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 第10章 010_呆*******萌

都市青春 2020年07月05日

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一点都不敢显露出来,眼睛一弯就带了点笑意:“老姐姐怎么来了?快随我去见一见夫人。”

心中很满意奶娘的识趣,那嬷嬷略一点头,用手指抹了抹鬓角:“今儿是小公子的洗三礼,皇后娘娘命常公公来给小公子添盆,我便厚着脸皮求了求。所幸娘娘宅心仁厚,便点头命我一同前来。”

“那成,我将小公子送到夫人身边,夫人总能发一个善心,给我半个时辰的时间。”奶娘脸上堆着笑,两个人快步找正屋走去。

掀开帘子进了门,奶娘动作轻柔将顾宣和放在床边,嘴里夸着他:“夫人,小公子的洗三礼可是又热闹又体面,好多人家都赶着来添盆。洗三的时候,小公子哭得十分响亮,模样又俊俏,那些大家夫人看的直眼热呢。”

庄幼菡温柔的一笑,接过自己的儿子,满心满眼都是慈爱,怎么看怎么喜欢:“平安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以后娘绝不会在让你受半分的委屈。”

逗弄片刻,却发现奶娘还站在一旁,便淡淡的问:“可还有事?”

“回夫人的话,今儿桂嬷嬷来国公府里,她是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也是奴婢的同乡,有事儿拜托奴婢,奴婢想要告半个时辰的假。”奶娘诚惶诚恐的说道。

“桂嬷嬷,莫非就是刚刚同常公公一同来添盆的那位嬷嬷?”庄幼菡眼波一闪,立刻就知道奶娘说的是谁。

今儿是顾宣和的洗三礼,奶娘平日里倒也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庄幼菡愿意给她这个脸面,便点点头:“平安身边有人伺候,既然如此,我便准了。你且去吧,快去快回。”

奶娘欣喜的行礼之后,便退了出去。回到自己住的屋子,果然那常自在与桂嬷嬷已经坐在屋子里了。

“桂嬷嬷,今儿来,可是娘娘有事吩咐。”这奶娘是当初在皇宫的时候,皇后赏赐的,出宫那天便带了出来。

“这位是常公公,我且问你,可有法子让小公子与咱们相处半盏茶的时间?”桂嬷嬷开口说道,却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见奶娘满脸的为难,便解释道:“放心,这是为了小公子好,若是成了,小公子日后可有大造化。”

听桂嬷嬷这么一说,奶娘心中一动,想了片刻之后,方说道:“小公子每日都需要沐浴三次,今儿虽办了洗三礼,待会儿又该是到了洗浴的时候,那时候有空闲。”

两个人又商议的些许时候,方才敲定时间,而那常自在只静静的坐在一旁,并不说话,眼中却是掠过一丝悲凉来。

庄幼菡虽然身体好转,却每日都需要午睡,每每大中午的时候已经是睡眼惺忪。几个侍女伺候着她睡下,便轻手轻脚的将顾宣和抱到了他的屋子里。

她们前脚进的门,后脚奶娘便跟了过来,抱起顾宣和,将手伸进去摸了摸他的脖颈,果然又是一手的汗水污垢,便吩咐了一句:“小公子又出汗了,快去烧水,准备沐浴。”

几个侍女忙唤人将浴桶抬了进来,又用拉开屏风挡住。奶娘不动声色,将几个侍女使唤的团团转,寻了几个借口将人使了出去。待屋子里只有她一人之后,便快步走到窗边,开了窗户,却见那常自在翻窗进来。

顾宣和眯了眯眼睛,果然刚才他就觉得这个奶娘不对劲,瞧刚刚进来这个人的打扮,应该是宫里的太监,就是不知道是谁派来的了。漆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这俩人,他倒是想要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或许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因为有异能的关系,他还真的没有多害怕。

“将他洗干净了。”常自在声音带着太监独有的调调,有些尖利却带着些女气,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包来。一层层的解开,里面有几根长长短短细如牛毛的银针,还有一个陶瓷盒子,揭开来,却是大红色的颜料。

这颜料是用猩猩的血液添加的好几味药材熬出来的,专门用作染色。

奶娘特意加快的沐浴的动作,将顾宣和洗干净之后用一方大帕子包裹起来,抱到常自在面前。

常自在望着这孩子那双水汽氤氲的眸子,竟忍不住有些心虚,总觉的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知道他即将做什么,甚至破天荒的摸了摸顾宣和的脑袋,也不管面前的这小婴儿能不能听懂,放低了声音安慰:“放心,忍一忍痛,很快就做完的。”

