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不高兴[刀剑乱舞] 第40章 肆拾_长空无双

都市青春 2020年06月30日

主将翻来覆去大半晚睡不着,不知为何明明心是空落落的,却总像是在惦记着什么,纠缠得心肝都难受极了。她在天都将破晓时才迷迷糊糊睡下,感觉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境却只是咫尺瞬息之后又蓦地惊醒,坐起来后怕地拿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满脸空白地发起呆来。

鹤丸看江雪的那个眼神在脑海中久久徘徊——昨日下午那场莫名其妙的相斗,争锋相对的鹤丸与宗三,鹤丸只看了江雪一眼,可就那一眼叫她潜意识中都不敢忘怀。并不是恶作剧时那种再纯良无辜再昳丽华美的眸光都掩饰不了的恶劣与捉弄吧,而是何等的纯粹温柔,仿佛拥抱着冰山都依然会心满意足的笑意,淡淡的犹如清风般柔软细腻,毫无遗憾的包容与留恋。

主将不由自主双手抱头,脑子一片混乱。只是一触即分的一眼,怎么就会叫她联想到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鹤丸的性子不是明摆在那里,他会懂什么这些有的没的!

可是……到底怎么会打起来的?宗三跟鹤丸这两个,关系虽不属亲近,到底是有交情在的,曾经同在织田家待过的漫长年月,纵然宗三再厌弃那段时光,对于鹤丸却并未有什么恶感。更何况,这两个来到本丸的时间相差无几,在最先那个荒芜狼狈什么都没有的本丸,也相互配合给了她极大帮助……再怎么说,也不可能闹成那么不可开交啊。

刀剑之间的小情绪很重要的好么,主将一向喜欢往最坏的结果想,唯恐着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于是要把矛盾扼杀在萌芽,可都快把自己头毛给抓秃了都想不明白,这里面又是怎么牵扯上江雪的。而且,打架地点竟然是江雪院子……不是很不可思议么!

无意识翻滚了好一会儿,她忽然猛地从床上跳起,只来得及把鞋子趿拉上顺手扯了件罩衣就往外奔:“别管我——我去转转咖喱你别跟来啊——”

丢下近侍,抄小道赶往手入室,天已经蒙蒙亮,今日是个阴天,大约过会儿可能会下些小雨。春深时的日子总是这样,阳光可以很灿烂,烟雨偶也会朦胧。

手入室没有灯火,但是大门开着,远远的就望见外屋中僵持的三道熟悉身影——而就是在那一个瞬间,脑中那些梗塞的路口豁然开朗,什么都明白了。

这样一个事实……她以为她是会难以置信,亦或是恼怒至极,可当时整个胸膛整个脑海竟是意外平静的,丝毫不曾泛起波澜,平静得她自己都有些害怕了。

外屋中,樱绯色打刀的手死死攒在本体刀柄之上,浑身勃发的怒气浓厚到几乎凝结成实质,显然并不是针对他兄长的,七步之远是身穿白衣的太刀,一只手紧紧握着被他挡了半个身体的江雪的手,脸上没有带惯来的笑容,甚至是连表情带眼神都很淡漠。

这样剑拔弩张的氛围,都恐分分秒宗三就能拔刀砍过去,可他明明一副气疯了的模样却又无可奈何死攒着刀柄不敢出刀。

宗三咄咄逼人不依不饶,鹤丸不肯松开江雪,江雪立在那里保持沉默,场面一度僵持。

主将的忽然到来,三把刀都是微怔。

檐下的审神者衣衫凌乱气喘吁吁,显然跑得很急,可是意外的,她的眼神跟表情是种诡异的平静。那视线在三道身影上极慢极慢地扫了一圈,长长吁出口气来。

“鹤丸留下,”主将顿了顿,“江雪宗三……你们去外面等我。”

指令出来,却是磨蹭了好一会儿才被实行。宗三恶狠狠瞪了鹤丸一眼,虎着脸转身出门。江雪看着主将眼里有些茫然,长长的睫毛掩着半边冰蓝眼瞳,阴影覆于其上恍然也遮蔽了几分冷色,反倒呈现出一种近乎柔和的光泽。

鹤丸侧头注视着他。主将并不能看到他的眼神,只是注意到他侧脸绽开的笑容。鹤丸在江雪转过视线看着自己的时候,对着他慢慢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松开了手。

江雪停顿了一下,往门外走。

浅色的和服,长长的银蓝的发在昏暗之处都像是流转着光,他身上能感知到的情绪太少,就像一幅画中步出的幻影般,太美,这样素净的美就跟清晨的朝露似的,梦一醒暖光一融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道身影路过自己身侧的时候,主将甚至忍不住扭过头去看他,直到注视他迈出门槛,走到檐下。

主将蹭蹭蹭大步跑过去,狠狠拽住门框把两边的大门都给拉上,然后在更加昏暗的屋子里扭过头死盯着这把人嫌狗弃的太刀。

“我的江雪!我的宝贝江雪!!”扑上去一把抓住衣领——妈蛋就一件单衣没领子,这么狠狠一抓衣襟都差点被扯裂——原本甜美可爱的颜容因为迅速扭曲的表情倒显得狰狞起来,“卧槽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鹤丸金色的眼瞳一直半明半昧看不出情绪,闻言倒是笑起来,那么优雅矜贵却怎样都掩饰不了满足与自得的笑:“这个嘛……秘密呀~”

主将扯住他衣服拼命摇晃,咬牙切齿:“脸呢!脸呢!!你居然敢对我冰清玉洁的江雪宝贝出手!啊啊啊啊你!居!然!敢!!妈蛋居然还得手了卧槽!!”

