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世外高人的正确攻略方法 第15章_玫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2日

事情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阴谋也不是什么险恶的阴谋,用闻人羲的话来说不过是两对被情爱之事冲昏了头脑的男女做出来的没脑子蠢事罢了。

左明珠爱上了薛家的少爷薛斌,但自己又和丁氏双侠的哥哥丁如风有了婚约,薛斌也和施家小姐施茵订了婚,而施茵又爱上了唱戏的叶胜兰,几人一合计就干脆玩了一出借尸还魂的把戏。

施茵装死和叶胜兰私奔,左明珠假死后装作施茵借尸还魂,嫁给薛斌,两全其美。

听完了整个计划,闻人羲都要被气笑了,楚留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左二哥,但是能做出这种计划来,左明珠的脑子的确是够蠢的。

别的不说,你能保证施家会认你这个女儿而不是当妖孽一把火烧死吗,你能保证左轻侯一定会信而不是拿你当失心疯关起来吗,就算真的信了,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婚约还能不能履行也是另一说。

即使真的如愿嫁进了薛家,你指望你的公公薛衣人对顶着他死对头女儿的脸的儿媳妇能有什么好脸色吗?

更何况据楚留香所知,薛斌可是个实打实的风流种子,薛家又势大,左轻侯压弹不住,如此行事左明珠将来会不会幸福还不一定。

张简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也有点感概,他越说越觉得这个计划漏洞百出,当初觉得十拿九稳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傻子。

幸好,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第二天一早,楚留香去找了左轻侯,问道:“左二哥,左小姐到底是怎么得的病,你可有头绪?”

左轻侯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哪知道,一夜之间就直接倒下了,连半点预兆都没有。”

左轻侯的神色今天已经好了很多,眉目之间的郁色已经散去,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模样。

楚留香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若是知道病因就好了,以后也好早做防范。”

左轻侯也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陷入了思考之中。

楚留香说道:“二哥你也不要急,左右这种病是很难碰上的,对了,我来的时候见简斋先生在左小姐房里,许是人已经醒了。”

“是吗!”左轻侯闻言大喜,“快快,我要去看看。”

他们到左明珠的小园里的时候,张简斋正守在门口,见他们二人过来了,就赶忙做出噤声的手势,门外的丫鬟姆妈也都是低眉敛目,不敢作声。

见状他们二人放轻了脚步,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门没有关上,只是虚虚的掩着。

左轻侯悄悄的透过门缝往房间里瞧,错过了楚留香和张简斋那短的只有一刹的眼神交流。

门缝正对着左明珠的床,从左轻侯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左明珠半坐半靠在她的贴身丫鬟黛儿身边,而闻人羲正一脸凝重给左明珠把脉。

左明珠醒着,但显得极为困倦,靠坐着也是呵欠不断,没多久就困的低下头一点一点的打起了瞌睡。

过了好一会闻人羲才放下左明珠的手,走了出来。

不得不承认,他这副白衣白发,衣带当风的模样的确颇有几分不似凡人的味道。

左轻侯赶忙站在了一边,俯下身去连声道谢:“先生大恩大德,左某人没齿难忘。”

“无妨。”闻人羲淡定的点了点头,袖袍微挥,左轻侯只觉得有一股力量让他不由得直起了腰。

“闻人兄,左小姐的情况怎么样?”楚留香问道。

“阴邪入体,会显得困倦些,睡上些日子就好了。”闻人羲说道,“不过昨夜有阴灵妄图借尸还魂,被我压制住了。”

说着便取出一个金制的铃铛,说:“她自称施家小姐施茵,此番回魂只想告慰父母一番,不知是真是假。”

门口有几个昨夜留下守夜的下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悄悄的抖了抖,脸色也变得煞白。

左轻侯沉吟道:“施家小姐的确前段日子故去了,但若要借明珠之身,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自是不会的。”闻人羲晃了晃手里的铃铛,“左小姐生魂尚在,就是想借也借不了的,只是......”

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让开身子说道:“左小姐还在休息,你可以进去看看,莫吵醒了她。”

“唉?”左轻侯愣了一下,才赶忙走了进去。

门口的三人交换了个眼神,闻人羲凝音成线,送进了左轻侯耳里。

“事关左小姐安危,凝翠亭详谈。”

左轻侯站在左明珠床边看了半晌,轻声问站在一边的丫鬟:“小姐可曾用了早膳?”

小丫鬟回答道:“用了,小姐早上吃了半碗碧梗粥,又喝了药才睡下的。”

左轻侯点了点头,松了口气,走了出去。

门口的三人已经离开了。

凝翠亭,就是当初闻人羲约张简斋见面的地方,此时三人正在亭子里等左轻侯过来。

“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楚留香低声说。

“那你想个更好的办法来。”闻人羲冷笑。

“只是......”楚留香摇头,“我们这不也是骗左二哥吗?”

“那你现在去告诉他真相,我不介意。”闻人羲说道。

张简斋说:“香帅你可想好了,左二爷熬了一个多月身子都快亏空了,受了刺激老夫可不保证会没事。”

楚留香苦笑:“行了行了,我又没说不干,用得着这么挤兑我吗?”

