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与他的故事_化作尘土.3(明天要早起)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5日

与几十号人打架听起来相当瘆人,然而在现实中却不存在“穿模”的魔幻主义情景,在少女身边围上五六个人就已逼近冒险者们行动的极限,这让原本就没有压力的少女变得更加游刃有余。

连铠甲都没有,女孩的黑裙肆意摆动,挥剑的身影优雅而灵动,就像是诺斯故乡山林里的溪水,总能从盘踞的树根边,找到再合适不过的通路。

一旁摸鱼的诺斯看着少女纤细的肢体在人群的遮盖下时隐时现,按住良心忍下了踩上魔王尸体从高一点的方向欣赏的冲动。【毕竟这位尚不清楚为何种物种的少女的容颜本就相当耐看,加以优雅如舞蹈的剑术便更是养眼,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想多看看的吧。】诺斯还在文绉绉地为自己的无礼想法做着辩解。

可惜,眼下这位另诺斯赏心悦目的少女型生物对人类抱有善意的可能性······额,也许用少得可怜都不足以形容。

注意着不让魔王尸体上流出的黑色血液弄脏自己的衣服,诺斯最终还是选择坐下来,无视了自己对她莫名其妙的好感。

不论是交战中的哪一方,似乎都不需要诺斯的帮助。

但是说到不需要帮助,恐怕也只是某条半倚在魔王伟岸尸体上的咸鱼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暂且不管其余几位来自公会的战力,拉杰斯·罗兰此时心中除了除了对自己剑术的怀疑,更是被少女将他的剑挑开又迎上薇拉短刀时回头的微笑吓得半死。

这张脸,他在乌列斯克堡的小巷里见过,只是彼时的女孩大约是使用了某种魔法让自己看起来更年幼了一点,然而圣剑的颤抖却完美地昭示着面前这位他最不想遇到的敌人的身份。

闪过被弹出进攻圈的“队友”,铁靴踏起的黄沙被风吹远,真是不妙,拉杰斯依旧举剑劈向轻松悦动的身体,又理所当然地被招架住,随着对方轻巧的翻腕,拥有圣剑之名的杜兰达尔被翠绿的细剑压下,拉杰斯就这样再一次被推开。

与几位尚且矜持着不使用魔法的战士不同,少女不使用魔法的原因只不过是人联的“讨伐者”们完全没有对她施加哪怕一丁点压力。招架,压剑,推开,就像是当年她最初练剑时的简单训练,就算现在训练者变成了人类顶峰的几十人,在难以跨越的绝望实力差距下,似乎也不过只是空有个名号罢了。

然而女孩不作为何压下的杀意最终还是被引爆了。那位在诺斯面前炫耀与威胁的青年,在少女的防御中忍无可忍,风属性攻击魔法的亮色突兀地出现在刀光剑影之中,伴着他冲刺的动作,从两侧向着少女夹击而去。

“咔嚓······”伸出的左手瞬间构筑起反向运作的魔法回路,将迅疾的攻击抹除,少女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又变得如此愤怒,仅仅是因为自己看到了这个看起来很强的人渣威胁正坐在远处观望的吟游诗人吗,也是,像这样的渣滓自己为什么要留他一命呢。她没有再去招架那个家伙的剑,【切割】,魔法将青年撕裂。鲜血顺着动脉的方向喷出,将他身边几个人类的铠甲染红,第一个在这一战斗中出现的死亡便这样激起了战斗中所有人类的愤怒。

【就这样把这群人都干掉好了,】就算这样想着,认真挥动细剑的少女却没有变得释怀,但是很无奈,除了杀戮与毁灭,自己又剩些什么呢。

------

“碎刃”公会:随着诺尔特拉斯在人类世界活动二渐渐浮现的隐秘组织,最终在诺尔特拉斯消失后作为公会被人联政府纳入监管。组织以诺尔特拉斯常用的碎刃佩剑作为标志,虽不及老牌公会的资历,“诺尔特拉斯”这块镀了金招牌吸引了相当数量的年轻冒险者,即便是在诺尔特拉斯消失的三年后,碎刃依旧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

-----

我又回来了(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