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枪穿HP)黑法师 第83章 抓到你了_浪费可耻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2日

【十三】抓到你了

虽然在必要的时刻,大法师完全可以用殿堂级的语言技巧让抱有不同想法目的的人为自己所用,但眼下显然不是这样一个时刻,诱哄两个聒噪又热血上脑的青春期少年,也不在雷斯林最近已经挤到爆的时间表上。

所以在哈利和德拉科顶牛般抽出魔杖对峙的时候,他已经像个不关己事的路人般轻巧转身,无声的滑入走廊的阴影中。

这让已经摆好了架势的两个青少年都有点错愕。

最终还是有着同学院优势的德拉科率先反应过来,嘲讽了两句后快步追了上去——带着一脸得意洋洋的笑容。

而孤零零留在走廊上的绿眼睛小巫师表情就有些精彩了,即使在学校期间保持阵营距离这件事早有共识,他还是对好友过于漠然的反应感到愤怒。

最初抓到间谍作弊者的兴奋感过去后,食死徒重出江湖、新的黑魔头出现这些事情,让他非常不安的想要找人倾诉一下,可在这方面除了共同对战过伏地魔的雷斯林以外,他并不能找任何人。

不是不信任。

而是不能再把更多朋友拖下水,让他们登上最危险的黑魔头标记红色名录。

“也许的确不是说话的好时机吧……”他憋了半天最后也只吐出这么一声嘀咕,垂下肩膀耷拉着脑袋开始往回走。

其实本来雷斯林就警告不要试图到有求必应屋找他,而魔法方面的研究既然他没兴趣参与,就等成果出来再说,甚至为了避免给两个人增添更多麻烦在公开场合最好保持距离也是早有默契,这些哈利都是早已知道的,雷斯林只是在一丝不苟的践行彼此间默认的规则,所以他似乎也没什么立场生气。

就是、最多——感觉朋友们一个个有了自己的新圈子和目标,感觉到了失落和迷茫吧,罗恩还在沉迷于新笔友和自己这边闹别扭,赫敏好不容易接受了S.P.E.W的失败,但似乎又有什么自己听不懂的新点子萌发,相比之下,似乎只有自己无所事事。

这种感觉倒是比新黑魔标记的阴云笼罩头顶更加恐怖一点,尤其今年没有魁地奇训练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哈利慢吞吞的拖着脚步,然后发现真有什么拖出了自己的裤脚。

“噢、洛丽丝夫人、我可没有小鱼干给你……?!”他注意到那只骨瘦如柴皮毛灰暗的动物,现在看起来更糟糕了。

它灯泡一样的眼睛充满了血丝,左边的眼皮肿胀得半垂着,似乎被什么殴打过一般。

天呐什么人会有勇气去动这只猫——??

虽然这实在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可爱小动物,但是哈利天生的丰沛同情心还是让他不自觉的蹲下身去,伸出手去想要抚摸一下那只莫名其妙对他展现出亲近的受伤动物。

“嗷——!!”

被狠狠挠了一爪子。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的是当他捂着手打算吼一句这不识好歹的丑猫的时候,一个干哑尖刻的声音已经率先在走廊另一端咆哮着响起。

“该死的混蛋你对我的猫做了什么!!”

********

已经离开了对斯莱特林们而言很危险的八楼,回到地窖的雷斯林当然不知道哈利又因为事故体质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在用尽快给你家里写信发掉似乎觉得这是连续两次压倒葛莱芬多、因此眉飞色舞不住炫耀的表亲后,他终于可以得到一点安静思考的时间。

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有些纷乱的线索,这一天纷纷乱乱发生的事情太多,如果在发生几次像今天这样的“突发事件”而自己却没有准备,那么情势可能真会滑向无可挽回的深渊。

不能再等了,大法师沉默的想着。

等德拉科沉浸在他的家书写作中之后,雷斯林也悄悄拉上了架子床深绿色钩织着银色花纹的帷幔。

斯莱特林的寝室幔帐要比其他任何一个学院的昂贵,并不是纯血统们真那么性好奢侈,尊重隐私,这些织入隔绝咒的布料存在本身就意味着每个人都在防备窥伺和刺探。

这是一个喜好制造秘密,却又最为难以真正保守秘密的地方,不过也因为如此,斯莱特林的每个成员都可以理所当然的竖起隔离罩,表示自己需要独处空间——这是大法师在几年求学生涯中逐渐发现,斯莱特林相比于拉文克劳更合适他进行研究的另一个地方。

