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金阙 第12章 玉璧明珠_看泉听风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2日

万松寺身为萧令仪的别院,后院十分的宽敞,环境也极为清幽,陆琉信奉道教,可偶尔兴起之时也会来此住上几天,倒是常山每月都来此进香,但从不入真正的后院。

常山听到崔振从树下摔下来的消息,神色一僵,面色立刻竖了下来,恼怒的狠狠瞪了忐忑站在一旁的崔孟姬,崔孟姬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常山,心中极是委屈,又不是她让阿兄爬树的。

冼夫人在一旁打圆场道:“公主还是先唤疾医和殇医过来,从这么高的树上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冼夫人心中对崔家又厌了几分。冼氏娘家非高门世家,却也是书香门第,元三娘是幼女,性子是被她养的娇了些,可该有的教养还是有的,如何看得上崔家这种做派?歹竹出好笋不是没有,但最常见的是蛇鼠一窝。

常山听了冼夫人的话,眉头更是皱紧了,“一时半会哪有什么大夫,叫医女来先给他看看吧。”

候莹在一旁涨红了脸,崔氏兄妹的举动,让她非常尴尬,大家都心知肚明,崔振会来此的原因。常山心疼女儿,不忍女儿在未来的婆婆面前尴尬,“也差不多该进午食了,你去把你妹妹和三娘叫回来吧。”

“是。”候莹巴不得出去透气。

常山等女儿出去后,神色略缓的转而望向冼夫人,“我那个表侄被我表哥宠坏了,阿冼你别介意。”

莫说冼氏有意同常山结亲,就算不结亲,看在常山是公主的面子上,也要给她台阶下,“都是孩子,哪有不顽皮的?我家子长淘气起来,也闹得很。”

“是啊。”常山笑着眯了眯眼睛。

候莹来到陆言和元三娘、崔孟姬暂歇的厢房的时候,陆希也来了,候莹关切的问:“皎皎,你还好吧?”

崔孟姬听候莹这么问,心里有些怄火,她当自己阿兄是什么洪水猛兽了?明明阿兄都从树上摔下来了,她们还这么不依不饶,偏她们陆家的姑娘娇贵,看一下都不成?她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还是露出了歉意的笑容,“皎皎,刚才是我阿兄失礼了,他一向都这么粗枝大叶,来拜见姑母都不和我们说一声。”

“我没事,倒是崔郎君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可曾受伤?”陆希说。

“阿母已经让医女先去看过了,说是没事,崔家表哥身体一向很好。”陆言一派天真漫烂的笑着说。

崔孟姬咬牙,这陆言就差没挑明了说自己大哥皮粗肉厚了!

元三娘却只望着陆希身上那件白披风,“阿陆阿姊,你身上的披风是什么料子?”她一眼见到陆希披风的时候,就好奇了,之前就想问,可陆希有事离开了,现在逮到机会了。

“这是用羊毛织成的料子。”陆希说。

“有这么轻软的羊毛料子?”元三娘稀奇的问。

“据说是从天竺那儿传来的。”陆希并没有向三娘解释,这是羊绒,她自己对羊绒是什么也不是很清楚。

元三娘听说是天竺传来的,准备回去就让管事去打听。

“皎皎,你这件衣服是新作的?”崔孟姬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是的。”陆希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陆言见崔孟姬似乎还想再问,似笑非笑道,“崔表姊对我阿姐还真上心,你同一年也见不了阿姐几次,居然都能记住她哪件衣服没穿过?”

