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之云心 第55章_青山见晓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5日

等绕过几重屋,再也看不到门口之后,宁云将食盒往地上一放,抬手就锤向旁边的白石栏杆。

“嘶——”这石头怎么这么硬啊!就不能让她尽情的发一会脾气吗?

燎原君的脑洞固然搞笑,其中所含深意却不容得她不深思。

话说回来,是不是,所有的神仙,都是这样以为?等着看,润玉和旭凤两兄弟,终有一日要为帝位分道扬镳、大打出手?

是不是,也有许多人都将润玉的温和隐忍好脾气,当做阴险狡诈、示恩图谋?

原来这天界之中,茅盾早已暗藏,一旦一丝火星,怕能要之引爆。

她其实早就发现了,栖梧宫的人对润玉的态度,连了听飞絮提到夜神,那语气都毫无敬意。

如今,连旭凤身边的心腹,都公然怀疑润玉和爹爹。

她既气愤旭凤,堂堂火神不能约束身边人,又担忧爹爹和润玉的处境。

曾经,她是局外人,看这天界风起云涌是个热闹,如今,却落入其中。

按说其实对旭凤退让些许本无妨,旭凤性格仁善,天帝嫡子,他做天帝说不定也好,想来润玉也是这般想法,然而如今只怕的是,退无可退,无路可走。

天后那样的人,见过几次哪还不能明白,是个赶尽杀绝的性子,然而连身边的人都无法约束的旭凤,真的能劝阻天后吗?

况且,屁股决定脑袋,鸟族发展又如何能不掠夺它族资源?倒时候,旭凤又何能辖制?

但要前进,她一个人又如何能够?

“云儿?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因为宁云与锦觅许久未归,洛霖寻来便见宁云一个人站在那里,走来走去,表情丰富。

“哦,”宁云转过头看她爹,不知为什么又想起燎原君所谓的结盟计划,“刚才听了一个笑话,我想一个人在这儿笑会儿。”

“觅儿呢?”洛霖自来没看懂过他这闺女,故而也就不多问了。

“哦,锦觅听说旭凤病了,就去栖梧宫看访他去了。”宁云笑了笑答道。

洛霖将眉头一蹙,表情有些担忧。

“要不,爹爹你就单独给锦觅多加点课?”宁云小心试探道。

洛霖看出她的小心思,没好气的看她一眼,语重心长道,“云儿修行一途艰苦,乃是因为不断磨砺心性,灵术技巧不过是小道,爹爹知道你不爱念经书,但天地之道,自然之理,都蕴于其中,能明心见性,修行之途,心境第一。揣而锐之,不能长保,多闻数穷,不如守中的道理,希望你能明白。”

“我知道了爹爹。”宁云低头领受教诲,又抬头道,“对了,有一事,我需得告诉爹爹——”

宁云将刚才与燎原君的对话,剪去枝节,讲给洛霖,“也不知,这是天后的意思,还是天帝的意思?”

“我知道了,”洛霖将眼眸一垂,“此事,你不要参与。”

“爹爹,对那黑衣人的身份,您可有想法?”宁云继续问道。

“你若是有暇,不如去把《清静经》背了。”洛霖不答。

“颠覆朝纲这样的罪名,实在不轻,怎能置之不理。”宁云劝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算者不能穷数,公道自在人心。”洛霖道,“夫唯不争,故无尤。越静越清,越动越错,你可明白?”

“那人…是不是鼠仙?”也别怪宁云想象力丰富,这种事情,她一时就能想到两个人,一个是彦佑,一个便是鼠仙,上次向临秀姨问及彦佑之时,临秀姨甚是生疏,却提到鼠仙常来洛湘府与爹爹下棋,想来关系不错。

“云儿!”洛霖眉头一皱,严厉道,“你怎可凭臆断,随意污蔑他人?”

“爹爹,我不是随意说的,”宁云略想了想,还是将鼠仙欲结盟花界之事告诉洛霖,希望他能稍加警惕,“事到临头,我们也不能不做准备啊。”

洛霖看她实在不罢休,便实话告诉她,“这天界之中,派系复杂,结党连社比比皆是,犬牙交错,争权夺利之事时常发生,稍有不慎便要卷入其中,到那时便是身不由己,我能做的,不过守护好水族,不让其卷入那纷争之中。”

洛霖拍了拍宁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日后嫁给夜神,也要劝告他,他身份特殊,不要争那些浮名虚位,功名利禄不过过眼云烟,修身养性方得长生逍遥。”

“你们父女二人在这儿论道呢?”临秀逶迤而来,阳光之下,如同春风徐来。

“临秀。”

“临秀姨。”

