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常的精灵弓手_逃出生天(二)(洵赖绘理)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2日

布兰塔克先生起床后,哈维斯先生、苏伊娜小姐和露伊思小姐也轮流小睡了一下,不过三人都需要‘睡眠’魔法。

的确,除了金属魔像动作时发出的摩擦声以外,战斗时还会发出各种噪音,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睡著并不容易。

只要被施展过‘睡眠’,就必须使用非常粗鲁的方式才叫得醒,所以很多人都讨厌清醒后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不需要。”

莫奈尔大人对我说他也不需要‘睡眠’魔法,就马上睡著了。

是因为他从小就有在未开发地午睡和露宿的经验吗?

“艾琳娜。不好意思,麻烦对我用‘疲劳减轻’。”

“我知道了。”

战斗开始后过了三天,终于连休息和睡眠都无法恢复疲劳,必须依靠魔法和药水。

不过这终究只是紧急措施。

这类型的魔法和药物在刚使用时还没什么影响,不过如果不好好休息或补充睡眠,之后果然还是会突然感到疲劳或产生倦怠感。

要是在战斗中发生这种事……即使如此,现在还是不用不行。

我总是绷紧神经,在必要时迅速行动或使用魔法。

终于,我也开始偶尔会产生强烈的疲劳感。

“艾琳娜,你没事吧?”

虽然莫奈尔大人替我担心,不过身为防御关键的我不能倒下。

而且,我是莫奈尔大人的未婚妻。

我一面对自己施展‘疲劳回复’,一面持续注视著莫奈尔大人他们。

* * *

“喂,小子!”

“……真的有回复三成的魔力吗?”

我一醒来,就看见和睡著前相同的光景。

坦白讲,醒来时的感觉糟透了。

虽然魔力好像有回复,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精神上多少会感到有些疲劳。给我好好维持干劲。”

在这五天里,我们明明攻克了九个楼层,但周围的景色都一样,完全没有成就感,让人心情沉重。

“接下来换我小睡片刻。”

“我知道了。”

我接替布兰塔克先生。

确认我已经接手后,布兰塔克先生躺下休息,艾琳娜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替他施展‘疲劳减轻’的魔法。

据说只要在施展这个魔法后入睡,即使只是假寐也能充分消除疲惫感。

不过用这种魔法提升身体能力长时间战斗,对身体当然不可能有好处。能够消除的主要还是疲惫感,再来才是真正的疲劳。逐渐累积的疲劳,会确实地侵蚀身体。

“莫奈尔大人。”

“不好意思。”

确认布兰塔克先生睡著后,艾琳娜将食物递给我。

内容是类似汉堡的料理,以及掺了少量砂糖和盐的冷水。

约十公尺远的地方,传来艾尔他们与魔像战斗的声音,在这种状况下,就连泡茶都是件困难的事情。

而且我也没多少时间。我像前世当学生党时那样,在一分钟内把食物塞进嘴里,喝下仓促制作的运动飮料。

好想早点吃到热腾腾的饭。

“莫奈尔!”

“啧!这么快就失效了!”

这个障壁并不会完全阻止魔像前进。

而是刻意在部分地区开洞,让魔像从那里缓缓入侵。

这么一来就能限制魔像的数量,让三名前卫依序各个击破。

我们一开始还会用魔法攻击在后方待命的魔像,不过马上就因为发现是白费工夫而放弃。因为它们除了数量以外,还有一个恐怖的特技。

“不管打倒几只,都还是会源源不绝地跑出来。”

而且骑士型魔像占的比例还愈来愈多,处理起来愈来愈麻烦。

“该不会是后面有个秘密工厂,在生产魔像吧。”

“就是这个!”

眼角偶尔会瞄到有魔像,在定期回收被撃败的魔像残骸,早知道应该多注意它们一点。

原来那并不是因为残骸会妨碍行军,所以才移到后方啊……

“是带回去修理吧。”

“真的假的。那不是永远打不完吗?”

让魔像停止活动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破坏装在头部内的人工人格,另一个更简单的方法,就是像人类一样直接把头砍掉。

人工人格,就相当于人类的脑部。

“哈维斯!光是把头砍掉还不够!”

