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考 第8章 回礼_木苏里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20日

挂在门上的公鸡又一次扭转脖子,盯着窗外叫。

三位监考官披雪而来,一进门便寒气扑面。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屋子里的老弱病残们脸都木了。

154脸更木:“我们又收到了违规通知。”

他摸出了一张纸条,说:“通知上说,某位考生——”

“某位看着乖巧但屡教不改的考生。”秦究一边摘手套,一边戏谑地补充着。

154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有问题?”秦究挑起眉。

154:“……没有。”

他就是纳闷,得多瞎的眼睛,才能在游惑身上看出“乖巧”来?

但乱补充的人是老大,他只能任其放屁。

游惑抱着胳膊倚墙而立,冷冷睨了秦究一眼。

秦究却唇角带笑,隔着橙黄的炉火和灯光,点头回礼。

动作是真的绅士,气质也是真的嘲讽。

154生怕某监考官和某考生当场打出血,连忙绷着脸说:“——某位考生违规答题,致使该题中的主干部分——”

922:“就是猎人甲。”

154:“……当场身亡。这种情况目前比较罕见——”

922:“闻所未闻。”

154:“……我们需要做个询问调查,希望你们解释一下。”

922:“主要指个别考生。”

154闭了一下眼。

老大成天拉仇恨,同事脑子有问题。

他缓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把纸条收起来。对众人说:“猎人甲在哪里?”

屋里的考生们让到两边,露出长餐桌,桌脚边躺着一大团抹布。

监考官走到近处仔细分辨,才发现那不是抹布,而是一件黑色长袄,袄子上裹着破旧发霉的斗篷,边缘是黑熊皮毛,散发着陈旧难闻的酸腐味。

倒了血霉的猎人甲大脸朝下,直挺挺地硬在这团衣服里。

本着监考官的职业道德,922给猎人甲翻了个身。

活着的猎人甲皮肤就一片惨白,死去之后更泛着青灰。他的脸侧向一边,双目圆瞪,还保持着难以置信的惊吓表情,嘴巴像裂开的洞,唇舌鲜红。

922一本正经后撤一步,趁着没人看见,手指在154的大衣背后上擦了擦。

154:“……”

他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弯腰查看。

猎人甲粗大的手指中还捏着一截玻璃杯脚,杯子的其他部分已经在地板上碎裂成渣。

接到的违规通知显示,这位猎人甲说:“屋子里所有人,谁摔坏了餐具,谁就会受到严厉处罚。”

这和考试要求完全一致,本是说给考生听的。

谁知刚说完没多久,他自己就摔了一个,死得比谁都快。

虽然知道大致过程,154还是公事公办地向游惑确认道:“你踹的?”

游惑垂眼看着他,懒叽叽地开了口:“腿麻没站稳,踉跄了一下。”

众人:“……”

神他妈踉跄一下。

154:“这个理由是不是略有一点敷衍?”

游惑:“餐具不能损坏我规定的?”

154:“那倒不是”

游惑:“这肢体不协调的甲你们生的?”

154:“……”

对方又冷又嘲讽,监考官154感觉有点顶不住。他转头想找更嘲讽的人来救场,却发现旁边只有922,他们老大根本没来查看尸体。

见监考官愣神,于闻壮着胆子问:“呃……杯子是猎人甲摔的,死也是他自己凭本事死的,您能不能不算我哥违规?”

滴滴滴——

154还没张口,屋里便响起三声违违规提示。

同时警告三位监考官,这还是第一次。

屋里众人没听见过这种声音,有点不明所以。

于闻四处找来源,警惕地问:“又怎么了?”

922安抚说:“别紧张,只是考试系统催我们赶紧处罚。”

众人沉默片刻,更紧张了。

又有人出声说:“那……能不能让我替他受罚?”