常山和崔家的关系比较亲近,但崔孟姬的确没见过几次陆希,袁老夫人未过世前,陆希一直陪在体弱多病的袁老夫人身边,别说外人了,就是陆家远亲都没几个见过她的。袁老夫人去世后,她又被高太皇太后和豫章长公主养在深宫,崔太后是疼爱崔孟姬不假,可她更宠的是自己两个嫡亲外孙女,更别说宫中还有一堆正经的孙女,崔孟姬在十四岁前,进宫的机会不是很多。

“我是随口问问。”崔孟姬笑容有些僵硬。

陆言扭头不理崔孟姬,崔振要是没有崔孟姬的帮忙,能进万松寺吗?陆家的部曲和宫中的侍卫又不是摆设?陆言是崔太后和常山的掌中明珠,又是陆家的女儿,要说没有半点傲气是不可能的,要不是从小家教严格,早被宠的骄纵无比了。屋内气氛一时有些僵住了。

候莹虽恼了崔家兄妹,但也不想给外人看笑话,再说这里她年岁最长,又是主人,不能冷着来客,“阿母说快进午食了,让我们先过去,我们这就走吧。”

元三娘也附和道:“是啊,我都有点饿了。”她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说起这个话题,陆言和崔孟姬也不会闹矛盾。

陆言见她神情忐忑,亲昵的笑着揽住她的手,“那三娘你今天可一定要尝尝,庙里厨子做的素斋,我保管你会喜欢的。”

“好啊!我早听说陆家私房菜中素斋极出名了。”元三娘说,不知不觉间就被陆言拉出了厢房,候莹跟在两人身后离去,陆希抬头望了一眼尴尬的崔孟姬,起身道,“崔娘子,我们也走吧。”

“好。”崔孟姬松了一口气,笑着走到了陆希身边。

一顿午食吃的宾主尽欢,午餐后陆希同常山说要去别院看姑姑,常山淡然的点头许了。陆希同冼夫人、元三娘和崔孟姬告辞后,就先离开了。常山见时辰不早了,也和冼夫人离开了。

候莹和陆言也不坐自己的犊车,直接上了长公主的马车,刚上车陆言就小嘴一撅,“阿母,崔振肯定是崔孟姬带来的!”

候莹低着头不说话,常山轻拍着在自己怀中撒娇的小女儿,“阿薇,你放心,阿娘定不会让你白受委屈的。”她冷冷一笑,“崔陵也不瞧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也敢妄想我的娇女!”

“阿母,我没受什么委屈。”候莹浅浅一笑,给常山揉着肩膀,“倒是你这些天一直忙于大母的寿诞,要注意身体。”

“我知道。”常山含笑轻拍她们的双手。

候莹见母亲心情不错,宛转提起了另一件事,“阿母,表哥摔下来的时候,皎皎也在场。”

“是啊!阿母,表哥也太过分了!若是吓到阿姊怎么办?”陆言忿忿道。

常山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哪有那么娇贵?不过是被看了几眼,还能少块肉不成?阿振摔下来都没叫苦呢!”对着两个亲生女儿,常山自然对表侄很不满,可若是说起陆希,常山不由又偏帮起了自家人。

陆言小嘴一鼓,刚想说什么,就被姐姐的眼神阻止了,陆言咬了咬下唇,要说她和陆希感情有多好,那不现实。她是崔太后养大的,而陆希霸占了大母和父亲所有的疼爱,宫里还有高太皇太后、高皇后、豫章长公主撑腰,应该说陆言从小就嫉妒这个得了所有人宠爱的姐姐。可再嫉妒,陆希也是她姐姐,他崔振算什么东西?

“阿母,你今天还要去宫里吗?”候莹怕陆言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急急的开口。

“嗯,你们要一起住宫里,还是回家?”常山问。

“我要回家。”陆言想也不想的说道,宫里规矩大的要命,哪有自己家里自在,候莹和陆言一个想法,也不喜欢入宫。

常山瞄了女儿一眼,“我这几天不在家,你父亲也不管你,你倒是正经管起家事来了,连你阿弟都敢饿了。”她也是刚才知道,陆言居然一天没给大郎吃东西。若不是陆言是她亲女,她早开口骂了。

“他不是吃点心了吗?有阿尹和阿向在,哪里会饿到他?我就是让他学学规矩罢了。”陆言漫不经心的说。

常山皱眉,陆言蹭到了她怀里,撒娇道:“阿母,这是你就不要管了,反正我就让人教些大郎规矩而已。”

“大郎的规矩自会有先生教,管你什么事?”常山没好气道。

陆言可不敢说母亲把大郎宠坏了,眼珠子一转,腻着常山道:“阿母,我想要一串红碧玺的手链配我的新衣服。”

“你这丫头,就是鬼点子多。”常山点点的女儿的鼻子,笑着答应了,“阿薇也要吗?”

