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谜案集 (第四部) 第53章 鬼船凶手19 逃脱_耳雅

都市青春 2020年05月15日

阮文高仰起脸,望向白玉堂他们所在的阳台,大概是因为阳光比较刺眼,因此他抬起拿着书的手,遮挡住脸部。

借着高光,展昭看到了他手中的书,是一本英文版的卡夫卡。

展昭微微一挑眉。

赵爵小声说,“他昨天看的是哈利波特,今天就看卡夫卡,我记得前天看的是村上春树,大前天看的却是机器猫的漫画。”

展昭听后,沉默不语,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强光下的阮文高,该怎么说呢,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白玉堂提示的原因,他此时拿着书遮着脸挡光的姿势竟然显得十分“淑女”,优雅而娴静,与他又矮小又扎实的身材真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玉堂看了一会儿,却是突然问赵爵,“这里有地方让他做剧烈运动么?”

赵爵眨眨眼,“什么剧烈运动?”

“健身潜水之类的。”白玉堂问。

赵爵嘴角抽了抽,“怎么可能,你还真当这里是疗养院啊,他们每天最大强度的运动也就是散个步做个操。

白玉堂听后,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疑惑。

展昭凑过去问,“怎么?”

白玉堂看了看收起书,正准备走回病房的阮文高,道,“他保持得很好。“

展昭不解。

“这个身材应该是经常锻炼,并且接受肌肉训练的人才会有的身材,手的长度明显和身体不成比例,上肢发达,可能跟他常年在船上活动攀爬等习惯有关系。再看他胸背肩的厚度,水性应该非常好,如果不是每天都在练,不可能维持那么好。”白玉堂想了想,问赵爵,“他一天是有多少时间在监视范围之外,单独一个人的?

“晚上吧。”赵爵想了想,“他白天少部分时间是治疗、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晚上睡觉,生活很规律。”

白玉堂想了想,打电话叫蒋平,让他带一套隐蔽的监视摄像器过来。

展昭好奇,“你想监视阮文高晚上的生活?”

“我怀疑他每天晚上至少用三个小时在锻炼肌肉。”白玉堂淡淡一笑,“练肌肉保持身材和运动状态没有问题,但是偷偷就很奇怪了。而且这运动强度未免也太大了,真的水手……或者海盗,可能需要,正常人根本不需要。”

“难怪我觉得他身形有些畸形。”赵爵摸着下巴上的胡渣,“但是因为看起来很瘦的样子,所以一点不惹眼。”

“瘦大概是他在克制饮食。”白玉堂问赵爵,“食谱有么?”

赵爵叫来了负责照顾阮文高生活的一个小护士,让他拿来阮文高平日作息饮食的一些记录。白玉堂翻看了一下,皱眉,“这是特种兵的食谱。”

赵普和展昭双双露出惊讶之色。

“他原本可能也有些军方背景,严于利己吧?”展昭戳戳白玉堂,“你平时不也很讲究这些,什么克制啊、锻炼啊……”

白玉堂耸了耸肩,“我要抓贼的么,当然要保持好,他就不一样了。”

众人来到了楼下的大堂,展昭四外看了看,“这医院装潢得真不错啊。”

“那是,老板有银子呀。”赵爵啧啧两声。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敏锐地问,“老板是谁?”

赵爵抿嘴笑得特别开心,胡子一颤一颤的,展昭心又开始痒痒了,哪里有剃须刀?

赵爵带着两人走过窗明几净的走廊,有几个护士经过,都笑眯眯叫“赵医生。”

赵爵一本正经对人家放电,电得几个小护士晕乎乎。

展昭拽着白玉堂对他使眼色——跟他比谁电力强!

白玉堂无语地摇头——这两人上辈子不知道什么仇。

走到走廊尽头,拐角处有一扇大门,推开门进去,竟然是一个明亮又宽敞的阅览室,里边有很多书架。

书架前边不是图书馆的那种长排桌椅,而是柔软的沙发,有一些人坐着看书,几个护士在陪护。

阅览室非常的安静。

赵爵进来后,双手插兜走向书架,展昭和白玉堂也跟了过去。

三人一路寻找,却没看到阮文高的身影。

赵爵挠挠头,“莫非没来这里?”