苏伊娜发现只要是头部的人工人格结晶被长枪破坏的个体,就不会被回收,从而推测出只有人工人格还留著,身体也有一定程度残留的个体才能修理。

在发现这项事实前,我们已经浪费了相当多的时间。

“再不济也要回收头部,或是彻底破坏啊。”

“唔哇!难度变高了!”

除了偶尔稍微假寐一下,其他时间都在战斗的哈维斯发自内心呐喊。

在那之后,我们开始回收打倒的魔像的人工人格,在前往下一个楼层时,也会回收魔像的其他残骸,丢进魔法袋里。

这是为了避免发生到下一个楼层后,那些残骸又重新复活来攻击我们的恶梦。

“这应该就是最后了吧。”

约三小时后,布兰塔克先生清醒后许下的愿望,短暂地实现了。

就在我们祈祷这真的是最后的楼层并爬上楼梯后,发现这里居然不像其他楼层那样有满坑满谷的魔像。

“咦?这样就结束了?”

虽然哈维斯露出有点扫兴的表情,但其他所有人都发现了一个不想知道的事实。

在宽广的楼层深处,还有一座雕像。

在让我们累成这样后,居然又准备了一个魔像,打造这座地下遗迹的人,性格一定非常扭曲。

“这只的性能,该不会比之前那群还好吧?”

“哈维斯……我说你啊……”

“毕竟是放在比之前那只还要后面的地方。会这么想也很正常吧!”

虽然的确是这样没错,但真希望他别在这种时候讲出来。

大家都已经因为疲劳和睡眠不足,陷入只靠意志在支撑的状态。

即使理论上来说,‘疲劳减轻’和回复魔法已经将我们的身体完全回复。

然而,人类的精神似乎不这么想。

这五天累积下来的精神疲劳,让我们彷佛随时都会倒下。

“总而言之,如果不打倒那个,我们就没办法在床上睡了。”

结果,我们在这五天里根本没时间好好睡觉。

打倒整层楼的魔像,前往上面的楼层。接著楼梯就会消失,无法再回到底下的楼层。这是每层共通的状况。

虽然我们也有检讨过用魔法破坏地板,回到下面的楼层休息的可能性,不过在消失的楼梯前方,传来照理说已经被歼灭的魔像活动的声音。因此我们马上就放弃了。

我们的结论是,魔像恐怕没有被全灭。

每个楼层都会配置固定数量的魔像,等修理完后会再派过去驻守。同时如果魔像被破坏到无法修复,就会重新制造以维持一定的数量。

换句话说,只要破坏地板,就会被楼下的魔像夹击。所以要是随便开洞,只会让情况变得更严重。

这么一来,比起陷入‘前门拒虎,后门进狼’的状况,不如‘背水一战’还比较轻松。我们的选项只剩下前进而已。

“总而言之,要想办法应付那个棘手的雕像。”

“和之前那群一样吧。”

“啧!这只的威力比较强!”

明明外表和第群没什么不同,这座魔像的威力却变强了。

相对地,使用‘防御魔法’需要的魔力量也会增加。

当魔力耗尽后,我们就没办法防御这个魔像了。

只能连骨头都被烧成灰。

“小子,怎么办?”

“这次要等它耗尽魔力吗?”

“不,看来这次没办法用这招呢。”

我望向布兰塔克先生指的方向,那里有一条缆线和魔像连在一起。

简单来讲,就是这次的魔像有外接的能量来源。

它能从外部的魔晶石补充魔力。

从之前那些数量破千的魔像来看,这座地下遗迹应该以某种形式储存了大量的魔力。

“苏伊娜!”

“交给我吧!”

虽然这座魔像能从外部补充魔力,不过考虑到缆线被切断的状况,内部应该也有安装魔晶石才对。

无论如何,现在都必须先切断那条缆线。

通常这种缆线的外层应该是用秘银制作。所以用苏伊娜的枪就够应付了。

我对苏伊娜打了个手势,从魔法袋里拿出备用的枪扔给她。

苏伊娜接住长枪,瞄准后用力将枪扔向缆线。

布兰塔克先生算准时机,替枪打开部分的‘风魔法障壁’。

接著哈维斯很有默契地用风系统的魔法强化枪的威力。

苏伊娜瞄得非常准,长枪漂亮地贯穿并切断了缆线。

“看来有装预备的魔石。它的动作没有停下来。”

“光是顺利切断从外部提供魔力的来源,就算是很好了。”

虽然我是希望只要切断缆线,就能让它停止动作,不过果然没这么容易。

布兰塔克先生开口安慰沮丧的我。

“再来就是比耐力了。”

然而,接下来战况又陷入了胶著状态。

魔像不断攻击,哈维斯和布兰塔克先生持续用‘风魔法障壁’防御,这样的状况维持了半天以上。

虽然其他成员趁这段期间轮流休息,但魔像完全没有停止活动的迹象。

明明切断了外部的魔力供应,但这座魔像不仅维持了相当长的时间,这次的攻击威力还较为强大,看来内部应该装了性能极高的巨大魔晶石。

“还能撑得下去吗?”

