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族长 第305章 南下峣山_山人有妙计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7日

巧儿手中打出法诀,眉心处巫印闪烁出青光,一枚玉珏出现在手中,朝着蛊雕尸身轻轻一晃,顿时一缕淡薄的雾气朝着玉珏中纳入,其中隐约有蛊雕的虚影沉浮。

“好了,阿叔。”

夏拓看了一下巧儿眉心处的巫印,巫者的巫印还还真好玩嗨,真不知道里面还能有啥。

随之,夏拓大手一挥,将蛊雕的尸骨摄取到面前,蛊雕能够立下妖域,应该是得到一件可以镇压气运的神物。

人族和妖族李旭爱

在哪呢。

妖族和人族不同,从延康时代开始,人族就和图腾牵连在了一起,人族修行武道、立族都和图腾难舍难分。

依靠着图腾的存在,人族才能在蛮荒大地站住脚,所以说没有图腾就没有如今的人族,人族何图腾相辅相成。

妖族却不用,妖族修行靠的是血脉,他们没有图腾,走出了和人族却殊途同归的武道进化之路。

在立族方面,人族以图腾镇压气运,妖族以神物镇压气运。

很快,夏拓从蛊雕体内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

是一颗珠子,如眼睛一般晶莹剔透,在手心中散发着盈光,夏拓仔细看着这枚珠子,有些拿捏不准这是什么。

这时,掌心中的珠子一下子黯淡下来,手掌周围一尺之内虚空竟然陷入了黑暗之中,就好像是煌煌天日之下,这一小块地方直接变成了黑夜一般,暗夜降临遮盖了光明。

这很是诡异,数十息后,缭绕在手掌周围的虚空再次明亮,就这样短短时间内,珠子周围的虚空不断的经历昼夜交替。

虽然只是很小的一片区域,但其中牵扯的玄奥却很伟岸,这是对天地秩序的改变。

巧儿捏着珠子看了许久,轻轻摇头还给了夏拓,她也没有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将蛊雕妖躯和珠子暂时收了起来,夏拓带着众人朝着山脉深处走去。

妖窝山脉外的大战此刻也差不多结束了,十万妖众被杀超过三万,剩下都被族兵们困在了妖窝山脉中,一个个成了夏部落的俘虏。

蛊雕妖域内部的场景也出现在众人面前,绵延百里的山脉中已经被彻底的改造,山洞林立,浓郁的妖气弥补,想要妖气散去没个几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这百里山脉就是蛊雕立下的妖国所在,小的不能再小,但人家逼格高,域不在小,有运则灵。

妖庭所在洞府,夏拓走进去一看,嚯~~~玉石珊瑚珍珠白玉,满满都是蕴藏着丝丝灵气的灵物。

别说,蛊雕大妖还真会拾掇,比他夏某人的族殿弄得都好,相比之下,他还不跟一个妖会享受。

“巧儿,将妖魂放出来吧。”

在洞府中逛了一圈,发下没啥特别的后,夏拓心思回到了蛊雕身上。

巧儿伸开手掌,玉珏凌空飞起,一枚枚镌刻在玉珏上的符文亮起,仿佛燃烧起了柔和的火焰,虚焰中一缕缕灰色的气流汇聚,衍生出一道长着鹰头豹身的魂影,正在死死地瞪着他。

蛊雕大妖一缕灵魂未完全的凋零,此刻看到杀己仇人就在眼前,自然是怨毒之气不散。

“巧儿。”

随着夏拓一声轻吟,巧儿手中打出一道法诀落到玉珏之上,顿时玉珏符文大盛,火焰一下子炽盛起来。

啊~~~

顷刻间蛊雕的妖魂面目变得狰狞起来,精神波动传出嘶吼,焰火灼烧,直接痛及灵魂深处,躲无可躲。

五六息后,火焰淡下来,蛊雕妖魂残喘,看向夏拓的眸光带着怨毒外,还多了惊恐。

“好好说,还能少受点苦楚,否则你应该明白魂飞魄散后,你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精神意念朝着蛊雕妖魂而去,夏拓随之示意巧儿。

啊~~~

数息后,蜷缩着的蛊雕妖魂看向他的眸光,惊恐多于了怨毒,痛彻灵魂的苦楚让他难以承受。

“为何这片地域,人族伯部少有伸手过来?”

沉吟了片刻,蛊雕妖魂的精神波动泛起。

“万古地域是峳族和狰族纠缠之地,南方的九凤妖侯并不想为这点旮旯之地参合进来,人族伯部应该是得到过人族神侯的告诫,夜不愿意为这点地方而动手,免得以后峳族或者狰族寻麻烦。”

闻言,夏拓点了点头,蛊雕的话语有几分可信度。

“除此之外,当年跟随五尾狰族妖伯前来的大妖,还有哪些还活着。”

“西面有个玃如老鬼,除此之外南面还有当年峳族神侯血骨所化的灵峳,掌控着一个人族中等部落,其他的大妖不是坐化,就是早已经离开了这里,去投奔妖侯了。”

“南部?”

