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AI谈恋爱 第186章 黎京回归_是朕mq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22日

这件事以野火燎原之势迅速席卷整个雷城,甚至是惊动了总公司的董事会。

“黎京,这件事你去雷城处理下吧,这件事不能再任由其发展下去了,闹到满城风雨对我们的公司正面形象损害很大。”董事长坐在圆桌的最高位,蹙眉说。

刚听完了关于雷城工地上工人出事的报告之后,总公司迅速地做出了处理的决策。

黎京眼睑微垂,睫毛细长又浓密,如密集点成线勾勒出浓黑的眼线,他很少板着脸,为人和善亲切,像是旧时光中温柔的少年,在黑暗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好,这件事我来处理吧,今晚我就坐飞机去雷城。”黎京拿着笔的手扶住额头,眉头未舒展。

今日的天气雾蒙蒙的,夏末秋初的天气一如既往的沉闷,让人在乌压压的天空下有些恍惚。

“嗯,没有其他事情就散会吧。”董事长一声令下,推开座椅的声音稀稀落落,黎京坐在座位上过了许久才起身。

到了雷城的时候,唐辰逸已经在接机口等候了,媒体也是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消息,早就藏匿在候机厅的各处,试图拿到第一手的资料。

一声修身黑色西服,显得人很是精神和严肃,候机厅外正在下着小雨,整个城市在雨水的薄雾冥冥中像是浓墨重彩地水墨画。

“走这里吧。”唐辰逸带了口罩,接过黎京的文件包。

唐辰逸深知来的时候走大门势必会打草惊蛇,所以来的时候直接走了停车场的电梯,带着黎京出来的时候,也是打了个出租车,当他们到了公司的时候,那些野鸡媒体还在机场痴痴的等着。

“之前我去总部我爸舍不得我。”黎京一进了公司门口便无奈的叹气,“我来晚了。”

职员们中不少也知道自家的正牌总裁回来了,出了工地上的那个事情之后,庆贺总裁回归这件事怎么也不合适,心中见到王者归来便如同找到了渡海的浮囊,微微地安心了些。

黎京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虽说他不会轻易的动怒,然而遇见了触及底线的事情之后,绝不容情。

“黎总,欢迎回来。”率先说出这话的是赵常乐,不消一分钟,欢迎黎总回归的声音此起彼和,空气中洋溢着欢快的气氛。

“你说,黎总会不会查处我们和王思思合作的事情啊?”一个在吸烟室抽烟的男职员有些害怕地说。

毕竟这份工作还是不错的,要是因为此事被开除就得不偿失,王思思不过是给了他们五万块钱,他们才故意没有上报钢筋是有问题的。

“查不出来,只要我们不说就没事的。”另一个穿着淡蓝色卫衣的男职员淡定的抽烟,烟雾中他的表情很模糊。

唐辰逸静静的坐在总经理的办公室中,最近他的脑中系统一直在搜索着关于经营公司的事情,却是无功而返,他对于人与人之间的联络总是感到无法理解。

黎京回来的第二日早上,电视中的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着关于工地上的事情,纷纷指责黎京公司的不作为。

“你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么?”黎京凝视着办公室中正在播放媒体讨伐公司的视频。

“我想了很多办法,已经开了发布会了,但是这些媒体像是狗皮膏药般缠着不放。”唐辰逸愧疚的说,“对不起。”

黎京沉思地看着窗外,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点着桌子,说:“这不是主要的问题。”

外面的风雨依旧有加大的趋势,打在玻璃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场秋雨一场凉,往后的天气怕是要寒凉起来了。

对于唐辰逸来说,这些事情他处理的经验为零,也是第一次做经理,脑中的搜索工具搜索出来的办法明显不够用。

他听着黎京提醒的话,露出一种凝重地表情来,眉眼间是一种明亮,他毫不犹豫的说:“您想把涉事的人员开除了?”

黎京点点头。

下午的时候,雨终于停了,天空依旧是一种山雨还要来的趋势,唐辰逸和陈年年坐在公司楼下的奶茶店中点了两杯珍珠奶茶。

淡棕色的颜色中隐约透出圆黑珍珠的轮廓,陈年年盯着见惯的窗外景色,幽幽地叹息。

“今天黎总跟你说了什么,看你的脸色不好。”陈年年问。

“涉事的人要回家了。”唐辰逸没有隐瞒。

由于下雨,奶茶店门可罗雀,唐辰逸释怀的笑着说:“要是我走了,就该新工作了。别委屈个小脸了。”

“没事,现在事情还未成定局,黎总也没说非要你走。”陈年年咬着吸管,深吸了一口奶茶。

甜腻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她舔了一下红润薄唇,并不因为这件事而着急。

“但愿吧。”唐辰逸手中的奶茶并未动,街市上车如流水马如龙。

黎京到底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和唐辰逸说完自己的打算就开始彻查钢筋事件的主要负责人。

不出意外的炒了几个负责人,其中就包括了昨日在抽烟室吸烟的男子,虽然心中很是不甘心,然而黎京的话也让他们没脸在公司留下,不过杀鸡儆猴、正撞枪口之流罢了。

媒体也相继报道公司中被开除的相关负责人的事,一场轰轰烈烈的风雨也慢慢走向的消停,其中不乏媒体夸赞黎总年少有为,手段铁腕。

建筑工程也相继开工,一切都走向了正规。

早上的时候有一场会议,分公司的高层来齐了,公司内部依旧是无法消停。

“这件事是唐辰逸主要负责的,现在让公司亏损了这么多,我觉得唐经理需要承担责任。”咄咄逼人说话的是分公司的老干部,之前就对唐辰逸升到经理之位抱有不满,今日就拿这个大做文章。

“是啊,我也觉得应该让唐经理承担责任,要是做了没有勇气承担的话,这个经理就别做了。”这个人和刚才说话的老干部同仇敌忾。

在主位的黎京含笑听着,并未说什么,然后轻声问:“其他人还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赵常乐漫不经心地说:“经营好公司是我们的职责,有人在其中混吃不干活,出了事就躲在别人的背后不好吧?”

“我觉得,年年作为唐经理的助理是不是也应该承担一下责任呢?”

赵常乐的话让安静的会议室开始有了窃窃私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