,话太多了,言多必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