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梦世_第二十九章 疑惑纷纷,派系之别。(圣曙)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果然啊...再一次的相遇结果仍旧那么的痛楚,这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吗?”

莫翎以对方完全听不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她低垂着眉毛,顺着风衣的衣领,下巴擦过冰冷的纤维,视线不再注视着黎曦。

她不再多言,转过身来到了一处呈三角体的断壁下,留给黎曦两人交流的时间。借着未被夜光覆盖的阴影下,她隐藏着自己那复杂的情感,她明白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肯定是非常的犹豫,非常的矛盾。她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再引起他们的怀疑。

飘忽的光点在她的眼眸中持续的闪动,夜光的发散,使她周围那无尽微小的尘埃都在熠熠闪烁,从正面来看,就像是一幅唯美的星空景图在这片沉默的空间中展开。它们漂流在这窄小的空间中,发散着如同镜面反射的闪光,安抚着空气中躁动的气息,与莫翎一同沉寂在此时此地。

就这样,一道似是支离破碎的无尽回响,在某处心扉无止尽的延长下去。

“我还在祈愿这什么?一切都无法回来了...”

透过黑暗,她看着那对她不可能再重现的景象,深深地悲哀着。

“嗯...”

在原地,看着离开的莫翎,狄玉硕托着下巴,盯着其背影略感到有些熟悉,不由得沉吟了一会儿。

(自己在之前哪里遇见过她吗?)

她似是为了否定,不自主的摇了摇头。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这说明是对方连给她留下印象的机会都没有吗?又或者是什么契机自己将这个不重要的记忆给忘了?

“真是奇怪。”

“奇怪什么?”

“呃...哼,是你的事哦。不得不说,你和她真是有缘。”

说着,便再次瞄了一眼站在废墟中的莫翎,无奈的右手抖了抖一直携带着的笔记。狄玉硕从胸口的口袋中抽出一支灰色的钢笔,在新的一页写下了一些不明的数字。

“为什么这样说?”

黎曦一边浑不在意的回答,一边不由好奇的瞅了瞅几眼笔记,发现上面的数字完全是无规律的排列,密密麻麻的一片,让人摸不着头脑。

“哼,随口一说而已,不必在意。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呢?”

(果然,我都已经猜到了。)

脑海中一念转瞬即逝,她停下了笔头,狄玉硕带着莫名的深意望了黎曦一眼,随即便翘起嘴角轻哼了一下,转变成认真的神态,还是问起了此刻的重点。

注视着他脸部不易发觉的细微颤抖,狄玉硕又怎么可能看不出黎曦之前完全是硬撑下来的,而这样做却只是不让她过于担心,影响她的判断。这份多余的心,对此她也只能报以无奈了。

“没事了,店长。除了还有些不清醒,真的没有别的了。”

看着狄玉硕嘴旁翘起的弯度,在黎曦的眼中这绝对不是代表愉快的意思,对此,冰凉的脖子不自觉的缩了一截,连忙的摆了摆手道。

实际上,自己现在的状况的确相比刚才好了很多,除了脑海中突然多出了几段奇怪的记忆片段,以及有些想睡觉的欲望,就没有更多的状况了。

感觉到审视的目光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黎曦不知该怎么继续说明,总觉得按照这种情况,任何的解释仿佛都是在掩饰。

“是真的,在我小时候就有过这样子的状况,不过后面也没发生过什么,所以你不用太担心了。”

诶?

(我...坑我自己啊!为什么顺口就说出来啊!)

突然一时间黎曦想拿块砖头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脑袋,因为他想起狄玉硕是并不知道那个梦的事情,如果换作是平常也就算了,他也没有隐瞒的想法。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本就是自己的缘故,让狄玉硕难上加难,这时谈起自己的突发状况可以追溯到小的时候,这不是明摆着要店长刨根问底吗!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店长接下来问话的场景了。

“是吗。”

不过可惜的是,黎曦想象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伴随着“啪”的一声,狄玉硕陡然合起了笔记,只见她转过身,没有再继续问了下去。

(咻~没想到没问啊,不过这件事之后肯定会被...呵呵...)

店长此刻的打算黎曦已经能想到了,他不由得苦笑了一番。

“你没事就好,不过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可要一一问清楚,知道了吗,我.的.助.手...”

“是!”

