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直播:吃货总裁是铁杆粉 第六十四章 进击的唐兆_离草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7日

“不要太在意什么?夭夭,你果然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见唐梓夜以一种猛兽猎食般的眼神看着自己,陶夭尴尬的轻咳了两声,说道:“那个,我昨天说的话措施的确有些不太妥当,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就是了。”

额……这个含糊其辞的回答是怎么回事?

唐梓夜好不容易千辛万苦的等到了陶夭的否定,却没想到人家竟然说的这么模糊,当时便有点泄气了。

“夭夭,我还是那句话,我很喜欢你,我会一直喜欢你的,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改变的。”

面对唐梓夜如此热烈的表白,陶夭又有些脸红,好在这时候服务生终于上菜了,她便没再理唐梓夜了,低头便与这一桌大餐开始了亲切而友好的交流。

而另一边,唐兆果然没把昨天唐甜甜对他的警告听进去,临近中午时便像只开屏的孔雀一样一边展示着自以为很漂亮的尾巴一边杀到了陶夭家。

直到下车之前,那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因为他十分笃定只要假以时日,陶夭一定会像以前他教过的那些小女朋友们一样投入他的怀抱的。

直到陶寒和王珍告诉他陶夭早就已经出门去了……

“伯父,您能告诉我夭夭是去见谁了吗?”唐兆礼貌的问道。

“额……这个,不瞒你说,夭夭走的时候好像说了一句,说是去见唐梓夜唐少爷了。”陶寒一边观察着唐兆的脸色一变说道。

“哦?是吗?”

唐兆心里已经气的五脏六腑都要燃烧起来了,但脸上却还是强行淡定的装出了一副谦逊礼貌而大度的样子。

“伯父,想必您也知道,我那堂弟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之前还到乡下去休养了两年,也就是前段时间才回到公司,他那个身体,本来就不应该太劳累,过段时间,我便会多帮他分担一些公司的事务,而且为了他的身体着想,爷爷也决定重新考虑唐氏集团的继承人了,所以……”

他的话没说完,但无论是陶寒还是王珍都已经很明白了。

他这不是红果果的表明以后唐氏集团就是他们的吗?这么明显谁看不出来啊?

想到这儿,陶寒立即跑出了一副阿谀奉承的嘴脸,笑嘻嘻的对唐兆说道:“是是是,这道理我们都明白,您放心,等夭夭回来我们一定会好好和她谈谈的,然后再让她亲自给您赔罪,怎么样?”

呵呵!陶寒还真是有钱就是爹啊,明明是唐兆不厚道好吗?怎么现在反倒成了是陶夭的错了?

当然,唐兆心里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在这种场合表现出来的,只见他淡定的一笑,说道:“伯父明白就好,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找夭夭。”

说完,唐兆像个大尾巴狼似的昂首挺胸的走出了陶家大宅。

唐兆走后,陶寒飞快的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

昨天在婚礼上,无论是唐兆还是他的家人,都已经明确的对陶夭表示出了喜爱,而且今天唐兆还亲自上门,明显是对陶夭势在必得啊!

还有,唐梓夜的身体的确不好,平时看上去总是一副脸色苍白的样子,而且这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在乡下休养了两年了,要不是因为唐家老爷子突然回来,他养病还不知道会养到什么时候呢。

相反,唐兆身强体壮,而且看上去也是有些手腕的,保不准以后唐氏集团就真的交到他手上了。

如此说来,若是陶夭能够和唐兆在一起,唐陶两家联姻,那对陶家来说简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权衡利弊之后,陶寒做出了一个决定——一定要让陶夭和唐兆在一起!

他把自己的盘算和决定告诉了王珍,毕竟这种事由母亲去说会比较好一点。

王珍心里虽然有些犹疑,但看到陶寒一副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样子,便也说不出什么了,一心只等着陶夭回来。

而陶夭呢?高高兴兴的和唐梓夜吃完了饭,就高高兴兴的拒绝了唐梓夜的豪车相送,然后就高高兴兴的揉着自己撑得鼓鼓的肚子打车回家了。

她刚一踏进家门,立即就被王珍热情的迎了过来。

虽说是亲妈,但这么多年来王珍对陶夭我从来没有这么热情过呀,这是怎么了?想打西边出来了吗?