“我要粉碧玺好了。”候莹笑着说。

常山和两个女儿聊得兴致勃勃,冼夫人和元三娘也在谈着陆家的几位姐妹

“阿娘,陆大娘长得真好看。”比未来的大嫂和阿妩都好看,元三娘暗道。

“我家三娘也好看啊。”冼夫人宠爱的对女儿说道,回想起陆希的姿容,心中暗忖,不愧是玉璧明珠之女。当年前梁武帝在主持陆琉和汝南长公主萧令仪婚礼时,曾戏言陆琉皎似玉璧、萧令仪炯若明珠,“为朕掌心的一对玉璧明珠”。汝南长公主身份贵重,她薨逝的时候,冼夫人还没资格拜见她,不过今日见到陆希,也隐约可见当年“明珠”的风采。

“我比陆家姐姐差远了。”元三娘心无芥蒂的夸着陆家姐妹,“阿母,我以后可以去找阿陆阿姊玩嘛?”

冼夫人看着天真娇憨的爱女,笑着点头,“当然可以,你两个陆姐姐不都让你去她们家玩吗?”

“对哦!我回去告诉阿芸她们,她们一定会羡慕我的!”元三娘咯咯笑着说,陆府的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元家现在富贵了,可想要登门拜访陆府,还没那个资格,“阿母,你说皎皎阿姊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和阿妩阿姊一起回家呢?”

冼夫人说:“许是她其他事情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元尚师突地插嘴,“我记得清微观就在这里,陆大娘子应该是去拜见她阿姑吧。”

元三娘也想起陆希和陆言有个出家当道士的姑姑。

“说来陆大娘子今年也有十三了,也不知道将来会配个什么人家?”冼夫人说忍不住同儿子闲聊道,候莹好是好,就是太羞怯了些,不及两个妹妹明朗大方,陆言又过于傲气,说来冼夫人最看中的就是陆希了。只可惜他们家身份还不够,不然若是能娶个世家女回来该有多好?她转念一想又觉自己太异想天开,当年先帝在朝中何等威严赫赫,也算陆家半个门生了,最后也不过只娶了一个陆氏的旁系女。

元尚师不用猜,都知道母亲心里在想什么,母亲是一心希望他能娶个品貌端庄的世家女,可对元尚师来说,他要娶的人是崔太后的外孙女,当今圣上的嫡亲甥女。如果有可能,元尚师更希望自己未来的妻子是陆言,她不仅是崔太后最喜欢的外孙女,还是陆家的女儿。

陆元澈只是一个无实权的光禄大夫,可满朝上下谁不知道,最护着他的就是皇帝了,不然陆琉怎么敢在崔太后寿诞前,上书大骂崔陵呢?可惜他们家不是士族,陆琉也不可能把女儿下嫁寒门。至于母亲最看重的陆希——她容貌、出身再好,也是前朝皇室后裔,他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阿娘,为什么皎皎阿姊的阿姑会出家?她没嫁人吗?”三娘好奇的问。

怎么没嫁人?冼夫人嘴角一抽,只是人家嫌弃夫君太花心,把夫君休了而已,冼夫人不好对女儿说这种话,只含糊道,“陆家世代向道,家中女眷终生不嫁也不少见。”见元三娘还想问,打断她道:“你不是跟我说想要做新衣服吗?还说不知道是什么料子?”

“对啊!阿母,我今天看皎皎阿姊穿了一件白披风,看着很暖和,那布料我以前都没见过,看起来像羊毛,但比羊毛软和许多……”三娘同母亲娇娇的说了起来。

而他们屡次提起的陆希,此时正看似淡定,实则囧囧有神的,被某人压着“欣赏”一位身材健美、衣衫半露的男子舞剑,一旁还有一名文雅的美男子弹着琵琶伴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