(黎曦小时候,加上这个信息,我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呢。那果然,黎曦与莫翎的关系不一般啊。)

狄玉硕闭目而思,回想到在这一段时间内,自黎曦身上得到的诸多时间碎片,以及从莫翎身上获取的一块蕴含极为稀少信息的时间碎片。这些时间碎片便是她能够计算未来的资本,结合着自然幻想本身加持的强大想象,将时间碎片所描述的内容通过脑海的衍算,构造一种类似于梦境的过去时段或未来时段。

当然这无法与真正的预测未来相比,毕竟计算未来只是将无限接近于100%未来的可能通过脑海的幻想,给算出来而已,所以也不可能是百分百正确。而且,未来是变化莫测的,没有人能真正的了解那一定的未来,更何况,如果真的知道,对于那个人而言,也许太过悲哀了吧。

(不过这并不能将过去也算在内,这应该是我第一次遇到过去的时间碎片吧,未来无法绝对的预测,但过去却可以。)

用着那不可视的眼睛凝视着脑海中虚幻的时间碎片,她最后叹息一声,不再多想,现在的时间并不允许她进行这项从未有过的挑战。

(还有个问题,如果莫翎的时间碎片的内容是正确的,那么之前的推论就该推翻了。可这样的话,黎曦的心灵凝聚,又是为何?)

“好了吗?”

看着已来到近前的狄玉硕与黎曦,莫翎放开环抱的双臂,用着那不算太冷清的目光注视着两人。

“嗯,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天秤同好会的第三位核心成员——狄玉硕,这是我的助手——黎曦。”

“我是护来使·天秤者,莫翎。刚才礼貌有些不周到,狄玉硕,黎曦。”

“不,是我们太过于敏感了。”

客套话过后,三人一行再次来到了巨坑的边缘附近,相比于之前的震撼,接连发生的状况,使黎曦早就没有了那样的心情。

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在思考着如何渡“湖”的莫翎,黎曦脸上布满了好奇的疑惑。越用心去看着这陌生的少女,他脑海的思绪就如同心电图的波动,愈加的上下竖跳了起来。

“我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她?护来使·天秤者?”

无论怎样回想,那种就像是杂乱的线团,本就是弄成了死结,却还是想要把它解开的糟心感,是最难受的,而且还迟迟无法摆脱这种阴影。

(啊啊啊!诶...不去想了,还是等之后再慢慢思考吧。)

“可以直接带我们过去吗?”

狄玉硕心中模糊的估算了这里与对面的距离,这长度已经不亚于千米了吧,再加上这里不平稳的气压,以第一阶段心灵使的能力,想要强行带人过去,还是有些勉强的。

但是...狄玉硕用着奇异的神色瞄了莫翎,不由微笑沉默着。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眼前的少女应该踏足了第二阶段。

“不用那么麻烦。”

淡漠的话语响起,莫翎用着不带有任何情感的视线,蔑视着眼前让人无尽渺小的深渊巨口,她慢慢抬起无知无觉的右手,在那一时刻,黎曦两人仿佛感受到了空间的凝滞,一切的景物瞬间模糊不清,只看到了自己周围的空间划开成了一个能容下三人的立体空间,十二条银色斑斓的绝对分界线,就是这一切的证明。

而还没当两人从这绝景中回过味来,身边的景象如同玻璃镜一样顷刻碎裂,景色突然的变化,让两人目不暇接,而伴随着鼻子闻到了空气中那独特的咸海味,才明白自己已回到了现实中。

“空间隔绝,外加空间移动吗,果然你已经踏足第二阶段,以这个年纪而言,不愧是一位天才!”

黎曦呆萌的眨了眨眼,环视周围更加破烂的建筑,头脑中一阵恍惚,直到身边的狄玉硕满带着震撼的语气说话,才知道自己来到了巨坑的对岸。

“...天才?心灵本无桎梏,又何来的天才?”

自始至终没移动一步的莫翎,她冷冷的回复了狄玉硕这一句无心的感慨,话毕,也不再看着身后的两人,掉落的刘海遮住了莫翎露着满怀疲惫的双眼,仰视着这片虚妄的天空,宛如一位将死之人看透了万事的那种绵延不断的悲凉之感。

被反驳的狄玉硕也没在意,她以为莫翎是在说天朔心灵体系上的【心灵】,而她的话让狄玉硕认为莫翎是那一派人物。

在理论上,【心灵】的成长的确是没有尽头的,但即使是有着无穷幻想的人类,在已确认的人类史中,过万年的岁月中,【心灵】可踏足的阶段也只有第四阶段的极限之境。

而经过万年的研究,阻挡他们更进一步的不是岁月的记忆,也不是力量的强弱,而是心灵的桎梏,生命的界限。曾有人说,人类的心也只限于理解生物所能领悟的最大限度,而更高一层的感悟那是非人,非生命的领域,那已经不是作为人,作为生物能了解的力量。

但也有人不这么想,上面以这理论为拥护的组织被称作是界限派,而反对他们的则是被称作是唯心派,他们的理论很简单——仅仅只是人类的思想没真正的达到所要求的界限而已,并不是所谓的生命限制。可纵观历史,若想要达到那种要求,也许只有传说中的圣贤才可以吧。

所以她认为莫翎是唯心派的一员,对于派系的天秤者,她一向是避而远之的,不过倒是没想到眼前就遇到了一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