展昭退后几步,望向前边正在整理归还书籍那位小护士的推车。就见推车上层摆放着刚才那本英文版的卡夫卡。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皱眉,四外寻找了起来,但是整个阅览室里根本没有阮文高的踪影。同时,白玉堂发现了一个细节——阅览室最后的一扇天窗开着——这天窗位置挺高的,大小差不多可以容纳一个人出入。

白玉堂迅速望屋顶四周,发现门上方有摄像头,应该可以拍摄到窗户的位置。

赵爵迅速走到前台按下了警铃,拿起对讲机,“把大门关上,有危险病人脱离监视范围。”

随着警铃声大作,医院的安保人员开始排查,门口有警卫守住,在外面散步的病人也都回到了室内。

然而经过半个小时左右的搜查,阮文高始终还是不见了。

门口,拿着设备赶过来的蒋平莫名地被挡在了外边,被放进来后,就要第一时间查看监控设备。

负责看着监视器的几个医院警卫也很无奈,他们虽然是看着,但监视屏太多了,根本看不过来,也不清楚是否有人逃走。

蒋平按照白玉堂他们推算的时间大致确定了查看范围,仔细回放。

阮文高的确出现在了阅览室里,他放下书后,缓慢地走向书架的后方,动作给人有些木讷又迟缓的感觉。他静静走到书架后面,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反正他每天都会这样走一遍。

但是就在他消失在书架之后大概三十秒左右时,白玉堂突然说了声,“减速。”

蒋平将播放速度减慢。

众人就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如同一只猿猴一样,快速地窜到了窗户上方,钻出开着的天窗,消失在了窗外。

“哇……”赵爵忍不住赞叹,“这个动作够专业啊!”

白玉堂告诉蒋平,“正常速度再放一边看看。”

蒋平将速度调整到正常,众人终于明白为什么没有人发现了,因为阮文高窜出去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几乎是一眨眼就逃了出去,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展昭摸了摸下巴,看来白玉堂说得没错,阮文高有坚持在运动,锻炼体魄,所以伸手敏捷。

“该不会每天练就是为了逃走?”赵爵胳膊肘架在展昭肩膀上,皱着眉头啧啧两声,“也不对啊,早不逃走晚不逃走,偏偏今天,而且还是看到你们之后。莫非他是有意要避开你们?”

众人又问了负责管理阅览室的几个护士,她们都说阮文高今天来早了,平时都是傍晚才回来。

再问阮文高有没有说话,一个护士回忆说跟他擦肩而过时,听到他在自言自语,但是具体说什么不是很清楚,没留意。

毕竟是极度危险的精神病人,白玉堂让人全城搜寻阮文高的下落,展昭则是进入了阮文高的房间,寻找线索。

……

“小马哥。”

S市某家医院的打听,马汉拿着检查的单子走下电梯,皱着眉头。

赵虎凑上去看,“怎么样啊?”

“眼睛很健康。”马汉将单子给他看。

“然后嘞?”赵虎跟着马汉走出医院大楼,见他突然停下来,就问,“还不回去啊?”

马汉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是在发呆。

“你不是还要去查一下脑袋吧?”赵虎戳戳他,“走了,去金良家找张龙他们。”

马汉突然问赵虎,“那天你跟我说,标志长得像个翅膀,A字打头的车叫什么?”

赵虎眨眨眼,“阿斯顿马丁?”

“嗯。”马汉点头,“林若是不是有一辆?”

“是啊,银色的。”赵虎点头。

“是不是那辆?”马汉突然伸手指了指远处,停在比较隐蔽的一个角落里的一辆车。车牌半遮半掩的,赵虎闪过去一看,颠颠儿跑回来,“就是这辆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马汉皱眉,“林若在这家医院?”