“不,快没时间了……”

至今只顾著消极地防御魔像的攻击,现在终于要付出代价了。

我们似乎惹恼了建造这座地下遗迹的别扭家伙。

通往底下楼层的阶梯突然再度出现,伴随著金属的摩擦声,布兰塔克先生有发现一排魔像爬上了楼梯。

“可恶!这次换从下面来!”

那些是我们花了好几天才破坏的大量魔像士兵。

魔像们已经填补完损害,在地下遗迹创造者的命令下,准备排除我们这些在最上层持续防御龙魔像的攻击,进行无趣战斗的敌人。

魔像们排成一列爬上楼梯。

“哈维斯!”

“可恶!结果还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啊!”

休息过后,总算稍微恢复精神的我、苏伊娜和露伊思三人在楼梯附近摆出架势,开始与一面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一面从底下爬上来的魔像们战斗。

我、苏伊娜和露伊思三人在楼梯前面排成一排,著手破坏往上爬的魔像,同时将它们推到楼下。

不过无论打倒几只,都会有新的魔像接连爬上楼梯。

我的表情,逐渐透露出焦虑和疲劳之色。

“殿下,这样下去我们会全灭!”

“糟糕,被逼上绝境了……”

这或许要怪我们之前曾经靠拖延战术,成功等到魔像耗尽魔力。

而且在和前一群魔像战斗时,并没有出现士兵型的魔像。

明明前提条件不同,我却采取了相同的战斗方法,这是我的失误。

“就算知道会有风险,也应该主动采取攻势吗……”

“小子,别感叹了。即使因为不想拖时间而采取攻势,也是有可能失败。重要的是,应该思考现在该怎么办。”

即使面临这种危险的状况,布兰塔克先生依然维持冷静。

不愧是长年以一流冒险者的身分活跃过的人。

我坦率地感到佩服。

“那个我们可撑不了太久喔。”

考虑到持久力,我们迟早会面临极限。

这五天来,持续靠魔法和药物强化身体能力,削减睡眠时间也是个问题。

艾琳娜在三人后面帮忙施展疲劳减轻魔法,不过已经不像一开始时那么有效。

大量士兵型魔像持续爬上阶梯,三人依序加以击倒,防止它们的进攻,而我的精神也快到达极限,无法长时间战斗。

“既然如此,就在短时间内打倒那座魔像吧。”

“也只剩这条路可以走了。”

只要打倒它,至少可以往前逃跑。

也或许打倒魔像,就是过关的条件。

虽然这是一场赌注,不过胜算或许比持续防御要高也不一定。

我做好了觉悟。

“殿下,我要解除‘风魔法障壁’。”

“没问题吗?”

布兰塔克先生担心地问道,不过我当然还是要请他协助我。

魔像持续的攻击,基本上只是向前斩击。

即使如此,被以高速挥舞的兵器,会因为与空气摩擦产生高温状态,让生物连骨头都无法残留

因此只有这段期间,必须请布兰塔克先生帮忙防御。

布兰塔克先生的‘风魔法障壁’,因为魔力量的关系,无法抵挡魔像的斩击太久。

不过如果只是短时间,依然有办法应付。

“我是没问题。可是莫奈尔还剩下多少魔力?”

尽管我的最大魔力量,因为这五天的乱来而略微提升,但连续施展治愈魔法后,还是来不及回复,只剩下约两成的魔力。

“不行吗?”

