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65章 再也不理你_梦里T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9日

再也不理你

慕卿看着林忧这个生气的样子,不屑的笑了笑,耸了耸肩膀,“井水已经犯了河水,所以不打几个旋涡怎么行?林博士,后面还是惊喜多多,你就瞪大眼睛期待吧!”

说完以后,慕卿也懒得多说别的,直接大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走出医院门口,慕卿意外的发现,封时奕的车子竟然还停在那里,皱了皱眉毛,走上前去,趴着车窗,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却没有想到,自己刚刚靠近,车窗就被人从里面撤了下来,露出封时奕那张完美的脸,“闹够了?”

闹?

慕卿怎么都没有想到,封时奕这么晚了,竟然还没有回家,吓了一跳,“你你你,你怎么还不回去?”

“我喝酒了。”封时奕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就直直的看着慕卿。

喝酒了?

所以呢?

这跟回不回家有什么关系啊?

慕卿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清楚,封时奕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封时奕也没有想到自己说得这么清楚了,慕卿竟然还傻乎乎的坐在这里,顿时就有些急了,冷着脸,闷哼一声,“开车!”

什么什么?

慕卿皱了皱眉毛,看着封时奕这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憋了一晚上的怒气,瞬间就爆发了!

“封时奕!为什么要我开车送你回去!你家大业大的,缺司机吗?在你的眼里,我是什么?是被你随便玩耍宠物,还是被你随便使唤的奴隶!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

什么宠物?什么奴隶?

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

封时奕这段时间劳心劳力的,没有想到在小丫头的眼里竟然是这样的形象?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

“慕卿!”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包含着满满的怒气!

慕卿的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弱弱的坐在驾驶位上,然后发动车子,朝着别墅开去,一路上,慕卿都是委屈巴巴怒气冲冲的,但是却也不敢爆发,只能是狂踩油门,恨不能飞起来。

封时奕在后面,看着气鼓鼓的慕卿,顿时就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好笑感觉,皱了皱眉毛然后淡淡的说道:“慢一点,我晕车。”

狗屁的晕车!

上次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车子开的跟云霄飞车似的!

不过,想着封时奕身体还不舒服呢,慕卿还是悄悄的放慢了车子的速度。

已经是深夜了,两个人好不容易到了别墅门口,慕卿白了封时奕一眼,闷闷地说道:“你可以下车回家了。”

封时奕看了慕卿一眼,“回家。”

这么理所当然!

没有道歉?没有不好意思?

慕卿的小宇宙再一次爆发了。

“封时奕,你能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下,能不能!”

说到这里,慕卿更是说不出来的委屈,红着眼睛的样子,看着有些可怜巴巴的。

封时奕这边倒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倒是不能理解慕卿的愤怒到底是从何而来。

皱了皱眉毛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生理期吗?”

生理期?

什么生理期?

“你才是经期综合征呢!”

慕卿狠狠的丢下这句话,然后转身钻进车里,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封时奕站在原地,看着瞬间消失的慕卿只觉得莫名其妙,幽深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什么是经期综合症?

司末姗姗来迟,看着门口的封时奕,觉得有些好笑,“阿奕你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你又犯病了,别着凉了。”

“经期综合症是什么?”

封时奕一本正经的看着司末,好看的桃花眼里面满满的都是求知欲。

呃……啊?

司末虽然是个医生,见惯了各种的病状,在他的眼里,也没有什么男女之分。

但是!

这个词从封时奕的嘴巴里说出来,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对,就是诡异。

面对这样诡异的画面,司末的第一反应就是,大笑出声,“哈哈哈,你说什么?封时奕,你再说一遍,你问我什么?”

“很好笑?”

封时奕狠狠的白了司末一眼,咬牙切齿的。

司末可不敢招惹,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反正,这不是什么好词,以后你可不要乱说知不知道?不然到时候被人打了,我可不管。”

说来说去,司末也没好意思直接说清楚,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给了封时奕一个忠告。

封时奕前所未有的呆萌,很少见的乖巧,点了点头,“好。”

司末叹了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瓶药,递给了封时奕,“这个是我研究的新药,已经经过临床实验了,对你的胃有好处的,你一定记得按时吃,千万不要在喝酒了,知不知道?”

“啰嗦。”

封时奕拿过药瓶,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毛。

喂!没心没肺啊你!

司末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不过脸上却不显,只是小声地说道:“你家那个小丫头今天好像很生气啊,怎么?不打算道歉吗?”

“我做错什么了?”

说到这件事,封时奕更是觉得委屈,他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啊。

司末看着封时奕满脸都是委屈,瞬间就觉得有些好笑,也是,封时奕这样的标准直男,的确是不知道小女孩的心思。

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封总,封大总裁,你可长点心吧,你的小丫头体育馆一鸣惊人,现在已经是我们医学院的传说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的,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你的小丫头可就要被别人拐走了。”

“她眼光不会那么差。”

封时奕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学校那些小生瓜蛋,慕卿才不会放在眼里。

“我听教导处的人说,乔治已经申请外聘了,很有可能到我们医院工作,到时候,慕卿实习,他带实习生,你说这两个人朝夕相处的,会不会生出情谊?毕竟,乔治可是胸外这边的权威级人物呢!”

司末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一些,悄悄地观察着封时奕的表情。

封时奕狠狠地白了司末一眼,“多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