他喜欢挖掘知识和真相,却不代表同样乐于和其他头脑分享,至少在自己领先程度远远胜于周遭的情况下是这样。

因为魔法的垂青是如此有限,以至于再独占多少,都无法满足大法师难以填平的欲壑。

补充了两个能监测外部情况、防止有人靠近的魔咒之后,雷斯林终于从空间口袋里小心的抽出一本很厚重华丽的笔记本,那是他最近繁忙工作的第二个成果:它有着和马尔福家继承人的品味完全一致的奢侈外壳,看起来和他惯用的那些朴素麻瓜产品完全不是一个系列。

“好了……现在让我看看你的运行情况如何。”几不可闻的轻声呢喃着,大法师纤细而有力的手指轻柔的抚过那染成夜空色的皮壳,沿着那些真正的金线游移,将镶嵌其中的数个小型球状魔法阵连接成一个熟悉的图形。

一个金色的沙漏。

然后这本看起来像个艺术品的‘书’似乎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魔法的气息开始在它周身畅快的流转,完全看不出仅仅几个月前,这还是一块完全死掉,倔强的拒绝现代魔法能量入侵的石头。

很好。

雷斯林满意地眯起眼睛欣赏着这一幕,他在从贵族议会大厅取得这本‘书’已经整整三个年头,付出了大量精力也依然无法补齐它的残缺,更没能成功打开它以窥视其中隐藏的知识,但是在最后关头,魔法物品的意识研究给了他灵感。

也许这本书缺乏的并不是能量或者什么构件,而是‘灵魂’呢?

它原本的意识早已经随着古魔法的枯竭而死去,但是剩下的古老驱壳依然保有尊严和底线——它拒绝这个后梅林时代低俗荒唐的魔法规则,骄傲的成为旧时代最后一块纪念碑。

大法师尊重它对死亡的选择,然后毫不犹豫的利用起自己所需要的遗留部分。

这件被古魔法冲刷锤炼出的珍宝缺乏灵魂。

而他就那么恰好的,认识一个正失去对自己旧驱壳的使用权,被喜新厌旧的巫师们更换驱逐出故乡的伟大意识——

‘霍格沃兹’。

说服这所古老魔法学校产生的庞大意识进入‘新驱壳’暂住的过程比雷斯林想象中轻松,因为‘石之书’那种他无法分辨的材料恰好与霍格沃兹的旧基石相同,它们都是一种混合入妖精的骨、巫师的心脏和巨龙的血液,以及十七种珍贵魔法矿物炼制成的宝贵材料,能够承载比当代任何廉价替代品多出数百倍强度的魔力冲撞。

大法师先通过大量搜集学校翻新替换下来的关键材料,用纯粹麻瓜工程学的手法构建了一个长相不好看体积也小无数倍,但是微弱的魔法波动完全复制学校原貌的建筑模型【注1】,以作为霍格沃兹意识转移的跳板。大概也就是他最后完工的时候,霍格沃兹最后残余的意识就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在充裕资金支援下教授们对学校的修补工程进展太过迅速,以至于这座老房子的灵魂已经千疮百孔。

雷斯林甚至没有再多花心思诱拐,就成功让它进入了这本被修饰一新光鲜华美的书本新居。

还好一切发生在有求必应屋藏东西之所内部,才没有再一次引起学校内部魔法波动失常的麻烦。

大概是受到诞生之初条件的限制,霍格沃兹从潜意识里信任着每一个在它体内读书的小巫师,它甚至没费神探查是否有陷阱存在,只在一切开始前向大法师要了一个承诺:如果有条件它还是更想重新做一座魔法学校。

正好有意将它培养成自己未来法师塔控制核心的大法师自然欣然应诺。

除此之外,他当然也做了能更好控制这个傻乎乎却无比珍贵而强大的意识的布置。

当然如同承诺的他保留了对方所有记忆和情感,却植入了侍奉自己为主的最高原则——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黑袍义务劳动而什么好处都捞不到对吗?即使标榜正义的白袍们,也是要在“我为人人”的基础上,攫取最大的利益和赢得荣誉【注2】。

反正作为一个魔法物品的意识,它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为巫师所用。

“醒来。”

雷斯林屈起手指,用食指关节轻轻叩击那本骚包的闪烁个不停的魔法书,轻柔的语调带有一种奇妙的威慑力。

它于是颤抖了几下,乖乖将自己展开,露出里面空白内页。

没有展露出任何属于旧时代的知识,不过大法师也并不在意——那些死去的,被世界淘汰的旧规则并不值得惋惜,更重要的是制造出独属于他自己的、全新的魔法法则——

在这个没有神的世界里,能指定法则者就将是唯一的神明!