“不是吧。”赵虎抱着胳膊看了看,“这是公立医院,那些阔少爷会不会来啊?难道出车祸?不对啊,车子状态很好,新得都刺眼。”

马汉皱眉,“开着这样的车老来是不是显眼了一点?”

“呃……林若不是一向都很低调么,这车子之前一直在车库摆着,要不是那天查他家安保系统,也看不着。”赵虎说着,拿出电话,“有个办法解决!”

马汉不解看着他。

就见赵虎找出林若的电话号码来,拨通,捏着鼻子说话,“喂?请问是LR977的车主么?有人报警说你的车在S市第一医院门口阻挡住了救护车,请尽快将车子驶离。”

说完,赵虎挂掉电话,对马汉伸出两根手指——搞定!

……

两人到了个隐蔽的地方,等着看。

果然,没一会儿,从住院大楼的方向,穿着一身T恤牛仔裤的林若急急忙忙跑出来。到了门口看了看自己的车,又看了看四周围空空如也的主路,挠头有些不解,哪里来的救护车?

正疑惑,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就上车离开了。

赵虎拍了拍马汉,“要不要跟去看看?”

“跟去干嘛?”马汉拉住他,“他车子那么明显,随便叫人就盯住了,这小子行为反常,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展博士。”

赵虎点头,“好主意。”

……

展昭看完了阮文高的房间后,满肚子疑惑,刚走回阅览室,就接到了马汉的电话后,想了想,好奇,“你真的去看眼科了啊?”

马汉望天,赵虎在后边忍笑。

“你俩进病房去问一问,林若去看什么人。”展昭道,“他这样跑过去,肯定有目的。”

马汉点头,收了电话后,和赵虎一起去住院部查询了。

白玉堂在另一头挂掉电话,走过来对展昭和赵爵一摊手,“各个交通要道都在寻找了,没有阮文高的线索,他穿着病服应该行动不是那么方便,我叫了警犬队了。”

说话间,就看到门外有人探头往里张望。

赵爵一眼看见了,咧嘴笑,“驰驰!”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一看,就见是背着包,拿着个文件夹的白驰。

白驰显然看到留须的赵爵也是惊讶不已,张大了嘴跑进来参观。

赵爵伸手摸他头,“哎呀,你也不容易啊,这么多年了都没见你长高过也不见你变成熟。”

赵爵一开口,一支箭就准确地命中了白驰的软肋,果然,就见小白驰嘴都扁了。

赵爵逗完了白驰,又去逗正忙着打电话联络各区,找阮文高下落的白玉堂。

展昭伸手一搭白驰的肩膀,“驰驰,别理他,一会儿我们联手想法子剃光他胡子!”

白驰仰起脸,“剃胡子?”

“驰驰,你来干嘛?”白玉堂挂了电话顺便将赵爵推开一点,走过来问白驰。

“哦。”白驰道,“原来金良呢,每次工作都会留一些详细的档案下来,方便查询的。我刚刚看了一下,你们猜,一个月前谁去找过他?”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解,“谁?”

“林若!”白驰拿出公文袋里边的工作笔记,翻开给展昭和白玉堂看,“你们看林若找他什么事。”

展昭翻了翻笔记,皱眉,“林若找他驱鬼?”

白驰点头。

“不像林若的性格啊。”白玉堂皱眉,“之前也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他遇到鬼?还是家里闹鬼?”

“那几个小子,神神秘秘,隐瞒的事情应该不少。”展昭冷笑了一声,将本子交给白驰。

“头。”

蒋平从阳台边回来,“警犬队的到了。”

小护士拿了阮文高的日常用品给警犬队,有警员带着狗就去找阮文高的下落了,警犬随着气味一路找……阮文高真的出了医院,但只追出一阵子,就因为街上气味混杂人多车多,警犬没了头绪。

“不是办法。”白玉堂看展昭,“你刚才在阮文高的房间,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还真有。”展昭点了点头,“找到他跟某个人有联系。”

“谁?”白玉堂不解。

“不如你亲自去他房间看一下?”展昭微笑,“也许你的发现会更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