“为什么不敢,”鹤丸笑眯眯,“我这样恋慕着他啊。”

主将愤恨跺脚:“鬼才信!他肯定是被你给骗了!!”

鹤丸扬起一条眉:“可是我们两情相悦啊。”

卧槽知道这货不要脸但不知道他居然可以这么不要脸啊!!

主将泪都要飙出来:“那是我的江雪!我的!是我的!!你个不要脸的居然抢我的江雪!!”

“你的刀,”鹤丸像没骨头一样淡定地顺着她的手劲前后晃动,只是强调,“我的江雪。”

“啊啊啊啊啊——”

一门之隔,左文字家的两兄弟沉默对视。

手入室的建筑材质有隔音的效果,不过对于刀剑来说,这样的隔音并不能发挥太大的作用。可是檐下的两个人,都并未刻意注意门内的对话。

“兄长!”宗三最后也只能是这么愤愤一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所有的复杂神思都在这一声叹息中透露无疑。

江雪看到弟弟微微泛红的眼眶。他本能地就有种想退避的念头——这样复杂状况的处理,不但不在他预料,还叫他全然不知所措——可是一种更强硬的力道促使着他钉立在原地,促使他甚至不能移开视线。

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发着光,那冰蓝的雪原深处,亘古不化的坚冰之中流动着柔软的水一般的色泽。不懂得怎样说话,也说不出喜欢之类的话,可他通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都在用力地倾诉着一个事实,我喜欢他,我好喜欢他。

“……就那么信他吗?”宗三红着眼这么低低地问了句。

江雪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对着弟弟慢慢绽出一个微笑,如他惯来的那样,哪怕心情极是愉悦也只温温淡淡的笑容,可那眼神实在是太美,像是春起时花序开满枝梢压得枝桠都快支撑不住沉甸甸的繁盛与静美,那是彼此热恋中的眼神。

宗三眼眶一热,在控制不住落下泪之前蓦地转过身,头也不回就下了走廊离开手入室。

……他不敢说,其实他是欢喜的。

那么孤单又强大的兄长,那样单纯又痛苦的兄长,他一个人待在漆黑的深渊,何等漫长的时光,从未期待过救赎的曙光,也从来都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他当然会心疼他,这位他在最初听说过他的名字起就开始默默敬仰的兄长,可他充其也只能比别人靠得更近些罢了,兄长拒绝着所有人,甚至包括他自己。所以,有那么一个人——不管他是谁——能够叫他觉得有些温暖,能够叫他会控制不住想要微笑,那可真是,太好了。

只是,也会有些遗憾……那个人,不是自己。

主将愤愤然拉开大门,意外地发现宗三已经不在了,她抬起头,江雪静静立在那里,像是一幕悬停的凉风,稍稍用力就会从指缝溜走消失不见。

只这么看着,她就想哭出来。

这真是鹤丸作的最成功的一场恶作剧——不,还不是恶作剧,恶作剧好歹还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他是成功在她心里撬开了一个角,把她最珍爱的一样东西给偷了去。

她当然喜欢江雪,很喜欢很喜欢,这喜欢并非是爱慕的那一种,却也是极温柔极珍惜的一种情感。她有那么多把刀,可唯有江雪叫她心疼到见他皱皱眉都能辗转反侧整晚。然而正如鹤丸所说,审神者所拥有的也就只有刀本身,那更深的所有精神凝聚的神明永远都具备真正的自由。

江雪是恋着鹤丸的。他不说话,没有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是那么的轻淡,可她就是能知道,他那么那么喜欢他。只有那一种爱恋的情感无法欺骗。

卧槽这种被迫嫁女儿的心是怎么回事?!!

可为什么要是鹤丸!谁都好啊,怎么选了鹤丸!!每次想到这里,就有种生无可恋的痛苦。大概是这把刀给她的玩世不恭任意随性之感实在太浓,老叫她觉得……妈蛋!快还我江雪!!

江雪等待着,可是主将就是光看着他不说话。他停顿了一下,抬头望向她身后的人。

白衣的太刀冲着他笑,然后慢慢抬起他的手。

江雪条件反射地看向主将,主将已经转而鄙视地看着他的手。鹤丸不动,依然举着手。

江雪犹豫良久,见他真的不达目的不罢休,也只好走进去,伸出手牵住他。

“回去吧。”鹤丸道。

江雪点了点头。

面无表情的主将把爪子用力按在门上,一下一下抓着,似乎不挠出痕迹来不肯罢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