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抢婚:爹地,你不乖 第39章 我和你没有感情_饭大人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06日

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邵君祁都在办公室处理这几天积压下来的文件。

直到天色大亮,他才站起身来准备赶往医院。

既然配型已经吻合,那还是越早进行手术越好,多耽误一天对妮妮来说,都要承担多一分的痛苦。

刚一走出办公室,匆匆赶来的李明险些与他撞了个满怀:“邵总,您要出去?”

他轻“嗯”一声,随即开口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

李明忙了整整一夜,把经手过那张化验报告的人都筛选了一遍,就连医院他都足足跑了三趟,最终他还是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一天深夜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溜进了检验科。

他扬了扬手中的U盘道:“这是医院的监控录像,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就是他掉包了检验报告。”

邵君祁重新折回到办公桌前,一边将U盘插进电脑,一边阴沉道:“如果?应该?”

李明瞬间打了个寒颤,连忙回答:“我已经派人去找这个人了,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

此时电脑屏幕上已经播放了医院走廊的画面,男人一身黑衣趁着护士去厕所,悄悄溜进检验室,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又匆匆离开。

不等邵君祁开口说话,房门突然被人轻轻敲响。

一声应允后,几个保镖架着一个男人走进,将男人狠狠甩在地上,为首的保镖掷地有声道:“邵总,李助理,监控视频上就是这个男人,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银行取钱,账户上刚刚转来一百万!”

邵君祁豁然起身,一步步紧逼到男人面前,半蹲下身体他一字一句的问道:“说!你去医院都干什么了?”

男人紧咬牙关,低着头显然已经打定主意,一句话都不肯说。

就在这时,刚刚开口说话的保镖又继续说道:“我们已经查到,给他转账的账户是顾总的私人账户。”

“顾总?顾又茗?”简简单单几个字,邵君祁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保镖认真的回答:“不错,我刚刚已经找财务部问过了,那就是顾总的私人账户!”

邵君祁眼底平白散发出一抹嗜血的光芒,额头青筋暴起,他厉声质问:“是顾又茗派你去把检验结果偷换了?”

男人还在保持沉默,但是头顶冒起细密的汗珠已经表现出他的心虚。

一旁李明也紧跟着说道:“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要是还不说,我们不介意送你到一个可以让你开口说话的地方!”

“不要,不要报警,这,这件事跟我无关啊,是顾又茗,全都是她让我做的!”男人顿时换了一副面孔,开始苦苦哀求。

不过,邵君祁却从他这一句话中听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冷冷的继续追问:“顾又茗还让你干什么了?”

男人的心理素质显然并不达标,他身体颤抖着回答:“她还让我,让我跟着您,不管您去哪做了什么,都要汇报给她!!”

跟踪?邵君祁生平最讨厌这样的事,顾又茗无疑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缓缓站直身体,他不留情面的直接说道:“把他送到该送去的地方吧!”

“不要啊,不要啊邵总,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保证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直到保镖已经把他架出办公室,他哀嚎的声音还不绝于耳。

一个小时之后,邵君祁出现在海城最为豪华的别墅区内,推开家门,只听到一阵嬉笑的声音。

“君祁,你回来啦?我这就让刘妈去准备午饭。”

邵君祁很少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顾又茗满心欢喜,急忙呼唤道:“刘妈,刘妈。”

刘妈刚一走出,邵君祁就已经把顾又茗还没有说出口的话给打断了:“带修修上楼去玩,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下来!”

他表情凝重,刘妈已经感觉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连连答应下来,抱起修修转身上楼。

此时顾又茗也已经意识到他今天的不寻常之处,小心翼翼的上前两步,她声音轻柔道:“君祁,怎么了?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

自始至终,邵君祁都不曾正眼瞧过她,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文件,摊开放在桌上,他波澜不惊的说道:“签字吧!”

签字?

顾又茗满心疑惑的拿起文件,“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映入眼帘,越往下看,她越显惊慌。

“你,你要跟我离婚?”她声音颤抖,眼神里充满了不敢相信。

虽然这四年的时间里,她与邵君祁一直相敬如宾,但是她对邵言修的“好”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的,顾又茗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君祁,你,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对吗?你怎么可能会跟我离婚呢?不!不会的!”她一边摇头,一边缓缓后退。

“签字吧,修修归我,这套别墅留给你,除此之外,还会给你五百万。”这已经是他法外开恩后的结果了。

五百万在邵君祁眼里,甚至都不够买一台车,而且这套别墅顾又茗已经住了这么久,他更是不屑于留下。

顾又茗的所作所为已经到了让他无法忍受的地步,好聚好散,也算是对她这几年来照顾修修的报酬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婚啊?没有理由,没有理由的!”顾又茗满脸的惊慌失措。

邵君祁一步步逼近到她面前,平静的说道:“你应该知道,从一开始我们两个人就没有感情,你可以选择不签字,之后我会让我的律师来联系你!”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顾又茗怎么也没有想到,邵君祁会突然的提出离婚,还如此不留情面。

她的面目有些狰狞,狠狠将手中的文件撕成碎片,她大声咆哮着:“没有感情?是因为乐瞳那个贱女人吧?你为了她要跟我离婚,让我成全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日子,对不对?对不对?”

一直以来,顾又茗在他面前都表现的落落大方,言谈举止文雅,今天这样的疯狂的她让邵君祁觉得有些厌恶。

联想她所做的一切,或许,这才是顾又茗原本的面目。

“离婚我已经决定了,这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邵君祁已经决定了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

“不!不!我不同意!邵君祁,我死也不会跟你离婚的!”

话音落下,顾又茗直接转身大步冲上楼,等到邵君祁追上去之时,看到的就是她抱着邵言修坐在窗口的一幕。

“顾又茗,你要干什么?放下修修,过来!”他说话的声音有些急促。

虽然这只是二楼,但是别墅的二楼也足足有六七米的高度,以邵言修的年纪就这么摔下去,残废是一定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