“……这要看你能否将那家伙的攻击也摧毁。”

这么一来,布兰塔克先生就可以停止展开‘风魔法障壁’。

为了预防万一,我只要有空就会在魔晶石储存自己的魔力,所以我拿出了晶石

其实我本来存了四颗,不过其他都已经用光了。

是在与魔像军团战斗,魔力来不及回复时用掉的。

“再来是……”

我还剩下几个之前从市场那买的的魔石。

考虑到能量转换的效率,用了一定会亏大钱,不过命是钱买不到的。

这是因为若从尚未加工成魔晶石的魔石抽取出所有的魔力,魔石就变得像灰一样崩坏,再也无法使用。

“最后能补充的魔力,只有不到原本储蓄量的二十分之一。”

“这部分,等事后再向学院教导处那些人求补偿吧。”

“说得也是。那么,我要上啰!”

在发出信号的同时,由哈维斯先解除‘风魔法障壁’,布兰塔克先生再以全力展开‘魔法障壁’。

“小子,如果是这个威力,我无法撑太久!”

“了解!”

我立刻在脑中回想龙的形象,并正确地加以重现。

尽管是没空练习就直接上阵,但我不仅用得自然,也没有感到不安。

虽然完全没有根据,但我相信自己做得到。

这么说来,提尔皮茨先生也曾经说过我没问题……

我当然不可能直接攻击,所以我将拉满的弓箭对准魔像,同时在脑中想像将体内的魔力加速,朝前方发射的画面。

接著,马上就发出了类似魔法攻击。

“小子,快提升魔法的威力!”

再来就是和布兰塔克先生说的一样,必须尽快用魔法将魔像的攻击压制住。

首先,我毫不保留地投入自己剩余的魔力,接著从只剩一个的魔晶石里抽取魔力使用。

虽然我的魔法逐渐将魔像的攻击给压制住,但由于魔力消耗也很激烈,因此意识马上就变得模糊。

“小子!振作一点!”

我隐约听见布兰塔克先生的叫喊,记忆短暂地飞回过去。

“在魔法的领域,适应性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假设敌对的对手使用了第一次看见的攻击。同学们,你们要怎么办?”

我想起那段在学院的时光。

在某次的课间时间,老师曾经这么问过我们。

老师偶尔会提出让我们思考很久的问题。

“先防御,再观察状况吗?”

“一开始的话,这么做就够了。不过,要是找不到解决的方法,迟早会因为魔力用尽而被打倒。这样你要怎么办?”

“……”

“战场的环境瞬息万变。拙劣的思考,和什么都没想是一样的。这种时候其中一个答案,就是在看过对手的攻击后,以相同的攻击反击。因为是随机应变,所以就算只是相似的也无所谓。这么做的优点……”

“是能引诱对手动摇吗?”

“没错。然后,就要再次冷静思考。例如对手是使用哪种攻击。”

“再换使用能够克制的那种吗?”

“正确答案。不过,等莫奈尔成为冒险者或军人后,或许会遇见也不一定……”

冒险者的工作,也包含探索古代魔法文明的遗迹。

而那种遗迹,存在某种特殊的敌人。

集结了古代魔法文明的极致魔法技术,一般被称做魔像的人工生命体。

以魔力为能量来源行动,不会感到恐惧的冷血机关兵器,会从名为冒险者的入侵者手中,守护遗迹和收藏物。

“在魔像当中,也有会使用魔法而且强大的个体。”

正确来说,应该是装备了只要输入魔力,就能发动魔法的魔法道具。

“在那之外,最多的就是物理攻击。”

由于只是将储存的魔力加速到高速后斩击敌人,因此设计的都很简单。

“小子,你难道是魔力不足而失去意识了吗?”

“对不起。”

“不,你的身体还是有好好在动。而且失去意识的时间还不到一秒。”

我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单脚跪地,不过还在拉弓弦。

至于关键的魔力,多亏魔像的攻击已经被我大幅压制回去,不再需要施展‘风魔法障壁’的布兰塔克先生,正将双手放在特定器皿并挨着我的肩膀上帮我补充魔力。

“布兰塔克先生。”

“我也把预备的魔晶石全部用光了。事到如今,我只能不断传送魔力给你,直到失去意识为止。”

“我知道了。”

这下我和布兰塔克先生,都没有多余的魔力了。

我们有办法在用尽这些魔力之前,将攻击全部压制,破坏魔像的头部吗?

一旦失败,重新被压回来的攻击,会将我们所有人消灭到连骨头都不剩。

“殿下!需要魔力的话!”

“哈维斯,不行!”

