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BG]麒麟缘 第32章_木疏桐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7日

古代的墓葬有严格的礼制。

死后的墓室规模依照身份来决定。到目前为止,我所到过的规模最大的墓还是四年前西夏的那个,只可惜不仅几乎什么明器都没有掏出,还差一点丢了小命。

地下墓宫的结构大体上就是由墓室和墓道组成,而墓道排列分布的状况越是错综复杂,就说明地宫的规模越为宏大。

这条暗道并不算很长,依旧向下倾斜。两边的石壁上都绘有壁画,这些壁画色彩绚丽,保存相当完好,古墓中的壁画除了记录墓主人的生平记事,或者歌功颂德,还有就是用来隐藏一些秘密。

两边的壁画看起来似乎是对称的,画的内容大意是长生不老,羽化登仙。

古代王侯将相许多都热衷于长生不老,神话传说中有嫦娥偷药登仙,古有徐福东渡海为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刘骥身为西蜀郡王,独占一方,生前荣华无双,对于长生不老的热衷也并不奇怪。

我和张起灵快要走到暗道的尽头,张起灵不知往哪里踢了一脚,只听“咔嚓”几声机括响动,侧面的墙壁上又出现了一个暗门。

我们猫着腰钻进暗门,进入了一个墓室。狼眼的光强度在这里明显受限,光线照射进去就出不来一样,连墓室的墙壁都看不到。不过这也可能说明,这个墓室很大,甚至比刚才的那个主墓室都要大得多。我甚至觉得黑暗中,似乎泛着一股诡异凄冷的阴气,十分渗人。

如果带了氙气探照灯就好。我暗自想到,这种探照灯的光强度是狼眼远远及不上的,并且对烟雾有很强的穿透力。

——不过,这又是哪里呢?

我睁大双眼,透过黑暗努力想看清楚四周。

“这里是殉葬坑。”张起灵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好像能看见一样的淡淡说道。

“殉葬坑?”我听到他的话,不由喃喃重复。

张起灵“嗯”了一声,拉起我的手腕朝前方走去,狼眼所及范围内的景象使我不由瞪大双眼

——我们所站的地方是石阶最上方的一个小角落,石阶两边各有两排石人佣。或跪或立,全都手持兵器,面目森冷得让我心里一阵发寒。

我凑上去瞧,却惊骇地发现有些人俑的表面已经剥落开来,竟露出里面腐烂不堪的□□,甚至还能看见许多白色的尸虫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张起灵说,这些人俑都是活生生用混凝土封住七窍做成的,所以都保持着临死前的痛苦惨烈的表情。

“人殉。”我脑海中浮出这样两个字。

人殉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祭祀方法,商朝之后的西周尤为盛行,许多高阶统治者会在自己死后用大批奴隶侍从或妻妾陪葬,达到在阴间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的目的。

不过,秦汉以后就很少有用活人殉葬了,一般都用石头或木头雕刻的人俑来替代。

从现代来看,活人殉葬是一种非常残忍的葬制。

——蜀王刘骥原来是一个暴君!

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随后想起安澜略带腼腆的脸,还有跟我说话时会结巴的模样,实在有些接受不能……

如果阿洁看见了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我有些无良地猜测着。算了算了,就算阿洁心理承受能力再大,估计也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更何况,刘骥已经变成了……

突然一道金光反射到我的眼睛里,我有些撑不住,只能眯起眼睛寻着光线看去,这一看我的小心脏不禁“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手电光照到不远处的玉台上有一堆金山,货真价实的黄金珠玉,宝石器皿堆成小山状,角落里还有一些字画经卷。

满眼都是金色,我的口水快要掉下来了——现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能倒的斗也越来越少,油斗更是凤毛麟角,我以后还要养家活口呢……这些只要能带出一点点就赚大发了,不必担心养不起……

“你喜欢这些?”张起灵见我的表情,淡淡的问。

我下意识地抹了抹嘴角,偷偷瞄了他一眼——他会不会觉得我很贪财?

他只是目光淡然的看着我,眼眸清澈,干净得让我自惭形秽,我十分不好意思的脸红了,极其小声“嗯”了一句。

——倒斗不都是为了钱吗?

我当下有些羞恼,扭过脸不去看他。

他“啧”了一声,伸手掰过我的脸,拧起我脸蛋上最近刚养出来的一团肉,一脸无奈地说,“你再看看另一边。”

他拉起我的手腕继续往前,顺着他指引的方向,狼眼能照射到的范围内,最初只看到一些黑影,之后我才发现,玉台的另一边躺了好几个人,不,那已不是人,而是已经腐烂的尸体!我甚至嗅到了腐臭的味道!

“这……这是……”我倒吸了口凉气,那些尸体呈青灰色,带着手套的手里紧紧拽住黄金珠宝,脸部跟身体有不少尸虫进出啃咬。

“没错。”张起灵淡淡道,“这些东西上都涂了剧毒,碰到就死。”

出于对尸体的敬畏,我没有再去看一眼,只是略带可惜地瞄了一眼小金山。

没想到,张起灵却蹲下身来,用手电把这些尸体全部扫射一遍,似乎发现什么,“嗯”了一句就伸手去翻看尸体手里抓住的东西。

“有毒哎!你干嘛?!”我忙按住他的手,面带焦急的说。

“没事,”他拍了下我的手表示安抚,从一具尸体手里轻扯出一个羊脂玉雕刻的盒子,温软凝白,晶莹剔透,上面还镶嵌一把生了锈的铜锁,整个盒子做工极为精巧,浑然天成。

张起灵在铜锁上拨动了几下,铜锁就被打开了,里面出现了一个更小一点的玉盒子,与外边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没有上锁。

张起灵“啧”了一句,转头对我说道,“把水拿给我。”

我从他的包里翻出一瓶水给他,他用这水洗干净手,边淡淡的说,“里面的东西没有涂毒,你想要的话可以带走。”

他把里面那个比较小的羊脂玉盒子递给我,我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虽然我不太识货,但这个盒子至少也能值个几万吧。

——总比空手回去的好。

我有些哀怨的想,打开盒子里面是空的,盒子底下铺了层垫布,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垫布上面有些压痕,好像放了什么东西又被人拿走了,而且这样东西的重量应该不轻。

——放了什么呢?

我有些好奇,不过依照盒子上了锁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很早以前被拿走的。

我下意识地把垫布撤掉——咦?下面居然有一块压石!

我忙费力把压石给抠出来,露出一个暗层,暗层里面放有一张黄色帛书。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帛书,里面全是篆体,我几乎一个字都不认识。

转头看向张起灵,却发现他一直饶有兴味地盯着我的动作,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帛书递给他,“这里面……写的是什么啊?”

——哎呀,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我是个文盲呢?!一张嫩脸都丢光了……

他接过去,随意瞄了一眼,又重新递还给我,声音淡淡的,“关于炼丹的记载。”

“炼丹?”我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丹?”

他“嗯”了一句,“长生不老药。”

似乎不愿多说,他突然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该走了。”

我呐呐的应了声,忙收起玉盒子放进背包里,紧紧跟在张起灵身后——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张起灵眼里一闪而过的,绝对是厌恶与嫌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