“中等峣山部落。”

很快,夏拓反应了过来,蛊雕所说的是峣山,很早之前他就察觉了这个被妖侵蚀的部落。

“灵峳实力如何?”

蛊雕妖魂看了一眼夏拓,随之道:“比我差一线。”

“将你知道的都说说吧。”

……

“这颗珠子是哪里来的?”

看着夏拓掌心中的神珠,蛊雕妖魂再次闪烁出一抹怨毒,这是他的珠子,是他的!

“是先祖从幽荧域黑湮海中得到的,那里是妖族的祖地,我只知道这颗珠子可以汇聚气运,让气运不溃散。”

“好,我暂且相信你,待我日后验证了真伪之后,就会让你解脱。”

“你!”

顿时蛊雕妖魂怒了,人族卑鄙无耻下流,比他妖族竟然还狡诈,他都说了,而且说得都是真话,就是想要免受折磨,痛痛快快的死去。

对于蛊雕的大骂,夏拓很是淡然的示意巧儿将其给收起来,他虽然心中有几分相信蛊雕大妖的话,但从妖口中说出的话,还是要谨慎一些。

至于蛊雕大骂,就让他骂几句吧,以己度妖,夏拓也觉得自己这手段很不光彩,但人活着可不容易,就怕阴沟里翻船。

……

“拜见族长。”

很快,洞府中一道道身影走了进来,有族中神藏境守护长老,部殿长老,几域镇守。

蛊雕的洞府和夏部落族殿不一样,夏部落族殿中可是有石椅石桌,但在这里只有蛊雕的座位。

“都收拾好了吗?”

洪长老瓮声说道:“已经收拾好了,战死族兵已经收敛,受伤的也受到了治疗,族长,那些半妖人怎么处理。”

“咱们夏部落立族祭天就在眼前,这些半妖人就当是祭天的祭品之一,所以要派人守着,不能让他们跑了。”

夏拓想了想接着说道:“将小妖和半妖人中达到天脉境的全都斩杀。”

“恐镇守、骨镇守,你们两人各自统御麾下战兵,守在这座山内,看护妖族俘虏!”

“是。”

恐和骨躬身领命。

“战兵所需的物资暂时从红桑河城和渚浊城调配,战陨和受伤的族兵暂时前往红桑河城暂居,其余人随我南下沧水域,拿下中等峣山部落。”

夏拓一声令下,族兵动作很快,半天后一万两千战兵化为一道洪流,朝着南方沧水域而去,东府域南部就是沧水域,跨过三千里山野,就进入沧水域荒原。

峣山部。

这个部落夏拓很不陌生,剑棂也不陌生,当初夏拓还在峣山部中安放了一个细作,不过这家伙命不好,挂掉了。

时隔十年,峣山部已经大为不同,部落外已经没了墟市,整个部落也不在和那时一般充满了生机活力,反而弥漫着一股沉暮之气。

曾经号称距离上等部落只差一步之遥的峣山部落,已经成了落日黄昏,族长峣山爵早已经尸骨盈野。

大长老和二长老的之间的争斗中,二长老峣戈成了获胜者,当然不过是一个妖奴而已,整个峣山都成了灵峳圈养的血食。

只不过峣山遮掩的很好,或者说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愿意戳破,毕竟戳破了就等于完全撕破了脸,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了。

万人战师横跨荒原,迎着峣山部落而来,沿途有散落的武者看到,纷纷驻足凝忘,一脸的不可置信。

御空飞行!

图腾武道第四境,神藏境。

万人战师恢弘如大江,一往无前。

往来荒原上的人族武者,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这里是边荒西北旮旯,哪里来的强者。

有大胆者,远远的坠在后方。

“你赶快回族中将这里的一切告诉族长!”

沧水域中等蓝狐部落的开山境武者,立马将座下骑得风麟马给了身后的族人。

沧水分支河流中,大船前行,旗帜上图腾是一只长着翅膀的怪异鸟鱼,船上东山部落的长老东山远看着踏空而行的数道身影,惊骇的嘴巴张开,心惊胆颤。

乖乖。

一、二、三、四、五……

五尊神藏境。

“~~快快快~~快让飞鸟传讯部落。”

回神之后,东山远跳下大船,远远的跟在战师身后。

对于周围跟着的武者,夏拓没有下令驱逐,刚好借住这些人之口,将夏部落的威势宣扬出去。

名声在大,也得有人传才行。

从蛊雕大妖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后,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万古山脉四周地域加起来,差不多三四万里方圆,比不上伯部族域,但一座上等部落的族域是足够了。

拥有先天神主为图腾的大夏部,怎么能没几个附庸部落呢?

没有帮着互吹的,这样不好。

……

跟在战师后面的许多武者,看到如洪流一般的族兵直接朝着沧水峣山而去,顿时反应了过来。

是峣山部落!

这支恐怖的战师,是朝着峣山部落而去的!

Top