哈维斯是迎击从后方楼梯逼近的魔像的关键要员,就算让他来这里也只有反效果。

若在破坏魔像前,就先被后边魔像从后方攻击也没有意义。

而苏伊娜和露伊思的魔力,也都不足以分给我。

就算他们将全部的魔力都传给我,也会因为转换效率的问题,补充不了多少魔力。

“我刚才,冷静地计算了一下……或许会刚好不够一点。”

“总之往前放就对了!我把全部的魔力都交给你,剩下就拜托你了。”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布兰塔克先生就失去意识倒下了。

这么一来,就只剩下我目前拥有的魔力了。

持续从我手掌中放出的攻击,逐渐将吐息压回去,距离目标的头部只剩约十公尺了。

然而,或许是因此产生了危机感,龙魔像又再次增强吐息的威力。为了因应这点,我也必须大量使用魔力。

魔力使用量增加过度,让我内心充满焦急。

多龄这两年半的修行,我变得能敏锐察觉到魔力逐渐减少的感觉。

不好了!总而言之,必须尽快将攻击全部推回去!

然而,无论我再怎么焦急,都无法轻易将吐息推回去,就在我心里开始慢慢产生危机感时,再次有人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莫奈尔大人。”

那是艾琳娜的手。

“以前师傅给我的东西,终于能够派上用场了。”

此时,我总算想起在我和艾莉丝刚订婚时,她师傅送了一个能储存魔力的手环给她。

确认魔力逐渐从艾琳娜的手流过来后,总算暂时能避免魔力用尽的状况。

然而……

“完全压不回去……”

虽然不晓得人工人格有没有心,但魔像第三次增强了攻击的威力。

或许它也不希望自己被破坏。

话说装在这家伙体内的魔晶石到底有多大啊?

从外部补给魔力的缆线已经被我们破坏,装在头上和背上、能够从空气中收集魔力的镜子,终究只有辅助的效果。

这证明埋藏在它体内的魔晶石,就是如此巨大。

“不妙!魔力又……”

布兰塔克先生已经失去意识,虽然不晓得艾琳娜自己还剩下多少魔力,但我以前曾听她说过,就算她是一个上级魔法师,还是不擅长‘魔力赋予’。

因此即使让她用一般的方式将魔力分给我,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

“莫奈尔大人!”

“这样下去会被压制。你快带布兰塔克先生离开吐息的攻击范围。还有哈维斯他们也是!”

要是就这样被攻击压倒,我一定会连骨头都被烧成黑炭,不过与此同时,从后方楼梯上来的魔像们也会被卷进来。

而且魔像剩下的魔力量应该不可能太多。

要是能够妥善应对,或许能够只牺牲我一个人,就让其他人活下来。

“这怎么行,我不能丢下莫奈尔大人逃跑……”

“莫奈尔也可以跟著逃跑啊!”

“不可能。因为我们彼此都全力放出魔力,打算破坏对手。”

要是为了逃跑而让放出的魔力稍微减少,不用一秒钟,我就会被压回来的攻击给斩杀。

如果逃也是死,前进也是死,那就应该努力将牺牲减少到最低。

“殿下,果然还是用我的魔力!”

“闭嘴,把那些魔力保留下来!”

布兰塔克先生在魔力用尽后失去了意识,艾琳娜则是必须保留用来施展防御魔法的魔力。

这么一来,我死后战斗能力最强的人就是哈维斯了,不能现在增加他的负担。

“莫奈尔,你……”

“抱歉了,苏伊娜。”

苏伊娜似乎正在一面打倒魔像,一面思考最好的方法。

虽然这非常符合她的风格,不过已经束手无策了。

“到了那个世界,再学习魔法吧。”

“我不准你说这种危险的话!”

哈维斯怒吼道,不过无论再怎么计算,魔力的量都还是有点不够。

我的魔力,会在吐息靠近龙魔像头部约一公尺的地方耗尽。

正因为能够计算,绝望感才特别强烈。

“莫奈尔大人……”

都怪那个难搞的师傅,害温柔的艾琳娜吃了不少苦头。

因为我们还只是订婚状态,所以就算我死了,应该还是会有很多好人家可以选。

不必在这里陪我一起死。

死啊……

说不害怕是骗人的,我也不是不可能再重新以一名学生的状态清醒过来。

或许这个莫奈尔·霍华德的人生只是漫长的梦,我将再度回到二流学生党的生活也不一定。

我有这种感觉。

“莫奈尔大人……”

“艾琳娜是个美女,即使不用在这里陪我,也会有很多人想娶你……”

“不要!我要成为莫奈尔大人的妻子!所以莫奈尔大人也不要放弃!”