正说着就看到左轻侯走了过来。

依旧是那个水上的小凉亭,比起夜里黑黢黢的模样,白天要漂亮得多。

左轻侯的脚步很快,很快就走过了九曲回桥。

“先生所说的,所为何事?”他焦急的问道。

“倒不是别的。”闻人羲说道,“只是昨夜一遭这阴灵难免与左小姐生了因果牵扯,若是可以,最好帮她全了这一桩心愿。”

“这是自然。”左轻侯点头。

“左二哥先别答应的太快。”楚留香说道,“这是不是施家小姐还难说呢。”

“无事。”闻人羲笑了笑,“她说无论想问什么都可以,你们可以自去查验。”

“那么.......”楚留香说道,“便让那施小姐描述一下自己的闺房吧。”

“楚香帅你可真是......”张简斋笑了起来。

闻人羲看向了一片空地:“听到了吗?”

他停了下来,像是在听着些什么,过了一会说道:“她说自己的床旁边有个紫檀木的妆台,妆台旁是个花架,上面却摆着一炉香。房里是没有花的,因为她一闻到花香就会浑身发痒,屋子里上都挂着很厚的紫绒窗帘,她从小就不喜欢阳光。”

左轻侯点了点头:“施小姐闻不得花粉我也有所耳闻。”

楚留香问道:“那妆台上又摆着些什么?”

闻人羲回答道:“胭脂水粉一类的,都是托人从京师里的“宝香斋”买来的。”

“难不成真是施小姐?”左轻侯喃喃自语。

“是不是还得去看了才知道。”楚留香笑道,“左二哥可有兴趣今晚陪我去一趟施家?”

他的意思,分明是要去暗探了。

“我也要去。”闻人羲说道,“若真是离魂,施家应该会有痕迹留下。”

“老朽就不去了,在这里看顾着左小姐。”张简斋说道。

左轻侯犹豫了片刻,一咬牙:“也罢,就舍命陪君子了。”

送走了左轻侯,楚留香叹了口气:“若是左二哥知道我们是唬他的,只怕是要打死我了。”

没错,他们合谋演了一场戏,好让左轻侯能接受一个有部分隐瞒的真相。

比如左明珠心里另有所爱,又不忍违逆父亲,忧思成疾才生了这么一场大病。

当然,楚留香还有张简斋也多少希望能成全左明珠和薛斌这对有情人的意思在里面,闻人羲则表示完全不在意左明珠怎么样。

两票对一票,他们才想出了这么个注意来,要不然以闻人羲的看法最简单有效的法子就是直接给左明珠灌上一剂忘情散,把她关于薛斌的记忆全抹了。

首先,张简斋开了一剂药能让左明珠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里,闻人羲看了药方之后又加了几味药确保她一天十二时辰里醒不了超过一个时辰,醒的时候也是懵懵懂懂的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状态。

嗯,他还很小心眼的在药里加了双倍的黄连。

这是防止左明珠做出什么破坏他们计划的事来。

之后闻人羲卜了一卦薛斌的位置,让楚留香连夜赶过去告诉他计划有变,别轻举妄动。

在夜里闻人羲用内力把左明珠房间里的种种器具都弄得漫天乱飘,顺便隔空刺激了一下她身上几个戳到会很痛的穴位,让她叫了两嗓子。

闹腾的大一点,招来了值夜的下人做目击证人。

然后闻人羲装装样子的摆了几个姿势,一副收妖的架态。

楚留香不得不承认,要不是早知道这是计划好的,单看那满屋子东西乱飘,左明珠鬼吼鬼叫个不停的,真跟闹鬼似的。

幸亏让张简斋在左轻侯的房里点了安神的熏香,要不然真得把人给吵醒不可。

站在满屋子乱飘的杂物之间的闻人羲看上去格外的冷静,一头白发在夜里就像是披了月光一般。

再加上一身琉璃雪缎的长袍,知道这种布料为什么叫琉璃雪缎吗,就是因为在光线比较暗的地方这种布料会像琉璃一样折射比较弱的光,看上去就像是自身发光一样。

长身玉立,仙风道骨。

煞有其事的做了几个手势,闻人羲手中出现了一个铃铛,悬在半空中叮铃叮铃响个不停。

念了一声“凝”,屋子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满屋的东西都自动归位,原来是什么样现在就还是什么样,左明珠的神色也安详起来,翻了个身,睡熟了。

只有地上落了两个碎掉的瓷杯。

站在屋子外头的下人都呆滞住了,傻在外头不知道该干点啥。

“进来个人,收拾一下。”把手里的铃铛收进怀里,闻人羲说道。

之后他就走出了左明珠的小园。

楚留香也惊呆了。

#我的小伙伴好像真的会法术怎么办#

#招式居然自带光效我都惊呆了#

#小伙伴不是人类怎么一起玩耍#

#不是人难道是狐狸精#

大脑里被诸如此类的信息刷了一遍屏,楚留香的脑洞越开越大,甚至已经到了#小伙伴是不是下凡洗澡被偷了衣服回不了天庭的仙人#这个地步。

闻人羲走了一会感觉楚留香没跟上来,一回头就看见那厮一副呆傻的样子站着一动不动,明显思维已经跑偏道不知道哪里去了。

“走了。”声音像炸雷一样叫醒了楚留香,他晃了晃脑袋,发现闻人羲站在不远处,脸上写着些许不耐烦。

摸了摸鼻子,楚留香凑上去问道:“闻人兄你真的不是什么茅山道士或者妖精下山来历练的吗,告诉我好了我不会说出去的.......”

闻人羲嫌弃的扫了他一眼,走掉了。

“都做梦还不快点回去睡觉。”

陪着你们折腾了快一夜,明天还要早起陪着你们演戏,没看到天都快发白了吗,哪怕真是妖精也撑不住的好不好,都快困死了。

以及楚留香还活在幼年时代吗,居然会信这种东西。

亏我还以为他比陆小鸡成熟一点呢,原来是半斤八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