陶夭恍然生出了一种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错觉,一时间有点受宠若惊。

“妈,怎么了?您怎么突然对我这么热情啊?”陶夭忍不住问道。

“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对你不热情过?快来快来,妈妈有话跟你说。”

说着,王珍拉着陶夭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夭夭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乡下呀?”王珍问道。

额……难不成是嫌自己在家里住的久了吗?陶夭默默的想。

“哦,我打算明天就回去。”

既然自己在这家里不受欢迎,那还不如早早回到乡下去过舒坦日子的好。

谁知,她话音刚落,王珍却急忙把这首说道:“不不不,夭夭啊,在家多住些日子吧,过几天再走,你看,你姐姐这不是刚结婚吗?多在家住几天吧,也算是陪陪我和你爸爸。”

诶?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陶夭腹诽道。

“额……好吧。”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亲妈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陶夭还是点了点头,毕竟是亲妈呀!

“夭夭啊,你知道今天谁来过了吗?”

咳咳,不然这么快就该提到重点了。

“谁呀?”陶夭漫不经心的问道。

“唐兆啊!”

说起唐兆,王珍的眼都亮了。

“夭夭啊,你不知道,昨天在婚礼上的时候我还没觉得,今天他突然这么一个人,我才发现,哎呦,小伙子真是长得帅呀,那可真是一表人才呀!”王珍十分夸张的说道。

“啊?”

陶夭一头雾水,心想唐兆到底是给她这亲妈下了什么迷魂药啊?这夸的也有点太过分了吧?

见陶夭不说话,于是王珍便就唐兆的样貌,家事,能力,等等等等开始了一系列的举例说明和“略带”夸张的赞赏。

“妈……”

陶夭觉得现在王珍对唐兆的赞许就如滔滔江水一样绵绵不绝,要是再这样下去,她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夭夭啊,就考虑一下吧,你看那唐兆不是也挺喜欢你的吗?再说了,人在唐家是什么家世啊?不会委屈你的!”王珍苦口婆心的劝道。

“妈,我看您还是省省吧,夭夭心气儿高着呢,她看上的可不是唐兆,而是唐兆的堂弟,就是那个叫唐梓夜的,现任唐氏集团的总裁。”

不知什么时候,陶艳霞和苏淮回来了,两个人刚进门,陶艳霞就阴阳怪气的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见解”。

而她的这番话也让王珍大吃一惊。

“夭夭,你真的喜欢那个叫唐梓夜的吗?你可别那么多嘴啊,我听说那个唐梓夜身体状况不太好,之前一直在乡下休养来着,前段时间才回来,他和唐兆可没什么可比性啊……”

王珍这话还没说完,陶艳霞就笑嘻嘻的打断了她:“妈,您这话就此言差矣了,唐梓夜可是比唐兆帅多了,而且和夭夭相处的时间也久啊,他们俩其实早就勾搭上了呢!”

“小霞,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王珍皱了皱眉头。

与此同时,苏淮的脸色也不太好,站在陶艳霞的身后,默默的握紧了拳头。

“我说的不对吗?妈,你要是不信可以亲自问问夭夭啊,她喜欢唐梓夜所有人都知道,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说。”陶艳霞翻了个白眼,撅着嘴说道。

“夭夭,你跟妈妈说,你真的喜欢唐梓夜吗?”

听王珍这样问,陶夭瞪了一眼陶艳霞,沉着脸说道:“妈,我谁也不喜欢,这样总可以了吧?我有点累了,先上楼去了。”

说完,她理都没理陶艳霞和苏淮,直接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直接告诉陶夭,像这种陌生的电话千万不要乱接,比如上次,她就接了电话,结果发现竟然是周溪打来的,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顿损,坏心情足足持续了半个多月。

可是她不接,那边就不停的打,真是烦死人了。

“喂,谁啊?”陶夭蔫蔫的问道。

“夭夭,是我啊!”

诶?这个声音怎么有点熟悉?

“你是谁啊?”

“夭夭,他们昨天才见过的,今天你就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吗?你这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陶夭一头雾水,这声音听上去是有点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具体是谁了,毕竟她不是谁的声音都能记得清楚的。

“你到底是谁啊?不说我就挂了!”

陶夭被王珍和陶艳霞搞得有点心烦,现在是真的没什么耐心。

“别挂别挂!夭夭,我是唐兆啊,这么快你就把我忘了吗?”唐兆显然有些失望。

“哦,是你啊?有什么事儿吗?”陶夭淡淡的问道。

“夭夭,我明天想请你吃饭。”

“哦,不行,我没时间。”陶夭简单明了的回绝道。

“啊?为什么?你有什么其他的事要做吗?可以陪你一起!”

唐兆这是打算要纠缠到底了。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再见。”

说完,陶夭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剩下那边的唐兆独自在风中凌乱。

为了防止再被安利唐兆,陶夭祖宗在屋里睡了一个下午。

直到唐梓夜的电话打过来……

“夭夭,你明天有空吗?我想带你去个好地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