众人扭头看去,说话的是于遥。

她举着细白的手,就像课堂上的学生企图引起老师注意。近看可以发现,她的手正在发抖,但眼神却很坚持。

可惜,被监考官直接略过了。

·

系统又催了两回。

两位监考官穿过人群,走到游惑身边。

其他人想跟过来,又犹犹豫豫不太敢。

尤其154走到半路还扫了他们一眼,想动的人就都钉在原地了。

对着游惑,922说话就没那么正经了,他仗着其他考生听不见,便满嘴胡言:“不是我们想跟你过不去,不瞒你说,收到违规通知单的时候,154踩空一节楼梯,我牛肉掉脚上了,老大逗鸟呢,差点儿把鸟头拧断。我们都不想处罚你,真的,那是折磨谁呢——你别冷笑,我发现你对我们老大特别有意见。”

游惑的视线在秦究身上一扫而过,又倏地收回来,好像看一下眼睛都痛。

922摇头说:“你胆子是真的肥。”

游大佬不为所动。

922又说:“人家答答题墙上明明确确写着规定,不能损坏餐具。是,你确实没直接捧着杯子摔。真要那样干了,现在硬在地上的就是你自己。但要说杯子摔了题目死了,你却屁事没有……我是系统我都气。”

“间接原因也是原因。”922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之前系统发出警告提示的时候,他的那点红光就藏在发尾里。

922停了一下,对游惑说:“这已经是系统公平衡量的结果了。”

·

游惑直起身。

“你要干什么?”154警惕地问。

游惑的身高目测在185左右,比154高了一截,跟922其实差不多。但当他站直身体,目光投过来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连922都不例外。

游惑轻飘飘地扫了他们一眼:“我有说过拒绝处罚么?”

922:“那你抱着胳膊在这里拗什么造型?”

游惑动了动嘴唇:“出于礼貌,让你们把话说完。”

两位监考官:“……”

要有枪,他们就开了。

·

游惑抬脚就走。

穿过人群的时候,老于一把抓住他:“你真去啊?”

游惑下意识皱了眉。

他一贯讨厌皮肤接触,尤其这种突如其来不打招呼的。但老于担心得真心实意,他忍了两秒才把手抽出来:“不差这一回。”

这都三进宫了,有什么可怕的呢?他心想。

就那么一幢小楼,禁闭关过,血水扫过,骨头肉渣都见完了,还能翻出什么花?

况且,再怎么烦人的处罚……哪怕是让他跟那位001号大眼瞪小眼,也不过就三个小时。

他拎着最后一点儿耐心,冲老于摆摆手,头也不回朝门口走:“那点处罚时间,睡一觉就过了。”

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这位屡教不改的哼先生——”

游惑在门口停住脚步。他握着门把手,面无表情地看向左边。

秦究撑着沙发靠背站在那里,手里把玩着一根皮鞭……哦不,长皮绳。

他拖着调子问他:“你脚步匆匆,是要去哪里?”

游惑跟他对峙片刻,终于动了动嘴唇:“投胎,等你一起怎么样?”

秦究短促地笑了一声,嗓音很沉:“受宠若惊,不过不用跑那么远。”

游惑皱起眉:“什么意思?”

“啊对。”秦究转头看向屋里地方向,“我们另一位监考官呢?你是不是忘了告诉他这次的处罚措施?”

游惑将信将疑地看向154。

就见对方又摸出一张纸条,念道:“根据规定,同一位考生在一场考试中连续违规三次,将成为特殊对象,监考官全程现场监考,重点监控。”

众人:“……”

不知道为什么,监考官的语气非常沉痛。

154看了游惑一眼,又继续念道:“另剥夺该考生选择权一次。”

屋内一片死寂。

片刻后,游惑看向秦究,冷声说:“开什么玩笑?”

秦究冲他比了个“请”的手势,绅士得简直讨打:“没开玩笑,离考试正常结束还有——”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半真不假地看了一眼:“——36小时又24分钟,这意味着我们要同室共处一天半。我们连行李都带来了,就在门口,你不妨开门看一看?”

游惑打开门,朝外看了一眼。

门边,两个行李箱整整齐齐立在那。

游惑:“……”

36小时又24分钟……

这就不是睡一觉的事了……这得他妈得长眠。

而且带行李箱是要恶心谁???

“哦对,我还想提醒你们一句。”秦究的嗓音又响起来,“距离第二次收卷还有24分钟,马上就要变成23了。按照规定,违规考生这段时间里无权答题。为了防止某些屡教不改的先生强行犯规,我只能干点失礼的事了……”

秦究说着,手里的皮绳已经绕好了圈,顺势往游惑左手一套。

他抓着游惑的肩膀将他转了个身,把右手也套了进来,然后猛地一抽。

啪——

绳套瞬间成结,死死扣住了游惑的手。

秦究站在他背后,扶着他的肩膀低头说:“这是那只脏桶的回礼,喜欢么?”

游大佬喜欢得快要炸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