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第535章 怕了吗_花花了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9日

“你确定她不会回来?”傅妙雪犹豫的搬开桌子,探头探脑往外瞧,“……要是半路上被她追上,我们可就全完蛋。”

白幼薇凉凉看她一眼,“你怕什么,就算被追上,也肯定是我先被追上。”

傅妙雪听了,傲然的冷哼一声:“我怕了吗?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现在本来就是个活死人,不怕疼不怕痒,就算被她追上,她也拿我没办法!”

白幼薇狐疑的打量她:“那你现在……算是不死之身?”

“我怎么知道?”傅妙雪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我总不能没事杀一下自己做实验吧!”

白幼薇笑了笑:“不试一下多可惜~”

傅妙雪眼睛瞪得更大:“魔鬼!”

两个女人吵吵几句,一前一后出了门。

外面的天很黑,雨很大,毛绒兔子跳上轮椅,卧在白幼薇腿上,没一会儿就变成了湿兔子。

傅妙雪紧张兮兮走在前面,时不时张望四周。

她的速度显然比坐轮椅的白幼薇快,但是她不敢一个人先走,总觉得呆在白幼薇身边更有保障。

一路走了很久,不见运骸女追来,她们逐渐远离了村子。

老书生的宅子就在前面不远处,屋檐下的红灯笼在漆黑雨幕中泛着朦胧光亮。

傅妙雪稍稍放下心。

可是随即想起宅子里的两个纸扎人,她又感觉不好了。

若非村里的环境太过凶险,她真不想来这地方过夜!

……

没等白幼薇和傅妙雪走到大门前,杜来和沈墨听到动静,过来接她们。

杜来见两人安然无恙,有些意外。

他和沈墨的身手已经算得上是数一数二,连他们都应付不了运骸女,只能狼狈逃跑,这两人居然能完好无损的回来!

虽然心里隐约猜到是白幼薇出了手,他还是忍不住问:“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白幼薇轻描淡写道:“用了一个道具。”

沈墨走过来握了握她的手,体温冰凉,皱眉道:“先进去再说。”

——傅妙雪是人偶,大概不会伤风感冒,但是白幼薇体质弱,容易着凉。

四个人再次走进这座宅院。

外院的门,和第一晚一样,是开着的。

第二道门也只是虚掩,轻轻一推就开了。

走过石砖铺地的前庭,正屋灯火通明,两个纸扎人坐在高背椅上,桌上依旧供奉着点心瓜果,烛火摇曳。

老书生穿着一身青灰色长衫,手持书卷,正在纸人身边诵读文章。

他读的很认真,认真中带着点儿紧张,就像被父母检查功课中的小孩。

白幼薇本以为老书生又要给他们出题,没想到,对方看见他们,只拱了拱手,客气的道:“原来是贵客们回来了,时候不早了,快回房歇息吧。”

完全没有为难的意思。

这样也好。

他们刚从运骸女那里虎口脱险,也实在没精力再应付一个。

不知怎么,傅妙雪回头多看了一眼纸人。

她似乎害怕它们跟过来,匆匆撇过一眼后,抱紧杜来的胳膊,加快了脚步。

杜来的步履蹒跚。

回到厢房后,点上蜡烛,两个男人检查身上伤势,杜来被运骸女抓握过的脚踝,毫无悬念的受了伤。

沈墨背后的抓痕也发青发黑,那层皮肉仿佛就要腐烂掉。

这不是寻常的皮肉伤。

而是像尸毒,或是类似邪气之类,用泥巴道具治疗无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