大法师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尝试让自己有些过于激动的情绪平稳下来,不断告诫自己今天只是一个简单的试验,在体系还不稳定前他最好不要过多的动用这份力量,以免引起警惕。

他一直拖着不唤醒它,就是为了锤炼自己的忍耐力,避免一朝得志过于忘形而把还未成熟的力量暴露于世人面前。

但是这很难,他来到这个世界十四年以来,甚至可以说从他还是一个体弱多病的木匠儿子时第一次听到“魔法”这个词开始,一直期盼着得到的东西正垂手可及。

而且这一回他不会再重蹈覆辙,为了避免毁灭一切的结局而不得不放弃了。因为这一次他并不是孤身挑战整个世界。

想到这里,雷斯林卷起薄薄的淡色嘴唇,露出一个促狭的得意笑容。

虽然他还不清楚那些推广魔法电视的人到底有什么阴谋,但他们的确进行了一次伟大的创举——只可惜就连那些发明者本身,都没意识到魔法电视信号包含了远比设计目标多得多的信息和能量。

在一张照片都能摄取并保存巫师魔法意识的魔法界,欣然步入图像信息时代太莽撞了,它甚至触及到了那些肆无忌惮挥霍自身力量的巫师们的本质。

这张网将每个使用者标记并网罗其中。

这些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丰富而强大的魔法脉冲在世界范围内巡游,不断扩大影响力,还大肆攻占原本无序散漫活动的魔法元素的活动空间,把更多小小的电视机暂时无法解读的信息囊括其中,最终因为集体无意识而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魔力运行网络。

甚至法则也被捕捉并固定下来。【注3】

而雷斯林如今所要做的,就像是麻瓜世界最伟大的黑客那样,不是暂时攻占系统的某个角落,而是把属于自己的法则植入,控制一个未来魔法网络的永久性后门。

简单易行,但是吞噬伏地魔灵魂时遭受的反噬警示着大法师,面对未知永远没有可以掉以轻心的时候,此外所有能够触及法则的知识,最好只藏在自己灵魂的最深处,永远不该宣之于口。

所以他只能一次一次在头脑中演绎每一个步骤,以确保自己不会遗漏或者弄错某个细节。

现在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刻。

他最后一次深呼吸,然后抽出魔杖,仗尖轻轻碰触书页,以此为笔开始书写第一笔触及法则的修改。

他为自己的魔法代码选择的语言是克莱恩的龙语,一种本身就神秘难懂而蕴含力量法则的语言形式,随着他的笔触增多,更多并非由大法师书写的魔力字符出现在书页上——那是霍格沃兹意识记录下的当代魔法法则被激活并翻译的结果。

然后通过改造过的石之书载体做跳板,切入弥散在空间内的魔网中。

在被魔法电视网络包围的霍格沃兹内部做到这件事显得比较容易,但即使如此想要修改全世界上千万魔法人口所坚信的运行方式还是有点困难,还好大法师没准备搞诸如让阿瓦达索命失灵的大事件,而早在很久以前研究《世界魔咒大全》的时候【注4】,他就已经发现魔咒使用的弹性法则——

巫师们顽固的将魔法分为1和0,有和无,生效和失败,却很少细心琢磨每次施法结果的强度变化。

所以他才有机会从细节入手,在世界魔法运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小标记:集中注意写完最后一条插入命令,他收回魔杖重新用手指敲了敲那本被他改造得更近似于魔法智能终端的书本,让它自觉的合上。

这就相当于一个确认的命令。

书本闭合的很平稳,这说明那加入的小小一段修改并没引起魔法运转法则的任何反弹。

很好。

大法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将魔杖在面前一点一挥,字正腔圆以最标准的拉丁文发音念到:“时间显现——”

这是一次教科书般的显时咒使用,然而浮现在他眼前三尺处的却不是那一行巫师们最熟悉的绿色字体。

取而代之的是一小排绿色的沙漏。

哦,当然,大法师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恶趣味。

现在在整个新魔网络辐射范围内,如果有巫师不巧也在这个时间选择使用时间显现魔法,那么他们看到的也会是这样的景象(那些倒霉鬼大概会以为自己喝多了/困了/被什么古老魔法物品诅咒了)。

