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大佬的作精小可爱 第258章 博取阮梦梦信任_沐沐啊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3日

这一次接手阮氏集团,安南对公司里的事宜应付起来明显比上要次得心应手,也更加能放开的去做他想要做的事。

至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集团内的高管来了一次大换血。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被针对,就是集团内的高管所作所为。他们八成是奉了阮老爹之命,明里暗里给他下绊子。

如果他不采取应对措施的话,那么被剔除阮氏集团的,只会是他自己。

坐在办公室内,安南双目凝视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走廊,笑容邪狞:“阮先生啊阮先生,你想借他人之手,除掉我安南?那你恐怕把我想的太过简单。”

他半是自嘲半是讥讽的喃喃自语,手肘放在的办公桌上,平摊着一沓厚厚的文件。仔细观察,不难看到上面的裁员信息。

即将被裁员,或者已经被裁员的员工,都是阮老爹的心腹下属,安南已经把一切安排妥当,就等这些阮老爹的心腹全都辞退后,把他自己的人手安排进来。

“咚咚咚。”三下敲门声骤然响起。

安南循声望去。透明的玻璃门外站着的,是他已经安插进来的心腹之一,一个曾经跟他一起在国外打拼,陪他一起回国的助理。

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互相用点头的方式示意了一下。

“安总,这是您让我去办的事,我已经办理妥当,请您过目。”夹着档案袋进来的助理对着安南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随后才把胳膊低下夹着的档案袋给递了上去。

听他这么一说,安南脸上的冷峻消退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饶有兴趣的神色:“哦已经办妥了吗?你的办事效率还是一样的快啊!”

“安总过奖了。”助理微微一笑,平静的神色很难让人看出他内心的真正情绪。

正因为如此,安南才愿意重用他,将他培养成自己的心腹,让他替自己办事。

接过档案袋打开,安南从里面抽出了一打报表,一一翻看。等他看完,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而整个过程中助理是一直站在他的办公桌前没有挪动脚步的。

看完报表,安南笑容由邪狞转为放肆,“不错不错!干得漂亮!这次的股票转移办的非常完美!”

如果阮梦梦在这里的话,她会发现报表上的数据,全是关于阮氏集团股票的交易。

有人买走了阮氏集团的一部分股票,转移到了自己的手上,并且这份股票的数目还不算少。

而那个人,正是安南。

“第一次的股票转移已经完成了,你可以休息下。有新的任务,我会再找你的。”一脸满意的安南收起报表重新撞进档案袋,随后把档案袋放进了办公室里的保险柜中。

做完这一切,他对着站了一个多小时的助理说着让他去休息的话,助理也不客气,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助理走了不多时安南也离开了办公室,开上车往医院赶去——他要看望阮老爹。

今天是阮老爹住院的第四天,四天来阮梦梦寸步不离地守在阮老爹的病床前,辛勤照顾。

每天下班后,顾向寒也会来陪她,两人一起,看着阮老爹。

这次也不例外。

“梦梦,老爹的情况怎么样了?”刚刚下班的顾向寒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走到坐在病床旁的阮梦梦身后,弯下腰凑到她耳边,小声询问。

流露着密切关心的语气,让阮梦梦感到了心头一暖。

只是,老爹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她叹了口气,如实交代:“还是老样子,整天沉睡不醒,生命体特征越来越微弱。”

“医生还是没有查出原因吗?除了旧病复发,有没有其他病因?”

“查不出。”回想上午和医生的交谈,阮梦梦难受的用手捂住了脸,“老爹的呼吸越来越弱了,你说会不会有一天,我再也见不到老爹了?”

“不会的!”心头暗惊的顾向寒蹲下身,拉过阮梦梦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目光温柔地和她对视,“别乱想,老爹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

从顾向寒的眸子里阮梦梦能够看到的只有坚定,但就是这些坚定,让她迷惑起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顾向寒能够如此坚信老爹会没事。

安南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顾向寒将阮梦梦揽进自己怀里低声安慰的景象,这幅和谐无比的画面映入他的眼里,却只让他觉得刺眼。

不过他没有去在意,而是出声打乱了病房内飘浮的温馨,“梦梦,向寒,我来看阮叔叔了。”

熟悉声音的响起,让阮梦梦条件反射的身子一僵,刚好她还停留在顾向寒的怀里,她的转变自然逃不过顾向寒的察觉。

“梦梦?”他垂下头,看向阮梦梦的目光里有些狐疑。

阮梦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着他摇了摇头,从他怀里出来站到了距离安南远一点的地方。

这下顾向寒更觉得不对劲了,诧异地看了阮梦梦一眼,继而又转向安南,安南还是老样子,温润的面庞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

“你们?吵架了吗?”来来回回打量着阮梦梦和安南,顾向寒最终选择用这样的理由来解释她和安南之间的诡异气氛。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试探,正是这丝试探,让阮梦梦如梦初醒地恍然。

“没,没有吵架。”阮梦梦尴尬地笑了笑,把视线移到了安南身上,“是吧安南?”

“嗯,没有吵架,就是这丫头之前当着我的面哭鼻子了,估计是觉得不好意思吧。”

接收到她的视线,安南心里了然。

其实他们都知道,气氛古怪是因为上次告白的事,不过既然阮梦梦不愿意提起那件事,安南当然会选择帮她隐瞒。

“就这样啊?”顾向寒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闹了半天就是哭鼻子了而已,“你当着我的面哭了多少次了,怎么不见你尴尬?”

他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伸手弹了弹阮梦梦的脑壳,阮梦梦连忙用手捂头辩解,同时暗中松了口气,“这不一样啊!你是自己人嘛,当着你的面哭我放的开。”

一句“自己人”,给顾向寒和安南带来了两种全然不同的感受。

顾向寒显然很喜欢她这样称呼他,而安南却目光微闪,照这么说,他安南就不算梦梦的自己人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