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王女的我绝对不可能被攻略_157.庇佑(辣鸡四中吃枣药丸)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2日

“大人,您看。既然这格兰已经被俘获。您说我们有没有必要找个机会,把这格兰在路上就弄死?要不然,如果他真的就把我们都供出来了,那我们不都玩完了?”

一个衣着体面,但是外貌却不敢恭维的瘦高个,此时正贴在罗兰的身边 对他小声的问道。

“不急不急,这格兰肯定是必死无疑。而就算是他想要说点什么,也绝对是救不回他的命。更何况,就算是他真的把我们说出来,想要拉我们一起下水…那也得看这赫格尔信不信。你说,他一个叛贼的话,可信么?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在他身上扣个妖言惑众的帽子 。”

罗兰却是对此胸有成竹。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似乎是在表明,[jz][tp=http://img.shuom8.com/pic1/ddoo_yy_0o0w4jK5I.png他对此是有多么的放心。

“但是…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如果这赫格尔真的就信了那格兰的话,那该怎么办?”

瘦高个依旧是愁眉苦脸的问道。

“你既然知道这句话,那你就快点把军需库给重新填满!记录也给全部改好。反正也就是从其他商行调点物资过来充充数,也不用摆出这副肉疼的模样。而说到这赫格尔如果信了格兰,那你想想这朝堂里哪些个不是我们的人?随便几个人在赫格尔耳边说上几句,他自然就会打消对于我们的疑虑。”

罗兰似乎是对此不以为意。

毕竟啊,这家伙又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早就轻车熟路了。

如果在路上就杀掉格兰。

先不说这能不能做得到。

毕竟押送队伍可都是禁卫军。普通的匪徒还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而就算是真的把格兰杀掉了。

这样子反倒会更加激起赫格尔的疑心。

“这格兰到底是做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导致这些家伙会不惜冲入禁军,刺杀格兰?”

这种疑惑肯定会长久的出现在赫格尔的脑海里。

而如果是格兰自己这么说呢?

那就是空口无凭,直接扣上个欺君之罪,然后拖出去砍头。

这不就是轻轻松松?

自乱阵脚是绝对不行的。

在这种时候,就要处变不惊,然后还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这才是正确的破解方式。

罗兰在心里如是想到。

而那似乎是军需官的瘦高个,眼见这个建议没有被罗兰采纳,也只是悻悻退了出去,然后老老实实去查漏补缺。看看有没有漏掉的部分,以防这些细节引起赫格尔的怀疑。

而罗兰则是愉悦的舒了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椅子上。

心想,这家伙还是太年轻。

无论是赫格尔,还是这科鲁兹,都是没有经验。

虽然这个赫格尔吧,确实是有点能力。做事也是雷厉风行,异常果断。

但是,经验不足是硬伤,而且还没有足够的势力。

至于这科鲁兹,则是完全没有把心性给养出来。

果然,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是最正确的。

罗兰一想到这里,嘴角就又开始了不自觉的上扬。

确实,他既有能力,又有势力,根本就不惧这赫格尔。

除非,他手眼通天,可以把我的关系网全部刨起,要不然就该老老实实成为棋子!

把皇帝作为棋子…好大的口气和胆子。

但是他先前,也不是没有成功过。

而现在,他只是想要再续辉煌而已。

他注视着窗外那一轮皎洁的月光,心情不由得逐渐高昂。

哼哼哼…赫格尔,你先前可是骂我骂的很舒服啊。

那我以后啊,就一定得让你知道,谁才是这克勃格帝国真正的皇帝!

……

“…首日产量出来了,这种枪管只能加工十四根。”

卡列尼娜拿着手里面的成品,心情算不上好,但也算不上失望。

毕竟这算是预料之中的情况。

因为吧,原先那种比较细的枪管,一天只有十根左右的产量。

而现在,因为可以提供魔晶,为魔法师供魔,所以…这种口径更大,管壁更厚的机枪枪管,都能过加工出十四根。

这已经算是她预想之中的中上水平了。

现在枪管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

金属弹药的问题。

现在冲压机还是在图纸阶段,没有这玩意…想要手工做出一模一样的一个个子弹?

做梦吧。

而迫击炮弹则是因为设计之处就考虑到了这方面的情况,给出的容忍范围较大。

而枪械可就不同了,这个容错范围可是相当之小。

没有合适的工具,想要以流水线的形式生产大批量的弹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这玩意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罢了,再多努力一下,顺带再整出个粗糙的原型机,慢慢改进吧。

毕竟她又不是神仙,想要啥就来啥。

之后也就只能看…运气,以及现在的工艺和技术了。

……

“唔…累了累了,睡觉~”

大陆不知道哪个角落的一栋小洋房里,一个银色的家伙刚刚换上睡衣,然后软塌塌的趴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嘴里还在发出舒服的哼哼声,看起来是相当的惬意。

而站在门口的一个黑发男人,则是无奈的看着这她这副慵懒的姿态。

“…你今天明明也就是泡了壶茶,然后就在躺椅上躺了个大半天吧?有什么累的啊。”

“嗯哼,虽然我今天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做,但是我还是觉得辛苦我自己了。”

而那男人似乎是觉得这句话算是预料之中的回答,倒也就懒得说她太多。

反正…她现在好像还真就是没啥事情可做。

而房间里的另一个金色长发,身材诱人的少女,则是一直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在干啥。

“…那个,姐姐,听说,有人想要把和我有关的那个教派,设为国教哎,这个该怎么办?”

她困惑的对着床铺上的那一条缩成银色毛毛虫的家伙问道。

“随便随便~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你也不会给他们什么庇佑。随你心意就好啦。”

银色的家伙依旧是抱持着那副懒懒散散的语调,回答道。

“但是…提出这个要求的人,就是你先前选到的那个人啊…”

“那又怎么样。他反正又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最多也就算是巧合。随他怎么做吧。反正其他的事情,和我们有没有关系~”

听到这个回答,金发少女也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