这是一排分别代表时、分、秒的沙漏计时器,并且如果施法者看得懂的话,会发现显现的时间比当地标准时间晚六分钟。

拿着麻瓜的精工机械表确认过时差调节也成功(这可比改变表现形式难多了,要改换整个计时体系的参考坐标经度偏移1.5°),雷斯林取消掉魔法,并重新打开他的超级魔法终端-霍格沃兹号,将之前插入的修改代码抹除。

这回再用时间显现魔法检测一遍,那些绿色的魔法线条重新按照标准格式显示为00:22 1994/11/01

完美!

雷斯林忍不住露出一个极为得意的骄傲神情,野心的火苗再也无法压制的在他烟蓝色的眼眸深处闪烁。

不过他知道这是个开始,他的力量还不足以撬动这个世界平稳运行了上千年的第二代魔法规则。而且全部的构想得以实现还需要时间来积累,至少现在被这张网锁定的巫师还远远不足,他的影响范围还很小——所以光是有魔法电视还不足够,接下来还需要更多促进魔法信息集束化的道具,比如魔法计算机和魔法通讯器(手机)?

他这些年经营下的关系也该派上用场了,那些容易受到新玩具吸引的年轻人,以及他们背后的魔法界资产拥有者们。

之前一直努力和这些小家伙们相处,甚至不惜把德拉科·马尔福拽入自己的部分研究之中让他身后的马尔福家族分享成果,不就为了这一刻么?

雷斯林活动了一下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的肩膀,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他将那颗捕捉过部分霍格沃兹意识的灵魂之珠拿出来,让承载这大部分学校意识的魔法终端和它相连接。

总得给‘霍格沃兹’一点休闲时间,而且比起自己,被赶出就驱壳的学校意识依然有着很大的主场优势,能够帮他监测整个校园范围内的异常情况。

说实话大法师并不介意和潜伏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扮演着不知道什么人的新食死徒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前提是他得掌握这些危险人物具体是谁。

像今天一样,德拉科在和他有关的地方被袭击,和死神擦肩而过的麻烦可不能再发生了,那将导致整个精密的长远计划功亏一篑,即使能够挽回损失,要付出的也远比一切顺利时多出数倍。

能够换一个角度重新找到原本掌控全局的感觉,显然让‘霍格沃兹’意识十分愉快,并且很快就投桃报李地向雷斯林汇报了一则消息:

你的小朋友惹上大麻烦了。

这其实已经是发生在一个多小时之前的事情,不过显然对于霍格沃兹而言,捕捉早前发生的影像并非难事。

这又是一个惊喜,大法师颇为有趣的挑了挑眉毛,然后颇为无所谓的说:“如果你想帮帮他的话,可以把皮皮鬼派过去?……哦,来不及了。”

发生在过去的事情,现在要怎么‘拯救’呢?

正因为之前被堵在有求必应屋门口的事情有些记仇的雷斯林轻轻摇头,决定为此可以稍早一点的宽恕自己这位傻乎乎的绿眼睛小朋友。

不过基于一种说不清来历的感觉,在霍格沃兹切换掉视角之前,他还是开口叮嘱道:“注意一下那只猫……掌控者。”

他呼唤Master的低柔嗓音中,隐藏着一种古老却又年轻的魔法意识体所无法捕捉的讽刺与得意。

【注1】制造过程中不使用任何魔法手段,就是为了不破坏材料原本的波动,当雷斯林收集到学校各个部位的残片后,他就可以运用严格的麻瓜数学计算构成比例,再用物理学的手法搭建模型,从头到尾不破坏原本的波动,最后组合出一个微型的霍格沃兹。

【注2】这是帕林(白袍)在通过试炼后作出阵营选择时说的话,西方人就是比较直白呢。

【注3】新魔网络的概念有点计算机化,而霍格沃兹的意识收到更新干扰也是差不多的原因,你们可以想象它是寄宿于魔法数据模块中的一个人工智能,系统更新会替换掉它目前积累下的数据人格,然后雷斯林等于造了另一个空间小点但是运行稳定的新主机把它挪了过去。霍格沃兹和石之书都自带魔法数据库,一个是应用平台,一个是硬盘,凑一起搞了个魔法智能主机。

【注4】忘记这段剧情的可以看一下53章,另外第三部有好多伏笔来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