宁云与洛霖停止了讨论。

“夜神的璇玑宫派了人来给你送礼物,”临秀柔声道,“云儿,我已让人领到你的院中了。”

“多谢临秀姨,”宁云应了一声,提起栖梧宫送的食盒,“这是旭凤送给锦觅的粽子,锦觅出去了,还请您替她保管一下吧。”

临秀一笑接过,“我知道了。”

璇玑宫派来的仙侍,正是她认识的邝露。

“宁云仙子。”邝露一袭青衣,见了宁云便低头见礼。

“邝露仙子。”宁云还了一礼。

邝露双手将礼盒递上,“殿下让我来,将贺礼送给仙子。”

宁云将盒子接过,放于桌上准备待会儿再看,“多谢你。”

邝露见她动作,犹豫了一下问道,“您。。。不打开看看吗?”

“我一会儿再看,”宁云有些奇怪润玉为何不自己送来,不太符合他平日的作风,“夜神殿下今日可在宫内?”

“殿下今日下界去了。”邝露答道,“走前叮嘱我一定要将礼物送来。”

宁云点点头,原来如此,她想了想觉得不能让人家白辛苦跑着一趟,便道,“劳你跑这一趟,我送枝花给你做回礼吧?上次的剑兰如何,你喜欢吗?”

邝露将头一垂,片刻后轻声问道,“琼花,可以吗?”

“艳不山矾瘦不梅,团簇轻盈雪飘枝,你也喜欢琼花啊?”宁云有些欣喜的问道。

实在不怪她有此问,天界女仙对这些常识知之甚少,当年锦觅在天界“卖花”,那些女仙只知道“香花”,最多能说出个桃花梨花来,算是不错了。

“是,”邝露轻声答道,“不知仙子可愿意?”

“这有何难?”宁云一笑,瞬间手中出现一朵雪白轻盈、芬芳馥郁的琼花,“此花开久,邝露仙子若是喜欢可以插戴起来。”

邝露捧了花走了,虽然她小心翼翼的,宁云却发现她对花朵本身似乎没有那么喜欢,大概是准备送人吧。

宁云也不在意,看向那只礼盒。

她现在对这种木头匣子有阴影了都,那日从玄灵斗姆元君大佬那里得的紫檀匣子,她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就是打不开,去问爹爹,爹爹看了半天,送她一句“也许时机未到,时机到了,自然就能打开”。

好在,润玉没那么喜欢卖关子,檀木盒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里面是一支发簪,橙黄色的木质发簪,打磨的光润,蕴着淡淡的光晕,钗头有一个漂亮的弧弯,样式不过简单的云头纹样,既秀雅又简洁,完全是按着宁云喜欢的风格来的。

宁云取出来,拿到手上仔细看,才发现竟是真的连理枝。

连理枝,语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饶是她粗枝大叶,这会儿拿着这含蓄的表白也觉得脸热。她想,难怪刚才邝露问她为什么不打开,大概是等着她拿回礼呢。

宁云拿着那连理枝的发簪把玩了一会儿,插上头发,准备找个回礼。

宁云想着润玉好像也挺喜欢吃甜的,糕点什么的对她太有难度了,还不如送香蜜,想配什么吃就自己配,况且,当年锦觅五百年的香蜜就救得旭凤,想来这东西的确不错,她这瓶时间与锦觅差不多酿的,如今都有六百年了,想来也是相当不错。

润玉虽下界去了,但毕竟晚上还要挂夜布星,想来一会儿大概就会回来,宁云便往爹爹那里报备一声。

洛霖见时间不早,略有不满,但毕竟此事,还是合情合理,便只叮嘱她早些回来,放她去了。

璇玑宫仍然安静得像没个人似的,虽然之前润玉给宁云准备了房间,不过为了方便,宁云还是准备在院子里等了。

本来邝露要陪她的,只是时候的确不早了,她得为上值做准备。宁云这才知道,润玉走前叮嘱过,若是他回来晚了,就让邝露把晚霞披挂上,以免误了时辰。

宁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想着润玉总说璇玑宫清寒,不如给他种些花。

含笑芬芳,花期也长,姿态也美,若是润玉不喜欢,再换也无所谓。

她如今灵力果然非复从前,不一而便在玉栏旁种了一大丛。

但看着含笑花,想起润玉白衣常服的样子,宁云不知怎么就想到“如玉容颜绝世姿,新妆从来带胭脂”两句。

即使是心里YY,但这里毕竟是璇玑宫,宁云也不由得有点做贼心虚之感。

她下意识抬头张望,正看见一袭白衣,“如玉容颜绝世姿”的润玉,眉眼含笑,迎面而来。

“云儿?”润玉双眸明如秋水,略显疲惫的眉眼仿佛瞬间被点亮了一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