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大佬的作精小可爱 第120章 醋意大发_沐沐啊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电话打来的时候刚好是下午,阮梦梦正在家中书房内练习配音,顾向寒坐在距离她几步开外的地方替她拿着手机,所以最先看到来电显示的是顾向寒。

偌大的手机屏幕上跃然浮现出夏旭二字,伴随着系统自带的铃声挑拨着顾向寒的神经。

阮梦梦的练习被来电中断,她探头看了顾向寒一眼询问来电人是谁,“大叔,谁来的电话?”

她不问还好,一问顾向寒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并且阮梦梦还隐约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不爽的气息。

见顾向寒没有理会自己阮梦梦又追问了句,“hello?顾向寒在家吗?”

“不在。”闷闷不乐地回应了一声顾向寒板着脸将她的手机递了过去。

阮梦梦扫了眼来电显示,是夏旭打来的。

似乎有些明白什么的阮梦梦意味深长地瞥了顾向寒一眼接听了电话,长达几十秒近一分钟的响铃让夏旭有些担心,“阮小姐最近还好吗?今天怎么没见你来配音?”

看到来电是夏旭的那刻阮梦梦才想起来今天她还得去工作,夏旭打电话来应该是代表了社团吧?

“呀对不起!”真相阮梦梦自然不可能全盘托出,她先是像夏旭道了歉,又随便扯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昨天晚上吃坏了肚子所以才……”

后面的话不用说夏旭也知道了内容是什么,原来是吃坏了肚子。

以他在社团配音时看到的阮梦梦来说确实像是会吃坏肚子的了,毕竟那几天休息时分大家总能看到阮梦梦在吃东西。

“严重吗?有去看过医生吗?”

自回忆中回神夏旭出于对同事的担忧问道。

话语中的关心让阮梦梦心中一暖,“我没事,已经看过医生了,等我恢复元气之后立马回去配音,让大家担心了。”

阮梦梦很聪明,知道夏旭的电话代表了社团,这么说也是为了给社团一个交代。

果然就在她这话说完没多久夏旭便让她放心休息,“我会把你的情况汇报给社团,你先好好休息,以后可不要再吃那么多东西了,容易撑坏肚子。”

本是胡乱选择的理由成了夏旭关心阮梦梦的由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阮梦梦自己拿吃坏肚子来做没去配音的借口,这下好了她在社团大伙心目中的形象变成贪吃鬼了!

无声哀嚎的阮梦梦对着空气强颜欢笑,“我,我知道了,这次还希望你能帮我说一声抱歉,我很快就能回去配音的。”

“不是说过了包在我身上吗?你放心吧。”

夏旭看不到阮梦梦现在的样子,也就不知道她语气里的轻松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此时的阮梦梦正为了自己崩塌的形象而默哀,怎么可能轻松愉快。

“嘿嘿,不管怎么说还是很感谢你的。”

“真要感谢我那就好好注意身体,我们社团的大家都在等你回来呢!”

两人相谈甚欢,一来二去的难免引起旁边顾向寒的不满,夏旭这个名字本来就给了他莫名的危机感更不用说现在他还和阮梦梦煲起电话粥来。

坐在沙发上的顾向寒神色无异仍是平静无常,唯有那双始终盯着阮梦梦的狭长眸子里流露出了片片阴霾,如同一层黑云遮挡住了眼底清明。

从阮梦梦开始接听电话他就一直在盯着她看,起初是假装不在意的偷瞧,随着阮梦梦接电话时间的延长他愈发的躁动不安起来。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膛里挣扎咆哮,他必须得做点什么发泄情绪,否则他怕他会忍不住冲过去亲自帮她挂了电话。

“哇!你们竟然录到那里了吗?看来我得尽快回去了,我早就期待着录那里呢!”

阮梦梦和夏旭谈话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蚕食着顾向寒的理智,空气中似乎都能闻到浓郁的酸味,但沉浸在通话中的阮梦梦并没有察觉。

就在她还想和夏旭聊下去的时候,一声巨大的落地声猛然响起打破了周围的安详,突如其来的轰鸣让阮梦梦手中的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匆忙接住手机阮梦梦随声望去,只见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顾向寒来到了书桌前风轻云淡地看着地面,而地面上则是凌乱地散落满了书籍。

原本应该放在书桌上的书籍。

“发生什么了吗?”

电话里头传来夏旭的疑惑,那声巨大轰鸣没能逃过他的耳朵。

“额抱歉吓到你了吗?其实是我家里猫不小心把书架弄倒了,恐怕这次没办法继续和你聊下去了,先挂了?”

阮梦梦瞪了一脸无辜的顾向寒一眼撒谎道,她总不能说是她男朋友突然脑子抽筋把桌子上的书都给扫地上了吧!

不疑有他的夏旭欣然答应,两人长达十几分钟的通话就此结束。

挂断电话阮梦梦迈着步子气冲冲地朝顾向寒走了过来,一把伸出双手揪住顾向寒衬衣的衣领咬牙责问:“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

衣领被人提起的顾向寒此时心情非常不好,俯视着比自己挨了一头多的阮梦梦想着她和夏旭快乐的在那里聊天,他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裂痕。

不知是否错觉,阮梦梦隐约觉得顾向寒在和谁怄气。

“那你把书弄地上干什么,差点心跳都要停止了。”

阮梦梦埋怨道,她刚才真的是被吓到了,无论是谁冷不防听到一声巨响都会被吓到吧?

“你觉得呢?”

顾向寒慢慢付下身子凑近阮梦梦的面前,只差一点两人的鼻子就要碰在一起,莫名的冷汗从阮梦梦背后冒出,她正想挣脱开顾向寒的桎梏,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她的身子被他抵在了墙边。

这个突发情况令阮梦梦一脸懵逼,她现在身前有面色古怪的顾向寒身后是无路可退的墙壁,而她就像是汉堡肉被夹在中间进退两难。

“放,放开我。”

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的更短了,阮梦梦甚至都能感到顾向寒呼吸间的热气喷洒在自己脸上。

“为什么?如果我不放呢。”

看着因自己靠近而变得慌乱的阮梦梦顾向寒还在低头附身,撑开的双臂也是牢牢固定在她的身体两边。

顾向寒用自己和墙壁形成了一个屏障,将阮梦梦困在里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