会痛?他想做什么?才想着,小巧的下巴已经被人擒住,掰开了嘴,塞进来一方柔软的手帕,防止他哭闹出声来。

顾宣和瞪大了双眼,只见那常自在吩咐奶娘板着他的下巴,露出了肉呼呼白嫩嫩的小脖子来。

取来了一枚极细的针,挑上一点儿大红的颜色。顾宣和眼角只瞥见那针泛着冷厉的寒光,紧接着脖子一疼,却是那针直接扎了上去。

这扎针并不同于大夫救死扶伤时候的施针,反而更像是刺青!对,就是刺青!只是他这个刺青并不是一般人的那种黑色,反而是大红色。

他这是要在自己脖子上刺出一个图案来!想通了的顾宣和立刻大声哭了起来,偏偏声音被口中的帕子所阻隔,只听得到些许稚嫩的呜咽声。他挥舞起小拳头抗议起来,小身体一扭一扭的想要摆脱这个困境。

可惜的是,他身体小小的哪有什么力气,被奶娘轻而易举的就按住了,跟翻过肚皮的小乌龟一样,四脚朝天动弹不得。

脖子处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那常自在的动作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几乎只看到寒光一下一下的落在他的脖子上。很快,原本只有芝麻大小的红痕渐渐的蔓延。

正如常自在说的一样,很快就完成。他的动作迅捷又准确,看得出来,他对刺青极为娴熟。不多时,顾宣和的脖子上就多了一道红痕。

那红痕从左到右,带着火一样的颜色,因为针扎的关系,红痕周围的肌肤略显得红肿,衬在周围白嫩的肌肤上特别的明显。

用手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常自在收了银针,对奶娘说道:“这几天好好的照顾他,他毕竟太小了,或许会发烧,须得给他摸上消肿的膏药。”

说完,他便同意翻窗跳了出去。

奶娘望着这一小块脖子处肿起来的肌肤也犯了愁,心中忐忑不安,这样明显,若是被夫人发现了,那她定然吃不了兜着走。

打了个寒颤之后,连忙取来了紫金化瘀膏,用指尖挑了一点儿抹在顾宣和的脖子上,顾不得他痛不痛,使劲的揉搓,想要将那处的淤血揉开。

原本他的脖子就因为刺青而红肿不堪,奶娘这一揉,钻心一般,更是痛的他眼泪都掉下来了。

看见他哭,奶娘也不敢取出他口中的帕子,只重新找了干净的衣服出来,将他包裹严实,特地拉了高了衣服领子,企图遮住他的脖子。

将顾宣和抱起来,略转一个方向,顾宣和小小的脸便面对着她,旁人从其他角度就看不清楚顾宣和嘴巴里塞着的帕子。

“哦哦,乖乖,快睡觉觉。”奶娘抱着他出了门,门口守着几个侍女,她一边用手轻柔的拍打着襁褓,一边嘴巴里轻轻的哼着,用眼神示意侍女安静,免得打扰了小公子的安睡。

她总觉的这小公子平日里实在是太过乖巧听话,不哭不闹的,只要她掩饰的好,兴许能蒙混过去。

顾宣和还真就不哭了,有一句话叫做来日方长,他现在大哭大闹也没有用,嘴巴里还塞着帕子呢,除非这个奶娘有本事让他的娘亲永远不见他。

想清楚了之后,顾宣和看似很配合的睡了过去,睡之前迷迷糊糊的想,刚才那个太监到底在他脖子上刺了一个什么样的图案呢?刺这么一个图案到底有什么用?

古代人都是迷信的,难道要将他弄成福星转世不成?

见他真的睡着了,奶娘顿时松了一口气,趁着那些个侍女不注意的时候,假装为顾宣和擦口水,取出了他嘴巴里塞着的手帕,藏进了袖子里头。

彼时庄幼菡已经醒了,见儿子不在身边,立刻就打发人来找。奶娘的心提了起来,慢腾腾的走着。正屋却越来越近,掀开帘子进了门,脸皮有些发僵,好容易挤出了一个笑来:“夫人,奴婢为小公子洗浴去了。”

“怎么又洗?”庄幼菡不悦的皱起眉来,抬起手探入了顾宣和脸侧的脖子处,摸了摸却是干爽的。心中的不快才去了一些。

这一串动作看得奶娘心惊胆战,犹如鼓噪一般,待庄幼菡的手离开了顾宣和,这才偷偷的喘了一口气,忙解释道:“小公子出汗比较多,纵使捂着汗渍不雅,奴婢才用温水为小公子洗浴,请夫人放心,屋子烧得热热的,绝不会冷着小公子。”

正说着话,顾宣和却睁开的双眼。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