“艾琳娜……”

我没想到艾琳娜居然会在这时候以这么激动的语气说话。

就在我整个人呆住的时候,艾琳娜从后面伸过来的双手抱住我的脖子,轻轻将脸贴向我。

简单来讲,就是她从背后亲了我。

“呦呦呦!”

“艾琳娜真大胆!”

“哇哦⊙∀⊙!”

艾莉丝突然的行动,让哈维斯他们也难掩惊讶。

什么!

就在我也跟著惊讶的同时,我感觉到身体深处不知为何涌出一股魔力。

为什么?艾莉丝应该没有魔力赋予的才能……

即使她将剩下的魔力全部传给我,也会因为转换效率太差,连我百分之一的魔力都回复不了才对。

然而,我现在却感觉自己的魔力回复了两成以上。

“莫奈尔大人……”

“艾琳娜!”

嘴唇一分开,艾琳娜的意识似乎就逐渐变得模糊。

她以彷佛随时都会消失的声音对我说道:

“我使用了‘奇迹之光’。不过因为魔力不足,所以不完全……”

“原来如此。”

‘奇迹之光’是一种精灵的最上级天赋魔法。

虽然要消耗庞大的魔力,但即使对象是濒死状态,也能完全回复。

也只有约五十位上位精灵会使用。

换句话说,艾莉丝也是其中之一。

而且,这个魔法还有另一个效果。

就是能顺便帮施展的对象,回复一半的魔力。

即使是像我这种没受什么重伤的人,也能成为施展魔法的对象。

因为无法治愈不存在的伤,就算用了也是浪费魔力,所以至今都没有人像这样使用。

艾莉丝只为了让我的魔力恢复,就用了这个魔法。

就某方面而言,也可以说是个盲点。

“这么一来,就能让魔力稍微……”

“我知道了,艾琳娜,你放心地睡吧。好吗?”

“好的……”

说完这句话后就失去意识的艾琳娜,以宛如正被我背著般的姿势陷入熟睡。

即使只有一半的效果,‘奇迹之光’依然耗尽了艾琳娜剩余的魔力。

“艾琳娜,对不起,我居然放弃了。不过,已经不用担心了。”

我温柔地对靠在我背上的艾琳娜说道,同时逐渐提升箭矢的威力。

我毫不保留地全力放出在最后的最后获得的贵重魔力,破坏眼前的金属人。

对现在的我而言,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幸好我现在正因为那个吻而非常兴奋。

“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我可不希望因为在这时候节省魔力,害自己再度陷入魔力不足的状态。

虽然有点担心后方的魔像集团,但也只能交给哈维斯他们处理了。

在最坏的情况下,希望他们能背著我们往前逃。

我一面在脑中想著这些事,同时一口气将自己的魔力全部释放出来。

在零点几秒以前,我施展的魔法已经将攻击压回去,在从魔像的胸口侵入后破坏它的内部。

尽管魔像的胸口内也装了秘银装甲,但它自己的攻击和我的魔法在狭窄的胸腔内激烈冲突后,发生了爆炸。

就算是秘银,应该也无法承受这股破坏力。

胸部部悲惨地爆裂的魔像停止动作,发出夸张的金属声往前倒。

接著……

“咦?魔像们的动作也停止了。”

“应该可以把那座魔像当成是头目吧?”

“大概就是这样吧。”

至今不断朝这里逼近的士兵型魔像,全都停止动作。

楼梯下宛如充满尸体的战场遗迹,陷入一片寂静。

“殿下,这不是成功了吗?”

“嗯……”

总算摆脱魔像集团的威胁后,哈维斯放心地向我搭话。

不过和布兰塔克先生跟艾琳娜一样用尽魔力的我,现在也感觉随时都会失去意识。

“我已经快昏倒了……哈维斯,剩下就交给你了……”

“殿下也到极限了。那些棘手的魔像都不动了,放心交给我吧。”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那是什么声音?”

因为成功破坏眼前的强敌而松了口气的我,在听完哈维斯的话后,就在听到某种动静后清醒了一点。

最后看到了滔天的流水朝我们冲过来,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